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二十五章 冰心谷危急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二十五章 冰心谷危急

天空中,一行三人朝前飞行。 许是心中恨铁不成钢的缘故,姬瑶时不时望向石天荷的眼神极为恼火,而石天荷初遭大变,虽保全了性命,却也是失魂落魄,神情忧郁,若非还有一份心愿坚持,只怕也生无可恋了。 “师尊,你之前就应该将那始乱终弃的男人杀了,干嘛要留他性命!” 飞了半日功夫,姬瑶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一出口便是杀气腾腾的,显然还在介怀董海伤而不死之事。 杨开摇头不语。 “师尊?”石天荷闻言惊了一下,愕然地望着杨开,这才抱拳道:“天荷见过这位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她一直都在神游方外,直到现在才忽然想起问问杨开的身份。而且听三师叔对他的称呼,石天荷也感到古怪。 三师叔是冰心谷的弟子,她的师尊不应该是冰心谷的开派祖师么?怎么会喊一个男人师尊? “什么前辈不前辈,这是祖师爷,你可真是瞎了眼啊。”姬瑶咬着牙道,心中恨得不行,当年为了一个男人被大师姐逐出师门,如今祖师爷就在眼前她居然也认不出来。 这不是眼瞎了是什么。 大师姐怎么会收下这样的弟子? “祖师爷……”石天荷都惊了,瞪大眼珠子望着杨开,不知道他算哪门子祖师爷。 杨开悄悄传音道:“天荷,你三师叔这些年在外,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脑袋出了点问题,把我误认成冰云前辈了。我也不好点破,怕她再发疯,这次便是要送她回冰心谷的,到时候见了冰云前辈,她自能明白。你现在也装装样子,别露出什么破绽。” 石天荷闻言惊愕。万没想到自己这位看起来正常至极的三师叔,竟然脑袋出了问题。将一个男人误认成祖师爷,这问题可不小啊…… 她倒也聪慧伶俐,所以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恭敬行礼道:“弟子眼拙,祖师勿怪。” “哼!”姬瑶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副不待见她的样子。 石天荷苦笑不已,不过很快又是脸色一变,道:“祖师你与三师叔是不是才刚回北域?” 杨开奇道:“你怎么知道?” 石天荷道:“那你们并不知道宗门的事情?” 姬瑶皱眉道:“宗门发生何事了?” 石天荷脸色苍白道:“宗门……被围了啊。北域之中。许多外嫁出来的师姐妹,都惨遭了毒手,宗门在外的基业,也都被摧毁殆尽。如今冰心谷更被人围堵,危在旦夕。” “什么?” 杨开与姬瑶两人闻言,皆是脸色大变。 姬瑶怒道:“什么人干的。” “问情宗!”石天荷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 “问情宗?”姬瑶俏脸一沉,怒喝道:“好大的胆子,他们为何要对我冰心谷下此毒手?” 杨开眉头皱了皱,忽然意识到这事……或许跟自己有些关系。 想到这里,他开口道:“天荷。将事情始末仔细说一说。我们还真不知道宗门出了这样的变故。” “是!”石天荷当即将这几年北域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下。 几年前,星界盛事碎星海开启之时,问情宗宗主封玄忽然带人前来冰心谷,那一日,问情宗强者云集,强势压迫冰心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冲突,两方强者在冰心谷外一番大战,结果两败俱伤。 从那之后,冰心谷与问情宗便势如水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派的恩怨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而冰心谷许多外嫁的弟子,都被问情宗的人寻了出来。残忍杀害,冰心谷在外的一些基业也同样被摧毁殆尽,那些与冰心谷有关系的势力也都受到了打压和迫害。 待到半年前,问情宗无数强者更是在宗主封玄的带领下,抢占了冰轮城,封锁冰心谷周边。大有一举毁灭冰心谷的架势。 冰轮城可是距离冰心谷最近的一座城池,也是冰心谷自开派以来就有的基业,是联系冰心谷与外界的重要枢纽,如今连冰轮城都被占了,可见冰心谷的处境艰辛。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半年之久了。 好在冰心谷有护宗大阵,才能坚守到今日。 “问情宗与冰心谷都是北域一等宗门,彼此实力相差无几,若无化解不开的恩怨,两方不可能开战的,天荷你可知其中缘由是什么?”杨开沉着脸问道。 石天荷道:“初始大家都不知道,后来才逐渐有传言流传出来,问情宗之所以如此决然,是因为那封玄的儿子封溪在碎星海中被人给杀了。” 