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九十五章 没死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九十五章 没死

众目睽睽之下,张若惜忽然扑到那大坑上方,跪倒在地,双手并用,奋力刨着掩盖了坑洞的泥土,那眼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流淌,口中呜咽不断:“先生,先生……” 哽咽之声悲痛欲绝,整个人更像是失去了思维一样,竟连源力都没有动用,只是凭借着一双血肉之手,将面前泥土不断翻飞。 眨眼功夫,那纤纤十指之上便一片血肉模糊,可她却仿若感觉不到疼痛,依然奋力刨动。 伤心绝望到极点的情绪,似化为实质一般朝四周蔓延,让诸多妖族和被控的石灵一族无不动容,那一滴滴落下的眼泪,竟逐渐掺杂上一丝淡淡的殷红,似乎从她眼中流下的并非只是单纯的泪水,而是血与泪的控诉。 “不要丢下若惜,先生不要丢下若惜……” 血泪模糊了视线,张若惜眼前根本无法视物,可那一双手却是机械般地努力着,想要将杨开从地下拯救出来。 “这个小丫头……”梵蜈眯着眼,眉头微皱着,盯着张若惜跪倒在地的背影,心情颇有些复杂。 “与那小朋友的关系似乎不浅,可惜实力太低了一些。”鸾凤也是微微叹息一声,道源三层境,在这里能做什么?此地随便拉出来一个妖王,最起码都是帝尊两层境的存在,道源三层境实在是不够看。 “哼!”石火斜睨了张若惜一阵,忽然冷哼一声,一伸手便朝张若惜抓了过去。 他本就是出尔反尔偷袭杀死了杨开,如今忽然蹦出来一个人类女子在杨开葬身之地胡乱施为,这不是在戳他的痛脚么? 若惜毫无防备,直接被他巨大的巴掌拦腰捏起。 五丈高的石火,捏着张若惜,就仿佛捏着一个袖珍小人一样。 与杨开越来越远的距离让张若惜猛然惊醒,抬起头来,一双赤红的美眸盯着近在咫尺不断打量她的石火。忽然奋力挣扎了起来,拳打脚踢不断,口中哀求道:“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要救先生,先生还没死,我要救他!” 可她的力量与石火哪能相提并论,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是纹丝不动。 石火冷笑不迭。道:“你那先生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不要做无用之功了。” 若惜摇头,泪如雨下:“我不信,我不信,先生不会死的,先生绝对不会死的。” 石火怒道:“你这小丫头,这般冥顽不灵,信不信本座直接捏死你?” 若惜咬牙,忽然一抬手,一道方方正正的大印凭空出现。 万兽印! 大印之中。忽然飞射出一道道漆黑之力,霎时间,四周阴气森森,一阵阵鬼哭狼嚎之音响起,那从印中飞出的漆黑之力也眨眼化为一只只体型各异的妖兽。 “兽魂!”石火眉头一挑,有些讶异地望着眼前那些看似虚无的妖兽。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下就认出这些东西都是兽魂。 梵蜈、鸾凤与苍狗的眉头同样微微皱了起来,他们是古地的圣尊,古地亿万妖族皆归他们统帅,张若惜这万兽印中忽然冒出来这么多兽魂,多少让他们有些心中微怒。毕竟每一个妖族都是他们的手下,即便是死了,兽魂也不应该被一个人类收去封印在秘宝之中。 这件秘宝,绝对是古地妖族所无法容忍的秘宝。 就在四大圣尊短短失神的片刻。从那万兽印中涌出的兽魂竟一下子多达几万,而且那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多,那一只只兽魂,体内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各不相同,可竟有不少比在场的妖王都不逊多少。 “哪来这么多兽魂!”石火终于变了脸色。 如果说万兽印中只是封印了几十上百只兽魂也就罢了,可以解释为是这个女子击杀妖兽后将兽魂封印进去的战果。可这几万兽魂,其中十二阶妖兽比比皆是…… 这就有些让人震惊了,而且看那架势,万兽印中似乎还封印了更多的兽魂。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进了万灵之墓吧?”石火蹦出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 说话之时,一巴掌朝万兽印拍了过去,圣灵之力沛然而发,直接将万兽印打的光芒狂闪,灵性大损。 而从印中飞舞出来的那几万兽魂,更是在万兽印被攻击的一瞬间,竟都纷纷被吸了回去,没能发挥出一丁点的作用。 实力相差太大了,若惜即便是动用万兽印,也无法给石火造成什么困扰。 