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章 夺其本源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章 夺其本源

一时间,梵蜈等三位圣尊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是苍狗,满脸庆幸,心中暗叫好险,刚才差点被石火说的心动与他一起联手了。 若真如此,那此地跪倒在地的羞辱,只怕也有自己一份。 “真的……跪下了” 十里之外,众多妖王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个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反倒是被他们制约的石灵们,神情振奋不已,心中暗暗痛快。 法身嘿嘿冷笑道:“不想死就赶紧放了我们,否则等会叫你们一个个死的难看” 妖王们和八大圣使闻言一惊,彼此面面相觑了一番,也都急忙从石灵们身旁窜开,不敢再太为难他们。 连石火这样的存在都在张若惜一言之下跪倒在地,这些妖王们哪还敢再放肆。心中忐忑的不行,不知道等待自己等人的命运会是什么。 石灵一族与法身这才抖了抖身子,齐齐站起,朝十里之外眺望过去。 那边,跪倒在地上的石火似乎还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双眸中的漆黑火焰剧烈跳动,内心几乎快要崩溃。 他一介圣灵,古地四大圣尊之一,竟因为一个少女的话跪倒在地?这份羞辱简直让他难以忍受。 “吼……”石火怒吼不已,歇斯底里,拼命地想要站起来,可他身上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层淡淡的红光,那红光将他笼罩,化作束缚他的力量,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铮…… 若惜手上天刑剑一指,点在石火的胸口处,伴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天空之中风云突变。连带着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巨大女子虚影也有了动作。 那巨大的带鞘长剑忽然被女子虚影拔出,遥指着石火所在之地,被放大了无数倍的美丽面庞之上。一片清冷。 “天地之势”梵蜈变色,抬头仰望天空。嘴中的苦塞过吃了黄连。 若说他刚才还在怀疑若惜到底继承了多少天刑之力,还有点想要反抗的小心思,可是现在,这份心思已经烟消云散,他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张若惜手下活命。 一剑出,引动天地之势,这无疑说明天刑血脉已经彻底觉醒了。只要给张若惜足够的时间,她必定会成为第二个天刑,让所有圣灵闻风丧胆的克星。 “你……干什么”石火脸色狂变,惊骇出声,察觉到自己与张若惜之间的巨大差距,他再也无法淡定了,火焰般燃烧的双眸满是不安和惶恐,厉喝道:“本座可是圣灵石火,你休想杀我” “圣灵石火,强者不仁。嗜杀成性,天刑后人张若惜,在此取其圣灵本源。剥其圣灵之力,望天下圣灵……引以为戒”张若惜面无表情,语气淡漠。 “什么?”石火瞪大了眼珠子,失声道:“你要夺本座圣灵本源?” 张若惜不答,手中天刑剑却是缓缓地朝前刺去。 与此同时,她背后那巨大女子的虚影,手上的巨剑也是一同刺进了石火的体内。 石火之身躯,坚硬无匹,便是同为圣灵的梵蜈和鸾feng等人出手。轻易也别想伤到他分毫,单论身体素质的强悍。他比石灵一族还要更甚一筹。 可如此强硬的身躯,在那天刑剑面前竟如豆腐一般脆弱。 也不见张若惜用多大的力气。手上的天刑剑竟这么直直地刺进了石火的胸膛。 “不”石火大声悲呼,瞪大眼睛望着自己胸口的位置,终于慌了神,急声道:“不,你不能夺走本座的圣灵本源,本座乃圣灵石火,本座不服” 嗤嗤嗤嗤…… 天刑剑刺入石火身躯的声音响起,让梵蜈等人皆是面色苍白,听着这声音,似能感同身受,感觉到那利剑刺入自己身躯内的痛楚。 鸾feng的娇躯剧烈颤抖着,光洁的后背已被冷汗打湿。 “不要,不要,大人,石火错了,还请大人给石火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石火绝对不再为恶”石火眼见反抗不得,自身本源之力竟开始松动,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起来。 他是圣灵,他有自己的骄傲,若非逼不得已,怎会这般委曲求全。 梵蜈等人看在眼中,心中一阵戚戚然。 只是张若惜根本不为所动,一柄天刑剑,几乎全部插进了石火的身躯内,直末剑柄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若惜美眸一厉,手上猛地一抖。 轰…… 巨响声传出,石火的胸膛处一下子炸出一个一人粗的洞口,两面对穿。 石火猛地一震,本来强大的气势迅速萎靡下去。 天刑剑抖动之时,一个宛若心脏般的东西被她挑飞出来,那心脏似乎还在剧烈地跳动着,发出咚咚咚的声响,而其中更是蕴藏了一股另人胆战心惊的力量。 “石火本源”梵蜈面色苍白,身形踉跄欲坠。 