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七十六章 抓住你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六章 抓住你了

杨开心头憋着一股怒火,与少女的战斗让他回想起一年多前在古地里面对石火的无力。 搞不死石火,难道还搞不死你这黄毛丫头? 这怒火如岩浆一般在杨开心口喷涌,让他浑身血液沸腾,虽然依旧不及少女的恐怖蛮力,守多攻少,但越战越是凶猛,越战越是斗志勃勃,对力量的运用也愈发挥洒自如。 轰轰轰…… 两道身影交错纠缠,不断在群山之中飞腾跌宕,山岳倒塌无数,大地上鸟飞兽走,不时地,杨开被轰飞出去,半空中喋血无数,可每一次都顽强而义无反顾地重新扑回来。 一身衣衫尽乎破碎,条条缕缕,破败不堪,上身赤露,下身也只剩下几块布片挡住要害部位。 他从来没有过宝甲一类的防御秘宝,并非是没有得到,这些年他杀了不少强者,那些强者的戒指中总有一些宝甲类的东西,可杨开并没有将之炼化,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宝甲固然能给人提供一层防护,却也隔绝了一丝对危险的感知。 太过依仗外力,并非好事。 普通的衣衫如何能禁得住如此狂暴的战斗,只怕再战不久,杨开就要赤条条一身了。 少女却仿若未见,并没有多少害羞之意,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反正就那样呗……而且对于将死之人,她不觉得瞧几眼有什么关系。 相比较杨开的狼狈,少女几乎可以说是闲庭信步,无论杨开有多么凶猛的攻击,她都能信手化解,那一身恐怖的蛮力简直不是人能够拥有的,便是最强壮的妖族,也不一定能与她角力。 “噗……”杨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将大地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挡在胯下的布片也彻底寿终正寝。 少女眉头微皱。感觉这人简直顽强的有些不像话。 换做一般的帝尊境,只怕早就被她拍成肉泥了,可这个家伙居然还活蹦乱跳,虽然看起来狼狈无比。但那斗志却是节节攀升,多亏了那诡异的金血中蕴藏的澎湃生机,若非如此,这人恐怕也早死了。 那一身的金血,果然有些古怪。 杨开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吐出一口血水,眼神桀骜地朝少女望去,绽放骇人的精光。 逆境中的不屈,绝境中的拼杀,让他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获得魔神秘典的那一刻,正是因为有那不屈的傲骨,当年的他才得以能够得到魔神秘典的承认,开启一条通往武道之路。 今日此时,与当年何其相似。 只是沧海桑田,他几乎快要忘记那种感觉了。 可是这一番苦战。终于让他重新拾回了被丢弃的资本。 傲骨不屈,谁能奈我何? 心神微动,隐约有了些明悟,一身血液都奔涌的愈发迅猛,遍布伤口的身躯上血液迅速凝结,强大的恢复力开始呈现,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伤势尽除,杨开伸手一抹,血咖掉落。露出宛若新生的肌肤。 “原来如此!”杨开眼中精光闪烁。 多年来依仗秘术秘宝的战斗让他几乎遗忘了骨子里的不屈,今日一朝顿悟,收获果然不小。 “你……”少女黛眉微蹙,本能地感觉杨开多了一些变化。可这变化到底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杨开从自己的空间戒取出一套衣物,重新穿上,眼皮开阖间,精光宛若实质般绽放。 勾手冲少女道:“再来!” 少女怒,咬牙道:“既然你这么急着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忽然就冲到了杨开面前,朴实无华的一拳砸来。 杨开伸手去挡,触碰的瞬间,杨开眼前一亮,一身力量全面爆发出来。 轰…… 杨开再次倒飞出去,可那少女也是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出一步。 “怎么回事……”少女惊愕万分,之前无论杨开多么努力,也休想撼动她分毫,可是这一击之后,自己竟然被逼得后退了一步,那一拳上的力量,比之前大了不知道多少。 短短的时间内,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为何能有这般成长。 “哈哈哈!”大笑声传来,却是杨开再次飞了回来,如猛虎下山般当空袭至,口上道:“给你三分颜色便要开染坊,软绵绵的果然是个娘们!” 少女气结,拳出如风,朝杨开罩去。 霎时间,漫天都是拳影。 少顷,人影分开,少女脚下大地龟裂,微微气喘,杨开衣衫崭新的衣衫再次破碎,浑身肌肤龟裂,道道金血如小溪一般流遍全身,看似狼狈,却是浑不在意,反而越战越勇。 