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我在黄泉路上等你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我在黄泉路上等你

若非噬魂虫吞噬了鬼王不少力量,若非他本身肉身就极为强悍,这一击只怕真会要了他的命。 性命虽无忧,但那伤势却是极为惊人,尤其是伤口附近,竟有漆黑的能量缠绕,阻扰杨开的恢复,侵蚀他的血肉。 这是鬼王的阴寒之力,极难驱除。 “这……都没死?”尹乐生瞪大了眼珠子失声惊呼,他简直不敢相信,杨开的身体到底有多么坚硬,还有刚才那诡异的秘术,他分明看到了一只龙头,还感受到了纯正的龙威。 那该不会真是一只圣灵吧? 想到这里,尹乐生没来由有些腿肚子打颤。 “我……我快坚持不住了。”琳儿咬牙低呼道。 以她的微末修为,能催动太乙玉桂碗这样的帝宝坚持这么长时间已殊为难得,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再加上刚才被龙威威慑,心神震荡,此刻一身源力不济,根本无法再持续下去。 尹乐生和华飞尘闻言大惊,再不敢怠慢,齐齐催动帝元,再次控制鬼王扑杀而上。 好不容易借助这位小姐之力将杨开束缚住,成为了一个靶子,若这样都杀不死他,那等待自己等人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你们都得死!”杨开眸露寒光,奋力一挣。 只听咔咔几声轻响,束缚住他手脚的那些树枝便被挣断了。 琳儿娇呼一声,似是受到了一些反噬,那洁白的光幕悠地一收,重新化作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碗朝她飞去,被她收入体内消失不见。 没有了这帝宝的压制,杨开蓦然感觉压力一轻,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洁白的光幕竟是一件帝宝所化。 鬼王狰狞扑来,杨开却恍若未见,神色肃穆。浑身帝元如潮水一般涌动,双手迅速结着法印。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 岁月大帝神通一出,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 那印决轰隆隆地朝尹乐生和华飞尘两人拍去。两人却是浑然不知,瞪大眼珠子望向前方。 似乎只是一瞬间,又似乎是千万年。 当两人的眸子重新恢复清明之时,那印决已拍到近前。 尹乐生一脸惊恐之色,双手迅速舞动。口中精血不断喷出,爆喝道:“师叔顶住啊!” 也不知道他施展了什么秘术,他竟如泥鳅一般急速朝后遁去,而与此同时,他一身精气神竟急速衰弱下去,晋升才没多久的帝尊境修为也是一路狂跌…… 这秘术似乎对自身的伤害极大。 “你……”华飞尘悲愤欲绝。 旁人不知道尹乐生到底施展了什么秘术,他却是清楚无比。 尹乐生明显是自斩了修为,借此放弃了与自身的黄泉炼狱幡的联系。如此一来,他便可以不受万鬼噬身的反噬,但相应地。他等于是放弃了这么多年在黄泉宗的修炼成果。 一切全部都要从头开始,甚至还有损伤根基的危险。 自己受这位师侄所托,带着二十多弟子前来帮他剪除仇人,到了这生死危机关头,他竟临阵脱逃,反倒将自己推了出来顶缸。 还有什么能比这种事更让人郁闷? 华飞尘几乎没气的吐血,心中暗骂黄泉宗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以前怎么没看出来,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若还有选择的话,他宁愿在宗门内好好打坐修炼,怎会跑出来趟这浑水,搞的他现在生死存亡只在一线之间。 种种念头还没转完。岁月如梭印已经拍到了他的身上。 也多亏有他的抵挡,才得以让尹乐生遁了出去。 肉眼可见地,华飞尘的肌肤变得老迈,生机迅速从他的身上流逝,时间仿佛从他身上流淌过千百年…… “畜生!”华飞尘扭头望着尹乐生逃遁的方向,咬牙骂出两个字来。紧接着脑袋一歪,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岁月之力侵蚀他的身躯,让他根本无力抵挡,死亡只是迟早的事。 而没了他的驱使,那鬼王忽然狂性大发,双目赤红,犹如燃烧的炭火,挥舞着手上的巨大镰刀漫无目的地攻击起来。 “啊……” 十几声惨叫同时响起,那些还苟延残喘的黄泉宗弟子齐齐倒在地上,身上冒出了漆黑的能量,犹如火焰般将他们燃烧。 他们显然是遭受了反噬,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杨开没去理会他们,也没去管失去控制的鬼王,只是冷眼朝琳儿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哼道:“等会收拾你!” 琳儿一接触他那冰寒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似乎是真的没吓到了,却依然倔强地瞪着杨开,毫不退缩。 杨开身形晃动,已朝尹乐生追了过去。 “小姐,快逃!”符老额头上冷汗密布,连忙悄悄传音。 这个时候不跑,只怕就再没机会逃跑了。黄泉宗两位帝尊境联手,更有二十多弟子辅助,甚至连鬼王都召唤出来了,竟还拿杨开没办法,反而被他杀的鸡犬不宁。 