他一眼就认出若惜手上那东西正是圣灵石火的本源之力,失去了这本源之力,石火注定要从圣灵的高台上跌落下来,变为普通的石妖。 鸾feng与苍狗也是骇然的无法呼吸,脑袋发晕。 尽管从祖上传承的记忆中,他们早就知道天刑可以剥夺圣灵的本源之力,但记忆毕竟是记忆,真正亲眼见到还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这普天之下,恐怕除了天刑一脉,再无人能够这么轻松地夺走一位圣灵的本源。 石火完了 被夺走本源,就算侥幸不死,以后也只是一个废物。 瞩目望去,石火一脸呆滞的跪在原地,心脏处一个巨大的窟窿,触目惊心,体外原本燃烧的漆黑火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湮灭殆尽。 一身气息萎靡至极,连个帝尊境都不如。 若惜挥剑,光芒闪烁之下,石火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哗啦啦化为一堆碎石,生机全无,死的不能再死。 一双美眸冷冷地朝一旁望去,梵蜈鸾feng和苍狗皆是心中一突,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神情骇然。 他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张若惜会对他们出手。 从刚才石火的遭遇来看,张若惜真要是对他们动了杀心,他们三个没一个能逃走,那血门之内传来的压制之力委实太过恐怖,完全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只针对圣灵,反正他们看杨开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 好在若惜只是冷冷地瞧了一下,旋即转了一下手上的天刑剑,做了一个插剑入鞘的东西。 天刑剑蓦然消失不见,一起消失的还有她背后那巨大女子的虚影。 梵蜈等人齐齐松了口气,尽管不知道张若惜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个动作无疑是表明他们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了。 转过头,若惜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瞧去。 此刻的杨开,狼狈到了极点,可以说这一次是他这一生中最狼狈的一回了,一身衣衫鲜血干涸,面上更是鼻青脸肿,眼睛几乎眯成了一道缝隙,头破血流,双腿更是齐齐断裂,连站起来都有心无力,只能瘫坐在地上。 四目对视之下,杨开苦涩一笑。 他现在也有些搞不懂了,若惜变成这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比较而言,他更喜欢以前那温顺乖巧的若惜,而如今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天刑后人,似乎冷血的有些不近人情,眼神和气质亦是如同陌路之人。 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若惜又是伸手一招,刷地一声,一道光芒从血门内飞射而出。 梵蜈等人再度变色,急忙瞩目过去。 先前张若惜一招手,天刑剑从里面飞了出来,这一次又是什么? 出乎他们意料的,若惜手上拿着的,竟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一枚灵果,那果子殷红诱人,一出来变散发着及其浓郁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 身形晃动,若惜忽然来到了杨开面前,蹲下身子,将手上的灵果递了过去。 杨开没接,只是怔怔地瞧着她,好一会才道:“你是若惜么?” 若惜微微颔首,轻声道:“先生,是我。你先吃了这个,你的伤会很快就好的。” “你……”杨开讶然。 “先生,若惜还是若惜,不会变的。”说着话,若惜双眸中的冰寒和冷漠逐渐消融,多了一些杨开熟悉的光彩。 “呵呵呵呵”杨开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情猛地放松了不少。 伸手从若惜手上接过那灵果,杨开瞧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万年feng血果” 若惜从血门内召唤出来的这枚灵果,竟然是万年feng血果。 这东西可是绝世奇珍,因为这种灵果的果树,必须得用圣灵fenghuang的鲜血培育而出,feng族乃是圣灵之中最顶尖的存在,莫说杀之取血,便是与之为敌,这普天之下都没几个人能做到。 而一株feng血果树,却是需要一只圣灵fenghuang的全部精血才能培育成活,万年一开花,万年一结果,论珍稀程度,比杨开当年在四季之地中碰到的太妙宝莲还要珍稀一些。 却不想如今居然有一枚feng血果出现在面前,而且还是若惜随手从血门内召唤出来的。 可想而知,血门内必定有一株feng血果树,应该是当年天刑击杀了feng族的成员后取血栽活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