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八十七章 奉命行事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八十七章 奉命行事

血门附近打的如火如荼,热闹激烈,传出去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更外围妖王们的注意,好奇之下,一个个纷纷驰来查探,想看看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短短片刻功夫,便有十几位妖王汇聚到了五里之外,待看清那与八使作战的敌人的面孔之后,一个个都是大惊失色。 “石灵一族!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可能,我等外围部署防卫,他们不可能凭空出现在此地!” “难道是从地下过来的?” “他们想做什么,难道想要强闯血门!” …… 妖王们七嘴八舌地嚷嚷一阵,忽然都是脸色一变。虽说强闯血门这事他们自己在心中也不止一次地想过,但还真没这个胆量付诸实际行动,此刻看到石灵一族凭空出现,与那八使站做一团,心中又是佩服又是愤怒。 佩服的他们胆子如此之大,也不怕事后被四位圣尊怪罪,愤怒的是这些家伙这般胡闹,自己等人之后也必定免不了一顿责罚啊。 一念至此,众多妖王纷纷对视一眼便要冲过去助阵。 石灵一族的难缠是整个古地生灵都知道的常识,八使虽然强大,但面对整个石灵一族也未必能讨的了好。 唯有他们一起联手,才能一举将石灵一族的嚣张气焰压制下去。 “诸使莫慌,我等来助你等一臂之力。”一位妖王大喝一声,裹着一身妖气便冲了过去。 那边正与石一打的不可开交的魁梧圣使眼帘一缩,沉喝道:“都别过来!” 往前驰去的妖王们一下子顿住了身形,面色惊疑不定。虽说在古地之中,三十二路妖王与八大圣使的实力相差无几,但真正论地位的话,还是圣使要高出一截,谁让人家是四位圣尊的心腹,一直左右跟随,算得上是圣尊的代言人。 一般情况下。他们的话便是圣尊的命令。 所以这魁梧圣使话语一出,倒也没有哪个妖王敢不听从号令,可皆是满心疑惑,不知道这位圣使这是何意。 “继续警戒外围。防止有人接应,若再敢有擅闯者,杀无赦!”魁梧圣使一面防备着石一那似要毁天灭地般的攻击,一面口中低喝道。 “是!”诸多妖王纷纷应诺,只是各自面上的表情都极为古怪。 他们都是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妖族强者。心思灵活缜密,多少能看出魁梧圣使这命令有些不太对。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众人一起联手,尽快解决了石灵一族这个麻烦才对,毕竟血门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可如今这位圣使偏偏让他们继续在外围警戒,一副不愿意让他们插手战斗的意思。 单凭八位圣使,肯定无法拿石灵一族怎么样的。 彼此对视一眼,心中都泛起了嘀咕。也不知道这是几位圣使自己的意思,还是圣尊的命令。 若说是圣尊们的命令倒也有些可能,毕竟几大圣尊一直想要收服石灵一族为己所用,可惜这些石灵一个个就跟茅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圣尊们尝试了好多次都没能成功,这一次或许是个机会。只是几位圣使再怎么想要收服石灵一族,也不太可能拿血门开玩笑吧。 “嗯?那边还有个人类,那人在做什么。”一个妖王忽然像是有所发现似的,指着杨开所在的方向瞪眼问道。 其他妖王一听。都纷纷瞩目过去,瞧了一阵后,皆是面色大变。 “这人类在破解血门封印!” “什么?简直岂有此理,八位大人到底什么意思。为何眼睁睁看着这人在破解封印却不加以阻拦!此事若让圣尊知晓,那还了得。” “坏了坏了,八位大人被八个石灵缠住,这人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啊。” “这可如何是好。” “诸位急什么,说不定……这是八位大人故意放纵的呢?”一个看似精明的妖王忽然眼中精光一闪。 另外一个妖王转过头,悠悠地瞧了他一眼。淡淡道:“胡立,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那被唤作胡立的妖王呵呵一笑,道:“本王随口说说而已,诸位兄弟随便听听。” 可有些话自然不是随便听听就能完事的,先前那魁梧圣使不让他们靠近战场,反而要他们继续警戒外围,就让这些妖王起了疑心,此刻再被胡立一提醒,都心头狂震,隐隐觉得,这恐怕就是事情的真相啊。 霎时间,每个妖王都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发冷。 八位圣使……这是要反抗圣尊了么?真要是这样,整个古地怕是要大乱。 