这叫杨开的家伙,实力简直强的冒泡啊。 自己在荒城中实在输得不冤,凭他表现出来的实力,想杀自己只怕跟捏死一只蚂蚁没区别。 “逃什么!”琳儿怒道,“本小姐就在这里了,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对我出手。” 她说的也是气话,主要是还真没人敢对她下什么杀手,更何况,她现在腿软,实在是跑不动。 符老大急,道:“小姐你没看他都杀红眼了么,待会误伤了小姐千金之躯,让老夫如何跟大人交代啊。” 琳儿哼哼道:“给他一百八十个胆子,他试试看好了。” 符老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杨开因为小姐从中作梗,被那鬼王劈了一下,伤口到现在还在流血,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小姐啊,自己苦口婆心劝说无用,偏偏他又不敢对小姐用强,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那边,尹乐生才逃出没多远,便被杨开给追上了。 杨开精通空间力量,追踪逃跑是强项,更何况尹乐生现在实力大跌,气息不断衰弱,俨然已到了道源境的边缘,哪里能跑的过他。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只见杨开就如鬼一样跟在他身后,一张脸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一边追一边揶揄道:“跑?我看你往哪里跑?” 尹乐生情知知道是跑不掉了,狠狠心,手上忽然出现一物,一咬牙转过身便要催动其威能。 可这转身的瞬间便吓了一跳,因为杨开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盯着他手上的东西。 不等尹乐生催动力量,杨开已经一挥百万剑。 刷地一声…… 尹乐生一只胳膊飞了出去,鲜血顿时如喷泉般从断臂处涌出。 杨开伸手一招,便将他本来攥在手心中的东西取了过来,瞧了一眼,冷哼道:“帝绝丹!就知道是这鬼东西!” 之前在碎星海中,他吃过问情宗少宗主封溪一次大亏,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宗门最优秀弟子,都有长辈赐予的宝物护身。 帝绝丹是最常见的东西。 虽说凝练不易,还属于消耗品,但身上备有一枚的话,却在关键时刻能起到反败为胜的效果。 封溪就差点用他老爹的帝绝丹干掉杨开。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杨开对尹乐生又如何不会防备。 所以这次压根不给他祭出帝绝丹的机会,直接将他的手斩了下来。 “啊……” 手臂被斩的尹乐生似乎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断臂,惨呼一声,踉跄后退,直接倒在地上,脸色灰败。 铮…… 一抹寒光逼近,杨开手持百万剑,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剑尖指在他的鼻梁上,剑芒犹如毒蛇之芯,吞吐不定。 尹乐生的惨呼戛然而止,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脸惊恐。 他知道自己败了,而且败的极为彻底,就算杨开这次绕过他,只怕他也无法再修炼上去了,因为刚才为了逃命他动用禁术自斩了修为,已损根基,此刻一身力量已经跌落到了圣王境的层次,而且还在不断地往下跌着。 “说起来,我们似乎也没什么深仇大怨。”杨开望着尹乐生,任由胸口处的鲜血滴落在地上,面无表情道:“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他若老老实实待在黄泉宗巩固自身境界,放下与杨开之间的恩怨,来日未必就不能接替他师傅的衣钵,掌管黄泉宗,可他偏偏带人来这里截杀杨开。 一步错,步步错! 尹乐生狞笑道:“武道之路,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谁又说的清楚,今日我败,他日你也未必能走到巅峰,你又得意什么!” “或许吧。”杨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不过我可以比你走的更远,看的更多。” 尹乐生嘴角一抽,似乎无言以对。 “有什么遗言?说来听听!”杨开淡淡问道。 尹乐生咬牙道:“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还嘴硬!”杨开冷哼一声,剑尖往前顶了一下,“信不信我不杀你,将你抽魂炼魄!” 尹乐生一下子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放肆了。 有时候死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杨开歪头瞧着他,咧嘴一笑,道:“骗你的。” 说话之时,百万剑微微下沉,徐徐捅去。 尹乐生的眼珠子一瞬间瞪圆,清楚地听到百万剑插进自己身体,捅进自己心脏中的动静,那缓慢而恐怖的感觉,瞬间将他笼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