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七十三章 拦路少女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三章 拦路少女

中年男子闻言,扭头望着那跪在一旁的美妇道:“花师妹,你说,若是我亲自出手,能否拿下那小子?” 这美妇,赫然便是与杨开在碎星海中分开的花青丝,当年分开之时她不过道源三层境,不过在碎星海中得了些机缘,如今也晋升到了帝尊。 不过此刻的她却丝毫没有帝尊境该有的殊荣,反而像是一个监下之囚。 闻听中年男子问话,花青丝抿唇不答,将脑袋撇向一旁。 “花师妹你又不老实了。”中年男子见了,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双手忽然掐了一个古怪的法决。 下一刻,惨叫声便从花青丝口中传出,她整个人仿佛遭遇了这世上最让人难以忍受的酷刑,一张俏脸因为疼痛瞬间变得扭曲,额头上的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滚落,衣衫顷刻间湿透。 “师尊!”她强撑着精神匍匐到那老者脚边,跪地呼喊。 老者却是不动如山,眉眼不抬,仿若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中年男子冷笑:“身为师尊坐下弟子,竟然如此袒护一个外人,若非师尊慈悲为怀,早已要了你性命,如今留你一命将功补过,你却是冥顽不灵,做师兄的实在是看不下去啊,说不得也要给你点惩罚了。” “师尊……”花青丝声音发颤,脸色极度苍白,咬着牙道:“你想要回那东西,我去跟他说便是,还请师尊收…收手,放他一条性命,他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之人,弟子与他也算是有些交情。必能…必能说服他的,请师尊…给弟子一个机会。” “放肆!”中年男子见她饱受折磨居然还不求饶,反而在为旁人开脱,顿时勃然大怒,法决再变,花青丝顿时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老者微微一叹,面上浮现出一些无奈之色,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胳膊肘尽往外拐。” 挥了挥手,中年男子这才收了法决。 老者伸手一托,将花青丝虚托了起来,开口道:“老夫知道,你能得以晋升帝尊,全拜他所赐。但你莫要忘了,是谁教你养你。” “是…是师尊,师尊养育之恩弟子永不忘怀。”花青丝睁开虚弱的眼皮道。 老者颔首道:“你知道便好。若是旁的事,老夫未必不能允你,毕竟你如今也是帝尊境了,身为老夫的弟子,老夫面上也有荣光,只是……此事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老夫当年派你去打探消息,也是看重你。只是你却让老夫失望了。” 闻听此言,花青丝眼中闪过愧疚之色。 虽然那个时候她也是身不由己,被杨开种下魂印,掳进了小玄界,但确实辜负了师尊的厚望。再后来虽然杨开还她自由,但也没了要将事情禀告的心思。因为杨开对她有恩,她当然不能恩将仇报,只想着以后隐姓埋名,再也不回星神宫了,权当以前那个花青丝死了便好。 却不想。师尊派师兄武鸣找到了千叶宗,不但将自己擒了,甚至还连累了千叶宗遭遇了灭门之灾。 她被种下秘术,不记得自己曾经向师尊透露过什么,但却知道千叶宗灭门是因自己而起,也是师尊引杨开出来的一个手段。 因为那千叶宗中,有杨开极为看重的几个人,只要擒了过来,杨开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事实证明,这一招妙棋没有走错,如今杨开果然被引来了流影城,进了瓮中。 “那小子敢抢老夫之宝,老夫岂能容他,青丝你就别多操心了,待此番之事结束后,便随老夫回星神宫闭关修炼吧。”老者挥了挥手,语气虽然平淡,但那双眸之中却隐有兴奋的光芒闪过。 一年前,武鸣将花青丝带回星神宫的时候,他以秘术逼迫花青丝透露了许多秘密,不但打听到了他遗失的那件重宝到底流落到了谁手上,更得知那人手上居然有一件占地广袤的空间秘宝。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空间秘宝虽然珍贵难得,却也只是一件空间秘宝,若不修炼空间神通,只怕没办法随意驱使。 关键是在那空间秘宝之中,还有许多珍稀之物,尤为让他在意的是两株神树,一株生机盎然,一株金银两色。 老者身为星神宫长老,更有帝尊三层境的强大修为,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东西没见过,仔细一探听那两株神树的特征,几乎可以断定其中一株便是传说中的不老树。 不老树啊,传闻若能将之炼化便可成就不死不灭之身,对任何一个武者都有莫大的诱惑。他年纪老迈,本以为这一辈子再无突破的指望,却不想忽然天降机缘。 若是能得到那不老树将之炼化,那他极有可能成就大帝之身,到时候便能与明月大帝平起平坐! 至于那金银两色神树,他也隐约有些猜测,却不敢太过肯定,不过不管怎样,这两株神树都是天地至宝,任谁得其一都是莫大的造化,却没想到如今居然汇聚在一人手上。 