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九十九章 跪下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九十九章 跪下

单论真正的实力,天刑比起其他的大帝即便要强,也极为有限,可是她的那份力量,却是及其克制圣灵,几乎是所有圣灵的天敌! 这一点就连龙凤也不例外,当年死在她剑下的龙族可为数不少。 古地四大圣尊虽然也是圣灵,但比起龙族还是差距不小,连龙族都不是天刑对手,他们如何敢直撄其锋,所以一察觉张若惜竟是天刑后人,个个都吓得脸色发白,仿若末日即将来临,怕得不行。 “梵蜈……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苍狗吞咽着口水,怔怔地盯着气质大变的张若惜,骇然道:“你确定她是天刑后人?” 梵蜈苦笑不已,涩声道:“你也传承了祖上的记忆,难道还认不出那把剑么。” 苍狗无言以对。天刑剑,正是当年天刑所用的神兵利器,在他们传承的记忆之中,也是一直被封印在血门之内。他们之所以封锁此地不让任何人靠近血门,并非是怕有妖族进入其中获得本源之力,鱼跃龙门,化身圣灵。 他们最大的忌惮,是怕天刑剑重现人间。 可是如今这个担忧竟然成真。 并非是有人进入血门带出了天刑剑,而是被一个二十出头的人类少女召唤了出来。 天刑剑,唯有天刑和其后人才能驱使,一剑在手,张若惜的身份呼之欲出! “完了……”苍狗呢喃一声。 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天刑剑重现人间。天刑后人血脉觉醒。从今以后,这天下圣灵只怕又没有好日子过了。而首当其冲的,无疑便是在场的四大圣尊。 “天刑后人……”杨开也是傻眼,怎么也没想到张若惜竟然是那传说中的天刑后人,所有圣灵的天敌! 这个消息简直太过劲爆,他呆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 不过念头一转,他忽然想起一些事。 当年在四季之地之中。进入那岁月神殿时,若惜忽然消失了一会儿,等到再出现的时候身上却多了一件凤彩霞衣。 那可是一件防御帝宝,价值之大不可估量。 若惜告诉他,那是一个叫穷奇的家伙送给她的。 穷奇可是圣灵之中鼎鼎大名的凶兽,杨开一直想不通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为何要送张若惜那样贵重的宝物,如今确是明白,穷奇应该是感觉到了张若惜的血脉之力,所以才不敢为难她。唯恐将她逼迫到极限,血脉提前觉醒,真到那个时候,穷奇怕也没好日子过。 而段红尘应该也瞧出来了,只是此事太过重大,他没敢透露。 种种迹象表明。若惜确实是天刑后人无疑。 “居然这样……”杨开苦笑不迭。事情的发展超乎了他想象的空间,他怎么也没想到若惜的血脉之力觉醒之后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震撼。 “大石头!”张若惜忽然冷眼朝石火望去,森声道:“你想怎么死!” 石火浑身一震,面上浮现出极度惊恐的神色,双眸中的火焰更是急速跳动起来,彰显着内心的不平静。 之前的张若惜,他完全不放在眼中,区区一个道源三层境的人类少女,他一口气就能吹死对方,但是现在的张若惜。却让他惶恐不安,心中绝望。 他刚才表达出想要杀死张若惜的意思,在此之前更是蹂躏了杨开那么久,绝对已被张若惜恨之入骨。今日在场诸多妖族和几位圣尊,谁都有可能活下来,唯独他前途堪忧! 石火明显也意识到这一点了,身上漆黑火焰轰然爆发出来,色厉内荏道:“天刑后人又如何,本座乃上古圣灵后裔,在你没成长起来之前如何能杀得了本座?” 怒喝之时,扭头朝梵蜈等人望去,口中道:“几位,天刑乃所有圣灵公敌,天刑之力更是极为克制我等圣灵,几位日后若还想睡个安稳觉,不如与本座一起出手,趁她还没成长起来将之斩杀在此。” 此言一出,杨开面色一沉,紧张地朝其他三位圣尊打量过去。 诚如石火所说,若惜毕竟才刚刚觉醒体内的血脉之力,能有多强还是个未知之数,可几大圣尊的实力却是毋容置疑的,一旦他们四个真的联手起来,若惜也不知道能不能与之抗衡。 入目所见,苍狗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明显被石火的话打动了。 反倒是梵蜈和鸾凤并无太大表示,也不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内心活动。