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二十六章 别怕,一起上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二十六章 别怕,一起上

这就十二月了,月初,惯例求保底月票!!!! ……………… “天荷,站你祖师身后去。”姬瑶淡淡地说了一声。 “是!”石天荷也没多说什么,连忙躲到了杨开这个冒牌祖师的身后。 到了此刻,那追过来的一群人已经清晰可辨了,一股股帝元的波动也清楚地传了过来,与石天荷的猜想有些不太一样,为首确实是一个帝尊两层境,应该就是那玄雷阁阁主白瑜,只是他后面并非跟了五个帝尊一层境,而是只有四个,数量上少了一人。 杨开转念一想,昨日有个叫晏青的家伙跟在玄雷阁少阁主白路身边,被他一掌废去一臂,那晏青应该也是玄雷阁的长老,估计此刻正在疗伤,没能过来。 绕是如此,玄雷阁这次的帝尊境也算是倾巢尽出了,可见他们对杨开与姬瑶的重视。 刷刷刷…… 伴随着一阵阵风声,五道身影停在了杨开和姬瑶几十丈外。 为首一人,面白无须,看那模样与白路有几分相似之处,应该就是玄雷阁阁主白瑜了。 后面四人,两个中年男子,两个半大老者,皆是脸色冷漠,神情不怒自威,一双双眼睛冲这边虎视眈眈。 石天荷给杨开传音道:“站在最左边的那个就是太平城城主严冬,剩下三个是玄雷阁的长老,前辈你与三师叔要小心。” 杨开微微颔首。 “你便是冰云座下三弟子姬瑶?”那边不远处,为首的白瑜忽然朗喝一声。他能认出姬瑶倒不是因为认识。只是此前在太平城城门前。石天荷曾经称呼过一声姬瑶师叔,自然被人听了去。 “放肆,师尊名讳也是你能称呼的?”姬瑶美眸一怒,咬牙喝道。 “哈哈哈哈!”白瑜大笑一声,揶揄道:“冰云自己都躲在冰心谷中不敢出来,夹着尾巴做人,你这弟子倒是脾气不小。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胆子,敢在北域横行无忌!” 他身后四人也都笑的及其玩味,一副吃定了杨开与姬瑶的架势。 倒不怪他们有如此自信,毕竟白瑜可是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而冰心谷中,大弟子安若云,二弟子孙芸秀也都是帝尊两层境的修为。 姬瑶身为三弟子,了不起也是这个修为,与他白瑜相当。 真要打起来白瑜还真不惧她,更何况他还有四个帝尊一层境的帮手。到时候只要先解决了杨开,剩下几人一起围攻姬瑶,谅她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师尊,我要撕了他的嘴,把他碎尸万段!”姬瑶怒的胸口起伏,着实气的不轻。 “嗯。去吧。剩下几个交给我了。”杨开点点头。 姬瑶得令。娇躯一晃,便直接扑到了白瑜头顶上方,雪寒长剑抖动之间,剑花朵朵朝白瑜笼罩过去。 “贱婢猖狂!”白瑜大喝一声,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杆长枪便出现在手心上,催动帝元一枪捣出,那剑花当即崩溃开来,长枪轮圆了朝姬瑶扫去,姬瑶也是面色不变。长剑一扫,一道剑芒便朝白瑜斩去。 两人顷刻间战成一团,帝元涌动,法则碰撞,只打的如火如荼。 一边与姬瑶交手,白瑜一边道:“你们去将那两个杀了再来助我!” “是!”太平城城主严冬与另外三个玄雷阁长老得令,立刻行动起来,脚下连点,四人分散四周,将杨开与石天荷团团包围。 “董夫人……”严冬目光冷然地望着石天荷,开口道:“本城主还真没想到,你竟是冰心谷的弟子,你可是瞒的本城主好苦啊。” 石天荷咬牙道:“百年之前我就已经被逐出冰心谷了,如今并不算冰心谷弟子。” 严冬呵呵一笑,道:“不管怎样,你说到底曾经也是冰心谷的人。听说,你还是那安若云的弟子?” “是又怎样?” 严冬叹息一声,道:“当年,本城主在外游历之时,也曾结识过一个冰心谷的弟子,那人……生的冰清玉洁,秀外慧中,便如董夫人这般模样。本城主爱慕至极,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女子对本城主却是瞧不上眼,让本城主引为憾事,至今想起依然扼腕叹息。” “严城主还有这段风流雅事?”旁边一个玄雷阁长老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倒是不曾听闻过啊。” “是啊,若是当日那女子接纳了严城主,今日只怕也要受其牵连啊,幸亏严城主吉人自有天相。”另一个玄雷阁长老也笑了。 严冬摆了摆手道:“陈年往事了,几位莫要笑话严某,不过虽然时隔多年,本城主却还记得,那女子名叫虞丹,不知董夫人可认得?” “虞丹师姐?”石天荷一惊,道:“你居然认识虞丹师姐!” 看她那表情,显然是认识虞丹的。 严冬呵呵笑道:“你们同为安若云门下,果然是认得的,好好,很好!”他说着话,不住地点头,眼中闪烁的光芒也逐渐危险起来。