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秒杀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秒杀

杨开眉飞色舞道:“啧啧,这个提议让人好心动啊,只是本少与黄泉宗的恩怨不小,尤其是与贵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尹乐生之间……” 武元正道:“本座说了,只要你愿意投入本宗门下,以往恩怨既往不咎,尹师侄那里,本座自会劝他,相信他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 “果真一笔勾销?”杨开挑眉道。 “本座一言既出,又怎会骗你。” “就算尹乐生和华飞尘已经被我干掉了?” 武元正眼帘一眯,面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殆尽,沉喝道:“你说什么?” 杨开淡淡道:“尹乐生和华飞尘已经被我干掉啦。” 武元正爆喝道:“这不可能!”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就是因为听闻尹乐生与华飞尘两人带了一群黄泉宗弟子来古地找一个仇人的麻烦,尹乐生是黄泉宗宗主亲传弟子,又是从下位面星界突破而来,资质极为不俗,前途光明,对黄泉宗的价值极大,宗主也是极为看重他。 而华飞尘更是黄泉宗的一位长老,在黄泉宗内位高权重。 两人带着众多弟子进古地之事,先前武元正和黄泉宗宗主并不知晓,乃是偷偷摸摸行事。 后来黄泉宗宗主不经意听说此事,恼怒之下也是担忧不已,毕竟古地极为凶险,他怕自己那亲传弟子出现什么意外,所以便让武元正亲自过来寻找。 而武元正到此之后。第一时间找上了齐天堡。从齐天堡那里打听到了尹乐生与杨开的恩怨,也从齐海那里得知了杨开身怀凤凰之火一事。 武元正大喜,意识到这一趟出来恐怕是自己的一次机缘。 若能得到凤凰真火,将之炼化的话,那他未来未必就不能成为另一个炎武大帝!到时候黄泉宗便要听他号令。 他暗暗打定注意,尹乐生要找,杨开的凤凰真火也要抢。所以才不吝赐予杨开一个长老的位置。 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何德何能拥有凤凰真火那般神物?也只有自己这样的帝尊三层境强者,才有资格降服神火,为己所用。 哪晓得杨开忽然抛出这么一个重磅炸弹…… 尹乐生从碎星海中回来之后可是突破到了帝尊一层境的程度,而那华飞尘更是帝尊两层境,如今杨开居然说两人全被他干掉了。 武元正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相信,更不要说尹乐生身上还有黄泉宗宗主赐下的帝绝丹,那帝绝丹可是封印了帝尊三层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就凭你?小子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那先前冲齐海出手的黄泉宗长老冷笑一声,显然也是不相信杨开所言。杨开的实力摆在那,如何有能力杀死帝尊两层境的华飞尘? 不过他话音才刚落下,便忽然瞪大了眼珠子,震惊地朝前望去。 只见那边,杨开手上忽然出现一物,漆黑一片。阴气森森。随风一抖,竟是荡出一阵鬼哭狼嚎之音。 “黄泉炼狱幡!”那长老失声惊呼,武元正也是忍不住面皮一抽,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黄泉炼狱幡。 “真是黄泉炼狱幡……” “而且这幡中气息浓郁,不像是道源级的,更像是帝级的黄泉炼狱幡!” “宗内拥有帝级黄泉炼狱幡的也就只有诸位长老和宗主副宗主……难不成他真的杀了华长老?” 一群黄泉宗弟子震惊之下,七嘴八舌地交谈起来。 黄泉炼狱幡乃是黄泉宗弟子每个人都会祭炼的秘宝,只不过根据各人修为不同,祭炼出来的威力大小也不一样。 杨开手上拿出来的这一杆,正是华飞尘死后遗留下来的帝宝。一些弟子们分辨不出那幡上的气息。可武元正和另外一位长老却是第一时间就察觉了,这幡正是华飞尘之物。 一时间,武元正面色铁青。 华飞尘若死了,那跟在他一起的尹乐生怕也没什么好下场啊。宗主将尹乐生当成了黄泉宗未来的接班人,在他身上耗费了大量的心血,若是他死了,宗主之怒谁能平息? “你竟真的杀了华长老!”那黄泉宗长老勃然大怒,嘶吼道:“小子,拿命来!” 他大怒之下,竟毫不犹豫地直接飞身而出,身上黑气滚滚,阴森骇人,似乎是想杀了杨开为华飞尘报仇雪恨,也不知道他与华飞尘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武元正一惊,连忙喝道:“钟长老回来!” 杨开虽然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可他既然能杀得了华飞尘,那么钟长老就绝对不是对手,钟长老此刻怒火攻心失了理智,他却看的透彻。 可他这话无疑喊的迟了一些。 