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三十八章 以权谋私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三十八章 以权谋私

c_t;封迟冷笑了一阵,这才抬头瞧了一眼杨开,冲曹旭问道:“又来了一位帝尊境?” 能有曹旭亲自引着过来,那必是帝尊境无疑。m “是!”曹旭恭敬答道。 “好,很好!”封迟大笑一声,冲杨开轻轻点了点头,抱拳道:“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虽然他的年纪比杨开看起来要大很多,但武道之路,达者为先,杨开既是帝尊境,那便有与他平辈论交的资格。 “萧白衣,见过封长老。”杨开也微微一笑,并不失礼数。 “原来是萧老弟!”封迟眉头一扬,问道:“却不知萧老弟来自何处?” 杨开道:“南域,青阳神殿。” “南域的人?”封迟不禁皱了下眉头,这段时间接他们问情宗招揽令的帝尊境不在少数,可从来没有别的域的武者,杨开算是头一个。 他将征询的目光投向曹旭,后者忙道:“封长老放心,萧公子的身份孙长老已经证实过了,并无问题。” 封迟颔首道:“孙平长老做事仔细,为人谨慎,他既然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了。萧老弟来的正好,我这边恰好缺一些人手,需要你出把力。” 杨开折扇一摇,道:“封长老吩咐便是,萧某既然接了招揽令,那自然会听从调遣。” “你过来看!”封迟把手一招,指着阵盘冲杨开示意道。 杨开连忙上前几步。将折扇插在颈后,凝神朝面前的阵盘望去。 只见那阵盘之上。清楚地勾勒出冰心谷的地势轮廓,而在这轮廓之外,无数光点闪烁光芒,呈现出铁桶之势将冰心谷包围。 虽然没怎么看明白,但杨开也多少意识到了冰心谷现在的危急情况。 “此勾天阵盘乃是南门大师亲自布下的,就是为了方便封某坐镇此地。运筹帷幄。却是省了不少事啊。”封迟言语之中满是对那南门大师的推崇。 杨开也赞道:“南门大师果然是阵法大家,这手笔了不得。” 封迟微微一笑,手指向某处道:“萧公子,老夫希望你能坐镇此地,看守南门大师布下的阵旗,以防备冰心谷狗急跳墙,出来捣乱。” “这个没问题,不过我的任务只是看守那边的阵旗么?”杨开抬头问道。( 封迟肃然道:“此事事关重大,阵旗一旦被破。大阵的布置就会受到阻碍,到时候冰心谷就有喘息之机,所以必须要有帝尊境亲自坐镇才行。不过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事,冰心谷被困至今并无动静。可萧公子也不能马虎大意。” “我知道了。”杨开正色颔首 封迟点头道:“另外,老夫会调拨五百人马在萧公子手下听令,待到南门大师一切准备妥当之时,萧公子需要负责带着五百人马,启动阵旗,与其他诸阵旗遥相呼应,必能一举破开冰心谷的护宗大阵。到时候我们便长驱直入,直捣黄龙,踏平冰心谷。” 杨开抱拳道:“必不负封长老所托。” “好好好。”封迟很满意杨开的态度,不住颔首道:“曹旭,你对附近地势比较熟悉,就带萧公子过去吧,那五百人马随后就到。” “是!”曹旭得令,立刻又引着杨开朝外行去。 一路飞驰,很快两人便到了封迟指定的地点。 放眼望去,此刻有不到一百人正在看守一个硕大的阵旗,那阵旗被布置在虚空之中,隐匿了起来,但杨开神念扫过,还是能发现一点端倪。 曹旭与杨开到来之时,立刻便惊动了那下方的一百人,纷纷抬头望来。 曹旭左右扫了一眼,断喝道:“此地谁主事!” 一个中年男子应声走了出来,抱拳道:“曹师兄,是我!” 曹旭朝他望去,颔首道:“原来是霍罕师弟。” 他无疑是认得这个问情宗弟子的。 “曹师兄,这位是……”那霍罕好奇地瞧了杨开一眼,征询问道。 曹旭朗声道:“这位是南域青阳神殿的核心弟子,萧白衣。萧公子如今接了我问情宗的招揽令,奉封长老之命,从今日起,他便坐镇此地,望诸位听从号令。” 一听杨开居然是来自南域青阳神殿的人,底下众人都不禁露出极为好奇的神色,却也没人敢开口多话,只是纷纷抱拳称是。 “另,封长老会再调派四百人手过来,到时候一并归入萧公子麾下,待踏灭冰心谷,自会论功行赏!” 一听有赏,底下诸人不少都激动起来,倒是霍罕等问情宗弟子显得神色平静。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真的打下冰心谷的话,到时候大多数利益都会流向他们问情宗,剩下蝇头小利才会赏赐给外人。 “萧公子,我先回去了,此地就拜托了。”曹旭冲杨开抱拳道。 “嗯。”杨开不冷不热地点点头,一副帝尊境强者的风范。 曹旭也没多说什么,转头就走。 待他走后,杨开这才扫了扫下方的百人,淡淡道:“本少的来历,诸位也清楚了,本少的任务,诸位也听到了,往后的日子,还要请诸位多多配合,否则万一此地出了什么纰漏,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霍罕一抱拳道:“萧公子所言极是,既是封长老之命,我等自然遵从。” 杨开颔首道:“很好,现在听我号令!” 此言一出,百人都神色一正reads;。 杨开娓娓道:“去寻些树木来,给本少在此地建造一间木屋!”他伸手在某个平坦的地方指了一下。 下方百人全都愣住了,本来见杨开一副严肃的样子,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现在听他说要建造木屋,个个都表情古怪起来,尤其是霍罕等一群问情宗弟子,更是一脸的不乐意。 他们可是问情宗的弟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使唤过了。更何况,杨开不过一个外来的帝尊境,有什么资格这般猖狂。 “怎么?本少的话没说清楚?还是你们耳朵聋了?”杨开冷哼一声,帝尊境的帝威释放,立刻让那百人神色艰辛。 当即便有人抱拳道:“谨遵萧公子之令!” 话落之后立刻窜了出去,这说话的人可不是问情宗弟子,而是接着招揽令来效力的,可没胆子跟杨开叫板。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百多人一下子走了九十多个,很快,原地就只剩下霍罕等五六个人了。 这五六个人明显都是问情宗弟子,自恃身份,不愿屈服在杨开的淫威之下。 杨开又冷哼一声,帝元涌动,逐渐地加强威压,口中淡淡道:“不听号令者,本少可不会手下留情,倒要看看你们能坚持到几时!” 霍罕神色艰辛,脸色涨红道:“你以权谋私,此事我要上报封长老!” “上报?”杨开咧嘴冷笑,“封迟长老既然委托本少镇守此地,那此地一切都得听我号令,本少初来,下的第一个命令你们就敢公然违背,便是杀了你们以儆效尤,封长老也不会怪罪!” “你敢!”霍罕大怒。 “你看我敢不敢!”杨开眉头一挑,威压再胜几分。 噗噗噗噗…… 剩下几个问情宗弟子一下承受不住,个个口喷鲜血,体内骨头都咯吱作响,似乎随时可能断裂一样。 这让霍罕等人都吓了一跳,本以为自己有问情宗弟子这个身份在,杨开说什么也要给几分脸面的,哪知道这家伙如此凶残,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 不过诚如杨开所说,这事就算闹到封长老那里,封长老也不会明着帮他们的,如今接了招揽令的帝尊境不在少数,若是麾下问情宗弟子都这般桀骜不驯,不听号令的话,那还如何看守那许多阵旗? 问情宗如今要借助这许多帝尊境的力量,就不会让他们不痛快。 封长老不但不会帮他们出头,甚至还可能责罚他们,以安抚人心。 顶多就是战事结束之后,再来跟杨开秋后算账。 “萧公子停手!”霍罕身躯颤抖,压根无法承受帝尊境的威压,身体不断地矮去,似乎要跪倒在地上一样,到了这个时候他哪还敢硬撑,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真要是被逼着跪下去了,那脸面可就留丢光了。 “那你们可听从号令?”杨开冷声问道。 “听听听,我等听从!”霍罕等人不迭地答道。 “真贱人!非要吃点苦头才老实!”杨开冷哼,收了自身威压。 霍罕等人立刻就像是脱力了一样,齐齐跌坐在地上,个个衣衫都被汗水打湿。 “还不快滚,一个时辰内,木屋若是没建好,你们就死定了。”杨开低喝一声。 霍罕等人立刻爬起,飞奔而出。 百多号武者的效率可不是假的,没用一个时辰,只是大半个时辰而已,一座精致的小木屋便在那平地之上建造起来了。 杨开瞧了之后感觉很是满意,冲众人褒奖几句,施施然走了进去,房门一关,打坐修炼起来。 不过经今日之事,这百多人大多数对杨开的印象都不是很好,尤其是霍罕等人,个个都目光怨毒地盯着木屋,心里盘算着等杨开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便叫宗门长老来给自己出口恶气。(未完待续。(lw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