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九十二章 八方分元阵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九十二章 八方分元阵

“对了,那个柴虎呢?”杨开忽然又想起一人。 柴虎并非是从恒罗星域过来的,而是星界本土人。 不过与鬼祖赤月艾欧等人关系极为亲密,甚至结拜过。 当年从恒罗星域中与杨开一起过来的共有五人,无道,鬼祖,艾欧,赤月和古苍云。 其中无道可是当年的星域第一人,可惜天道无常,他最终死在了晋升道源境的天地能量洗礼之中,剩下鬼祖等四人在天鹤城中摸爬滚打,处境艰难。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四人结识了柴虎,得了他不少帮助,后来情谊深了,便结拜为兄弟,鬼祖为大,艾欧老二,古苍云老三,柴虎老四,至于赤月,便是众人的五妹了。 杨开当年路过天鹤城的时候,正碰到天鹤城城主骆津对赤月逼婚,那个时候柴虎劫持了骆津之女骆冰为人质,想要将赤月救出,结果功亏一篑,若非杨开当时在那,只怕柴虎也要交代进去。 后来杨开大闹天鹤城城主府,杀了不少人,将一群人带出,安置在千叶宗中。 此刻他也是忽然想起有柴虎这么一号人的。 听到杨开问起,鬼祖桀桀笑道:“老四有情劫!” “和谁?”杨开愕然。 艾欧也是表情古怪地道:“那个骆冰,你还记得吧?” “她?”杨开怔住,简直不敢相信。 柴虎当年劫持过骆冰,按道理来说,两人就算不是仇敌,也不至于眉来眼去吧,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互相看对眼了。 艾欧道:“当年老四劫持那丫头的时候,似乎正好碰到那丫头遇到一些危险,所以虽然劫持了她,也算是救了她,那丫头还是算恩怨分明的,对老四颇有些动心。可惜她父亲死在杨小子你手上。而老四又算是我们的兄弟,那丫头一直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就算对老四有些情谊也是藏在心头。前两年她离开了,老四不放心。便跟在她身边,至今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古苍云道:“福兮祸兮,正因如此,老四也免了这一难。” 杨开微微颔首。既然那个柴虎一直都不在千叶宗,倒也无需操心什么了,他那么问,也只是照顾鬼祖等人而已,他本人与柴虎并没有什么交情。 “五妹还在那老混蛋手上。”艾欧沉着脸道,“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送出来拍卖。” “但愿吧。”古苍云转头朝高台上望去,他们几个都被送出来了,按道理来说赤月也一定会被送出来的。 杨开淡淡道:“我若是那人,定会留一个人质在手上。” 几人听的一惊。 便在这时,高台上的花青丝开口道:“诸位。此番拍卖会就此结束,不过还请大家稍安勿躁,诸位都是远道而来,妾身师尊准备了一份厚礼呈上,还望诸位莫要嫌弃。” “真被扣下来了。”艾欧脸色一沉,变得极为难看。 这拍卖会都已经完了,却依然不见赤月的踪影,显然是真如杨开所料的那样被扣下来当人质了。 几人虽然一直被那老东西扣押着,连一身修为都被封印了,却一直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妖王。保护好他们!”杨开吩咐一声,身形一晃,忽然从一号房中闪了出来,凌空悬浮在拍卖大厅的上空。目光朝后台望去。 那里空无一人,武鸣也早不知去向。 他冲花青丝打了个眼色,传音道:“花姐,去一号房。” 鹰飞在那里,等会就算有什么变故,多少也可以照应一二。 花青丝点点头。脚下一跺,便朝一号房冲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大厅内,包房中,无数双目光朝杨开望去,不知这嚣张跋扈的青年此举到底想要做什么。 杨开神念如潮水一般倾泻出去,朗声道:“老狗,你用这拍卖会引本少现身,本少来了,你用本少朋友来拖延时间好布置周全,本少也如你所愿,怎么,事到临头你还要藏头露尾,不敢现身一见么?” 一番话喊出,却是没有半点回应。 倒是大厅内诸多武者面面相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杨开,猜测他是不是失心疯了。 “鬼鬼祟祟丢人现眼,老狗你好歹也是星神宫长老,居然如此胆小?”杨开冷笑一声,嘴炮全开,极尽嘲讽之能。 “什么?星神宫长老?” “哪来的星神宫长老?” “他什么意思?” 诸人大惊,杨开的话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星神宫,在南域那可不单单只是一个名字,更是一个象征,一个无敌的存在,毕竟那是大帝宗门,是镇守南域的巨无霸。 