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春风八面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春风八面

杨开目光扫来,冰冷地落在两人身上。 白路冷汗淋漓,颤声道:“你想干什么,我可是玄雷阁的少阁主,我若出事,你必定完蛋!” 自觉不是对手,他只能搬出自身背景,想让杨开投鼠忌器。 “滚!”杨开口中吐出一个字。 白路浑身一个激灵,如蒙大赦,转身便逃,临走之时,连严雪曼都忘记了,结果还是严雪曼自己跺脚追了上去。 不远处,晏青脸色苍白地从地上爬起,忌惮无比地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身形一纵,急忙朝白路追去,他虽被废去一只胳膊,但帝尊境的底子还在,并无性命之忧,只是这一辈子怕是要残疾了。 “瑶儿!”杨开转过头,轻声呼唤。 简单的两个字,却仿佛一柄利剑刺入姬瑶的双眸,拨开了那遮挡在眼前的光明。 姬瑶娇躯一震,猛地惊醒过来:“师尊?” 杨开忍不住呼了口气,试探地问道:“你刚才……怎么了?” 姬瑶皱了皱眉,道:“刚才?刚才怎么了?” 她似乎对刚才的事情没什么印象,转了转头,倒是惊奇道:“咦,那三个讨厌的人呢?” 杨开微笑道:“被为师打跑啦,不用找了!” 姬瑶瞧了一眼地上的鲜血,知道杨开所言不虚,这才道:“那几个家伙,应该杀了才是,瑶儿都说不卖楼船了。他们却非要胡搅蛮缠。也不知道干过多少强买强卖的事。” “是是是,应该杀了。”杨开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顺着她的意,有些忐忑地问道:“瑶儿,现在感觉如何?” 姬瑶好奇地望着他,道:“瑶儿很好啊,师尊还是先进去休息吧。再过几日,我们便能回谷了。” 杨开道:“你把楼船收起来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姬瑶忽然又出了状况,杨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动用力量的缘故,也不敢再让她驱使楼船了。万一她再变得神志不清,事情就麻烦了。 让她休息一下,对她或许有好处。 杨开发话,姬瑶自然遵从,当下便收起了楼船。与杨开两人一并朝前飞行。 半日后,前方出现一座城池。两人落下,来到城门前,缴纳了一些源晶顺利进了城内。 这城池似乎极为繁华,城内人群熙熙攘攘,街道宽敞至极。两旁店铺林立。所卖货物更是琳琅满目,让人瞧得目不暇接。 寻了一家客栈,两人走了进去。 客栈的掌柜站在柜台后方,瞧了一眼杨开和姬瑶,笑嘻嘻地问道:“两位住宿?” “不住宿来这里干什么?”杨开哼了一声。 掌柜的干笑道:“那两位要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杨开皱了皱眉,瞧了姬瑶一眼,道:“一间上房吧。” 他现在还真不敢让姬瑶脱离他的视线,住在一起好歹也能多观察一下,倒也没别的心思。 姬瑶自然也没意见,在她想来。与自己师尊住一间房是理所当然的事。 倒是那掌柜的大有深意地瞧了杨开一眼,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取出一个房牌,恭敬递过来道:“五楼,甲字三号房,客人但请放心,小的这客栈可是请过阵法大家在每间客房内布置过阵法的,绝对保护隐私,里面无论闹出什么动静,外面都不会听到。” 说到后面更是一阵眉飞色舞,模样淫贱! “呵呵……”杨开皮笑肉不笑地接过房牌,问道:“价钱!” “一万下品源晶!”掌柜的笑眯眯地答道。 杨开挥手取出一万下品源晶丢在柜台上,这才领着姬瑶上了楼梯。 待到五楼处,找到了甲子三号房,用房牌打开房间的禁制,走了进去。 左右观望了一下,客房虽不算多宽敞,但所用家具倒也一应俱全,地上大红毛毯,床上金丝被褥,给人一种奢华的感觉。 一万下品源晶,倒也物有所值。 瞧了一阵,杨开便坐了下来,姬瑶很熟练地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套茶具,煮起了茶水,不大片刻功夫,房间内便弥漫着一股醇厚的茶香。 熄火,切水,斟茶,姬瑶恭敬地将茶杯递给杨开道:“师尊请用。” “嗯。”杨开大喇喇地接过,慢慢地品尝起来。 良久,他才恍然醒悟,道:“你也坐下吧。” “弟子站着就行了。”姬瑶目光一瞬不移地望着杨开,对她来说,似乎能看着师尊喝下自己煮来的茶水,便是最幸福的事了,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让你坐你就坐。”