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剑光闪烁,剑气纵横,剑阵威力爆发开来,夺目光芒似能通耀古今,将城门处偌大一片范围彻底笼罩。 首当其冲的杜宪避无可避,无数肆虐能量化作绞杀之力,将其包裹。 顷刻间,杜宪便四分五裂开来。 “哈哈哈,自不量力!”那领头的流影剑宗弟子本见杜宪这般气势汹汹袭来,还以为他有什么杀手锏,哪晓得不过雷声大雨点小,一轮剑阵攻下,敌人便已身首异处,顿时大笑起来。 可笑声方起,他便本能地察觉到不对,面色一变,瞪大眼珠子瞧向那四分五裂的杜宪,仿若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一幕,惊骇道:“傀儡!” 这个义无反顾,视死如归朝他们冲过来的杜宪,居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只傀儡! 只不过这只傀儡炼制的太过精妙,与真人完全无异,大战之中,他根本没时间去仔细分别,如今将对方分尸之后才发现端倪。 “爆!”一声低喝,宛若黄泉之音,在每个人耳畔边响起。 那被斩碎的傀儡杜宪的尸块上,丝丝灼热光芒忽然闪烁而出,瞬间变得明亮无比。 及其危险的气息犹如海啸一般弥漫开来。 那流影剑宗弟子脸色大变,嘶声竭力地吼道:“快跑!” 说话间,手上利剑转动,荡起一层层固若金汤的剑意,守护周身,脚下一点。急速后退。 轰…… 巨响声传出。城门外一团灼目的白球一下子爆裂开来,笼罩了足足方圆百丈范围,狂暴的能量冲击卷起骤风,席卷虚空。 一声声闷哼响起,却又戛然而止,一道道生机忽然湮灭,象征着一个个武者的陨落。直让那些围观之人看的心惊肉跳,面色发白。 少顷,尘埃落定。 流影城城门处,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丈,方圆百丈的大坑,坑旁一片狼藉,那城墙都断裂了一大截,地面上,便是焦糊的死尸和断臂。 咔嚓嚓…… 一直盘旋在原地。守护着杜宪与叶菁晗的傀儡蟒此刻盘旋着身子,微微扬起头颅,猩红的蛇芯不断吞吐。而在它蜷缩的腹部处,叶菁晗与杜宪两人依然站在那里,毫发无损。 狼藉的大地之上,有一道身影踉跄爬起。正是刚才那个领头的流影剑宗弟子。他在诸多弟子当中实力最强,见机的也最快,所以虽然在那傀儡的自爆中受了一些伤,却总算捡了一条性命。 才刚刚站起身来,面前的光芒便是一黯,有人挡在了他的前方。 抬头望去,正是杜宪。 四目对视,这流影剑宗弟子睚眦欲裂,怒喝道:“你耍诈!” 挥剑欲朝杜宪斩去,可方一动作。便感觉浑身疼痛难忍,一身力量周转不灵,脸色变得愈发苍白。 那傀儡杜宪的自爆,威力极强,差不多等于一个道源境顶峰武者的自爆了,流影剑宗诸多弟子当时距离极近,这一爆之下几乎全军覆没,他纵然侥幸捡回一条性命,此刻也不好过。 杜宪双眸赤红,咬牙道:“比起流影剑宗在我千叶宗所在之事,这点又算得了什么,这只不过是利息罢了!”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不管流影剑宗是不是受人指使,都是杀人凶手,杜宪自然不会对他有任何怜悯。 说话间,狠狠一掌便朝这个流影剑宗弟子头上拍去,欲要杀之而后快。 “小辈放肆,此乃流影城,安敢逞凶杀人!” 一声怒喝传来的同时,一道苍老身影忽然横亘在天空中,随手一扬,便朝杜宪抓去。 一股帝意弥漫开来,杜宪竟是觉得浑身一僵,无论如何拼命都是动弹不得。 “帝尊境!”杜宪脸色一变,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引出了强者,不过这人似乎不是流影剑宗的宗主,也不知道对方跳出来是何意图,与流影剑宗又有何关系。 “小小年纪便如此嗜杀成性,若是成长起来那还了得?老夫便带你回去化解杀孽!” 这老者似乎在为自己的出手而做解释,话落之时,大手已经抓到了杜宪头上。 虚空之中,另有几道人影闪动,却是朝站在原地的叶菁晗冲去。 千叶宗,区区小宗,放在以前怕是没什么人会在意,这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也是因为流影剑宗大肆宣扬的缘故。 不过傀儡之道毕竟是旁门外道,即便有些用途,也不能引人瞩目。 可是今日在见识到杜宪与叶菁晗施展出来的傀儡术之后,这些隐藏的帝尊境们却不敢再小觑什么了,两个千叶宗余孽,只依靠着一些傀儡,竟在流影城大杀四方,这样的好东西若是能够得到,绝对能提升自家宗门的力量。 