而星神宫的长老,更是寻常人难得一见的大人物,比起那些一线宗门的宗主门主地位都不会差。 而听杨开话中的意思,他似乎是跟一个星神宫长老有了什么过节…… 这…这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在南域,得罪谁不好,居然得罪一个星神宫长老,而且还敢这般大呼小叫,大言不惭,一口一个老狗骂的及其顺口,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啊。 一时间,不少人望着杨开的目光就如同望着一个死人。 这般开罪一位星神宫长老,那还能有什么活路? “哈哈哈哈!”一声大笑忽然响起,声音飘忽不定,竟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包房内诸多帝尊境皆是面色一变,感觉在那人的笑声中一身气息都被引动了,帝元不受控制地翻滚,心头大骇,知道这发出笑声之人绝对是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难道这人就是那个星神宫长老?星神宫的长老数量不多,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位。 “久闻杨小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杨开冷哼道:“本少不跟鬼鬼祟祟之人说话,现身吧。” 那声音沉寂了一会儿,开口道:“既然杨小友坚持如此,那便如你所愿。” 话落之时,天地忽然为之一黯,整个拍卖会场忽然闪烁出无数道阵纹图案,那些阵纹迅速亮起,仿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下子朝四周扩散开来。 下一瞬,众人便生出一种天地为之颠倒,空间分离的错觉。 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似要将人投进无尽的虚空之中。 “嗯?八方分元阵!”一号房中,龚家主忽然脸色一变,迅速地取出一套阵旗,帝元涌动灌入那些阵旗之中,双手翻飞,将一枚枚阵旗抛向虚空之中。 那一枚枚阵旗很快消失不见,而紊乱的一号房空间也立刻稳定下来。 “龚泰,你找死!”一声怒喝传来,正是此前那个神秘的声音,似乎是龚家主这一番作为让他有些惊怒,言语之间夹杂了震慑心神的狂暴之力。 那力量轰进龚泰的识海之中,让他脑海一阵疼痛,张口就是一蓬血雾喷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这还没完,一号房中,忽然爆闪出一道五色华光,凝为一道利刃,直接朝龚泰斩去。 这五色光刃,正是此前击杀过一位帝尊境的强大阵法之力。 龚泰一见,顷刻间面如死灰,心中大呼我命休矣。 眼见那五色光刃将要斩下,一声鹰啸传出,一只鹰爪忽然从旁探了出来,狠狠握住那五色光刃,用力一捏,啪地一声脆响,五色光刃瞬间崩散开来。 龚泰大口喘息,脸色苍白,哪还不知道在这关键时刻有人救了自己一命。 心有余悸地看向一旁,正看到鹰飞冲他微微颔首道:“放心,有本王在,谁也杀不了你。” 龚泰起身,恭敬抱拳道:“多谢妖王庇护。” 星神宫的长老要致自己于死地,却是一位妖王救了自己的性命,说出来简直就是讽刺。 鹰飞摆手道:“不用,倒是你之前说那个什么八方分元阵,是做什么的?” 杨开把龚泰带过来的时候,也与他聊了几句,鹰飞当然知道这位龚泰是个阵法大家,要不然也不至于一眼认出那阵法的名堂,更有手段克制。 鬼祖等人也都好奇地望着龚泰。 龚泰叹息道:“是一种分离天地空间的阵法,之前我就看出这里布置了阵中之阵,却没想到居然是八方分元阵。” “阵中阵?还有什么阵法?”鹰飞皱眉道。 “大方圆五行阵!”龚泰回道,“这两种阵法相辅相成,互为依仗,布阵之人的手段果然了得。” 顿了一下,他望着鹰飞道:“敢问妖王大人,那位杨小弟与这位星神宫长老有何仇怨,竟让这位长老不惜布下两座大阵困住他。” 鹰飞脸色一沉,道:“你是说,这阵法有困人之效?” 龚泰颔首道:“不错,大方圆五行阵镇守天地,封锁空间,这拍卖会场如今已经被封锁住了,阵法不破,只怕谁也无法离开。而八方分元阵却能将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隔离开来,处在一个个独立的小空间之中。适才若非老朽见机的快,布下克制之法,只怕我等也都被分开了。” 鹰飞闻言,脸色大变:“不好!” 扭头望去,哪还看到杨开的踪影,只见一号房外漆黑一片,仿佛整个房间都沉入虚空之中,神念往外探查,居然也察觉不到任何人的气息。 拍卖会上千人,也忽然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