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一章 我们做朋友吧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八十一章 我们做朋友吧

如今她主动承认,绕是杨开心里有些准备,也是震撼的不行。…, 龙族啊,万灵之长,虽然这个称号有点自封的嫌疑,但也确实相差不远。 上古时期,圣灵无数,却依然以龙凤为尊!即便是当下,大多圣灵都已灭绝,龙族依然能盘踞东海一岛,繁衍生息。 可以说,这个神圣而强大的种族见证了天地的变迁,见证了无穷岁月的流逝,龙族,不单单是一个称呼,更是一种传承与强大的象征! 杨开体内就有金圣龙本源之力,所以在面对祝晴这个活生生的龙族之时,并没有太多的拘谨而惧怕,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 这股亲切很快转为贪婪与觊觎,心中盘算着若是真能降服这个龙女,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啧啧,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你如何知道的?”祝晴又问。 杨开微微一笑,掐指道:“本少精通扶乩占卜之术,随便一算……” 祝晴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心想信你才有鬼了,不过她之前与杨开缠斗的时候暴露出不少信息,杨开能推测出她龙族的身份倒也不足为奇。 “知道也没什么,不过还请你代为保密,龙族的身份毕竟有些……太过惊世骇俗。”祝晴诚恳地望着杨开。 虽说世间流传在那东域东海之中,有一座龙岛,龙岛之上生活着许多龙族,但那毕竟是谣传,世人并不知底细。可若是一个活生生的龙女暴露在天下人的视野之中,必会带来难以想象的震动。 “没问题。”杨开爽快应道,“我也不是喜欢乱嚼舌头的小人。” 祝晴面露感激,心想这人好好说话的时候其实也是不错的。或许自己有些先入为主,所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面孔有些讨厌,也是时候改变一下自己对他的看法了。 “不过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杨开话锋一转,那侵略的目光再一次掠过祝晴身上的敏感部位,好似一只大手要将她全身剥光。 祝晴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眸,身躯轻轻颤抖。 觉得这人还不错的我真是天真啊! “你…想…要…什…么…好…处!”祝晴睁眼,一字一顿咬牙问道,这张脸真是越看越讨厌。 “那要看你能给我什么了。”杨开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本能地感觉自己状态不对,自从今日碰到这祝晴之后,那压抑乃至遗忘已久的欲念不断地翻腾,之前与她分开之后,这种感觉倒是消失了。此刻再见,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种念头再一次翻涌上来,尽管心中告诫自己这龙女不好招惹,可这种玩火的刺激感却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祝晴深深地凝视着他,好一会才轻启朱唇道:“朋友!” “啥?”杨开愕然地望着她。 祝晴轻轻地吸气,道:“我说,我可以跟你做朋友。” 语气虽然平淡。但那眉宇之间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傲意,好似这事乃是一种恩赐一样。 杨开顿时傻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她。 祝晴毫不避讳地与之对视,好半晌杨开都没有反应,祝晴皱眉道:“我说的话你听到……” “哈哈哈哈!”杨开大笑,使劲拍着大腿,拍的碰碰响。 祝晴恼道:“你笑什么?” 杨开笑声一敛,嘲弄地望着祝晴。道:“龙族的高傲,果然名不虚传。” 祝晴也淡淡讥笑:“总好过你们人类的奸诈。” 杨开沉吟了一下,颔首道:“恩,你说的不错。人类确实奸诈的很,这点谁也无法否认。不过你说你要跟我做朋友。你知道……朋友是什么嘛?” 祝晴傲然道:“我不需要知道。” 杨开徐徐摇头,望着她道:“你没有朋友吧?” 强大的龙族需要什么朋友?祝晴心中嗤之以鼻,面露不屑,不过却忽然发现,杨开的表情竟有一丝怜悯和同情,心中顿时恼火的不行,区区一个卑贱的人族,居然敢用这种表情望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动了一下,压制住心中要挖掉他眼珠子的念头。 因为自己不是对手,贸然与他动手,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长老啊长老,你交代下来的任务果然艰巨,晴儿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完成,或许这是族内对我的考验? “你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杨开皱眉问道。 