石火大手一甩,就将张若惜给丢了出去,口中道:“小丫头这秘宝有问题,得仔细查个清楚。” 鸾凤微微颔首,伸手将张若惜给吸了过来,控制在自己面前,让她不得动弹。 而石火也把玩着手上的万兽印,神念往内涌入,一番查探之后,脸色忽然大变,惊喝道:“百万兽魂!” “什么?”梵蜈几人纷纷动容。 一个万兽印内,居然封印了百万兽魂,且不说这秘宝到底是何人炼制的,这上百万的兽魂是从哪里来的?几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放眼整个星界,百万兽魂,除了蛮荒古地只怕没有地方能够提供,而蛮荒古地中有百万兽魂的地方只有一个 万灵之墓! 难道这小丫头真的进了万灵之墓,石火刚才的猜测成真? “小丫头你叫什么?”鸾凤望着面前依然在挣扎的张若惜,惊声问道。 张若惜不答,一个劲地想往前冲去,可在鸾凤面前,她哪里能走的掉?甚至连动下身子都是奢望。 “哗啦……” 一声异响传来,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边满是泥土的坑洞之中,竟忽然探出来一只鲜血淋漓的大手,那大手仿若是从九幽炼狱之中探出,透着一股森寒的气息。 石火的眼珠子一瞬间瞪圆。 梵蜈、鸾凤和苍狗也都是吃惊地望着那边。 诸多妖王和一群石灵同样目瞪口呆。 “就知道你没死,就知道你还没死!”谢无畏口中低声呢喃,这一会儿的功夫,心情就像是过山车一样,一会上一会下,紧张刺激的不得了。 不过很快,谢无畏就懊恼地一拍大腿,内心深处忍不住咒骂起来:“蠢货啊,既然没死,也掩人耳目了,就偷偷地藏起来便好,为什么现在还要自己跑出来,真是愚蠢至极,这下被你连累死了,本王的命怎么这么苦哇!” “没死?”石火一脸愕然地望着那只从泥土中探出来的大手,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放到那边瞧个清楚。 “这小朋友……什么情况。”鸾凤也惊呆了,为杨开那顽强的生命力感到震惊。 以帝尊一层境的修为,被石火偷袭,硬生生地打进地面之中,怎么会没死呢? 众目睽睽之下,那只探出来的大手忽然又缩了回去,紧接着,一声爆响传出,掩盖了坑洞的泥土被澎湃的力量震飞,一道人影从坑洞之中踉跄跳出,剧烈地咳嗽几声,吐出了嘴中的淤血,捂着胸口站在原地。 这人,不是杨开又是谁? 哭的梨花带雨,双眸血红的张若惜怔怔地瞧着前方,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哽咽之声不受控制地传出,香肩剧烈抖动。 她不敢让自己哭出来,生怕哭声影响到杨开的心神。 “石火!”杨开拳头紧握着,指节被捏的发白,咬牙瞪着那浑身长满了倒刺的石巨人,愤怒的目光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刚才若不是他在关键时刻施展了虚无秘术,将己身放逐到虚空之中,只怕已经被石火轰的连渣都不剩了。 就算是虚无秘术,也没能完全抵挡石火那一击,那狂暴的一击之下,空间都受到影响,不等余力消除,他的虚无秘术便不由自主地解开了,所受的伤都是石火的攻击余波所震。 堂堂圣灵,出尔反尔也就罢了,居然还偷袭自己,这仇,结大了。 “你小子倒是命大,能吃下本座一击还不死的,你算是头一个!”石火大喇喇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偷袭而心存愧疚,上下抛玩着万兽印,轻蔑地望着杨开。 看到万兽印,杨开忍不住一怔,目光左右扫了扫,很快看到了那边的张若惜。 若惜什么时候来的他不清楚,但是他刚才头晕目眩之时,隐约听到了若惜的哭喊声。 此时的若惜,瘫倒在地上,双手捂紧了自己的嘴巴,娇躯不断地轻颤着,泪眼之中溢满了欣喜和心疼。 刚才的事肯定是让她受惊了。 杨开深深地叹了口气,眼中的敌意和愤怒逐渐消弭,握紧的拳头也松开了,目光一转,望向那边的梵蜈,道:“石火出尔反尔偷袭我之事,我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按照先前的约定,我已解开山河钟的神魂烙印,现在我需要带我的这些朋友们离开,几位圣尊,可有意见?” 梵蜈目光闪了闪,颔首道:“可!” 语气虽然平淡,可眼神之中却有些赞赏之意,刚才杨开一出现那杀气腾腾愤怒无边的样子他也看到了,任谁被偷袭一下,差点死无葬身之地,只怕也会那样愤怒。 不过可不是谁都能将愤怒压下,审时度势能屈能伸的。 杨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可见他的心性修为着实不俗。 这也是最明智甚至是唯一的选择了,他若被愤怒驱使,非要以卵击石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