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打死不说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打死不说

三日后,杨开徐徐睁开眼睛,瞧了一下手上的金甲天书,颇为无奈。∈♀, 他整整炼化了三日,这金甲天书竟是半点动静都没有,丝毫没有接纳自己帝元和神念的迹象。 这让他知道,想要炼化这金甲天书,绝对不是短时间能够达成的。 谭君昊能够催动这天书的威能,说不定都不知道炼化了多少年。 不过杨开并没有气馁,反而很是惊喜,因为越是难以炼化,就越说明这帝宝的威能不俗,当年在碎星海中他炼化山河钟还花了一年多时间呢。 炼化天书没有进展,倒是三日的休息将养让他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大战之后的好处也逐渐显露,不但自身帝元有所增长,就连神识力量也涨了一截,日后晋升帝尊两层境的话,肯定会更加容易。 收了天书,杨开神念扫过外面,一番传音,静静等候起来。 不大一会功夫,花青丝,赤月,艾欧和鬼祖古苍云等人齐聚厢房之中,听到动静的鹰飞和祝晴也赶了过来。 “诸位,谭君昊虽死,但他种的催心蛊却依然在你们体内,我需要将蛊虫弄出来,所以还请诸位多多配合。”杨开神情肃穆地望着众人。 赤月闻言一喜,道:“小子你能把蛊虫弄出来?” “可以一试!”杨开颔首道。 按道理来说,催心蛊这种东西只有养蛊之人才能随意驱使,杨开并不精通蛊术,也不知道这催心蛊到底是怎么养成的,但他手上有奴虫镯。 这件帝宝与斩魂刀一样,都是虫帝的遗物,奴虫镯虽然无法用来争斗。但却是天下奇虫异豸的克星,但凡位列在奇虫经上的奇虫异豸,奴虫镯都可以驾驭。 而不巧的是,催心蛊正是奇虫经上的一种,位列地榜前列。 连噬魂虫这样列于天榜之中的奇虫都为奴虫镯所克制,更不要说区区地榜的催心蛊了。 “既如此。那还等什么,我第一个来!”古苍云当即应了一声,身形一晃便要坐到杨开面前。 艾欧忽然把手一伸,将他抓了回来,丢到一旁,冷哼道:“二哥我都没动,你也敢动,还有没有点规矩?” 鬼祖在一旁桀桀笑道:“若论资排辈,应该由我先来啊。你们都闪开!” 说着,鬼气一催,毫不客气地将艾欧和古苍云挤到一旁,坐定在杨开面前。 三人这番争执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杨开却瞧的目瞪口呆,恍然之后,才明白他们为何要争这个第一。 杨开只说可以一试,并没有给人完全的把握。万一驱虫不成出了什么叉子,那第一个试验的人肯定会有危险的。 正是因为这个。三人才毫不客气地争抢。 赤月紧张地望着杨开道:“小子你可要仔细着点,大哥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鬼祖不乐意道:“瞎说,本座还年轻着呢,宗主你放心施为!” 杨开哑然失笑,道:“都别太紧张。区区催心蛊而已,我还是有把握的,若要试验的话,我那边还镇压着二十多个试验品呢,怎么也轮不到你们。” 山河钟还留在战场中。镇压着那二十多个帝尊境,倒不是杨开无法收回山河钟,只是他对那二十多人还另有打算,并不想立刻放了他们。 听杨开这么一说,众人才放松下来。 “长老,放开心神!”杨开望着面前的鬼祖,低声吩咐道。 鬼祖颔首,闭上双眼,心灵放空。 杨开手一翻,奴虫镯便出现在手心上,他微微灌入帝元,催动奴虫镯,顷刻间,镯子中便诞生出一股奇特的力量,正是奴虫镯的奴虫之气。 杨开伸手一点,将那奴虫之气缠绕在指尖,牵引到鬼祖的身上,神念与帝元齐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奴虫之气在鬼祖体内游走起来。 鬼祖微微闷哼一声,倒也并无大碍。 杨开与他的实力差距极大,所以杨开能很好地控制这一道奴虫之气,若是鬼祖与杨开修为差不多的话,就没这么轻松了。 少顷,那一道奴虫之气在杨开的牵引下行至鬼祖的胸口处,精准地找到了那催心蛊藏身的位置。 似是有所察觉,那蛊虫陡然不安稳起来,正欲逃窜,杨开却是手指连动,在鬼祖胸口上猛点了几下。那一道奴虫之气立刻化开,将蛊虫彻底包裹。 奴虫之气对这些奇虫异豸有天生的克制之力,被这道气息包裹,蛊虫无论如何挣扎都摆脱不得。 杨开手指徐徐牵引着,慢慢向上,将气息引至鬼祖的咽喉处,手指轻轻一扣。 鬼祖脸色一变,下一刻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涂出来。 杨开早有准备,随手一挥,便将这血箭挥到一旁,朝祝晴飞了过去,口中低喝道:“晴姑娘,有劳!” 