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妖王驾临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妖王驾临

上次他带着封溪来冰心谷迎亲,结果在杨开手上吃了大亏,不但被杨开利用帝绝丹狠揍了一顿,连藏有聘礼的空间戒都被抢了。 那个时候杨开不过道源三层境而已。 此事可是奇耻大辱,今日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姚卓实力本就不俗,如今晋升到帝尊三层境,出手之时更是气势磅礴,大有撕裂天地之势。一般的帝尊一层境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长刀劈下,硬撼者只怕会当场毙命。 “杨开小心。” “杨师兄小心啊!” 冰云与姬瑶等人都纷纷惊呼,担忧不已。 而反观杨开,却是八风不动,只是站在那里,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样,连要躲闪的意思都没有。这样的一幕让冰云等人愈发紧张不安了。 姚卓大喜,手上力量再盛一分,璀璨刀光似流星陨落,耀人眼帘。 就在这时,众人视野一花,似有一道神鬼莫测的身影与姚卓擦肩而过,化作一缕青烟,出现在他的身后。 与此同时,气势汹汹朝杨开扑去的姚卓竟仿佛中了定身术一样,一下子僵硬在原地,手上帝宝长刀的光芒轰然崩碎开来,一身帝尊三层境的气势也犹如被戳破的气球,急速萎靡下去。 “噗……”莫名其妙地,姚卓一口血雾喷了出来,脸色变得苍白如纸,身形摇摇欲坠。 “什么?”问情宗众人大惊,目光溢满了骇然。朝姚卓身后的那一缕青烟凝视过去。 只见那一缕青烟慢慢舒展开来。一道身影逐渐显露,此时此刻,这不知道从哪个疙瘩处蹦出来的身影就站在姚卓身后,神态悠然,手上握着一物。 咚咚……咚咚…… 一声声跳动的声响,自那物之上传出,却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他们看清楚了,这人手上握着的东西不是别的,竟是一颗还在跳动,依然散发着温热的心脏,那心脏约莫拳头大小,粗壮的血管清晰可辨,每一次跳动,都有殷红的鲜血从心脏之中流出。 咕咚…… 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朝姚卓的后背心处凝视过去。只是一眼,便让他们面如死灰,浑身战栗。 因为姚卓的后背心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窟窿,那窟窿直接在姚卓身上对穿而过,从后背处竟能看到前面的景色。而那胸腔内。原本心脏所在的位置,竟是空无一物! 眼前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姚卓的心脏竟被这个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一把抓了出来,这是何等了得的手段?要知道,姚卓如今也是个帝尊三层境啊。 “此人是谁?” “北域有这号人么?” 一个个疑问,自众人心中冒出,却根本找不到答案。 “妖王!”封玄忽然沉喝了一声,似是认出了什么。 与此同时,姚卓艰辛地低头,瞧了一眼自己胸膛处的窟窿。一下子面无血色,回头颤声道:“宗主救命……” 得亏他实力够强,否则心脏被抓出来,只怕立刻就会死去。若是封玄能帮他将心脏抢回来,再辅以一些疗伤圣药,他或许还能够起死回生。所以姚卓硬是以莫大的修为封住了自己血液的流通,急切地求救起来。 “你们宗主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有功夫来救你!”杨开冷笑一声,屈指一弹,一道月刃便朝姚卓袭去。 换做平常时候,这样的攻击姚卓就算躲不开,也肯定有办法化解,但如今他一身修为大半都用来压制自身伤势,哪还有余力躲闪化解? 嗤地一声,月刃袭过,直接将姚卓斩成两截。残躯从空中坠落,摔在地上成了一滩肉泥。 帝尊三层境,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杀了! 问情宗诸人无不噤若寒蝉,目光惊恐。 噗…… 鹰飞一把捏碎了手上的心脏,鹰隼般的目光扫过问情宗众人,开口道:“杨少,就是这些人?” 杨开点头道:“嗯。” 鹰飞嘴角一样,淡淡道:“怎么处置,杨少一句话。” 杨开哼道:“还能怎么处置,自然是杀光!” 鹰飞颔首,下一刻,身形忽然化作一缕青光,直接冲进了问情宗那二十多位帝尊境的阵营之中,来回悠忽,宛若无人之境,气势捭阖。 诸人大乱,纷纷施展手段躲避抵挡。 封玄更是暴跳如雷,风雷神矛化作风雷之力,朝鹰飞轰去。 