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能修炼到帝尊境,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审时度势,杨开与谭君昊之间的恩怨他们怎愿意插手。 当下便有人抱拳道:“谭长老,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说完转身就走。 其他人彼此瞧了一眼,也都纷纷上前告辞,眨眼功夫便有一大半人四散而去,还剩下一些眉头微皱,踌躇不已。 他们似乎已经瞧出这一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谭君昊无缘无故地将他们召集到此地,又提前布置下阵法,显然不会让他们轻易离开的,这个时候辞行,只怕会得罪谭君昊。 一时间心中懊恼不已,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来流影城参加什么拍卖会,现在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一潭浑水中,想抽身离开都是奢望。 果不其然,眼见那些帝尊境四散开,谭君昊轻哼一声,朗声道:“诸位觉得自己能走的掉么?” 那些帝尊境纷纷止步,转头望着谭君昊,先前开口说话之人皱眉道:“谭长老,此言何意?” 话语之中隐隐有些质问的意思了,谭君昊就算是星神宫长老,地位尊崇,实力超群,也没道理限制这诸多帝尊境的自由吧?与他有仇的是杨开,又不是自己这些人。可听谭君昊话中的意思,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谭君昊淡淡道:“也没什么。只是此地已被老夫布下大阵,没得老夫允许,谁也别想离开。” 诸人闻言,脸色陡变。 那之前说话之人皱眉道:“谭长老,我等敬你是星神宫长老,星神宫更是我南域霸主宗主,庇护我南域亿万武者,还请出言指点,我等要如何做才能离开这里?” 若是旁人这么做,在此的帝尊境只怕立刻便要翻脸了。无缘无故地被限制了自由,这种事谁能容忍。可偏偏谭君昊不一样,不提他帝尊三层境的强大修为,便是一个星神宫长老的身份。也无人敢在他面前放肆。所以纵然这人心中恼怒,却也不得压下怒火,仔细问个清楚。 “是啊谭长老,还请指点。”有人立刻拱手附和。 谭君昊微微一笑,道:“想离开这里。也简单。”伸手一指杨开,道:“帮老夫杀了他,老夫便放尔等离开此地。” 众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珠子,嘴中的苦塞过吃了一百斤黄连…… 杨开此前几次行凶,众人都看在眼中,知道这青年实力彪炳,极不好惹,在场的帝尊境没有人有信心能在他手下活过性命。 现在谭君昊却叫他们去对付杨开,这不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么。 这他妈还是星神宫长老?一瞬间,众人只觉得星神宫这高大雄威的招牌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轰然倒塌。对星神宫别提多失望了。 星神宫是南域霸主宗门,若是里面的长老都这样不讲道理,以势压人,谁还心存敬仰。 “谭长老……莫不是开玩笑?我等与这位小兄弟也是无冤无仇的……” “是啊谭长老,还请你高抬贵手,放我等一马。” 一时间,群情激奋,不过面对谭君昊,众人还是收敛着自己的怒意,不敢太过无礼。 谭君昊不为所动。朗声道:“此子对老夫极为不敬,不但出言侮辱老夫,更打伤了老夫的弟子,甚至还抢夺了老夫的一件重宝。若是尔等能帮老夫制服他。他日老夫必有重谢。” “竟有这等事,那倒是他的不对了。” “是啊,谭长老毕竟是星神宫长老,居然敢侮辱谭长老,抢夺重宝,实在是大大的不该啊。” “要赔礼道歉。这绝对要赔礼道歉。” 一群人咋咋呼呼,表面上都在附和着谭君昊,实际上却是一点实质性的意思都没有,都在和稀泥。没人是傻子,单凭谭君昊一句空口白牙的承诺便去找杨开的麻烦,这不是嫌自己命长么。 杨开乐呵呵地望着,此时也是忍不住叫道:“谭老狗,你好歹也是星神宫长老,实力更高过本少两层,竟还要广邀帮手来对付本少,你还要不要脸,有本事就别牵连无辜之人,过来与本少单打独斗。”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对杨开好感大生,觉得他这话说的在理。 你们两人的恩怨,牵连我们这些无辜之人干什么,这位谭长老也实在是莫名其妙的很。 谭君昊脸色一沉,恨恨地瞪了杨开一眼,又扫了一眼众人,道:“诸位当真不愿帮老夫这个忙?” 众人表情尴尬,视线飘忽,却是没人响应。 