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龙族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九章 龙族

祝晴深吸一口气,答道:“我看到祖龙本源了。” “此言当真?”那苍老的声音下子变得无比激动。 “是!”祝晴颔首,“我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错。” “在哪看到的?什么时候看到的……快,将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祝晴当即将今日碰到杨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通,不过却隐去了被杨开狠狠非礼一顿的事情,毕竟是个女子,这事说出来太不光彩,脸面有些挂不住。 回想起杨开的粗暴对待,祝晴不免有些恨得牙痒痒,从未想过,第一次与男性的接触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听完之后,那龙符上的龙眼闪烁不定,好一会功夫才道:“能轻易压制住你的本源力量,又呈现出金色,果然是祖龙本源!” 那苍老的声音激动无比,好似遇到了什么让他极为兴奋的事情,顿了顿道:“你确定那人是个人类?” “确定。”祝晴回道,“不过他似乎炼化了几件龙之秘宝,懂的一些粗浅的龙化秘术。” 那苍老的声音道:“他既得到了祖龙本源,炼化几件龙之秘宝又有什么稀奇的。” “长老,祖龙本源,事关重大,要不要我……将他带回岛?”祝晴问道。 苍老的声音道:“你有这本事么?” 祝晴语塞。 虽说杨开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换做平时她能随意碾压。但对方体内的祖龙本源对她的压制太大了。之前与杨开的纠缠也证明了这一点,她一身实力还没发挥出一半就被杨开给制服的,对付这样的人除非长老亲自出手,否则根本无人能抵挡祖龙本源的压制。 “那该怎么办?”祝晴黛眉皱起,祖龙本源不比旁的,自己这一族已经寻找几万年了,如今终于有所发现。岂能置之不理。 龙符沉默,好一会之后才道:“跟着他,尽量与他搞好关系,待到机会合适,邀请他来岛上做客。” “与他交好?”祝晴一呆,皱眉道:“他不过区区一个人类,有什么资格……” “祖龙本源便是他的资格。”那苍老的声音不待祝晴说完便将她打断了,语气不容置疑,带着一丝怒意。“你质疑我?” 祝晴身躯一颤,低头道:“祝晴不敢。” “嗯。”苍老的声音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将他请回岛上。” “那……我的任务……”祝晴迟疑地问道。 “继续追查吧,不必强求。”苍老的声音回道,相比较祖龙本源的出现,祝晴原本的任务已经不算什么事了。不过一块令牌而已。 “是!”祝晴恭敬颔首。 龙符上龙眼的光芒逐渐暗淡。那深邃的气息也徐徐消失不见,祝晴将之重新收起,皱眉坐在床边,心烦意乱。 这一次在杨开手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按祝晴的想法是必要找机会将他碎尸万段,一雪心头之恨的,可长老那边的命令却是要尽量与他交好…… 区区一个卑贱的人类,竟要本姑娘折节下交?简直是奇耻大辱! 悦来客栈,流影城最大的客栈,是流影剑宗的产业。 杨开等会回到这里。定了几间上房,便来到了楼下大厅用餐。 实力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自然已经无需进食,身躯为炉,造化为薪,天地灵气便是最好的食物,只是偶尔为之也无不可。 主要是叶菁晗与杜宪两人一直有些愁云惨雾,忧心忡忡,杨开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导,便带他们来借酒浇愁。 一坛坛烈酒被搬上来,叶菁晗竟是来者不拒,不一会便喝的酩酊大醉,倒在杜宪怀中沉沉睡去。 杜宪冲杨开投以歉意的眼神,杨开轻挥了挥手,让他带叶菁晗下去休息了。 留下杨开与鹰飞两人对饮。 酒过三巡,杨开忽然开口道:“妖王,那女子说她叫祝晴,你可能想到什么。” 他忽然记起,祝晴自报家门的时候,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当时杨开没有多想,如今回忆起来,那句话似乎大有深意啊。 只不过杨开左思右想,还是想不透彻,鹰飞虽然久居蛮荒古地,但毕竟修行时日极长,见识阅历也非自己能比的,问问他或许会有什么头绪。 最起码,也要搞明白那个祝晴的出身。 他可不觉得那女人会轻易地善罢甘休,之前走的时候她可是撂过狠话的。 鹰飞端起的酒杯微微一顿,瞪大鹰眼望着杨开,道:“你说……她叫祝晴?” “怎么了?”杨开狐疑地望着他,鹰飞的反应似乎有些大啊。 鹰飞脸色变幻一阵,忽然露出了然之色,一口喝干酒水,这才肃然道:“东海龙岛之上,龙族大长老叫祝炎。” 杨开眼帘一缩,凛然道:“妖王的意思是……她是龙族?” 