姬瑶冷笑道:“技不如人,杀便杀了。难不成杀那封溪的是我冰心谷弟子?” 石天荷摇头道:“这倒不是,据说是一个叫杨开的男人!而那个杨开,与祖师的关系密切,封玄想要寻找杨开的踪迹和来历,只能从祖师身上下功夫,可惜祖师不说,封玄恼羞成怒之下,不惜掀起两宗大战,也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杨开……”姬瑶眉头一皱,隐约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杨开瞧她神色不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岔开话题道:“问情宗虽然不错,但那封玄也不过帝尊三层境,如何能将冰心谷逼迫成这样?” 石天荷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弟子只知道师门如今危在旦夕。” 杨开目光闪了闪,忽然道:“你要离开董家,离开太平城,就是想回师门尽自己一份力量?” 石天荷苦涩回道:“是!弟子虽然被师尊逐出师门,但说到底还是冰心谷弟子,如今师门有难,弟子怎能袖手旁观?只是董家不愿放我离开,因为我一旦暴露自己身为冰心谷弟子的身份,势必会连累到董家的,现在整个北域,可没人敢跟冰心谷扯上什么关系。” 姬瑶愣愣地瞧着她,颔首道:“难为你有这颗心了。” 先前她恨铁不成钢,觉得石天荷这个师侄有些不可救药,为了一个男人被逐出师门,百年之后又被那个男人逐出家族,白长了一双眼睛。 可现在看来,自己这个师侄却还有些可取之处的,最起码在宗门有难之时,她会想起回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明知那边如今水火之势,稍有不慎便会灰飞烟灭,可依然义无反顾地回去,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石天荷摇头道:“师门养我教我,天荷生是冰心谷的人,死是冰心谷的鬼!” 姬瑶颔首道:“好,就凭你这番心志,大师姐必定会再收你入门墙!” “真的?”石天荷惊喜地望着姬瑶。 姬瑶难得地露出一丝微笑:“放心,她若不收,我便不认她这个大师姐了。” 石天荷吓了一跳,忙道:“不敢不敢,三师叔别开玩笑了。” “师尊,如今宗门有难,我们还得赶紧回去才是,大师姐一人独木难支啊。”姬瑶转头望着杨开。 杨开颔首道:“嗯,不过得处理掉后面的尾巴才行,看样子有人盯上我们了。” “嗯?”姬瑶闻言,立刻扭头朝后方望去,只见那天际边一片小黑点急速地朝这边驰来,明显是冲着自己等人来的。 石天荷脸色一变,道:“坏了,定是我们之前在太平城暴露了身份,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天荷你可知来的是什么人?”杨开转过身,淡淡问道。 石天荷黛眉皱了皱,道:“如果弟子没有猜错的话,来的应该是玄雷阁的人。” “玄雷阁……”杨开嘴角一挑,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石天荷道:“太平城与玄雷阁关系密切,彼此之间有空间法阵连通,来去方便,而玄雷阁如今正依附在问情宗之下,我们暴露了身份,玄雷阁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定是想擒拿我们去问情宗邀功。” “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杨开冷笑,“玄雷阁阁主什么修为?” “玄雷阁阁主白瑜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石天荷俏脸沉重,“他们还有四个帝尊一层境的长老,再加上太平城城主严冬的话,那便是五个帝尊一层境了。师叔,我们还是先走一步吧。” “走什么走,难得送上门来了。”姬瑶瞪了她一眼。 石天荷一呆,不知道三师叔哪来这么大的自信,想起三师叔脑袋还有点问题,又连忙扭头望向杨开,征询他的意见。 杨开微笑道:“安心!区区几个跳梁小丑而已。” “跳梁小丑……”石天荷无语了,一个帝尊两层境,五个帝尊一层境,怎么就成了跳梁小丑了呢。 这个男人不会也跟三师叔一样,脑壳坏掉了吧? 她忐忑不安地胡思乱想,却见无论是杨开还是姬瑶都脸色平静,受到感染,一颗心也逐渐地冷静下来。 自她打算离开董家,返回师门尽自己绵薄之力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 或许……自己根本没办法回到宗门就要被人杀死,毕竟眼下的冰心谷已经被彻底包围了,只要她一露面势必会被人攻击的。 既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这天下间又有什么能让她感到害怕的? 她唯一的念想,便是在死之前能够重回自己的师尊门墙之下,得到师尊的谅解和宽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