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八章 让开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一十八章 让开

说话间,那沙庸和顾鹏两人都已飞扑到了姬瑶面前,各自伸出一手朝她抓去。 姬瑶脸色陡然冰寒,铮地一声清鸣,剑光闪烁之时,血光飞溅而出。 伴随着两声惨呼,飞过来的两人又如离弦之箭般倒退而去,脸色苍白无比。 啪啪…… 两条断臂跌落在地上。 “我的胳膊!”沙庸望着地上的断臂,似乎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已被断去一臂,惊慌大呼,那顾鹏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搞什么!这点修为也敢跳出来找死?”杨开一脸稀奇地瞧着那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先前这两个家伙气势汹汹地扑来,一个要男人一个要女人,杨开还以为他们实力有多厉害,现在神念一扫,才发现两人不过道源三层境而已。 “你们……”那顾鹏骇然欲绝地望着杨开和姬瑶,“怎么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杨开眉头一皱,一下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转念一想,忽然恍然大悟,嘴角含笑道:“你们以为,我们传送过来会有一些后遗症?” 不管是进行多远距离的空间传送,多多少少都有让武者有一些头晕目眩之感,这便是传送的后遗症,在这种状态下,武者的反应感知都会变得极为迟钝,也是最容易被人偷袭得手的时候。 所以一般情况下,各大城池的空间法阵都是由城主府的武者负责看守,一来是负责保护空间法阵不被人破坏,二来也是保护传送过来的武者不被偷袭。 可是这个玄甲城的空间法阵似乎不是这样,它就落座在城池的中央,也没有什么人在附近看守,倒有一些想趁机发财的人在这里胡作非为。 这叫沙庸和顾鹏的人,便是想趁着杨开与姬瑶反应迟钝时偷袭出手,哪晓得一下踢到铁板上了。 杨开精通空间力量,早在从黄泉宗传送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催动空间法则护持住了自己和姬瑶,区区传送又如何会让他受影响。 “为什么会这样?”沙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脸色难看至极。 “因为本少厉害呀!”杨开咧嘴一笑,那笑容却让沙庸和顾鹏两人心惊胆战,惶恐不安。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络腮胡子大汉沙庸立刻求饶起来。 顾鹏却是神色闪烁。转身便要逃走。 “哼!”姬瑶冷哼一声,手长长剑一转,一投,化作一道剑光朝那顾鹏刺去,转瞬就将他追上。直接刺了个透心凉,扑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帝尊两层境对付道源三层境,姬瑶压根就不需要动用什么真本事。 那沙庸见了,脸色愈发苍白,腿肚子打颤,哭丧着脸道:“求两位大人,放我一条狗命吧。” 杨开淡淡地瞧着他,冷冷道:“你们似乎干过不少这种偷袭打劫的事啊。” “没有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沙庸抬头。可怜兮兮地说道。 杨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既然入了这一行,就该有相应的觉悟,你太年轻啦,下辈子别干这种事了。” “下辈子……”沙庸一怔,眼中溢满了惊恐,还不等他再有什么反应,姬瑶已经一掌拍出,将他打成了肉泥。 四周武者,无不噤若寒蝉。望着那美貌绝伦却杀人如麻的冰冷女子,一个个惊恐不安,生怕她杀心大起,将这里搅个天翻地覆。 杨开伸手将两枚空间戒摄了过来。也没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两个道源三层境武者的空间戒,他还真没放在眼中,不管怎么说,如今他也算是大富之人,转过头便冲姬瑶淡淡吩咐道:“走吧。” 姬瑶点点头。与他一起飞了出去。 离了玄甲城,杨开指着一个方向道:“瑶儿,那边应该就是去北域的,你能认得回冰心谷的路么?” 姬瑶颔首道:“认得。” “那你带路吧,为师要修炼一段时间。”杨开吩咐一声,同时抛出了自己的小木舟,落在上面,招呼了一声姬瑶。 哪知姬瑶瞅了瞅小木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师尊,还是用瑶儿的飞行秘宝吧,您这个……好像不怎么样啊。” 杨开大囧。 这小木舟还是当年九凤随手赏给他的,有着道源级上品的档次,以前杨开用着觉得还挺好,可是如今随着他修为突破到帝尊境,这小木舟就有些不符合身份了。 