杨开望着那飞扑而来的钟长老,面色不惊,只是呵呵一笑,道:“钟长老莫急,本少这就送你去与华飞尘作伴。” 他徐徐抬手,正准备出手的时候,背后却忽然闪过一道靓影。 姬瑶浑身上下散发着极寒的气息,挡在了他的面前,玉手在虚空之中微微一握,一柄长剑蓦然出现。 惊人的气息猛地荡开,姬瑶整个人一下子仿佛化身成了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任何胆敢靠近之人都要被冰封。 “帝尊两层境!”那钟长老大惊失色,惊骇欲绝。 他先前虽然也看到姬瑶,但因为姬瑶一直站在杨开身后,搞的他以为这女子是杨开的随从或者婢女。 杨开一个帝尊一层境的随从或者婢女又能强到哪去? 莫说他了,便是武元正,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一下姬瑶。 直到此刻姬瑶出手,他们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这个安静地站在杨开身后的女人,一身实力居然有帝尊两层境的程度,比杨开的实力要强的多。 姬瑶出剑,剑光闪烁,剑鸣铮铮,冰封万物的意境悠然弥漫开来,直朝那钟长老笼罩过去。 身在半空之中,钟长老便感觉浑身一僵,被那冰寒法则笼罩之下,一身帝元运转不灵,头发胡须更是一瞬间冻结成霜。 不是对手!钟长老瞪大眼珠子,嘶声竭力地大吼:“副宗主救我!” 可武元正哪里还救的了他?这位钟长老出手之前毫无征兆,速度又是及快,此刻已经扑到了杨开面前不远处,武元正就算有心救援也来不及了。 众目睽睽之下,姬瑶手上剑光昙花一现,又恢复了原本不动如山的姿态,好像从来没有动过。 可是那钟长老的胸口处却是诡异地出现了一枚冰花。 那冰花呈现出六瓣,晶莹剔透,美轮美奂,可在这极致的美丽之中却伴生着惊人的杀机,伴随着一阵咔嚓嚓的轻响声,冰花骤然蔓延开来,覆盖钟长老全身上下,将他彻底包裹在其中, 透过那晶莹的冰壁,上百双眸子依然能看见钟长老定格住的惊骇表情。 被冻成一块寒冰的钟长老从空坠落,跌到地上的一瞬间,忽然摔的粉碎,连带着被冰封在其中的钟长老也四分五裂开来,不见丝毫鲜血。 秒杀! 黄泉宗一位帝尊一层境级别的长老,竟然被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一剑秒杀了!那强烈的视觉冲击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灵,久久无法回神。 “敢在师尊面前大呼小叫者,死!”姬瑶酷酷地说了一声,一双美眸扫过全场。 但凡被她目光触及者,皆是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 唯有武元正,怒火如火山爆发,差点将他点燃,一身衣袍无风自动,头发亦是疯狂乱舞,森声道:“好,好,好!看样子本宗沉寂太久,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杀本宗长老了。”说话间,他怒视杨开,爆喝道:“杨开,今日即便你交出凤凰真火,也必死无疑!” 一个长老级别的强者死在他眼前,他若不杀了罪魁祸首,实在没法给宗门一个交代。 杨开冷笑:“想杀本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那本座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武元正狞笑不止,冷冷道:“你放心,本座不会很快杀了你,我会让你流干身上每一滴鲜血!至于你身边的两个女子……她们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副宗主大人快杀了他们为钟长老报仇!” “杀了他们!” “那两个女子姿色不错,杀她们之前倒是可以享用一番,副宗主大人这下有福了。” “是啊是啊,嘿嘿,这两女的也是瞎了眼,跟什么人不好,居然跟着这小子,这下倒霉了。” 一群黄泉宗弟子从钟长老被杀的震惊回过神后,又忽然都底气十足起来,因为他们有武元正! 那可是黄泉宗副宗主,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强者,在黄泉宗中实力也仅次于宗主大人。副宗主出手,这一男两女绝对在劫难逃。 “杨先生,这人交给妾身如何?”鸾凤听到黄泉宗一群弟子的污言秽语,美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寒光,低声开口道。 杨开嘿嘿一笑,道:“正要借凤夫人之力!” 帝尊三层境,比他的实力强太多,就算他手段齐出,想要杀对方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杨开之所以这般有恃无恐,不就是因为身边有鸾凤么。 要不然他早带着姬瑶先逃了再说。 不过现在,武元正怕是要倒霉了,大言不惭想要鸾凤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