倒是那最先开口说话之人一脸愤慨道:“谭长老莫要再强人所难了,天下之事大不过一个理字,你与这位小兄弟之事你们自己解决便是,以谭长老的修为,想拿下他不过易如反掌,何须我等出力。” 这人一脸络腮胡子,看起来极为豪迈,并非什么心机深沉之辈,谭君昊种种作为让他极为看不惯,此刻也是话里夹枪带棒说了一通。 谭君昊冷冷地瞧了他一眼,单手忽然一掐诀。 那络腮胡子大汉立刻惨叫一声,仿佛遭遇了什么重创般,浑身剧烈颤抖起来,那颈脖处,立刻浮现出一个凸起迅速在肌肤之下游动。 “怎么回事!”诸人大惊,纷纷从这络腮胡子大汉身边跳开,生怕被殃及池鱼。 “刘兄,刘兄!”有与这络腮胡子大汉相熟的武者大声呼喊。 可这位刘姓武者却是妄若未闻,自顾地发出惨叫,不一会儿便脸色苍白,浑身被汗水湿透。 刺啦…… 他忽然一把撕开了胸口的衣服,瞪大了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低头朝自己胸口处望去,只见那个在肌肤下游走的小凸起,竟迅速地朝他心脏处钻去。 “这…这是什么?” 刘姓武者强提起一口气,瞪着谭君昊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催心蛊!”杨开脸色一变,低声喝道。 谭君昊手上法决不变,淡淡道:“敢忤逆老夫,这便是下场!”顿了一下,他提醒道:“对了,千万别运转帝元,否则你只会死的更快。” 这话说的迟了,那刘姓武者在察觉不妙的时候就已经催动帝元,果然如谭君昊说的那样,越是催动帝元,那什么催心蛊就移动的越是迅速,眨眼功夫就从左边胸膛钻入。 钻心般的疼痛传遍全身! 刘姓武者怒吼一声,并起两指,猛地插入自己胸膛,霎时间鲜血飞溅,看他那样子,似乎是想将身体内的异物扣出来。 不过还不等他动手,便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心脉已断,眼珠子瞪圆,身子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嘶……”诸人大惊,纷纷倒吸凉气,只感觉手脚冰冷。 他们此前根本没有看到谭君昊有出手的痕迹,只是掐了一个法决,那刘姓武者便已中了催心蛊,可见这催心蛊是早就在刘姓武者体内了。 刘姓武者遭此毒手,那么自己呢? 答案很快揭晓,谭君昊手上法决又是一变,目光扫过全场。 在场二十多位帝尊境竟齐齐闷哼一声,每个人的肌肤下都浮现出一个小凸起,急速地朝胸膛处游去。 “谭长老,你……” “什么时候?” 诸多帝尊境皆是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什么时候中了催心蛊都不自知。回想起进入拍卖会后的点点滴滴,有人恍然醒悟:“那茶……” 谭君昊微微颔首,道:“不错,那茶水之中被老夫动了些手脚。” 杨开也是一惊,同时感到有些庆幸,幸亏来这里之前留了些心眼,在包房内喝茶的时候是叶菁晗自己取出来的茶具和茶叶煮得茶水,否则此刻只怕也已经跟这些人一样中了催心蛊,为谭君昊摆弄了。 那催心蛊虽然防不胜防,但让帝尊境都瞧不出什么端倪,看样子谭君昊培养这些催心蛊有些年头了,否则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威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蛊虫。 老东西果然阴险狡诈,凭他帝尊三层境的修为对付自己,居然还要使这些手段。 “谭长老你疯了!”有人睚眦欲裂地望着谭君昊。 在场的帝尊境可是有二三十位之多,遍布南域各大区域,今日之事一旦传言开来,只怕是星神宫第一个就要杀他清理门户。敢用这种阴险手段对付南域这么多帝尊境,明月大帝岂能容他败坏星神宫的名声。 不过转念一想,只要有催心蛊在体内,谁有敢随意将今日之事乱传。 只怕今日之后,自己这些人注定要成为谭君昊的奴仆,惟命是从了。 念及此处,众人都是心头凄然,满腔的不甘和怒火,却又无处发泄。 他们哪里知道,谭君昊为了杨开手上的东西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得到不老树,他完全可以脱离星神宫,找个地方好好炼化,一旦成就不死不灭之身,明月大帝又能把他怎样? 到时候就算东窗事发,他也丝毫不惧。 正是有这样的打算,谭君昊才毫不犹豫地动用催心蛊,甚至直接杀了那络腮胡子大汉,以儆效尤。 “谁帮老夫杀了他,老夫定有重赏!”谭君昊把手一指,点向杨开,已然撕破伪装,他也无需再顾忌些什么了,当即冲那些帝尊境们吩咐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苦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