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撞见好戏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撞见好戏了

阁楼外,梵蜈、苍狗和鸾凤三大圣尊表情苦涩地站在那里,杨开那边收了礼却没有任何反应,让他们实在忐忑的不行,甚至于他们这次过来连杨开本人都没见到,只是那个跟在他身边的女子在出面说话。 好一会儿,苍狗才道:“那位不会是嫌弃我等的礼物太轻了,还想再要一些吧?” 梵蜈撇了他一眼,道:“我等已经拿出自身家当的一成送他,这还叫轻?” “就怕他不知足啊。”苍狗一脸担忧,厌恶道:“人类的贪婪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鸾凤叹道:“他若不知足,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恐怕还要再破财消灾。对了,石火的遗产,你们两个没有私藏吧?” 苍狗撇嘴道:“石火的东西凤夫人你也检查过,有没有私藏你难道看不出来?” 鸾凤点头道:“我就随口问问。” 梵蜈苦笑道:“他以养伤为借口留在古地,我们也不好请他离开,否则真出了什么事,等那位天刑后人从血门里出来,我们怕是担待不起!” 听他提起天刑后人,鸾凤与苍狗都忍不住面色一白,显9然是极为忌惮。 三人互相望了望,又是一阵长吁短叹,暗暗头疼不已。 便在这时,三人都像是有所发现似的,扭头朝来路望去,只见那边,姬瑶从阁楼方向行来,张口呼喊道:“三位圣尊请留步!” 梵蜈等人心中一突,不知道杨开那边还有什么吩咐,心想难道那家伙对四枚空间戒中的东西不满意,还要狮子大开口?若真这样的话,那吃相可就太难看了。 鸾凤面上挤出一丝微笑,客气道:“姑娘。可是杨先生还有什么要求?” 姬瑶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开口道:“师尊让我转告诸位,他的伤势已经养好,明日便要离开古地。” “什么?”苍狗大喜,失声道:“此言当真?” 他好歹也是一介圣尊,如今听到杨开要离开古地的消息竟是情不自禁到如此失态。话一出口便被梵蜈悄悄踢了一脚。 苍狗顿时面色一变,赶紧闭口不言,表情尴尬。 姬瑶却是瞧都没有瞧他一眼,只是如实转达了杨开的话之后,便又原路返回了。 待到姬瑶的身影消失不见后,鸾凤三人才面面相觑一番,都瞧见了彼此眼中如释重负的神情。梵蜈悄悄打了个眼色,三人憋着心中的欢喜,迅速走远了。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苍狗笑道:“总算是把他送走了,看样子这位杨先生还不算太过贪婪。” 如果杨开真的还要他们再送东西的话,他们也没辙,恐怕只能再准备大出血的打算。 “破财消灾,破财消灾……”梵蜈也是乐呵呵的模样,这世上恐怕也有杨开敲诈勒索了他们一顿,他们还欢天喜地的,换做任何一个人来此。只怕三大圣尊都要好好跟对方斗一场。 “他明日既要离开,那本宫便亲自送他走。免得失了礼数。”鸾凤笑吟吟地道。 梵蜈颔首道:“应该的,那就有劳凤夫人了。” 鸾凤摆了摆手,苦笑道:“谁让他住在本宫这里,古地毕竟是咱们的地盘,万一他在古地中出了什么闪失,这个责任怕是没人担当的起。” 三人又说了一阵闲话。梵蜈和苍狗这才告辞离去。 来的时候两位都是心事重重忐忑不安,回去的时候却是心身放松,欢天喜地,那心情对比截然是一个天一个地。 …… 接下来的时间,杨开并没有再炼制灵丹。而是开始整理四枚空间戒中的东西。 源晶内丹什么的都好说。 分门别类,按照档次不同,统统丢进小玄界内,堆起一座座体积不同的小山包,等到有需要的时候再取便是。 唯独那十几万株帝级灵药,着实花费了杨开不少功夫,这些灵药都珍稀难得,杨开自然需要一株株地检查安置,尽可能地保存它们的药效。 一夜忙碌下来,十几万株灵药才整理了不到十分之一。 第二日清晨,杨开领着姬瑶在那婢女天珑的带领下,一路走出凤罗宫的时候,正见到鸾凤在宫外等候。 “杨先生!”鸾凤瞧见杨开,连忙迎了上来。 杨开微微颔首,轻笑道:“这些日子叨扰凤夫人了,恩,如今本少伤势已经痊愈,也该启程离开,石灵一族那边,还请凤夫人和另外两位圣尊多多照顾。” 鸾凤抿嘴笑道:“杨先生请放心,古地内有我们三人一日,必不会叫石灵一族受了委屈。” 杨开满意点头。 鸾凤道:“古地多禁制,路途遥远,我送先生一程。” 