姬瑶显然也是看出这小木舟的品质档次,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既然她有好的,杨开也没拒绝,颔首间便将自己的小木舟给收了起来,免得丢人现眼。 姬瑶抿嘴一笑,似是察觉到了杨开的心思,素手一扬,一栋精致的小楼船便出现在杨开眼前。 这楼船不大,约莫只有三丈长短,但却打造的极为精妙,一看便是出自大家之手,楼船之上跌宕着浓郁的灵气波动,无疑是一件不俗的帝宝! 杨开倒是没想到,姬瑶这些年疯疯癫癫的,手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宝贝。 “师尊请!”姬瑶伸手示意了一下。 杨开故作威严地嗯了一声,这才一晃身来到了楼船之上。 “师尊您自己找个房间休息,接下来的路程就交给瑶儿吧。”姬瑶主动请缨道。 “好。”杨开点点头,背负着双手,走进船舱内,寻了一间厢房进去,还不等他盘膝坐下,便感觉楼船轻轻一震,旋即风驰电掣般飞了起来。 速度比起他的小木舟强出何止一个档次。 单是速度也就罢了,关键是这楼船里待着舒服,不像他那个小木舟,人坐在上面,若不激发木舟的防护罩,逆风吹来,脸都给你吹变形了。 看样子……得找个好点的飞行秘宝了啊,要不然以后连代步的工具都没有。 其实说起来,他手上还有一件辟海梭,档次不低,是从寂虚秘境里带出来的,不过那玩意在深海中航行还可以,用来赶路就差了许多,论速度,恐怕还不如他的小木舟呢。 收拾了一下心思,杨开又进玄界珠里查探了一下。 法身自从上次被若惜强行塞了石火本源进去之后便一直在沉睡,盘膝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将石火本源给彻底融合。 又去药园那边瞧了瞧,发现药园里的灵草妙药也都茁壮成长,自蛮荒古地里得到的十几万株帝级灵药药效也都不再流逝。 整个小玄界静悄悄的,让杨开有些怅然若失。 以前每次进来,这里有若惜,有流炎,有花姐…… 如今只剩下法身一个了,还在沉睡之中,连个欢迎他的人都没有。 摇头唏嘘一阵,杨开这才出了小玄界。 端坐在厢房之中,杨开取出了大量的上品源晶,又拿出了一些上次炼制的辅助修炼的帝级灵丹服下,这才默运玄功,闭关修炼起来。 在古地里遭遇的一切,尤其是面对圣灵石火的那种无力感,让杨开迫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对力量的渴求。 如今有了一段空闲的时间,他自然迫不及待地进入修炼的状态。 一时间,浓郁至极的灵气几乎化为了实质,充斥在整个厢房之中,肉眼可见地被杨开吸收进体内。 上品源晶里蕴藏的能量极为庞大,可即便如此,杨开的消耗也恐怖至极。 一堆堆源晶化作齑粉,一枚枚帝级灵丹服下,杨开的一身力量不断增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楼船忽然一震,居然停了下来。 杨开受到干扰,这才从修炼中惊醒过来,眉头不禁一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不等他放出神念去查探,外面就传来了姬瑶的声音,冰冷至极:“让开!” 她话音落下,立刻便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接上:“这位姑娘还请行个方便,雪曼小姐似乎很喜欢你这间楼船,能否请姑娘割爱?当然,价钱方面肯定不会让姑娘失望的。” “让开!”姬瑶不理,依然只是冷冰冰的两个字回去。 那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温怒,开口道:“姑娘何必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雪曼小姐要你这楼船,也是为了你好。最近这几年北域可不太平,你驾驭着这般精美的楼船招摇过市,只怕很容易就会引起旁人的注意,若是引来什么歹人,怕是命运堪忧啊。” “是啊姑娘,与人方便也是与自己方便嘛,价钱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就是。”又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情况?”杨开一边问着,一边从楼船里走了出来,来到甲板之上,站在姬瑶身边。 抬头望去,只见那前方有一行三人挡住了去路。 一男一女,还有一个老者。 那男女似乎是一对情侣,模样亲密,男的俊,女的俏,倒也是一对金童玉女,唯独两人的眼神有些破坏给人的印象。 那男子望着姬瑶,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姬瑶,明显是为姬瑶的姿色所打动。 而那女子的眼神中却有一丝嫉妒,一双大眼睛不断地在姬瑶身上转着,发现不管怎么比,自己比对方要差的不止一点半点,心情顿时不美妙了。 察觉到身旁男伴那色授魂与的表情,女子更是吃味地拧了他一把,让那男子叫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