所以一瞬间,叶菁晗与杜宪便成了香饽饽,不少人都打定注意将这两人带回去,挖掘出千叶宗炼制御使傀儡的秘密。 “哪来的老东西这般厚颜无耻!” 一声冷哼响起,一股精锐的气劲直朝那老者蓦然出现,犹如蛟龙出海朝其轰去。 老者心头一跳,本能地察觉到危险,再也顾不得去抓杜宪,连忙催动力量朝那气劲拍去,一身实力瞬间催动七八成。 轰…… 闷响声中,那老者身形踉跄,往后跌退好几步,脸色骤然苍白,胸口气血一阵翻滚,险些没一口鲜血喷出来,心中暗暗骇然,瞪目朝攻击来源的方向望去,低喝道:“阁下何人!” 杨开冷笑不答,而是凌空朝叶菁晗所在的地方拍出几掌。 啪啪啪几声,几道鬼鬼祟祟朝叶菁晗摸去的身影骤然现行,个个都脸色难看。 而没了那老者的压制,杜宪一身源力重新运转起来,一巴掌将那还活着的流影剑宗弟子拍成了肉泥,心中快意至极,仰天长啸起来。 杨开目光扫过,在一个个帝尊境身上转过,开口道:“哪位是流影剑宗宗主?” 一片沉默,没人答话。 叶菁晗走过来低声道:“那人不在这里。” 当日流影剑宗侵入千叶宗的时候,叶菁晗也见过李青云一面,认得他的模样。 杨开冷哼道:“当缩头乌龟了么?” 他也有些好奇,流影剑宗被杀了这么多人,这个宗主怎么还不出面,这与他设想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不禁有些烦躁。 “小子你到底何人!”那老者在杨开手上吃了个闷亏,问杨开话又不答,顿时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杨开心情不爽,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哼道:“一大把年纪就该回去好好养老,蹦来蹦去小心折了腰。” “放肆!”那老者大怒,想他好歹也是一宗之主,如今居然被一个青年这般羞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若不是顾忌杨开实力不俗,说不得也要与他过上几招,叫他知道什么叫老而弥坚。 “你是哪家的弟子,怎地这般张狂,你家大人没教过你怎么做人么?”一个中年壮汉眉头一皱,有些看不惯杨开这目中无人的态度。 杨开咧嘴一笑,道:“你要教我做人?” 那中年壮汉哼道:“年轻人,锋芒太甚不是好事,要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 杨开百万剑一挥,指着他道:“不服来战,让本少看看你这座山有多高。” 中年壮汉气结,咬牙道:“不可理喻。” 其他帝尊境也都摇头不断,觉得这青年简直就跟疯狗一样,逮谁咬谁,却不知道杨开这次过来就是要闹事的,他还怕闹不起来,如今有人送上门哪会收敛。 不过闹了半天正主都没出现,让杨开颇有些意兴阑珊,一声长笑收了百万剑,道:“看样子诸位也不过嘴上说说而已,既然如此那就滚一边去,莫要耽误本少的时间。” 他招呼一声叶菁晗与杜宪,神念一扫,目光锁定城主府所在的方向,朗声道:“既然李宗主避而不见,那本少就登门拜访了。” 说着话,他身形一纵,便领着叶菁晗与杜宪朝城主府驰去。 众多帝尊境对视一眼,都推测出了他的意图,心中也是狐疑不解,不知道千叶宗那两个余孽从哪找来的帝尊境,竟敢只身闯龙潭,而且实力极为不俗的样子,看样子这次流影剑宗麻烦大了,也不知道那拍卖会还能不能按期举行。 在见识到杜宪与叶菁晗施展出来的傀儡术之后,这些帝尊境对那天傀可是极为感兴趣的,都觉得若是能买一两个回去也不虚此行。 帝尊境不好晋升,可堪比帝尊境的傀儡买回去,那就是现成能用的,只不过需要消耗些源晶而已。 一时间,不少人都患得患失,唯恐拍卖会被杨开给搅和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毕竟是旁人的事情,他们顶多也就看个热闹,真要让他们插手其中,他们也没这个心思。 城主府前,一群流影剑宗弟子如临大敌,个个都身躯颤抖脸色发白。 城门前几十个师兄弟战死,他们并非没得到消息,本以为宗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定要出手教训那两个千叶宗余孽,哪知道直到现在宗主都没有任何反应。 眼看着杨开带人一步步走来,众多流影剑宗弟子手心渗出了汗水,警惕而又恐惧地打量着。 微风拂来,卷起阵阵杀意,让人手脚发冷,浑身冰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