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圣灵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圣灵

凤血果别无他用,对疗伤却有奇效,只要有一口气在,凤血果都能起死回生,在这一点上,它与不死原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梵蜈等人也都看的眼珠子直了,尽管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圣灵,可凤血果这样的绝世奇珍他们何时见到过?都被震惊的不行。 不过很快,三位圣尊的表情又是一垮,尤其是鸾凤,俏脸之上满是懊悔和不安。 因为从眼下的情形来看,这位天刑后人即便是血脉觉醒了之后,对杨开也是极为看重的,否则怎会从血门内召来一枚凤血果给他疗伤?这委实有些暴殄天物了啊。 可之前杨开被石火那般羞辱欺凌的时候,他们三个都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出手阻止,结果导致杨开变得这般狼狈,也不知道等下这位天刑后人会不会跟他们秋后算账。 尤其是鸾凤,若惜在她面前自掌脸颊,只求她能出手帮帮杨开,鸾凤却依然不为所动,甚至连阻止张若惜的念头都没有,结果张若惜把自己一边脸都扇肿了,嘴角边的鲜血到现在还没干涸。 早知如此,当时不妨就卖她一个面子,出手救下杨开,必定能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她却因为不愿得罪石火而袖手旁观。 那可是天刑后人的人情啊! 现在好了,石火死了,连本源之力都被剥夺,她之前的顾虑彻底成了笑话,反而还要提心吊胆。 平生头一次。鸾凤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悔的感觉。满嘴的苦涩。若再有选择的机会,就算得罪石火又如何? “先生,你先疗伤!”若惜见杨开拿着那凤血果一动不动,忍不住催促起来。 她跟在杨开这么些年,什么时候见过先生这般狼狈?心疼的同时,内心深处亦是愤怒无匹!罪魁祸首的石火虽然被她灭杀,但袖手旁观的三人也很可恶。 杨开点点头。将凤血果放入口中吞下。 果子虽然珍稀,但却是若惜的一片心意,他自然不会拒绝。 清甜的味道在舌尖荡开,紧接着腹部内一股热流朝四肢百骸蔓延,充斥着血肉和骨骼之中,迅速修复着己身的伤势。 杨开暗暗心惊,尽管早就知道凤血果乃疗伤的圣果,可真正服下体会才明白这灵果的逆天之处。 传言中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一枚凤血果就足以让人生龙活虎。如今看来,这传言当真不假。 “先生,他们三个怎么办?”若惜一边悄悄传音,一边转头朝站在那边一动也不敢动的梵蜈等三人望去。 见她目光望来,梵蜈三人都是心头一紧,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那冰冷的双眸实在让他们发憷。不知道这位天刑后人心中在打什么算盘。 “你想怎么办?”杨开不答反问。 “杀光他们!”若惜眼神一寒。 杨开苦笑不已,知道这一次她怕是怒气不小,所以压根就没打算放过梵蜈等人。 “不过我听先生的。”若惜又补充了一句,“先生要他们死,我就杀了他们。” 杨开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前杀死石火的力量,并非是本身拥有的吧?” 若惜微微颔首,道:“是借助了先祖留在血门里的力量。我自己的力量,无法与他们为敌。” “那力量动用起来,有何弊端?”杨开再问。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动用起来自然不会如臂使指,若惜说到底还是一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突然获得了能击杀一位圣灵的力量,不可能一点代价都没有。 若惜默然了一会儿才如实道:“对我的身体有些负荷。” “那就算了吧。”杨开微微一笑。 “可是先生……”若惜似乎还不太愿意善罢甘休的样子。 杨开道:“他们之前虽然冷眼旁观,但也是人之常情,罪不至死!说到底,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石火死了就够了,而且,鸾凤之前还阻止过你,我欠她一个人情。” 若惜咬了咬红唇,这才微不可查地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杨开的说法。 “先生说不杀,那就不杀了,但无论如何也要敲打一下,否则他们还以为我们好欺负!”若惜轻哼了一声,从杨开面前徐徐站起,冷眼朝梵蜈三人望去。 杨开摇头苦笑,若惜血脉之力这一觉醒,忽然就性格大变,变得如此强势,让他颇有些不太适应。不过这是好事,在这个世上,软弱和温顺并不足以立足。 梵蜈、鸾凤和苍狗有生以来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煎熬的痛楚,眼看着若惜和杨开在那边嘀嘀咕咕,暗中传音不知道交流了什么东西,一个比一个心情紧张,忐忑不安。 