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七章 本座的幽魂指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五十七章 本座的幽魂指

杨开一副凶狠的模样,是真的有这个打算,而非嘴上说说过瘾。 “卑鄙!”琳儿脸都气白了,这混蛋果然是想杀自己啊,简直其心可诛,小子千万不要落到本小姐手上,否则定要你好看。 “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杨开抖了抖百万剑,摆出一副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架势。 符老神色淡然,轻声道:“与红尘大帝并肩作战过,小子你这牛皮吹的有点大啊。就不怕被戳穿了?” 杨开道:“小子只是摆事实讲道理,从来不吹牛。” “是嘛……”符老大有深意地笑了起来,顿了一下道:“你等着!” “等什么?”杨开愕然地望着他,眉头微皱,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想搞什么,但他深知自己绝非人家的对手,所以压根不敢掉以轻心。 眼前这人可不是封玄之流能比的,尽管只是魂降而来,杨开也没有多少信心与之为敌,不过若论逃跑的话,他总还是有些自信。若非如此,他哪还能站在这里面不改色侃侃而谈。 那边符老目光微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杨开心中疑神疑鬼,也不敢有什么异动,唯恐惹的人家不快。 巍巍高山,皑皑白雪,雪山之中,成片成片的建筑连绵起伏,不时有武者从空中飞掠而过,下方亭楼阁宇之中,亦是人来人往,热闹至极。 有同门师兄切磋比试,有如花美眷亭台对弈。有婢女成群结队而过。不苟言笑,来去匆匆。 数不尽的梅花绽放,幽香阵阵,许多被驯服的奇珍异兽在山林中奔窜,卷起道道霞光。 一片人间仙境的景象,天地灵气浓郁至极。 此乃东域霸主宗门,幽魂宫所在。 没来过幽魂宫的人压根不敢想象这个宗门内部竟是这般风景。单听宗门的名字还以为此地鬼气森森,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悬殊至极。 在那最高的山峰之上,白雪掩盖之下,有一栋宫殿,占地广袤,殿内冷冷清清,似乎了无人烟,久无人居住。 而在这山峰方圆百里范围内,也是不见半个人影。甚至就连那些在山野之中乱窜的飞禽走兽,也不敢靠近这里分毫。 无他,这里是幽魂宫的禁地,是幽魂大帝闭关修炼之所。 幽魂是十大帝尊之一,已站在星界的最巅峰,平时一闭关几十上百年是常事。不得传召压根没人敢来这里打扰他。便是他的子女,也需要先请示才能踏足这里。 不过即便是幽魂宫的少宫主爻嗣,也已经有足足三年没见到自己的父亲了,他只知道父亲似乎正在参悟什么秘术,不能打扰。 此时此刻,宫殿之中,灯光摇曳之下,两道人影盘膝对坐。 一人黑发无须,身穿黑袍,神情淡漠。却有一种天生上位者的威严,令人望之生畏,正是幽魂宫宫主,十大帝尊之一的幽魂大帝。 而与他对坐之人却是一个半大老者,这半大老者坐没坐像,塌着身子,一副百无聊赖的神情,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断地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想看看这鬼地方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准备趁幽魂大帝不注意拐了再说。 那尊容配合着他此刻的动作,岂是用一个鬼鬼祟祟所能形容。 若是爻嗣看到这一幕的话,必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宫殿一向只有父亲和几个最贴心的心腹才能踏足,从来没有外人进入过这里,此时却有一个来路不明的半大老者与自己的父亲面对面而坐,父亲大人却是半点戒备也无…… 若是杨开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也会大吃一惊。 因为那半大老者不是旁人,正是与他在紫岳荒漠中分开没多久的段红尘。 也不知道段红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而且直接找上了幽魂大帝。 静默之中,只有灯火噼里啪啦的炸响声,蓦然,幽魂大帝徐徐睁开了双眸,段红尘精神一震,挺直了腰板,急切道:“事情办好了?” “还没。”幽魂大帝徐徐摇头。 段红尘一怔,愕然道:“没办好你睁眼干嘛,还不快点解决了,老夫这边还有事要你帮忙。” 他一副极不客气的模样,似乎与幽魂大帝很是熟络。 幽魂大帝微微一笑,道:“你的事先不急,我倒有一事要问问你。” 段红尘好奇道:“问我?有什么事需要问我的?” 幽魂大帝笑道:“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跟你并肩作战过,此事是真是假?” 