有此先入为主的念头,再去瞧那边如火如荼的战斗,众多妖王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边的战斗乍一眼看起来激烈无比,八使与石灵一族也都恨不得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架势,出手丝毫没有留情。 可打来打去,竟是没人受过伤,连点小伤都没有。 这种情况明显有些古怪。 胡立眼珠子又一转,朝某个方向望了一眼,惊奇道:“四位圣尊去了何处?为何不见踪影?” 他没在那边发现应有的身影。 当即有一个妖王答道:“听说之前四位圣尊接到一个消息,便匆匆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接到一个消息!”胡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什么消息竟比血门这边更重要,让四位圣尊都赶了过去。” “这我就不清楚了。”那位妖王摇了摇头。 “有意思,调虎离山,趁虚而入,破釜沉舟……石灵一族有这头脑?”胡立轻轻地笑了起来。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让其他妖王都听的清清楚楚。到了这个时候,众多妖王哪还不知道血门那边有什么猫腻。 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又是急切又是担忧。 急切的是,那个人类破解了半天封印,居然半点成果都没有,简直就是个废物。 担忧的是……万一四位圣尊返回来,血门那边战斗只怕很快就会结束,石灵一族固然了得,可在四位圣尊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的,一旦战斗结束,血门的封印可就没法破解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先前说话的那位妖王凑到胡立身边,低声问道。 其他妖王也都纷纷瞩目而来,一副以他马首是瞻的样子。 没办法,胡立在所有妖王当中头脑算是最好的一个,无论怎样复杂的局势或者阴谋诡计,他都能迎刃而解。 这也是为什么他只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却能成为三十二路妖王之一的原因。 整个蛮荒古地,三十路妖王之中,唯有胡立的真身不是十二阶巅峰妖兽。单打独斗,其他妖王没人会将他放在眼中,可要论耍心眼诡计,其他三十一路妖王加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种微妙的时刻,众妖王自然都希望他能拿出个主意来。 胡立闻言一笑,风轻云淡道:“诸位都看我干什么,我也想知道怎么办。” 那妖王冷哼道:“明人不说暗话,胡立,诸位兄弟在古地之中也同生共死了这么多年,有什么话就敞开了说,何必藏藏掖掖的。” “是啊胡立,现在可不是耍心眼的时候。” 一群妖王逼视着他,一副非要他拿个主意的架势。 胡立一摊手,苦笑道:“这种事你们真不应该问我,毫无意义啊!” 此言一出,众多妖王都面色不悦,暗暗觉得这狡猾的家伙简直太不上道,让人实在气恼。 胡立又微笑道:“几位大人刚才不是说了么,让我等警戒外围,防备再有什么人靠近,我等听令就是!” 他一副话里有话的样子,听的一群妖王都是眼前一亮。 其中一个妖王握拳锤手,“嗨”了一声,道:“对啊,我等只需奉命行事便可,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的顶着。” “是及是及!” 话被挑开之后,众人妖王都是一身轻松,一个个站在那里眺望着不远处激烈非凡的战斗,不时地还指指点点,冲那边战场评头论足,逍遥自在的一塌糊涂。 正如胡立刚才所说,他们这是听从号令,警戒外围,就算事后几位圣尊怪罪下来,他们也有托词,被责罚的只会是那八位圣使,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可若是在几位圣尊回来之前,那边的人类将封印给破开了…… 到时候所有的妖王和圣使肯定都会在第一时间冲进血门内,谁还管的了圣尊啊。 “石灵一族谋划的这么大,难道真有成功的把握?”胡立站在诸妖王中间,望着那边的杨开,眉头微皱着,可是据他所知,血门禁地自出现以来,似乎就没人能破开过,平日里,那边更是无法靠近,若非这次血门有了异变,只怕方圆十里内还是一片禁地。 高耸入云的大树之上,茂密的树冠中,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正是躲藏在这里的张若惜。 瞪大眼睛朝前方望去,若惜一眼就看到了血门附近的战斗,也看到了正在挥洒帝元催动空间神通的杨开。 局面看起来非常危险,不时地有狂暴的妖族秘法擦着杨开的身体飞过。 先生有麻烦了。 若惜心中一急,娇躯晃动便要朝那边飞去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