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弄疼你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弄疼你了?

“妖王……”杨开虚弱地喊着,手锤着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情况不妙,若是全盛时期,祝晴这妖女他倒是不惧,可眼下才大战一场,虚弱至极。跟她单独在一起实在没什么安全感。 还是赶紧把鹰飞喊过来护驾比较稳妥。 “喊什么呀,他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的。”祝晴瞧杨开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心中大为快意,嘴角含笑地蹲到他头顶前方,腿弯压住裙角,免得春光外泄,手撑着脸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杨开如临大敌,瞪眼瞧着她,警惕地道:“那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 “龙气啊,我是龙族,感应到你的龙气,自然就能找到你!”祝晴伸手戳了戳杨开胸口的处的龙鳞。 “嘶……”杨开倒吸一口凉气,一张脸都扭曲了,那里本就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祝晴这一戳没轻没重的,差点让他疼的跳起来。 “哎呀不好意思,是不是弄疼你了?”祝晴伸手掩住红唇,一脸羞愧地望着杨开,仿若做错事的孩子,但那眼角的狡黠却说明她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区区小伤,何足道哉!”杨开傲然冷哼,疼我也不说,弱什么也不能弱了气势。 “是嘛!”祝晴不怀好意地冷笑起来,捻起一根芊芊玉指,朝杨开肩头的伤口处点去。 “你作甚!”杨开大怒,心想若不是本少现在没什么力气,保证打的你屁股开花。 祝晴笑而不语,只是拿手指朝那伤口处戳,戳戳戳,戳戳…… 她还故作关切地问道:“疼吗?这么大一道伤口,很疼吧?” 杨开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纷呈,却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内心暗暗发狠,今日要是不被她弄死。来日定当百倍奉还。 “疼不疼?”祝晴再次询问,一脸关切,手上变本加厉,一根手指都钻进了伤口。来回搅动。 杨开眼角一滴泪痕滑过,不禁生出一种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壮。 霍地转头,杨开凝视着祝晴双腿间,认真地道:“小妞你底裤露出来了。” 祝晴一呆。连忙低头望去。 便在这时,杨开猛地催动金圣龙本源之力,金光大放,将他与祝晴齐齐笼罩。 祝晴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似是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冲击,小脸微微变色。 杨开伸手,猿臂一捞,扣住了她的颈脖,将她狠狠往下一拖,祝晴直接被拖跪在杨开面前。竟是半点都反抗不得。 碰地一声,两人脑袋狠狠撞在一起。 杨开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昏了过去,不过还是精准地捉住了对方的红唇,一口咬住,再来一招游龙出洞,叩开贝齿,肆意品尝着那甘甜的滋味。 “唔……”祝晴闷哼,瞬间瞪大眼睛。 尽管不是第一次,但还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亲密接触。口腔中仿佛有一杆无坚不摧的长枪,左扫右摆,散发出一股神奇的力量,轰击着她的心灵。让她浑身立刻生出一种酥酥麻麻的异样感,一身足以媲美帝尊三层境强者的力量竟是完全聚集不起来,渐渐地,浑身宛若火烧了一样,燥热无比。 在这满是尸体献血和内脏的广场之上,两人就像是定格了一样。时间也仿佛停止了流淌。 金光逐渐散去,金圣龙本源之力也徐徐收敛。 没了金圣龙本源之力的压制,祝晴这才猛地抬头,摆脱了杨开的肆意妄为,美眸喷着怒火,仿佛一座火山将要爆发,酥胸剧烈起伏,咬牙道:“你……放肆!” 区区一个人类,竟三番两次地非礼她,简直让她气炸了肺。 “嘿嘿嘿嘿……”杨开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呈现出一个大字形,模样看起来狼狈极了,却奸笑个不停,滚刀肉似的道:“你动手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杀了我,你也要守寡!” 说的好像祝晴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样。 祝晴脸色陡寒,几欲能刮下一层寒霜,贝齿轻咬,抬起一只粉拳,对准杨开的脸,狠狠来了一下。 “你……大爷!”