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没有安全感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没有安全感

狼狈爬起,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精光,双手迅速掐动灵决,被震飞的山河钟忽然滴溜溜旋转起来,一下子变得如房屋一般大小,一股笼罩天地的镇压之力跌宕开来,轰然朝一步步朝他逼近过去的石火落去。 “小心!”苍狗脸色微变,低呼提醒。 石火也是大吃一惊,似乎没想到杨开的身体素质这么强悍,吃了自己间接的一击居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换做一般的帝尊一层境,此刻只怕已经死了吧? 那镇压天地的力量让他身形一滞,眼看着山河钟当头朝下罩下,仓促之间想要避开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轰…… 众目睽睽之下,巨大的山河钟直接将石火镇在其中,严丝合缝。 “哈哈哈!”杨开丧心病狂般地大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脸快意道:“绕你奸似鬼,也要喝本少的洗脚水!” 梵蜈、鸾凤与苍狗都是脸色一黑。 古地四大圣尊,彼此之间虽然常常看不顺眼,甚至有些小摩擦和争斗,但总体来说还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 石火一下被杨开用山河钟镇压,这让其他三位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石火……也太丢他们几位圣尊的脸了,虽说杨开依仗了洪荒异宝的威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可他毕竟修为不高。帝尊一层境,在几位圣尊眼中,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如今石火被一个蝼蚁给镇压,这事等于在打脸啊。 轰轰轰…… 山河钟内忽然传来一阵阵爆响和怒吼之声,显然是愤怒的石火正在轰击山河钟,想要从中脱困。 可这洪荒异宝的镇压天地之力非同小可,凤凰真火被其镇压几万年压根动弹不得,石火纵是圣灵也有心无力,反而在他一番胡乱作为之下,那嗡鸣的钟声让四周诸多妖王都气血翻滚,个个表情难受,实力最差的胡立和那受伤不轻的魁梧圣使更是各自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身在山河钟内的石火,估计也好不到哪去,那一声声钟响都蕴藏了莫大的力量,他身处在山河钟内部。受到的影响最大。 “石火住手!”梵蜈冷喝一声。 石火大概也察觉到了不妥,闻言果然停止了蛮横的冲撞,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息声从山河钟内传出,犹如一只被困的猛兽,那喘气声中都夹杂着无匹的愤怒和杀机。 被杨开镇压在这里。他简直肺都气炸了,一身邪火蹭蹭地往上窜,犹如火山爆发一样。 “小子,你胆子不小!”梵蜈冷眼望着杨开,淡淡道:“将石火放出来,否则你必死无疑。” 杨开嘿嘿一笑,站在原地,身形微微有些踉跄,一脸无所谓地道:“大人想要动手尽管动手好了,在你们几位面前。本少自知没法离开,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 “你不怕死?”梵蜈冷哼。 杨开冷眼望去,淡淡道:“几位大人杀我容易,不过杀了我……石火怕是要被镇压在里面很多年了,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有人能够收服山河钟,将石火给放出来,但绝对不是在场的诸位。” 此言一出,几位圣尊的表情都是一沉。 几人都知道杨开说的没错。山河钟几万年前还在蛮荒古地的时候,他们就尝试过很多次,想要将之收服,可到头来却无一人成功。最后居然被一个叫元鼎的家伙给偷走了。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今日若是真的杀了杨开,恐怕真要如他所说,石火要一直被镇压在山河钟内了,除非有朝一日有人能够收服这洪荒异宝将他放出。 鸾凤美眸微眯,道:“小朋友,你年纪轻轻的。何必轻易把死字挂在嘴边,你放了石火,有什么话好好说。” 杨开冷笑不止:“之前我要走的时候是几位大人非要将我留下来,现在又谈什么有话好好说,本少可没什么安全感啊。” 梵蜈和鸾凤一听,表情都有些不太好看,感觉有点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深吸一口气,鸾凤道:“那你要如何才能有安全感?” 杨开挑眉,左右看了看,道:“让我带着石灵一族先离开这里,等到几千里之外,我自会收了山河钟,放石火出来,这样的话,我或许会有点安全感。” 