他们的反应也间接影响到了苍狗,眉头紧皱着思索了一会儿,微微摇了摇头,将心中那份蠢蠢欲动按捺了下去。 石火见此,不禁心中一沉,怒喝道:“你们竟愿意给她成长的空间?尔等可知道,若她成长起来,天下圣灵根本无处容身?” 这一点梵蜈三人如何能不知晓?当年天刑肆虐之时,那些苟延残喘的圣灵们都东躲西藏,唯恐被她给找到杀死,取走圣灵本源。 直到后来,天刑莫名失踪了几万年,才逐渐有圣灵敢冒头活动。 石火之言,不无道理,可是梵蜈三人根本不敢引火上身。 面对天刑血脉,那是一种源自本能的忌惮和惊恐,即便他们有心对付张若惜,也没那个胆量。 梵蜈更是闭上了眼睛,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不愿轻易得罪张若惜。 不过也未尝没有让石火先去试探一下的意思,如果张若惜这个天刑后人表现的名不副实,他们三人再出手也不迟,可若是张若惜真的继承天刑之力,石火就是最好的问路石。 “好好好!”石火大笑不已,眼中满是讥讽的味道,目光在梵蜈等三人身上转过,掷地有声道:“既然如此,那便由本座出手了结了她!三位无需感谢我!” 话落,石火一声怒吼,本就庞大的身躯竟猛地又涨大了一圈,身上漆黑火焰缠绕,双目火光熊熊燃烧,大地一瞬间被烧的融化开来,炙热的高温轰然弥漫。 蹬蹬蹬…… 石火迈动步伐,三步两步间就冲到了张若惜面前,右臂往后甩去,巨大的拳头对准了张若惜所在之地,作势欲挥。 “从今以后,这世上再无天刑后人!”石火狞笑不止,气息暴戾。 他本就不是善类,否则三万年前也不会屠戮了玄武宗满门上下,当年玄武宗之事,只是因为其中一个弟子外出游历之时,有眼无珠得罪了他而已,他却赶到了玄武宗,将整个宗门上万人屠杀一空。 从今日虐待杨开的做法就可以看出来,他性情极为残暴,比之那凶名在外的穷奇凶兽,都犹有过之。 巨大的拳头朝张若惜砸去,卷起的狂风吹动了若惜的秀发和衣裙,哗啦啦作响。 梵蜈也在这一瞬间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想知道若惜这个天刑后人到底是不是名不副实,鸾凤,苍狗亦是紧张关注。 老三惊叫不已,伸手捂住了眼睛,似是不敢去看接下来的一幕。 杨开也是大吼:“若惜小心!” 众目睽睽之下,若惜只是站在那里,一身力量没有丝毫波动的迹象,也没有躲避,更没有去防守,面对那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击,就好若过耳清风,神情淡然,站在巨大的石火面前,就如一只蝼蚁般渺小,给人的视觉冲突极为强烈。 石火大喜,出手愈发毫不留情,狞笑道:“不过如此!” 他似乎可以看到张若惜被自己轰杀至渣的场景,若真的能杀掉张若惜,那这天下圣灵都要欠他一份人情。 这个人情可宝贵了,到时候在这古地之中,便是梵蜈等人也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跪下!” 眼看着那巨大的拳头便要砸落在张若惜身上,她忽然伸手捋了下耳边的秀发,殷红的嘴唇之中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 “什么?”梵蜈一呆。 鸾凤和苍狗也是傻在原地,彼此面面相觑。 他们没听错吧?张若惜居然要石火跪下?就算她真的是天刑后人,觉醒了天刑血脉,可说到底也只是个少女而已,这般目中无人真的没关系么?她面对的可是圣灵石火。 嗡…… 血门蓦然嗡鸣,一股神妙的力量忽然自血门内扩散出来。 梵蜈、鸾凤、苍狗齐齐闷哼,脸色巨变,在那力量的压制之下,他们体内的圣灵本源竟是剧烈颤抖,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充斥脑海,情不自禁之下,差点齐齐跪倒在地。 这三人好歹能在最后关头遏制住身形,没有当场出丑,可被那神秘的力量充当其冲的石火就没那么好运了。 巨大拳头定格在若惜面前半尺处,燃烧的火焰险些烧到了她的秀发,可无论石火如何用力,竟都没办法将这一拳轰出去。 反倒是在他目瞪口呆,惊慌失措的表情变幻中,庞大的身子陡然一矮,噗通一声跪倒在张若惜面前。 “嘶……” 梵蜈等人倒吸一口凉气,个个表情骇然。 他们能感受的到,将石火压制跪倒的力量,并非张若惜本身的力量,而是来自血门之内,可这力量却受张若惜的控制。 堂堂圣灵石火能被她轻易压制跪倒在地,换句话说,她想要压制自己三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