祝晴虽然没有得到事先的通知,但反应也是极快,檀口一张,一道灼热的火焰从口中喷出,直接将那血箭焚烧殆尽,连带着藏在血箭之中的蛊虫也一下子灰飞烟灭。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知道是前几天杨开见到那一滴真龙之血,察觉到了自己的火属性,这才被拉了壮丁。 蛊虫被驱除,鬼祖长吁一口气,只感觉浑身都轻松多了,神色大喜地跳下床。 “五妹你来!”艾欧望着赤月,示意道。 既然确定杨开能够将蛊虫驱除,也没有什么危险,倒也不需要争什么了,反而变得谦让起来。 却不想赤月脸色微红道:“还是你们先吧,我与花大人最后来。” 艾欧一怔,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倒也没多说什么,推了古苍云一把,将他推了过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杨开再施展起来就更加的驾轻就熟了。 不大一会功夫,便将古苍云和艾欧两人体内蛊虫驱除了出来。 “我们先出去等你们。”艾欧说了一声,便与其他人一起朝外走去,众人也都识趣的很,纷纷走了个干净,就连祝晴也在鹰飞的示意之下乖乖离去。 独留下花青丝和赤月两人。 “我先吧。”花青丝抿嘴一笑,主动盘膝坐在杨开面前。 “闭眼!”杨开道。 花青丝嗔了他一眼,一副便宜你的架势,这才徐徐闭上眼睛。 杨开这驱除蛊虫的过程众人都看在眼中,拿一根手指在别人身上戳戳点点的,尤其是还要碰到胸口这样敏感的位置,男人还无所谓,倒是花青丝和赤月两个女子,多少会有些不自在,自然不方便被人围观。 也是没办法,催心蛊主要就是针对心脉的蛊虫,自然是藏身在胸口附近,这一点杨开也没办法避开。 如法炮制,很快花青丝便吐出一道血箭。 杨开伸手一抓,将那血箭凌空抓住,帝元猛震,好一番动作才将蛊虫杀死,比祝晴要费事不少。 花青丝款款起身,笑吟吟地盯了杨开一眼,表情意味深长,推门而去。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赤月忍不住叹息一声,只能坐到杨开面前,有些不自在地道:“小子你可不要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杨开一脸黑线,道:“哪能啊。前辈你也别胡思乱想,我虽然可以隔空用力,但毕竟不保险。” 赤月道:“我知道!开始吧。” 说话间,便闭上了美眸,一副认命的表情,不过从那脸上的表情看,还是有些紧张的。 杨开尴尬了一会儿,眼前这人毕竟是自己的岳母大人,搞的他一时半会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最后也只能一咬牙,硬着头皮专注施为起来。 当手指划过赤月身上的时候,杨开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在颤抖,那脸颊也是飞起红云,仿若火烧了一样,待到划过胸口之时,双颊更是娇艳欲滴,身体紧绷,体内的力量也不由自主地反抗起来。 若非杨开实力远超过她,轻易将她的力量镇压,单这一下恐怕就要闹出不少麻烦,搞不好就要受到反噬。 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将蛊虫逼出了体外。 赤月起身,扭头就朝外走去,待到门口的时候,这才忽然回头道,正色叮嘱道:“这事绝对不要告诉轻罗。” “恩恩恩!”杨开不迭地颔首,“打死不说。” 很快又反应过来,自己不过是替她驱除个蛊虫,又没发生什么有违伦常人神共愤的事,干嘛搞的这么做贼心虚啊。 呆在原地,默了许久,杨开这才甩了甩脑袋,长身而起。 如今该处理的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去看看那几十个帝尊境了,总不能一直把人家镇压在山河钟里。 身形一晃,杨开便来到了前几日的战场。 这里空无一人,四周破败,一片断垣残壁,只有一口古朴的大钟镇压在原地。 杨开手上一招,心念微动,山河钟立刻朝他飞了过来,半空中迅速变小,落在手心上。 原本山河钟镇压之地,二三十个帝尊境一脸焦急地来回度步,更有几人神色萎靡,一看就是受了重伤,正在盘膝打坐疗伤,反正没一个安稳的。 杨开瞧了那几个重伤的帝尊境一眼,奇道:“诸位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当时将这些人镇压在山河钟里的时候,他们分明好好的啊,怎么几日不见,居然还有人受伤了,难不成他们在里面还打了一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