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那个玄雷阁长老若有所思地瞧了他一眼,道:“严城主,当年憾事你不会是想今日来弥补吧?” 严冬微笑道:“有何不可?” 几人都听的一怔。那玄雷阁长老道:“严城主果然好雅致,这位董夫人……可是嫁人多年了啊。” “风韵美妇,严某可是很喜欢的,更何况,她与那虞丹乃是师姐妹,既然严某得不到师姐,弄个师妹玩玩也不错,几位长老待会儿出手的时候可要怜香惜玉一些,莫要伤了她。” 几个玄雷阁长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也都知道当年之事在严冬心中成了一个结,今日若能掳了石天荷,也可以了了心结,当下纷纷点头道:“严城主既然这么说了,那我等自然得给你一个面子。” 严冬呵呵笑道:“那就先谢过几位了。” 石天荷脸色羞红,怒道:“严冬,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无耻,枉董海这些年一直唯你马首是瞻,听你号令。” “董海?”严冬冷哼道,“那个死人提他作甚!放心,他不疼你,本城主以后会好好疼你的。” “死……人……”石天荷俏脸一白,惊声道:“你们把他怎么了?” 严冬冷笑道:“身为董家家主,娶了一个冰心谷弟子,你觉得他会是什么下场!如今他已被本城主碎尸万段,董家也不复存在了。” 石天荷娇躯一抖,整个人都懵了。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之后,董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却还是无法接受。 那可是跟自己夫妻百年的男人啊,是当年自己不惜离开师门也要跟随的男人,如今……说死就死了。 “我杀了你这个畜生!”石天荷眼眶一红,长剑在手,一身力量全爆,便要朝严冬杀过去。 可她身子还没动,便感觉被人拍了下肩膀,顿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若非有杨开帝元笼罩,只怕要立刻摔下去了。 严冬冷眼瞧着杨开,哼道:“小子死到临头还有闲心去管旁人的事。” 杨开咧嘴笑道:“几位就这么有自信能杀掉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石天荷扯到了自己身后站好。 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倒是让严冬等人眉头微皱,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姬瑶的身份他们知道,可是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有什么样的实力,他们却毫无所知,一时间不禁都有些忌惮。 “阁下到底何人,如今北域之中,冰心谷人人喊打,不日便要覆灭,阁下若是聪明人,就不应该来搀和这趟浑水!”严冬冷脸望着杨开说道。 “不错,阁下若能迷途知返的话,大家未必不可以做个朋友!”一个玄雷阁长老也点头说道。 “你们这样的朋友……本少可高攀不起啊。”杨开咧嘴一笑,“大家还是手底下见真章的好。” “你们还在磨蹭什么,速速解决了那人!” 就在这时,那边忽然传来了白瑜的怒喝之声。 几人连忙扭头望去,都不禁脸色一变,因为他们发现同为帝尊两层境修为的白瑜,竟是在争斗中落了下风,那半空中极寒的意境弥漫,将偌大一片空间充斥,白瑜神色艰辛地抵挡着姬瑶的进攻,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 看他那样子,竟是无法再坚持多久了。 几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意识到小看了姬瑶的实力。 尽管她也是帝尊两层境,可她这个两层境比起白瑜要厉害多了。 “再不去帮忙,你们阁主就要完啦。”杨开笑望着几人,同时浑身帝元一震,有意展露修为,开口道:“放心,本少实力不强,只是个帝尊一层境而已,别怕,一起上吧!” “帝尊一层境!” “果然是帝尊一层境!” “妈的,区区一层境也敢扮猪吃虎,吓唬本座!” 严冬和三个玄雷阁长老纷纷叫嚷起来,先前他们有所忌惮,是怕杨开的修为比他们高,所以不敢贸然出手,本想着先将他的实力打探出来再说,却不料这家伙竟自己暴露了。 一个帝尊一层境又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四个都是帝尊一层境修为,即便一个不是对手,四个一起上难道还不是对手? “动手!”一个玄雷阁长老厉喝一声,下一刻,四人便从四面朝杨开扑了过去,帝元涌动,各施秘术攻击,气势如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