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不用谢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不用谢

咔嚓嚓…… 轻微的声响传来,直让人听的心惊肉跳,那躲在七号房中的老者更是脸色发白,双目瞪圆,不敢相信杨开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 一拳就将禁制阵法打出一道裂缝,若是再多来几拳…… 狗日的七曜商会,布置的什么狗屁阵法,简直不是东西,老者心中大骂。 就在他震惊之时,杨开忽然把手一翻,祭出了百万剑,剑身一振,剑芒通天,狠狠朝前方斩去。 轰…… 一剑之威,似能破碎长空,直让那乾坤为之颠倒,诸多包房中的帝尊境都看的神色一凛,意识到了杨开的强大。 而那本就裂开一道缝隙的禁制光幕,更是在这一剑之下轰然破碎,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不见。 整个七号包房,一下子暴露在不设防的状态中。 杨开又是一剑扫去,将房间破开,一个面色发白,双眸骇然的老者正瞪大眼珠子朝前瞪来。 杨开身形一晃,直接便冲进了七号房中,将宽大如刀般的百万剑抗在肩头上,把手朝前方一指,气焰滔天道:“老东西,把人头拿来。” 蹬蹬蹬蹬…… 老者骇然后退,咬牙喝道:“朋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话落,一催帝元便朝杨开扑去,同时双手成爪,背后一只雄鹰虚影一闪而逝,爆出漫天爪影,攻势凶凶,似要将杨开开膛破肚。 老者虽然瞧出了杨开的不好惹,但自付实力也有帝尊一层境,更得到了十三号包房的支持,并不是太惧怕杨开,这一番动作已是毫不留情。显然是要至杨开死地。 可就在扑到杨开前方不远处的时候,一只大脚忽然迎面踹了过来,那大脚之上浓郁的帝元涌动,出招虽然平淡无奇,可诡异地将他的漫天爪影破个干净,精准无比地踹在他的脸上。 老者本能地想躲。却骇然发现四周空间都凝固了,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碰地一声,老者应声飞出,直接撞在后面的墙壁上,软绵绵地滑了下来,眼前金星乱冒,头晕目眩,直感觉鼻子都塌了。 再睁开眼,只见一柄宽大的长剑点在他的颈脖上。触感冰凉,杨开面露讥诮之意站在他面前,一脸的不屑。 老者大惊,没想到同为帝尊一层境,自己居然连对方一个照面都没接下,糊里糊涂就被干爬下了。 这……这他妈还是帝尊一层境? 四周包房里也俱都传出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对眼前这一幕有些无法理解。 刚才的战斗他们看的清清楚楚,无非就是杨开轰破了禁制阵法。然后与那苍空门门主正面交锋了一下,结果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位苍空门门主被踹倒在地上,此刻更是性命受制。 这一切太过奇妙,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只怕根本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 那苍空门门主好歹也是帝尊一层境,在同一个修为的对手面前,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还有帮手?”杨开冷笑一声。目光有意无意地朝十三号房那边望了一眼。 十三号房间门口,门房大开,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房间内,摆出一副正准备冲出去的架势,可那姿势却是僵硬至极。仿佛定格在原地一样。 在他面前,鹰飞抱着膀子,斜倚在门框上,一双鹰隼般的目光笑吟吟地注视着他。 没有敌意,没有气息,甚至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让十三号包房的中年男子浑身发冷,僵硬在原地,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流下。 莫名地,他感觉对方有能随手致他于死地的本事,所以尽管听到了那苍空门门主的呼唤,他也无法迈动一步。 “回去吧,等会杨少会来拜访你的。”鹰飞望着那中年男子,轻轻地挥了挥手。 中年男子吞了口口水,轻轻地关上房门,然后退了回去,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浑身抖似筛糠。 七号房内,杨开冲那苍空门门主龇牙一笑,道:“看样子你被抛弃了啊。” 他当然知道那十三号房的帝尊境遭遇了什么,有鹰飞守在门口,那人插翅也难飞,更不要说前来帮忙了。 可苍空门门主听了,顷刻间面如死灰。 他本以为自己与杨开境界相同,无需太惧怕,又得了十三号房的支持,以二敌一根本不需要太把杨开放在眼中,可悠一交手他便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这个帝尊一层境,与自己以前所遇到的截然不同。 