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六十六章 怀璧其罪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六十六章 怀璧其罪

这人似乎是看在那一块上品源晶的份上,好心提点杨开。 杨开却是脑袋一阵发懵。 一年前,他带三大妖王灭了问情宗满门,却怎么也没想到,同一时间千叶宗居然也被人给灭门了。 当初他在枫林城得千叶宗宗主之女叶菁晗邀请,前往千叶宗修复那空间法阵,替千叶宗重开那一片小天地,取回祖上遗泽,却机缘巧合地碰到了失散已久的赤月鬼祖和艾欧等人。 千叶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有一些交情而已,可是赤月等人当初留在千叶宗啊。 千叶宗如今被灭门,赤月等人是什么下场? 那几位与他一起从恒罗星域来到星界的人,都关系极深,赤月是扇轻罗的义母,算是他的岳母,艾欧是雪月的父亲,算是他的岳父,鬼祖是他凌霄宗的太上长老,与他共度过生死,唯有一个剑盟盟主古苍云不算熟悉…… 乍一听到这样的噩耗,杨开脸色都扭曲了,森人的杀机瞬间弥漫开来,瞪着那人道:“你骗我?” 那人本没太将杨开放在心上,可如今一察觉到杨开的气息,顿时脸色大变,骇然道:“帝尊境!” 他没想到,这个随手拦住自己问话的青年,居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帝尊境,早知如此的话,他哪敢这般随意。 那森冷的杀机如实质般萦绕在身侧,让他生出一种下一刻就要死掉的感觉,不由地大汗淋淋道:“大…大人。小的没骗你啊。千叶宗真的被灭门了,此事在南域人尽皆知啊!” “放屁!”杨开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星域之中,大小宗门多如牛毛,千叶宗这样不入流的宗门被灭,怎可能闹的天下皆知。也只有问情宗这等庞然大物被灭,才会让整个北域沸沸扬扬。 说句不好听的话。千叶宗就算真的被灭了,也只是在南域这片汪洋大海上投下一块石子,顶多掀起一些涟漪,很快就会消散。 所以杨开本能地觉得这家伙在说谎。 被杨开掐住脖子,那人呼吸都困难,不断地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杨少!”鹰飞在一旁低声唤道,也看出杨开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意识到这个千叶宗在杨开心中应该有及其重要的地位。 杨开皱了皱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手一松,将那人放了下来,沉声道:“将你知道的说来听听,若是真的,便不为难你。” 那人咳嗽了好半晌。眼泪水都咳出来了。却不敢有丝毫不满,等回过气后才道:“大人,你…你想知道什么?” 眼前这个帝尊境颇有些喜怒无常,他也不敢随意揣摩这人的心思,只能仔细打探一下。 “千叶宗被什么人灭的?”杨开沉声问道。 “据说是惹上了流影剑宗。” “流影剑宗!”杨开眉头一皱,隐约记得在哪听说过这个宗门。 仔细一想,确实听说过,当年在四季之地的时候,他曾与流影剑宗的弟子打过交道。印象中,这个宗门应该不算顶尖宗门。不过实力应该不错。 “流影剑宗为何要灭了千叶宗。”杨开继续问道,“两宗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人忙回道:“深仇大恨倒是没有,只是千叶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杨开脑海中灵光一闪,下意识地道:“天傀?” 所谓天傀,便是天级傀儡,千叶宗是以傀儡之术起家的,千叶宗祖师在傀儡之道上的造诣极深,曾为宗门留下了十大天傀,每一具天傀都堪比帝尊境。 鼎盛时期的千叶宗,在南域也是顶尖宗门之一,名誉星界。 只是后人碌碌,无法将傀儡之术发扬光大,随着一代代传承的没落,千叶宗终究成了不入流的宗门,甚至连御使傀儡之术都失传了不少。 好在杨开上次替他们修复了那空间法阵,重新打开了那一片尘封的小天地,取回了千叶宗失传已久的种种秘术,也重新激活了那些天傀。 而流炎的灵傀之躯,也正是从那一片小天地中获得的,若非如此,流炎只怕直到如今都没有实体。 听到杨开提起天傀二字,那人不迭地颔首道:“正是正是,原来大人也知道千叶宗的天傀。前几年,千叶宗不知用什么方法,得了祖上的遗泽,重新获得了那尘封多年的天傀的控制权。流影剑宗似乎对此颇有意向,便寻个由头将千叶宗给灭了。” “这么简单?”杨开脸色黑的难看。 那人苦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千叶宗宗主不过道源三层境修为,手下却拥有实力堪比帝尊境的天傀,想不招人惦记都难啊。” 这话说的也没错,千叶宗若真有帝尊境强者坐镇的话,手下有堪比帝尊境的天傀倒也没什么,关键是连千叶宗宗主叶恨也不过道源三层境的修为,手上有天傀这样的好东西,当然会招人觊觎。 