当然是因为长老的命令和祖龙本源,祝晴心中默念,口中回道:“这需要理由么。” “不需要么?”杨开惊愕。 祝晴面露不耐,咬牙道:“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自己堂堂一个龙族要跟他做朋友,简直是他祖坟上冒青烟,居然还敢推三阻四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答应又如何,不答应又如何?”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她,神色忽然一肃,道:“朋友,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人,说要跟自己做朋友,还摆出一副“你赚到了”的表情,杨开也不知道该说这祝晴不通人情世故,还是太过高傲了。 “那要怎么做?”祝晴皱眉沉思了一下,居然摆出一副不耻下问的表情。 杨开瞧了她一眼,大手一挥,沉声道:“为朋友者,自当两肋插刀,分忧解难,为朋友者,自当坦诚相待,肝胆相照,为朋友者……” “说具体点。”祝晴不耐地打断了他,“你要我做什么,才愿意跟我做朋友。” 杨开笑眯眯地望着她,拍了拍旁边的床榻,道:“我如今缺个暖床的,如果你能宽衣解带陪我一晚,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 “滚!”祝晴口中蹦出一个字来,真是个流氓色胚,三句不离本行。而且这种事可不是朋友需要做的,祝晴虽然没有朋友,可常识又岂会不懂。 杨开耸耸肩膀,一副无奈的模样。 祝晴偏过头,不情不愿道:“换个别的。” “那就没了。”杨开摊手道。 “你到底要怎样?”祝晴气的脸色通红,一脸愤怒地望着他。 杨开一巴掌将面前的桌子拍的粉碎,怒道:“本少倒想问问你,你到底想怎样?” 真是莫名其妙,跑过来说要跟自己做朋友,杨开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朋友这二字岂是能强买强卖的。 祝晴抿着红唇道:“我就是想跟你做朋友。” 杨开上下扫了她一眼,确认这女人脑袋正常,没有发什么神经,朗喝道:“好啊,听闻西域那边有个酒剑山庄,酿出来的剑酒乃是天下一绝,便是大帝喝了都赞不绝口,若是你能弄上一些来……” 祝晴眼前一亮,道:“你就与我做朋友?” 杨开摸着下巴道:“到时候再看吧。” “你……”祝晴勃然大怒,“欺人太甚!” 杨开冷笑连连:“我这人就这样,受不了就滚蛋!” “好,从来没人敢对我这样,你会后悔的。”祝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杨开转脸笑道:“天色已晚,晴儿你不留下过夜啊?” 祝晴刚走到门边,正准备开门出去,听到这话,猛地一拳朝前方捣出。 霎时间,房门破开一个大洞,碎木飞溅之中,祝晴回头瞧了杨开一眼,转身冲进黑暗之中。 门外,鹰飞一头冷汗淋淋,待祝晴走远了之后才探头瞧了一下,发现杨开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道:“杨少,她这是怎么了?” “鬼知道。”杨开乐呵呵一笑,心头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经过这次的事情,这祝晴总不会再来纠缠自己了吧? 虽说被一个龙女看上,强拉着要做朋友,也算是一桩不错的好事,但一旦与她相处,杨开总是压制不住心中的欲念,这可是个大问题。 他唯恐自己哪一天真的压制不住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那得罪的可就是整个龙族了。 总而言之,这个祝晴虽然看起来没有恶意,可她的存在对自己太过危险。 杨开百思不得其解,祝晴并没有修炼媚术,那容颜也没绝色到让自己无法压抑的程度,可为什么一闻到她的气味,自己就那么蠢蠢欲动呢? “这这这……”一个身穿金袍仿佛地主老财一样的半大老者忽然跑了上来,看到杨开的破烂的房门之后,顿时大惊失色,口中惊呼连连。 这里的每一间房间都加持过禁制阵法,一般的帝尊一层境都破坏不了,如今这门上却忽然出现一个大洞,真是不知道是何人所为,简直是胆大包天。 “你是哪个?”鹰飞瞧了他一眼,开口问道。 那半大老者似乎知道鹰飞的身份,闻言恭敬回道:“回大人,小的乃这间客栈掌柜,却不知道这里刚才……” “不该问的别问。”鹰飞淡淡地撇了他一眼,从空间戒取出一些源晶丢过去,道:“这且当是赔偿了,给我家少爷重新换一间房。” “是是是!”那客栈掌柜不迭地颔首,连忙张罗起来。若是旁人在这客栈内闹事,他说什么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虽然只是个客栈掌柜,但背后却是有流影剑宗撑腰,在这流影城内也是有组织的。 可鹰飞是什么人,那是一位强大的妖王啊,流影剑宗在他面前算个屁。 不大一会功夫,便给杨开重新安排了一间客房,恭敬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