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调虎离山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调虎离山

“可是……那口钟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回来了?”谢无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瞪眼道:“难不成你……” 杨开微笑颔首:“不错,那口钟现在属于我,我已经将它藏在那个地方。” 谢无畏骇然抬头,眼中满是震惊之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妖王,这个小忙你不会不帮吧?”杨开又沉下了脸,“你可别忘了,你的魂印还捏在本少手上。” 谢无畏皱眉道:“你要本王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四位圣尊,到底所欲何为?” “那是本少的事,你无需多问。”杨开冷哼一声。 谢无畏对他的推脱置之不理,自顾地道:“你这是想将四位圣尊引开……难道你要进血门?你不是人族么?” 血门是古地生灵的禁地,那里也只有古地生灵才能生出血脉吸引,杨开一个人族想进血门做什么?谢无畏怎么也想不通。 “管那么多干什么。”杨开不耐地推了他一把,将他转个身,拍着他的背道:“速速去办事要紧。” 谢无畏不走,回过头来,双眸冒着精光,道:“杨少你若是想进血门的话,到时候得算我一个。” “你也想进血门?”杨开愕然地瞧了他一眼,很快心头了然,知道谢无畏也想去取得那圣灵之力。 谢无畏哼道:“若非那四位坐镇在附近,本王早就冲过去了。岂会等到现在。” 杨开呵呵一笑。颔首道:“好啊,那就看你到时候有没有那个机缘了。” 谢无畏当即精神一震,身形晃动,便从杨开的眼前消失不见。 …… 那破损的石亭处,四位圣尊并肩而立,遥遥望向血门所在之地,目光凝重。 便在这时。下面忽然有一位妖将急匆匆地冲了过来,抬头抱拳道:“见过几位大人!” 梵蜈垂眼朝下方瞧了瞧,冷冷道:“何事!” 那妖将道:“回大人,谢无畏谢妖王有要事求见。” “谢无畏?”梵蜈皱了皱眉。 谢无畏他自然知道,正是他手下八路妖王之一,有头脑,实力强,算得上是最顶尖的妖王之一,这个时候他跑来见自己做什么? 梵蜈一挥手道:“叫他过来。” “是!”那妖将应了一声。连忙退去。 不大一会儿,谢无畏便跟在他身后重回此地,即便是身为妖王,在面见这四位圣尊之时,谢无畏还是感觉压力如山,尤其是他与杨开密谋之事非同小可。一旦被圣尊察觉恐怕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不免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谢无畏抱拳道:“见过几位大人。” 除了梵蜈瞧了他一眼之外,剩下三圣尊压根就没理会他,毕竟谢无畏是梵蜈手下的妖王,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什么事?”梵蜈淡淡地问了一声。 谢无畏抬头看了看他,一副事关重大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副模样倒是引起了其他三位圣尊的好奇心,都纷纷扭头望来。 梵蜈道:“有事但说无妨,几位圣尊也都不是外人。”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谢无畏心中暗喜,表面不动声色。再次抱拳道:“回大人,属下手下一妖将,之前在距离此地三千里外的一个山谷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口钟!” “一口钟?什么钟这么大惊小怪?”梵蜈皱着眉头问道。 谢无畏道:“据那妖将描述,再加上属下自身的推测,那钟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山河钟!” “什么?”梵蜈大惊,其他三位圣尊也都一瞬间眸爆精光,震惊地朝他望来。 霎时间,谢无畏身子一矮,只感觉身上似乎压下了一座座大山,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你能确定那是山河钟?”鸾凤第一个忍不住,厉声问道。 谢无畏艰辛道:“八成的可能。因为属下的那个手下说那口钟散发着及其浓郁的蛮荒之力,而且似有镇压天地之气象,他也只是遥遥地看了一眼,不敢靠近,便匆匆回来禀报了。” “镇压天地之气象,蛮荒之力……”苍狗激动的嘴唇直哆嗦,“必定是山河钟无疑了,那口钟具体在哪?” 