面对她的好意,杨开也没有拒绝,只是点点头,然后飞身纵至空中,姬瑶也急忙跟上。 鸾凤也是身形一晃,一下子就来到了杨开和姬瑶身边,滚滚妖元将两人包裹着,带着两人化作一道流光,朝古地外飞去。 杨开如今已是帝尊一层境,本身速度并不慢,但他发现自身的速度与鸾凤的速度比较起来,却是有些相形见绌。 除非使用空间力量瞬移,否则根本没法与她相提并论。 前后不到两日的时间,一行三人便已离开了古地,来到了那古地通道前方。 通道内,奇雾弥漫,落雷和罡风时有肆虐,还有无数阴魂虎视眈眈,便是帝尊三层境来了这里,也不敢贸然行进。 但对鸾凤来说,这些阻碍却完全不需要放进眼中,她直直地带着杨开冲进了那漫天奇雾内,只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从通道内飞了出来。 视野才刚刚恢复清明,杨开都没来得及看清前方的景色,便听到一声惊奇的呼声:“杨兄!” “嗯?”杨开愕然,顺着声音扭头望去,只见到那边拥簇了一大群实力不一的武者,人数少说也有上百之多。 看他们这架势,似乎是想要进古地的。 而说话之人是个三十左右的青年,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应该是受了些伤。 瞧见这人,杨开眉头忍不住一皱,道:“齐海?” 这家伙赫然便是当年在碎星海中与杨开打过照面的齐天堡齐海,他知道杨开得了凤凰真火,所以当年还恳求杨开能去一趟齐家堡,用凤凰真火救他的夫人。他那夫人在蛮荒古地之中中了十大绝毒之一的天霜地霖,普天之下,也只有凤凰真火中的涅槃火性才能将那绝毒驱除。 若是凤凰真火还在杨开手上,杨开倒也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他点小忙。 可如今凤凰真火已被流炎吸收,而流炎更被九凤带去了灵兽岛。 杨开也有心无力。 之前进古地的时候,杨开还碰到了另外一个齐天堡的弟子齐和风,也正是齐海安排在古地通道中等候杨开的人。 本想卖个人情给杨开,告诉他黄泉宗正在密谋对付他,哪知杨开生猛至极,即便知道了也义无反顾地闯进古地内。 结果却是黄泉宗一群人全灭。 四目对视之下,齐海表情复杂,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些愧疚和挣扎之意,不过很快,那犹豫不决的眼神便忽然坚定了下来,一抱拳,冲前方一个健硕老者喝道:“武前辈,他便是你要找的人。” 那老者看起来虽然年纪老迈,但身体却极为强壮,身穿着短袖马甲,胳膊上的肌肉如钢铁浇筑,惊人的力量好像随时都能爆发出来。 听到齐海的话,那健硕老者面色一沉,低喝道:“他便是那叫杨开的小子?” 说话间,鹰隼般锐利的眸子直刺杨开的双眼,面上一片杀机腾腾。 齐海沉声道:“不错!” “好,很好!”那武姓老者面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没想到不等本座去找他,他竟自己来到了本座面前,真是运气不错。” 齐海咬牙道:“还请武前辈能够信守承诺,待事成之后借凤凰真火与晚辈一用。” 武姓老者冷哼一声:“本座何时给过你这个承诺!” “可是前辈,你之前是不说……”齐海脸色大变,表情难看地望着那武姓老者。 老者嗤声道:“凤凰真火何等神物,岂是你能借用的?” “前辈你居然不守信用!”齐海的表情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无奈实力不如人,尽管心中愤懑,却也无计可施。 “放肆!”那武姓老者这次没说话,反倒是另外一个老者怒喝一声,一掌拍向齐海,直接将齐海打的吐血飞出,跌落在地上气势萎靡。 那老者踏出一步,冷冷道:“再敢胡言乱语,本长老先杀了你!” “少堡主!” 眼见齐海跌落在地上,一群人连忙都涌了过去,关切地将他扶了起来,意识到齐海并无性命之忧,又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再望向那出手的老者都是表情憋屈,敢怒不敢言。 “这唱的是哪一出啊……”杨开表情古怪地观望着。 他没想到,自己才刚从古地里走出来,迎面就碰上了这样一场好戏,而且这好戏似乎还有自己一份。 齐海与那武姓老者的对话不多,可杨开也不是傻子,自然能从中瞧出一些端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