只要能够杀了那人,如此至宝便是他的了,待炼化不老树后,这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 如此机密之事,老者谁也没有透露,包括他最为倚重的武鸣,武鸣只当自己的师尊是为多年前遗失的一件重宝诸多谋划,哪里晓得他的图谋更多,同时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此番过后便是花青丝都得灭口。 花青丝神色一黯,知道如今说什么也无用了。 武鸣站在一旁,瞧了一眼花青丝,口中冷笑一声,揶揄道:“花师妹,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花青丝抬头怒视着他,咬牙道:“休得胡言乱语。” “贱人还敢顶嘴?”武鸣脸色一抽,单掌一竖便要掐动法决,给花青丝点厉害看看。 花青丝体内被种下催心蛊,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怎容得花青丝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好了。”老者微微抬手,制止了武鸣的意图,“去拍卖会场那边,仔细布置,此番之事不容有失。” 对付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武者,便如老者这般人物也不敢大意,当日尹乐生要对付杨开还得先布下大阵隔绝天地,老者又怎会疏忽。一个意外便足以让杨开逃之夭夭,虽说他手上有杨开想要的人,但也不敢保证杨开就会乖乖就范。 武鸣恨恨收手,冷冷地盯了花青丝一眼,心想且让你安稳一阵,待这次的事情了结之后便向师尊把你讨来,好好疼爱。 武鸣离去之后,老者道:“你师兄向来张狂惯了,你也别怪他。” 花青丝口称不敢,心中苦涩不已。如今她这个样子,这个待遇,哪还有半点师徒之情,师兄妹之情?师尊像防贼一样防备着她,师兄也看她不顺眼,这天大地大,该何去何从?修为突破到了帝尊,人生的方向却是一下子迷茫起来。 …… “小子你叫什么?” 城主府外,杨开一行人才刚走出来,便被一人拦了下来。 挡在前方的是个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约莫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形娇小玲珑,穿着一件干净淡蓝长裙,个头虽然不大,但那身材却是极为有料,胸前鼓胀,似要裂衣而出,纤腰盈盈一握,丰臀挺翘圆润。 少女容颜秀美,却自有一股勃勃英气。 站在杨开面前,抬眼望着他,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杨开愕然,左右瞧了瞧,指着鼻子道:“跟我说话?” 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少女,刚才进城的时候也没看到她的踪影,也不知道这忽然拦路想要做什么。 少女黛眉一凝,温怒道:“还能是谁。” “我们认识?”杨开表情古怪地望着她。 少女不耐道:“问你就回答,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杨开挑眉道:“你问我我就回答,我多没面子?” 这小丫头也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地拦在前面,还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实在让杨开生不出什么好感来。 鹰飞在一旁咧嘴微笑:“杨少丰神俊朗,人中之龙,怕是有人对你一见钟情……” 嗤…… 鹰飞话还没说完,一只粉拳便忽然从他脸颊旁边擦过,若非鹰飞见机的快躲避了一下,只怕这一拳便要正中面门。 出拳的自然是那个少女,这一击打出,无论是杨开还是鹰飞,都不禁脸色微变。 因为这一拳之力竟是恐怖非常,那虚空似乎都有被轰爆的痕迹,反观那少女,却仿佛只是随意一击而已,根本没有用力。 鹰飞脸色一黑,心中也有些惊悚。 虽然他是妖王,实力不俗,但那样的一拳真的吃上,他不死也得重伤。 少女年纪轻轻,娇小玲珑,却看不出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区区一个妖王,再敢提那个字,立马要你狗命!”少女警告了鹰飞一声,慢慢收回拳头。 鹰飞这下是真的毛骨悚然了,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绽放出骇人的精光,笼罩少女,似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 他一直隐匿气息跟在杨开身边,根本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便是一般的帝尊三层境,也不一定能看出他的深浅,可这个少女不但一眼看透,居然还知道他是一位妖王! 这份眼力,堪称恐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