沉吟一阵,杨开冷声道:“千叶宗十大天傀,每一具都有堪比帝尊境的实力,流影剑宗如何能轻易将其灭门?” 天傀的本事他清楚,因为流炎手上就有一具白虎天傀,确实能发挥出堪比帝尊一层境的战力,那流影剑宗虽然不俗,可也不是什么顶尖宗门,怎么可能一口吃掉这样一块肥肉? 那人苦笑道:“这个小人也不清楚啊,大家都很奇怪,只怕是千叶宗的天傀名不副实罢了。” 这话说的也没错,天傀虽然战力不俗,但也需要人控制的,千叶宗中没有帝尊境,恐怕确实无法发挥出天傀的全部力量。但杨开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千叶宗被灭,那千叶宗的弟子呢?”杨开有些紧张地问道。 那人回道:“死的死,逃的逃,只怕也没活下来多少,不过听说有一些人被抓了,而且被抓的人当中,似乎还有一个来自下位面星域的星主!” “此话当真?”杨开眼中精芒爆闪。 那人苦笑道:“怎敢欺骗大人,星界中有不少人都是从下面的星域过来的,不过身为星主的人却不多,据说要成为星主,必须得炼化星辰本源,也不知道那家伙何德何能,居然有幸得到完整的星辰本源,虽然修为不高,却是前途光明,此事也是流影剑宗方面放出来的消息,若非如此,岂会闹的南域人尽皆知?” “他们放出这消息做什么?”杨开表情古怪地问道,急切的心情也平复不少。 这人口中所说的星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艾欧了。 既然艾欧无事,那赤月等人可能也无事,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猜测,也有可能其他人遭遇了不测。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散播消息好进行拍卖,好叫大人知道,流影剑宗在一个月后准备在流影城举行一场拍卖会,所拍卖之物便是千叶宗的那些天傀,还有那位星主。” “那星主也能拍卖?”杨开愕然。 那人苦笑道:“大人说笑了,那星主体内有完整的星辰本源,若是能剥离出来转移到门下有资质的弟子身上,那这弟子未来必定前途无量,自然引得人趋之若鹜。”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蓦然想起,当年初入星光通道,遭遇尹乐生的时候,尹乐生似乎就对他体内的星辰本源极为感兴趣,还说过有秘法可以剥离转嫁。 如今看来,这倒不是尹乐生信口雌黄。 完整的星辰本源对武者的修炼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既然如此,那艾欧如今肯定性命无虞,杨开倒是担心赤月他们。 “一个月后,流影城么……”杨开喃喃自语了一声,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如今千叶宗已经被灭,而且时隔了一年之久,他再怎么着急也是无用了,事到如今,只能见机行事。 “最后一个问题,千叶宗在哪,流影城又在哪?”杨开望着那人沉声问道。 那人哪敢不答,乖乖地指了两个方向。 好半晌没得到回应,再抬头一瞧,那个青年早已不见了踪影,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从心中生出,这人直到此刻才发现自己的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整个人仿若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 虚空之中,杨开与鹰飞并肩飞驰,速度迅如闪电。 似乎是察觉到杨开的心情不妙,鹰飞也不敢随意打扰,只是暗暗觉得这下有人怕是要倒霉了。 杨开敢在北域灭了问情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如今这个什么流影剑宗招惹上他,只怕也没什么好下场。 沉默许久,鹰飞才道:“杨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这事有些不太对劲。” 杨开微微颔首,道:“我也感觉出来了,妖王觉得哪里不对?”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之前他一心打探千叶宗和赤月等人的消息,也没怎么多想,如今御空飞行,被冷风一吹,头脑倒是冷静了下来,察觉到不少破绽。 鹰飞又这么一提,他立刻明白不是自己多疑,而是真的不太对劲。 鹰飞闻言道:“既然那千叶宗一年前就被灭门了,为何这拍卖之事直到今日才举行?若真有此意的话,应该早就开始拍卖了才对。不但如此,这事似乎刻意被闹的沸沸扬扬,仿佛在传播消息给什么人知道一样,而这一年时间,便是消息发酵的时间,有人生怕这个消息传递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