少女终于正色起来,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之前在城主府前,她也这么问过,不过那个时候她只是随口一问而已,紧接着又对答案不屑一顾,因为她并没有将杨开放在眼中,因为她觉得杨开必死无疑,一个死人,何必知道他的名字。 可是现在,她又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这个不被她放眼中的人类,已经有资格让她知道姓名。 强者素来能引起尊敬。 “杨开!” 少女红唇蠕动,呢喃了一声,脆生道:“祝晴!” 杨开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这个是她的名字,颔首道:“我记住了。” 祝晴讶然地望着他,道:“听到本姑娘的名字,你没什么感想?” 杨开认真地想了一下,道:“这个名字很好,简约朴实,朗朗上口,不错不错。” 祝晴不禁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家伙是真的没联想起什么啊,果然是无知者无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修炼到帝尊一层境的。 虽然觉得这家伙是个可造之材,但既然犯了忌讳,那这普天之下便无他容身之地,他也必死无疑。 “罢了!”祝晴有些意兴阑珊地摆摆手,道:“我要动真格的了。” “哼,本少亦未出全力,适才看你是个女人且让你三分罢了。” 这黄毛丫头啥意思,是想说刚才不过是玩闹罢了么?真是口气比天还大,不过这气势却是不能弱了。 “我知道。”祝晴微微一笑,倒显得人畜无害。 杨开还以为她会跟自己争锋相对,毒舌一阵,哪晓得居然是这样的回答。 “你知道什么?”杨开挑眉道。 祝晴捋了下耳边的黑发,徐徐道:“你既炼化那些东西,却不见你使用,自然是没用全力的。” 杨开皱眉道:“你一直说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先前祝晴也说过,他炼化了不该炼化的东西,这场战斗也是因为这个而发生的,不过他最恨人家跟自己打哑谜了,要不是看这黄毛丫头前凸后翘,早大耳光扇过去了。 祝晴神色一冷,森声道:“你自己炼化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气息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若说之前是人畜无害的邻家小妹,那现在便是出海行凶的蛟龙。 杨开嗤声道:“本少炼化的东西多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样啊……”祝晴酥指点红唇,甜甜一笑道:“那让本姑娘帮你回忆回忆好了。” 话落之时,忽然就欺近到杨开面前,一手成爪,猛地朝他胸口处抓来,速度快的简直让人反应不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开似乎在隐约间听到了一声龙吟之声,而祝晴探过来那只小手,也仿佛在刹那间变成了一只龙爪,欲要撕破一切防御,将杨开的心脏给抓出来。 这丫头之前果然没用全力,杨开大骇之下匆忙后退。 可祝晴居然如影相随,似跗骨之蛆般摆脱不得,近在咫尺,吐气如兰:“再不用你就没机会用了哦。” 生死危机关头,杨开脑海中福临心至,口中爆喝一声:“龙化!” 本就强盛的气息陡然攀升新高,滔天威势直比帝尊三层境强者,一片片鳞甲忽然自杨开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浮现出,与此同时,杨开的两只手也骤然化作龙爪,背后更有一道金色光芒闪过,金圣龙虚影一闪而逝。 祝晴没来由地感觉一阵心悸,抬头朝杨开身后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兀自瞪大了两只眼珠子,仿佛傻了一样。 不过这么一瞬间的耽搁,却让她的气势陡降。 杨开一把朝她的手抓去。 “不好!”祝晴俏脸变色,急忙抽身,可距离如此之近,哪能退得回去,手上一紧,竟被杨开抓个正着,那只龙爪之上传来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竟让祝晴难得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疼痛的感觉。 “抓住你了。”杨开面庞之上,隐有龙鳞浮现,整个人的气质也大变,变得极为诡异邪戾。 “撒手!”祝晴娇喝一声,另一只手握拳捣出,朝杨开胸膛轰去。 杨开不动,任由这一拳砸在胸口处,传来金铁相交的声响,火花四溅,胸膛凹陷一寸,身形踉跄了一下,却依然紧握着祝晴的手不放。 祝晴呆住,没想到自己这一击竟然这么无力。 不,不是无力,是对方变得更强了。 再想出拳的时候,杨开已经握住了她的胳膊,一瞬间两只手臂被制,竟是动弹不得,两人的距离极近,相距不过三寸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