在场诸人中,也只有他的修为与鹰飞相当,或许能够抵挡一二,可鹰飞的本体乃是一只巨鹰,天生以速度见长,鹰飞似有意制造恐慌,并不与封玄正面接触,只是在人群中来回晃了几下,然后又忽然闪了回来。 “噗噗噗……” 几声闷响传出,却是几个帝尊境仰面鲜血狂喷,而其他人望去之时,却见这几人的胸口处都破开一个窟窿,那胸腔内原本心脏所在的位置,空无一物。 这情景,与姚卓之前所遭遇的一模一样。 再望向鹰飞的大手,果不其然,那手上攥着几个还在跳动的心脏,大小不一,正在碰碰跳动。 他用力一捏,直接将这几个心脏捏的粉碎。 那受伤的几人瞧了,顷刻间面如死灰,身形晃了晃,便从空中坠落下来,虽说这样的伤势以他们的修为也能坚持片刻,但心脏都被人家挖了,再怎么坚持也是苟延残喘,早晚逃不过一个死字。 眨眼功夫,便有四五位帝尊境惨遭毒手,恐慌一下子在问情宗的阵营中蔓延开来,剩下的帝尊境望着鹰飞的目光就如同望着无恶不作的恶魔,根本没有与之一战的勇气,心中直想着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 而冰心谷众人则是士气大振,诸女的美眸一扫此前的担忧和决然,变得熠熠生辉,闪烁着惊人的光泽。 “区区一个妖王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封玄勃然大怒,察觉到己方阵营的人心不稳,自然想要挽回颓势。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问情宗与冰心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根本没有其他路可选,本来志得意满的围剿却因为忽然多出来一个妖王而再起波折,封玄自然恨之入骨,欲先杀他稳定人心。 “一个妖王不行,那么两个呢?”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闪电咔嚓袭来,化作一个魁梧的身体,与鹰飞并肩而立。 犀雷! “两个不行,那就三个嘛!” 又有一道身影闲庭信步地走来,在鹰飞与犀雷身边站定。 三大妖王齐聚,此刻再也没有隐藏,一身妖元滚滚而动,似要冲破九霄。 察觉到这三个家伙的强大,问情宗剩下的帝尊境们顷刻间颤抖起来,就连封玄也是脸色一白,满眼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妖王虽然在修为上与帝尊三层境相差无几,但因为种族身份的敏感,所以很少会在人族的世界中走动,一般情况下都躲藏在深山老林之中,占地为王。 当然,也有一些实力强大的妖族投靠在人族的宗门之中,成为长老护法之类的存在。 但那毕竟是少数。 封玄从来没想过,这世上竟有三位妖王聚集在一处,而且都来针对他问情宗。 这一瞬间,封玄嘴中的苦赛过吃了黄连,单单只是一个妖王的话,他还有一战之心,可一下子冒出来的三个,便是姚卓死而复生,问情宗也决然不是对手啊。 “三位妖王!” “杨师兄从哪找来的。” “他这段时间一直不见踪影,难道就是去搬救兵的?我还以为他见我冰心谷危急,独自逃走了呢,真是惭愧!” “这下有救了,有救了。” …… 冰云谷那些不知真相的帝尊境们喜不自禁,望着杨开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这下她们总算是知道杨开之前为何能一下子杀掉十位帝尊境了,有这样三个妖王在身旁,十个帝尊境又算得了什么? “事情做的怎么样了?”杨开见犀雷和谢无畏一起过来,心中稍定,开口问道。 谢无畏回道:“与犀雷兄联手杀了上万,还剩下不少垃圾,不过人心已散,不成气候。” “上万……” 一下子,问情宗诸人身形踉跄起来。 他们并不怀疑谢无畏的话,两个帝尊三层境联手,屠杀上万人并不是难事,毕竟那些人中没有帝尊境,根本没人能抵挡他们。 一下子死了上万人,恐怕所有宗门都损失惨重。这还没算那些死掉的帝尊境,这一战之后,北域的元气只怕是要大伤了。 不过最让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等人的命运如何?之前气势汹汹打到人家宗门腹地,还以为胜券在握,可眨眼之间,这处境就颠倒了过来,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冰云前辈,这边就交给我们吧,前辈还是带诸位师妹去谷内看一看。”杨开转头望着冰云道。 冰云沉吟了一下,也没推辞,点头道:“好!” 虽说这边的结局已经注定,这一战冰心谷也注定胜了,但十万大军涌入冰心谷可不是开玩笑的,只凭七千弟子只怕无力抵挡,好在此前有两位妖王出手,打的那些人人心涣散,能最大可能地减少冰心谷的损失。 她们现在过去,主要是收拾残局,尽量保留冰心谷的元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