杨开破口大骂,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 昏昏沉沉,头疼欲裂,浑身软弱无力,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当初很弱小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意识浮浮沉沉,耳畔边传来一些熟悉的呼唤声,朦胧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想要看清楚,却怎么也看的不真切,伸手去捞,也如井中月水中花。 某一刻,杨开忽然睁开眼睛,混乱的意识一下子变得清醒。 “杨少!” “杨开!” “宗主!” 一声声呼喊在耳畔便响起,杨开放眼望去,只见以鹰飞为首,叶恨叶靖晗赤月等人都围聚在一旁,一双双目光中满是关切。似乎是见他总算醒了,脸上都有些如释重负的表情。 “没死啊……”杨开轻轻地念叨一声。 鹰飞道:“杨少你大战一场,消耗太大,所受之伤亦是不轻,后来昏迷了,所幸……祝晴姑娘第一个找到了你,一直守在你身边,否则若为奸人所乘,后果不堪设想。” 想想都后怕不已,杨开那个时候陷入了很深度的昏迷之中,若真让对他心怀不轨的人找到了,只怕性命堪忧。 那大方圆五行阵虽被杨开解除,但八方分元阵却还维持着作用,鹰飞等人一直在等龚泰破解阵法,将那些被分离的空间合拢,这才能从房间中走出来。 “祝晴……”杨开愕然。 鹰飞笑道:“正是祝晴姑娘,亏得她仗义出手。” 说话间,目光朝旁边偏了一下,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大概是觉得杨开与祝晴之间有些什么,毕竟上次在那荒山野岭两人可是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 杨开顺着望去,正见到祝晴站在那边,神色颇有些不太自然。 杨开咧嘴狞笑,心想若不是这妖女最后给我来那么一下,自己恐怕也不会昏过去。 不过她竟没趁机对自己怎么样,倒让杨开有些意外,看样子……她对自己确实没有什么恶意啊,难道是自己误会她了? “咦,谁还帮我洗了身子,换了衣服!”杨开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血污已经被洗干净了,连衣衫都换了一套干净的。 不会是祝晴吧?啧啧,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啊…… “是我!”艾欧似乎瞧出了杨开的臆想,冷哼一声道:“有什么意见?” 杨开脸一黑,忙道:“有劳岳父大人,小婿哪敢有什么意见?” “哼,孤身在外,也不好好保护自己,万一让月儿她们守寡了怎么办?”艾欧训斥道。 “是是是!”杨开不迭地点头,心虚的不行,谁让自己坏了人家女儿的清白。 古苍云在一旁道:“要怪还是我们实力太弱,杨宗主他也是为我们出头。” 艾欧叹道:“下次别再这么鲁莽了。”话语之间满是关切,顿了一下道:“五妹她……” 杨开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忙道:“她无事,我这就让她出来。” 挥手打开小玄界,将赤月给放了出来。 这一手直让祝晴看的一呆。 众人相见,自然又是一番询问,得知杨开受伤颇重,赤月同样一脸自责。 “诸位,还是让杨少休息一阵吧。”鹰飞见众人吵吵闹闹的,唯恐打扰了杨开调息养伤,连忙说了一声。 “对对对。”鬼祖点头道:“有什么事,等宗主恢复了再说。” 当下,众人便纷纷告辞。 祝晴一言不发,夹在人群之中,也跟着往外走。 “那个谁,晴儿你留意下,我有事问你。”杨开把她喊住。 祝晴步伐一顿,听到杨开这般亲密地称呼自己,黛眉微微一皱,似是有些不喜,不过还是微微颔首,停下了步伐。 她也要找个机会跟杨开单独聊聊。 倒是赤月跟艾欧,猛地回头,意味深长地瞧了杨开一眼,又转过头去。 不大一会儿,众人便走了个干净。 杨开从床上爬起,盘膝坐下,神念转动,审视自身。 一看之下,杨开顿时惊奇不已。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实力……似是有所提升,不敢相信地确认一番,发现确实是提升了,虽还不到帝尊两层境的程,但绝对已到了一层境的巅峰,比起之前要强大不少。 前几日的苦战,先是应付那将近三十个帝尊境的围攻,后来又要应付那金甲天书中召唤出来的百只帝尊境妖兽,最后又跟谭君昊拼了个你死我活,惨胜收场。 一身力量无论是神识之力还是帝元,都几乎消耗干净,置之死地而后生,竟反而得了好处。 虽然现在还没有恢复完全,但只要恢复过来,能发挥出来的实力绝对会比之前强大不少,再遇到之前那样的战斗,也不会把自己搞的半死不活了。 这可真是天降喜事。 又检查了下自己的伤势,发现也都没了什么大碍。自己昏迷了应该有几天时间,在这几天时间内,自己的肉身和金血的强大恢复之力一直在发挥着功效,胸口和肩膀处的伤口几乎也都快要愈合,消耗的神识之力也在温神莲的滋润之下完全补充了回来。 只要再打坐恢复一两日,自己便可以再次龙精虎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