梵蜈将他的激动瞧在眼中,淡淡道:“这就奇怪了,山河钟当年被元鼎从古地盗走,几万年来不见踪影,传言这洪荒异宝早已随着元鼎的陨落遗失在了碎星海,怎么会无缘无故地重新出现在古地,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他无疑已经起了疑心,所以尽管那山河钟对他也有大用,可还是忍不住打探清楚。 鸾凤闻言,美眸中也是异色一闪,微微颔首道:“这个时间点确实有些古怪。” 石火眼珠子转了转,恍然道:“几位是怀疑有人想要调虎离山?” 梵蜈冷哼一声,一脸冰寒地望着谢无畏,道:“无谓,本座向来待你不薄,你可知道欺骗本座是什么下场?” 谢无畏浑身一僵,在那莫大的压力之下,头都抬不起来,只能沉声道:“大人待属下有知遇之恩,属下自然不敢忘怀,只是此事确实属实,属下不敢有任何隐瞒。至于那口钟……属下听闻,前几年人类那边的碎星海刚好开启了,是不是有人从碎星海中将山河钟带了出来?” 此言一出,倒让梵蜈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碎星海的事他自然也知道,谢无畏这话倒也有些依据。 “到底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左右不过几千里的路。”苍狗一副迫不及待地架势,在一旁催促起来。 “看,自然是要去看,只是谁留在这里继续看守?”梵蜈瞧了几人一眼。 鸾凤抿嘴一笑,道:“本宫没见过什么世面,去开开眼界。” 苍狗正色道:“我也去瞧瞧。” 梵蜈将目光转向石火,石火老大不乐意,哼哼道:“看我干什么,我也要去,反正你们都走了,我是不会独自留下来的。” 梵蜈叹息一声,知道这三位是指望不上了。山河钟无缘无故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在几千里之外,由不得他不猜测是不是有人想要调虎离山,可这钟四大圣尊都想要,都怕被别人得到,留谁在这里都不合适。 叹了口气,道:“那便都去瞧瞧吧,不过山河钟这种洪荒异宝可不是谁都能收服的,大家……各凭机缘。” 尽管觉得有些不妥,可山河钟的诱惑实在太大,更何况此地还有三十二路妖王与八大圣使镇守,短时间内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 站在下方忐忑不安的谢无畏一听,顿时心中一喜,知道大事可期,这四位一旦走了,杨开那边行事就方便多了。只是他也不知道杨开到底有什么依仗,竟有信心能在那么多妖族强者面前破解血门封印。 那可是将近四十位帝尊三层境强者啊,联合在一块,便是大帝也要避让三分。 还不等他品尝这份喜悦,梵蜈忽然冲他一招手道:“无谓,你前头带路!” 谢无畏面色一苦,又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地前头带路去了。 流光闪烁之时,谢无畏已经领着四位圣尊消失在原地。 远处丛林中,隐匿了自身气息的杨开眼瞅着几位圣尊离开,这才呼出一口气。有这四大圣灵坐镇在这里,他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好在如今最大的威胁已除,剩下的那些妖王和圣使虽然强大,却还没到让人绝望的程度。 静静地在原地等候了一会儿,确定四位圣尊已经远离,杨开这才放出神念,与法身沟通了一下。 小玄界内,盘膝坐在原地的法身忽然睁开一双眼睛,沉喝道:“都准备了。” 一群等待已久的石灵和木灵纷纷神色一肃,就连小小都取出了撼天柱,抗在肩头上,威风凛凛。 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殊死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一种肃杀的气氛忽然弥漫开来,让整个小玄界的天地都变得凝重不少。 高耸的山峰之上,光秃秃一片,只有一道椭圆形的血色光门屹立的原地。 血门! 蛮荒古地两大禁地之一,能让古地生灵得到新生之所。 一道道身影在血门附近游弋穿梭,巡视不断,每一道身影的气息都雄浑凝厚,妖元滚滚,看起来极为不好惹。这些人,正是四大圣尊坐下的左右圣使,总共有八人。 他们是四大圣尊最信任的手下,自然被安排在最内侧巡视,就是为了防备那些妖王阳奉阴违。 可是,血门对这八位圣使也有巨大的诱惑力,这是来自血脉的吸引,并非忠诚所能掩盖的,这八位圣使在不断地来回巡视中,也时不时地朝血门瞧上几眼,一双双眸子中满是意动之色。 只不过有其他人在场,他们尽管心动,也不敢擅闯血门。 这种事极为痛苦和折磨,就好像明明饿的要死,面前也有美味可口的大餐,偏偏只能看不能吃一样。 好在八位圣使都实力不俗,倒也勉强能压制的住心中的蠢蠢欲动。 “嗯?”便在这时,一个巡逻到附近的圣使身形一顿,朝血门所在之地瞧了一眼,眉头紧皱了起来。 他隐隐觉得,血门那边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的能量波动传递出来,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