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六十二章 来抓我呀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六十二章 来抓我呀

一日后,杨开从山洞中走出,肩膀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也换了套新衣服穿上,免得血腥味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守在洞口处的张若惜听到动静,连忙起身,发现杨开面色红润,这才放下心来。 虽然她也知道杨开所受的伤并不严重,可依然还是焦心不已。 两人对视一眼,杨开点了点头,张若惜道:“先生,我发现一件怪事。” “怎么了?”杨开奇怪地问道。 张若惜连忙将自己之前运功修炼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望着杨开,期待他能解答一二。 杨开哪知道这是什么问题,当着张若惜的面又不好展现自己的无知,只能故作姿态地沉吟片刻,道:“小心无大错,你在这古地内暂时不要修炼了,若是需要恢复力量的话,尽量使用源晶和灵丹,实在不行就进小玄界。” 张若惜自然是惟命是从,不带丝毫迟疑的,迟疑了一下道:“那先生怎么办?” 杨开笑道:“我无妨,这里的蛮荒之力还奈何不了我。” 张若惜讶然,一脸崇拜地望着杨开,美眸里差点冒出了小星星,心想先生就是厉害,听闻这里的蛮荒之力即便是大帝亲临也多少会受到点影响,可到了先生这边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杨开轻咳一声,道:“走吧……” 这话刚说完,他便忽然脸色一变,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爆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 张若惜也是吓了一跳。她一直守在这里,根本没发现有什么生灵靠近的痕迹,没想到先生一现身就来这么一出,不过先生不可能无的放矢,换句话说,这里真的有人。 她扭头四顾,顺着杨开的目光朝一颗大树望去。 那边毫无异常。安静的有些不像话。就连她神念扫过,也没发现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杨开冷哼道:“藏头露尾,要本少请你出来么?” 话音落下,只见那大树的树冠之上,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脑袋从茂密的树丛中探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在杨开和张若惜身上瞧了瞧。龇牙咧嘴一笑。 张若惜脸都黑了。 在这种鬼地方,忽然有人冲自己这么笑,给人的感觉实在太突兀了。 “嗯?”杨开惊疑一声,目光仔细地在那人脸庞上打量,只见这人披头散发,一缕缕头发仿若无数年没有洗过一样。都纠结在了一起。仿佛一条条黑蛇覆盖在头顶上。 而这人的脸庞上也是乌漆墨黑一片,看不清真容,唯独那一双眼睛明亮无比,一口牙齿也洁白如洗。 女人! 尽管看不到面容,可杨开一眼就瞧出来,这人是个女子! 哪有女子不爱美,可偏偏这个女子一副乱糟糟的样子,比起杨开当时在枫林城见到的红尘大帝还要狼狈不堪,也不知道在这蛮荒古地中遭遇了什么。 不但如此,杨开本能地感觉这人的神智似乎有些问题。因为此刻她竟是倒挂在树干上,眼神虽然明亮,却给人一种及其混乱的感觉。 不过更让杨开在意的是她的隐匿功法。 若非刚才她忽然在树上闹出一点动静,杨开还真没发现她隐藏在这里。 这是什么人? 神念扫过,感受到她体内微弱的能量波动,杨开悚然一惊,这人竟是一个帝尊两层境强者! 就在杨开心中猜疑之时,那女子忽然笑嘻嘻地道:“来抓我呀!” 说话间,身子忽然如柳絮一般从树干上掉落下来,还不等落到地上,腰身一扭,转瞬间射入丛林之中,一下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来抓我呀,来抓我呀!” 抓你老娘!杨开嘴角抽搐,愈发确定这女人神智有问题了。 要不然堂堂一个帝尊两层境强者怎会如此行事?不但打扮的邋里邋遢,说话也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蛮荒古地竟碰到这样一个疯女人,杨开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哪有心情去跟她玩躲猫猫。 “先生,她的衣服……”张若惜却是像是发现了什么,伸手掩住了红唇,震惊地盯着那疯女人消失的方向。 “衣服怎么了?”杨开皱了皱眉头。 先前那疯女人从树干上落下的时候,杨开倒也扫了一眼,与她本人的卖相一样,衣服破破烂烂的,稍微一动便是春光乍泄,也不知道本来是什么颜色,反正现在是灰色,仿佛许多年没洗过一样。 “先生不觉得有些眼熟么?”张若惜不答反问。 杨开愕然,经她这么一提醒,他倒忽然疑惑起来。 “那是冰心谷弟子的服饰啊!”张若惜急急道。 “你确定?”杨开瞪大了眼珠子。 张若惜道:“前次在北域冰轮城的时候,我也见过不少冰心谷的弟子,她们穿的衣服与刚才那位应该是一样,虽然破烂,可胸口处那冰花的标志却做不了假。” “冰心谷弟子怎么跑这里来了!”杨开震惊无比。 冰心谷在北域,这里是东域,两域之间间隔千山万水,寻常人不可能来到这里,不过一想起这蛮荒古地是整个星界强者都觊觎的宝地,倒也释然。 他也算是南域的弟子,他都能跑到这里来,北域的人来这里有什么好稀奇的,这里本就是四域强者汇聚,龙蛇混杂之地。 可他有一点不太明白,冰心谷自开派祖师冰云之下,强者数量并不多,帝尊境更是稀少,怎会有一个帝尊两层境的弟子沦落在这里,而且神智还出了问题。 想着想着,杨开忽然眼前一亮,记起了一件事。 当年冰云从寂虚秘境返回冰心谷的时候,代谷主也就是她的大弟子安若云曾经跟她汇报过一件事,冰云失踪之后,她的三弟子便外出寻找,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线索,最终连那三弟子也失踪了,至今已有三千年之久,不知生死。 安若云汇报此事的时候杨开就在边上,当时他也唏嘘不已,觉得那老三怕是凶多吉少,毕竟星界凶险,若是那老三还活着的话,不可能三千年没有音讯。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杨开也没太放在心上。 现在经由张若惜这么一提,杨开忽然觉得,那疯女人可能就是冰云的三弟子,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倒也对得上,因为冰云的大弟子安若云和二弟子孙芸秀也都是这个修为,老三应该差不到哪去。 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杨开连忙朝疯女人消失的方向望去,可哪还有她的踪影,这女人早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三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倒也好解释,她离开冰心谷是为了寻找冰云踪迹的,蛮荒古地名声在外,她自然不会错过,肯定是指望着来这里寻觅冰云。 至于为什么神智出了问题,杨开就不知道了,不过可以想象,这女人应该吃了不少的苦头,否则一个帝尊两层境强者怎会这么疯疯癫癫的,不顾形象。 当然,这也只是杨开的猜测,那疯女人到底是不是冰云的三弟子还有待考证,或许是那疯女人杀了老三,抢了她的衣服也说不定。 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事关冰心谷和冰云,杨开也不好置之不理。 “先生,之前班老说,在那古地通道中有一位帝尊境强者迷失了十年之久,而且还是个女子……你说,会不会就是她?”张若惜忽然开口道。 杨开倒没想到这个地方去,不过仔细一想,倒也不无可能。或许就是因为在古地通道内迷失了太久,所以才会变得疯癫。 班老说那女子是帝尊一层境,可是班老才道源一层境而已,哪清楚老三到底是一层境还是两层境,或许也只是臆测。 “追过去看看再说。”杨开挥了挥手,帝元裹着张若惜朝疯女人消失的方向驰去。 可沿路所过,竟是不见半点痕迹,杨开神念放开了,也没能察觉到那女子的气息,倒是发现不少妖兽的踪影。 那疯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就如她突兀地出现。 “哪去了!”杨开懊恼不已,若是早知道那疯女人跟冰心谷老三有关的话,他早就出手将其阻拦下来了,怎会让她跑掉,如今再想寻她恐怕有些不太容易。 追了大半日也是毫无所获,杨开不得不停下步伐。在这蛮荒古地内乱窜可是不明智的行为,搞不好会引出一些实力强大的蛮荒遗种。 找也找不到,杨开只能暂时放弃,打算等这里事了,去一趟北域,将这疯女人的信息传达给冰云,想必冰云会有安排的。 取出玉简查探了一番,杨开发现这半日的追逐,已让自己深入了古地不少距离,再往前方的话,有一大片妖兽的聚集之地,似乎还有一只十二阶妖兽。 杨开无意去招惹麻烦,此行主要是来找小小的,自然是尽可能地规避一些风险。 他收回玉简,正准备绕道而行的时候,那边不远处一颗大树上又传来哗啦啦的声响,紧接着,一个黑漆漆的面庞从树叶中探了出来,龇牙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还冲杨开招手道:“来抓我呀!快来抓我呀。” 这疯女人,杨开鼻子都气歪了!自己一直找不到,原来她一直隐藏在附近,这是逗着自己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