更让他感到愤怒的是,那十三号房居然没了动静。 感受到百万剑上的冰冷寒意,苍空门门主颤声道:“大少饶命,老夫愿赔礼道歉,还请大少放我一马。” 生死关头,这位苍空门门主也顾不得什么荣辱羞耻了,只想着能够活下命来,若是命都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杨开缓缓摇头,道:“人无信不立!” 话落之时,百万剑荡出一道虹光,在老者的颈脖之上一划而过。 老者眼珠子瞬间瞪圆,惊恐地注视着杨开,手捂住了自己的颈脖,咬牙道:“你……” 话没说出口,颈脖处便忽然迸溅出殷红的鲜血,强大的喷力直接将他的头颅顶飞出去。 “啊……” 房间四周传来一阵惊呼。 这位苍空门门主此次前来参加拍卖会,似乎带了几个年轻的弟子过来见世面,之前杨开破房而入的时候,他们也都被吓傻了,此刻见到往日视若神明无所不能的门主居然被人一剑枭首,顿时都惊呼起来,个个脸色发白,其中两个相貌清秀的女弟子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眸都没了焦距。 杨开没有理会他们,随手将苍空门门主的脑袋抓了下来,拎着他的头发瞧了一眼,不愧是帝尊境,即便是被枭首之后,这位苍空门门主还是凭着一股怒气,双目瞪着杨开,仿佛死不瞑目,好一会功夫那双眼才逐渐暗淡下去。 大厅内上千武者噤若寒蝉。 先前杨开取出几亿上品源晶,为他们营造出从未有过的修炼环境,让他们感激涕零,觉得这人简直就是世间难有的好人,可现在一言不合直接斩下了苍空门门主的脑袋,他们才意识到杨开的恐怖。 包房内的帝尊境们也都是表情复杂,那些稍微知道杨开底细的都缓缓摇头,为老者感到悲哀。 这位可是连帝尊两层境都殴打过,就在拍卖会门口,旁人躲都来不及,居然还敢主动招惹,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而另外一些不知杨开底细的帝尊境,也不免生出一些兔死狐悲的念头,他们大多都与苍空门门主一样,只有帝尊一层境,眼见他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杨开给杀了,设身处地一想,都有些毛骨悚然,暗暗决定再也不去招惹这个煞星了,否则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既然你要将脑袋给本少当球踢,那本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杨开说完间,忽然将老者的头颅一抛,接着一个旋转飞腿踢出。 伴随着咻地一声,苍空门门主的头颅直朝拍卖台上飞去,跃过花青丝的头顶,直接砸的后台某一处,轰然碎裂开来,仿佛一个西瓜被砸开一样。 后台上,武鸣正在看热闹,却不想杨开居然把头颅踢到他这边来了,险之又险地避开,却是被溅了一身的血污,顿时脸色一黑,一腔怒气憋在心口,别提多难受了。 做完这些,杨开才伸手一提苍空门门主的尸身,望了一眼十三号房间,咧嘴笑道:“那位说要吃屎三斤的朋友呢?做好准备,这里有热乎的。” 说着话,便提着尸体朝十三号房飞了过去。 刷刷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十三号房望去,个个都满是同情。 苍空门门主死便死了,好歹也有个痛快,杨开也没施展什么折磨的手段,可这位十三号房里的帝尊境,只怕是要生不如死啊。 想象着十三号房等会要遭遇的折磨,不少人都打起冷战,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们并不怀疑杨开的决心和实力,先前那七号房的苍空门门主说要把脑袋给他当球踢,他真的踢了,十三号房说要吃那啥三斤,恐怕……是真的要吃啊。 从来没参与过这样的拍卖会,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无天。 满场寂静,一道道神念从各大包房中传出,朝十三号房探去,好奇心人皆有之,虽然明知等会可能会发生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看个清楚。 “碰……” 十三号房间的房门似乎被一脚踹开,紧接着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惊怒声:“你想干什么。” “本少特意满足你的愿望,不用谢!” “不不不,那话不是我说的,你别来找我。”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事到临头为何退缩。” “这位少爷,求求你放我一马,我错了还不行么,先前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这可不行,那般雄心壮志本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说什么也要满足你。妖王,让他别反抗!” “是!” “你……士可杀不可辱,我跟你拼了。” “在本王面前你还想动手,杨少,三斤太少,三十斤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