此刻见若惜站起身来,三人皆是头皮一麻,本能地想要远离这是非之地,但石火之死乃前车之鉴,三人哪敢有什么轻举妄动,唯恐招来杀身之祸。 “不知大人,是否有什么吩咐?”梵蜈硬着头皮,抱拳问道。鸾凤苍狗也是一脸局促地望来,表情僵硬。 若惜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们三个听好了,之前尔等三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处处为难我家先生,便是杀了你们也难消本宫心头之恨!” 此言一出,梵蜈三人脸色狂变,差点没忍住赶紧逃走。可心有顾虑之下,还是硬撑着站在原地。 “不过……”若惜话锋一转,“先生慈悲为怀,不愿轻造杀业,罪魁祸首既然已经伏诛,先生也不愿再追究下去。” 梵蜈、鸾凤和苍狗顿时大喜,三双眼睛齐齐朝杨开望来,如同望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脸感激莫名的神色。 “尔等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宫略惩小戒,望尔等日后好自为之,若是日后敢依仗圣灵之力为非作歹,石火的下场便是你们的前车之鉴!”话落之时,若惜忽然朝三人所立之处拍出一掌。 血门嗡鸣,两道殷红的光芒忽然自血门内激射出来,不偏不倚,直接打在梵蜈和苍狗身上,两大圣尊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便直接被拍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中口喷鲜血。 鸾凤呆在原地,美眸轻颤。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没被攻击,不过她也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为何梵蜈和苍狗都被打伤偏偏自己相安无事,分明是之前自己出手救下这位天刑后人的缘故啊。 一时间庆幸不已。 那边梵蜈和苍狗跌落在地上,狼狈不堪,却不敢有丝毫怨言,反而都如释重负般地呼了一口气,站起身后一起抱拳道:“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他们都知道,若惜既然已经出手,那事情便过去了,自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若惜哼了一声,俏脸之下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应该是又一次借用血门内的力量给身体带来了负荷。 站在原地,若惜朝远方瞧了一眼,忽然伸手招呼道:“石头叔,还有小小,你们过来!” 她口中的石头叔,无疑就是法身了。彼此之间在玄界珠内相处了不少年月,若惜与法身还是极为熟悉的。 法身闻言,立刻与小小一起从十里之外赶了过来。 不大片刻功夫,法身与小小便站在了若惜面前。 若惜扭头瞧了梵蜈一眼,也没说话,梵蜈却立刻会意,连忙出手解除了法身与小小身上的禁制之力,让他们重获自由。 “石头叔,这个送给你。”若惜说话间,将一直托在手心上的石火本源弹到了法身面前,那宛若心脏一般的存在滴溜溜旋转,悬浮在法身心口处。 “送给我?”法身眼前一亮,若惜杀死石火他也看在眼中,自然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可是石火本源啊,若有条件合适者得到炼化,继承其中的本源之力,那便又是一个石火。 若惜颔首,一边再次抽出了天刑剑,轻轻地朝法身身上点去,一边道:“石灵一族与石火本就有些渊源,身体构造,传承之力极为相似,所以石灵一族是可以继承石火之力的。” 那天刑剑点在法身身上,剑尖之上光芒大放,立刻在他胸口处烙印出一个极为古怪的图案来,那图案之中似乎传来一股莫名的吸力,将悬浮在半空中的石火本源吸了进去,眨眼消失不见。 法身闷哼一声,体表处忽然燃起了漆黑的烈焰,神情一下子变得痛楚无比。 若惜弃了天刑剑,双手迅速结印,一道道玄妙的法决接连不断地朝法身身上打去,每一次法印打下,那漆黑的火焰便被压制许多,直到盏茶之后,燃烧的火焰这才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法身也忽然安静了下来,犹如老僧入定,直接盘膝坐在原地。 “这个石灵……一飞冲天了。”梵蜈在不远处望着,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鸾凤苦笑一声,道:“早就听闻天刑不但能剥夺圣灵本源,还能造就新的圣灵,今日一见,才知名不虚传。” 苍狗也忍不住羡慕道:“若叫这个石灵自己继承石火本源,怕是只有一成的成功几率,可有天刑后人出手相助却是毫无隐患,假以时日,待他炼化了石火本源之后,这天下便又多了一个圣灵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