杨开那边才把牛皮吹起来,他这边就跑来跟段红尘对质了,也不知道杨开知道了会做何感想。 段红尘嗤笑一声,道:“别人说你就信啊,真是扯淡,老夫几时与人并肩作战过,定是扯着老夫的虎皮做大旗吓唬你的,速速打发了,老夫的事要紧。” 幽魂颔首道:“我想也是……” 他也觉得杨开是在吹牛,段红尘是什么人,即便自斩了修为,实力大跌,也不需要与旁人联手对敌吧?不过此刻段红尘刚好就在他幽魂宫,所以随口问问也不费什么事。 “等一下!”段红尘忽然又喊了一声,面上泛着一抹古怪的表情,道:“说这话的家伙,长什么样子?” 他忽然想起来,确实是有个家伙跟自己并肩作战过,而且还是不久前的事情。 幽魂不答,只是信手在前方一挥,两人中间的空间迅速泛起了涟漪,一幕清晰的画面立刻印入段红尘的眼中,正是杨开提着百万剑站在古地通道出口前的场景,四周还有一片死尸。 段红尘瞧了一眼,嘴角顿时一抽,道:“怎么是这小子……” 幽魂大帝愕然,道:“你认识他?” 段红尘脸色忽然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化成灰本座也认得他,幽魂,赶紧把他杀了,帮本座出口恶气,本座会记住你这个人情的!” 幽魂大帝叹息一声,道:“噬天,你再跑出来啰嗦的话,小心本座对你不客气了,本座的幽魂指可不是吃素的。” 他一眼就看出来,刚才说话的并非段红尘,而是与段红尘双魂共体的噬天大帝乌邝。 段红尘桀桀一声怪笑,道:“幽魂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本座说话,当年可不见你有这份胆量。” 幽魂大帝微微一笑,道:“本座的幽魂指可不是吃素的……” 他闭口不谈当年之事,显然当年也是在噬天手下吃过大亏的。 段红尘脸色一沉,道:“你能不能换句台词?老是拿这个威胁本座,有意思?” 幽魂大帝面不改色,依然微笑:“本座的幽魂指……” “你麻痹!” 绕是噬天大帝心性休养不错,此刻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就在这时,段红尘忽然打了个激灵,面上的狰狞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愤怒。 任谁说话说的好好的,突然被另外一个灵魂掌控了身躯,恐怕也没什么好脾气,偏偏他跟噬天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小子你真认识?”幽魂见噬天已经被压制了下去,这才开口问道。 “唔……”段红尘砸吧砸吧嘴,道:“先前跟你说过的那小子,便是此人。” 幽魂眉头一扬,道:“就是他与你联手攻击噬天?坏了噬天的好事?” “不错,不过其中情况比较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段红尘一脸无奈地说道。 幽魂大帝微微颔首,道:“这么说来,他还真没吹牛啊。” “你想怎么处置他?”段红尘有些担忧地瞧了一眼面前那光幕中的杨开。 他知道幽魂大帝魂降到了某个地方,似乎是他家那个惹事的女儿遇到了什么危险,大帝魂降可不是闹着玩的,总得斩获点什么才算完事。就跟有些宝剑一样,不出鞘则已,出鞘必得饮血。 大帝魂降,不杀点人就跑回来,那多没面子。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是杨开……段红尘还真心不想他死在幽魂手上,不管怎么说,在碎星海中他也帮了大忙。 幽魂瞥了他一眼,道:“你想我放过他?” 都是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压根不用点明,幽魂就知道段红尘在想什么,正好,可以让这老东西再欠自己一个人情。 幽魂心中暗暗打起算盘。 “我跟他没亲没故的,他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干嘛问我。”段红尘甩了甩袖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幽魂能猜到他心中的想法,他何尝猜不到幽魂的打算?本就已经欠他一个人情了,若是再欠一个,这辈子恐怕就要给幽魂做牛做马了,这亏本的买卖,不干! “行,那本座就杀了他!”幽魂点头,“小女虽然顽劣了点,但也不是什么人可以欺负的。” “嘿嘿。”段红尘诡谲一笑,道:“你若想让自己女儿陪葬的话,大可以出手。” 幽魂脸一沉,道:“段红尘你也太瞧不起本座了吧,本座虽然只是一缕魂降,但拿下一个帝尊一层境也不需要费什么事。” 段红尘摇头晃脑道:“一般的帝尊一层境自然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这小子……啧啧,不一般啊,你想拿下他的话,恐怕还真得费些手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