杨开态度强硬道。 “是!”姬瑶拗不过他,只能依言坐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杨开忽然道:“瑶儿。” “弟子在。”姬瑶连忙应道。 杨开握拳在嘴边干咳了一声,这才神色尴尬地道:“若有哪一日……你发现为师在某些事情上对你有所隐瞒和欺骗,还望你能体谅为师的一番苦心。” “隐瞒和欺骗?”姬瑶眉头一皱,好奇道:“师尊有什么事要隐瞒和欺骗瑶儿的么?” 杨开讪笑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过若真有那个时候,你可别怪我。不过你也放心,为师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更不会伤害你。” 距离冰心谷也只有几日路程了,一旦回到冰心谷,见到了冰云,杨开也不知道姬瑶会是什么反应。最好的情况便是她忽然醒转过来,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冒牌货。 真到了那个时候,姬瑶肯定会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口头上占她便宜的事。 这倒也就罢了,自己也是为了稳住她,相信她会体谅的。关键是在鸾凤行宫中,自己可是把她全身给瞧了个遍。 尽管只是一眼,可那也关乎到姬瑶的清誉。 杨开不确定她会不会跟自己拼了…… 先把话撂在这里,到时候就算姬瑶全面恢复过来,想必也会原谅自己的。 “瑶儿相信师尊。”姬瑶一脸肃然地道,“瑶儿与几位师姐妹都是孤儿,是师尊大发慈悲教我们养我们,瑶儿能有今日,全拜师尊所赐,便是师尊要瑶儿的性命也没什么关系。” 杨开大汗,心想以后你别找我拼命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她这一番话却让杨开意识到冰云在她这些弟子们心中的至高地位。 “师尊……”姬瑶轻轻地喊了一声,道:“师尊可是有什么事情,需不需要瑶儿为你分忧解难?” “没有,你不要多想!”杨开微微一笑。 姬瑶起身,漫步朝他行来,裹着一股香风,口上道:“瑶儿无用,就请师尊让瑶儿给你揉揉肩膀吧。” “嗯?”杨开愕然,还没反应过来,姬瑶已经站到了他身后,轻轻揉捏起来。 杨开浑身一僵,大感吃不消。 自来到星域以来,他一直清心寡欲,一心变强。可他也是男人,有自己的**。 上次不小心看到姬瑶的身体,差点喷了鼻血,如今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况下来,姬瑶竟然还主动来替他揉捏肩膀。 不但如此,那温热的身躯还贴在他的背上,嗅着鼻尖的那一缕清香,让杨开好一阵心猿意马,喉咙发干。 姬瑶却在背后轻声笑了起来:“师尊你的肩膀好硬呀,是这段时间太劳累了么?” 杨开心想我一个男人的身体岂能跟冰云那种温香软玉相比,捏起来的手感当然不一样。 有心拒绝这种事,却又怕姬瑶想多,影响她现在的状态,只能硬着头皮道:“是有一点。” 姬瑶笑道:“师尊放松便是,瑶儿多年没伺候过师尊,也不知道这手艺有没有落下。” 听她这么说,杨开才知道当年在冰心谷的时候,姬瑶应该经常替冰云这般揉捏,所以才能这般轻车熟路。 既不能阻止和拒绝,杨开也只能安心享受了,渐渐地身心放松下来,随着姬瑶一双玉手轻重不一的力度落下,舒服的整个人如坠云端,口中更是自哼哼。 姬瑶听的面红耳赤,心想师尊怎么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却又不好意思多问。 捏完肩膀捏双臂,捏完双臂捏脑袋,连两只大腿都没有放过。 一番伺候,杨开身心舒坦,对姬瑶的手艺大赞不已,夸的姬瑶笑颜如花,喜不自禁。 只不过姬瑶跪在自己面前捏着自己大腿的场景,实在是让杨开感觉又刺激又香艳。 享受过后,杨开面色又一苦,觉得等姬瑶以后彻底清醒了,自己的罪状怕是又要多一条了,一时间悲从心来,后悔不迭。 一夜安稳,杨开与姬瑶两人各自在床上和地上打坐休息。 姬瑶也没出现任何不好的症状,这倒是让杨开放心不少。 待到第二日中午时分,两人才依次从房间中走出,前往一楼柜台处退了房。 那掌柜的见杨开春风八面的模样,自是艳羡不已,笑容意味深长地道:“客人昨夜休息的可好?” “很好!”杨开点了点头,哪还不知道这家伙心里的龌龊想法?也懒得去跟他多说什么。 “既然客人觉得好,下次再来太平城的时候,还请一定要光顾小店。”掌柜的点头哈腰,将杨开与姬瑶送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