只要能离开几千里,他便可以带着石灵一族远走高飞,到时候谁也别想拦住他。 梵蜈道:“你这个要求,不觉得太过分了么,你自己走也就罢了,本座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何必还要扯上石灵一族。” 杨开微微一笑,道:“几位大人手下有三十二路妖王,八大圣使,石灵一族不过锦上添花罢了,强扭的瓜不甜啊,几位大人何必执意如此,与其强行让石灵一族效忠你们,不如放他们自由,想必长老也会感恩在心上,日后几位大人若是遇到什么麻烦,搞不好他们还能帮到忙。” 梵蜈轻蔑一笑,道:“本座能遇到什么麻烦。” 杨开肃容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说的准呢。” “你确定要这么做?”梵蜈收敛了笑意,淡淡问道。 杨开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坚定地望着他。 梵蜈与鸾凤、苍狗对视一眼,神念涌动,似是在交流着什么。 杨开表面镇定,心中其实也是直打鼓。 他现在用山河钟将石火镇压,虽说为自己挣得了一线生机,可鬼知道这剩下的三位圣尊会不会将石火放心上,万一拼着让石火一直被镇压在这里也要杀了自己,那他只能拼尽全力最后一搏了。 希望不大,可总好过束手就擒。 就在杨开心情忐忑时,梵蜈再次将目光投来,似乎与鸾凤和苍狗达成了什么共识。 杨开当即心情一紧,朝他瞩目过去。 “你的条件……”梵蜈淡淡开口,“本座允了。” 闻言,杨开顿时松了口气,心中不禁涌出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梵蜈好歹是个圣尊,既然把话说出口了,肯定不会反悔的。 “不过……”梵蜈话锋一转,让刚放下心的杨开又是心情一沉,“本座还有一个条件。” 杨开脸色难看,迟疑道:“什么条件?” 心中暗暗决定,对方若是提的条件太过强人所难,自己就跟他们拼了。 “此钟……”梵蜈伸手一指山河钟,语气不容质疑道:“必须得留下来。” 山河钟太过危险了,他们几位圣尊无法将之收服,一旦落到外人手上,对他们也是一个威胁,没看到杨开凭着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就将石火给镇压了么? 若是来个帝尊三层境的强者,依靠山河钟岂不是能将他们四个都镇压?所以无论如何,这东西都必须留下来。他们无法收服,别人也别想动用。 杨开瞪大眼珠子,咬牙道:“大人这个要求,未免太霸道了吧?” 梵蜈冷哼道:“尔等擅闯血门禁地,本就是死罪,本座能网开一面绕你们不死,你该感到庆幸,由不得你再讨价还价!” 鸾凤也跟着道:“秘宝毕竟是身外之物,留下它换你们十几条性命,小朋友你觉得不划算?” 苍狗也微微一笑,道:“更何况,此钟本就是古地之物,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 “是这个道理!”梵蜈微微颔首。 杨开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山河钟的威力有多强,没人比他更清楚,这洪荒异宝可是他花了一年多时间在碎星海中辛苦收服的,此时若是交出去的话,那就等于自己那一年时间白费功夫了,还丢了一个杀手锏的手段,怎么算怎么亏。 可鸾凤说的也不错,秘宝毕竟是身外之物,与自己的性命和石灵一族的未来比较起来,真算不得什么。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胳膊扭不过大腿,若是不答应,石火固然无法脱困,他自己也凶多吉少,石灵一族前途堪忧。 “好!”杨开爆喝一声,满是不甘,“山河钟我可以留下,就当交给你们保管了,不过早晚有一天,本少会亲自来将它取回去。” 苍狗嗤笑一声,不屑道:“大言不惭。” 他不否认,杨开的资质确实不俗,晋升帝尊三层境也有很大的希望,但若说能在他们手上取回山河钟,只怕要成为大帝才有这个资格。 梵蜈也是摇头微笑,显然没把杨开的话放在心上,开口道:“既然答应了,就解除你在此钟上的神魂烙印吧,你也别想搞什么鬼,本座会亲自检查的,若有发现半点不妥,可别怪本座出手不留情。” “大人你开什么玩笑!”杨开大叫一声,“我现在解除烙印,石火岂不是要出来找我拼命。” 鸾凤莞尔一笑,道:“你倒是小心,放心吧,有我等在此,石火不会对你怎样的。” 杨开摇头道:“我不信,除非你让他发誓。” 梵蜈几人顿时脸色一沉,暗暗觉得杨开太不上道,他们几人身份摆在这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小子居然还推三阻四的,实在让人生怒。 山河钟内,也传来石火的怒喝:“小子放肆,你有何资格让本座发誓!” 杨开沉着脸,道:“若无不轨之心,发个誓又有何妨,莫不是石火大人真的打算一出来就找我拼命?若是如此的话,那大人就准备一直被镇压在里面吧,小子命贱,换你被镇压一生也不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