鹰飞道:“只是猜测,不敢肯定。不过之前那祝晴说,我若再说出那个字便杀了我,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也不知道哪个字犯了她的忌讳,可现在看来,确实有一个字让她生恼。” “哪个字?”杨开问道。 鹰飞道:“杨少可还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 杨开回想一下,咧嘴笑道:“你说我丰神俊朗,人中之……”话语忽然顿住,恍然道:“原来如此。” 鹰飞也颔首道:“如果她是龙族的话,那就说的通了。龙族向来桀骜猖狂,便是其他圣灵也不怎么放在眼中,更何况我一个妖族。我夸赞杨少之话,确实会让她恼怒。” 说到这里,鹰飞脸色一白,暗暗有些后怕,虽然他是一位妖王,但对方可是圣灵啊。 怪不得,怪不得她的力气那么大,龙族的力量向来是不可以常理来揣测的,怪不得自己看不透她的修为。 原来那祝晴竟是一位龙族! 想到这里,对杨开愈发钦佩了。 那可是一位龙族啊,杨少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把人家给降服了,而且还上下其手大占便宜,反观对方似乎还没有多少反抗的意思。若不是自己带着叶菁晗与杜宪过去撞破,只怕小龙崽子都生下来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呢? 龙族高傲,视自己为万灵之长,没有哪个种族会被他们放在眼中,更不要说是卑微的人族了。 被一个人类那么亵渎,祝晴这个龙族是如何能忍受的? “杨少,你该不会……也是龙族吧?”鹰飞忽然崩出一个滑稽的念头来,回想起杨开身上的种种不可思议,似乎也只有身为龙族才能解释的通。 能降服龙族的,唯有更强大的龙族! 杨开哈哈大笑,拍着胸脯道:“如假包换的人族!” 鹰飞苦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 “请问……阁下可是…杨开…杨大人?”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忽然凑到桌边,低眉垂眼,身躯轻颤地问道。 鹰飞扫了他一眼,发现这家伙不过是个道源一层境而已,并没太在意,却不料那人在鹰飞这一眼之下忽然惊叫一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嚎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不过是来送信的。” 先前杨开虽然在流影城中极为放肆,可也不算太引人注目,只不过鹰飞后来暴露了身份和修为,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知道这家伙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妖王。 此刻这中年男子来送信,对杨开倒不怎么惧怕,反倒是对鹰飞恐惧的不行。 “没人要你的命!”杨开瞧了他一眼,下巴微微一抬道:“送什么信?” 那中年男子悄悄地打量了鹰飞一眼,发现他根本没有看自己,这才大口地喘息一声,伸手入怀,取出一面烫金的书页递给杨开。 杨开接过一瞧,咧嘴笑道:“请柬?” 中年男子不迭地颔首道:“正是。” “谁叫你送来的?”杨开问道。 “是……”中年男子正欲开口回答,眼神却是忽然变得茫然,想了好一阵,居然没能想起来,反而头疼欲裂。 “杨少,有人以秘术抹去了他的那段记忆。”鹰飞眼光一闪,瞧出了端倪。 杨开微微颔首,大袖一拂,便将那中年男子送出门外。既然有人在这送信之人身上动了手脚,那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恐怕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拿起手上的请柬仔细瞧了瞧,杨开不禁挑眉。 “杨少,这是什么请柬?”鹰飞问道。 杨开随手将请柬递了过来,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看样子有人有些迫不及待了。” “拍卖会的请柬?”鹰飞看清请柬上的内容,眉头微微一皱。 他们这趟来流影城,就是为了这个拍卖会而来,却不想他们都还没怎么动作,居然有人主动将请柬奉上,好似生怕他们不去一样。 “杨少,这是个陷阱,而且很危险。” 今日他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修为,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居然还敢主动来送请柬,无疑是有办法对付他这个妖王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我又不是傻子,这么明摆的事情岂能看不出来。”杨开微微一笑。 “要不要把老牛与无谓也叫来?”鹰飞悄悄传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