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一十五章 怎么怪怪的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一十五章 怎么怪怪的

祝晴身形不动,稳稳地站在空间法阵上,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她刚才揍飞的不是一个妖王,而是一个杂兵小妖。 美眸一转,凝视着谢无谓道:“你也要教训我么?” 谢无谓额头上冷汗淋淋而下,直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鹰飞一脸笑眯眯地,躬身道:“两位大人一路顺风!” 杨开揉了揉额头,无奈地瞧了祝晴一眼,这才催动空间法阵,传送离开。 好一会,谢无谓才心有余悸地捅了捅鹰飞,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妞……什么来头?” 与犀雷硬碰硬,一拳将他打飞,莫说人类了,等闲妖王都没这个实力吧,难不成又是个圣灵? 鹰飞嘴巴蠕动,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谢无谓听的呆若木鸡。 …… 寒气凛冽,冰雪皑皑。 杨开才从冰心谷的空间法阵上出现,便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伏在空间法阵的阵基之上,聚精会神地研究着什么,一边研究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对背后出现两人都毫无察觉。 这不是南门大军么?整个冰心谷都是女子,眼前这人却是个男子,而且背影如此熟悉,杨开怎会认不出来。 杨开皱眉听了一阵,竟听不懂他到底在念叨些什么,忍不住问道:“你在干什么呢?” “别吵别吵!”南门大军头也不回,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不耐地低喝了一声。 不过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站起身,转头望向杨开。 四目相对,杨开一惊,只见对方蓬头盖面,双目赤红,仿若魔障了一样。 反倒是南门大军神色一喜。立刻扑了上来,低呼道:“杨大师,你可算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啊。” “等我?”杨开惊奇不已,“等我做什么。” 南门大军热情洋溢地道:“等你与我一起探讨阵法之道啊,走走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我与你能聊什么!”杨开翻了个白眼。 南门大军正色道:“杨大师可不能这么说,阵法之道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我互相切磋一二,对彼此都有好处啊。” “可是我不想啊。” 南门大军一呆。 杨开瞧了瞧地上的空间法阵,淡淡道:“这空间法阵你研究不出来名堂吧?” 南门大军脸一红,摇头道:“怎么可能,这法阵虽然了得。但我也研究出它的构造和运转原理。用不了多久我便能破解,重新布置一座。” “行,那你继续努力!”杨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南门大军一把抓住了杨开的衣服。 “放手!”杨开转头瞪着他。 南门大军一脸苦闷,低头道:“杨大师目光如炬,这空间法阵……我确实研究不出来多少名堂,还请……杨大师解惑!” “先放手!”杨开盯了一眼被他抓住的衣服。 南门大军这才松开,一脸谄笑,不过却摆出一个随时抓住杨开的姿势,仿佛生怕他跑了似的。 伸手弹了弹被弄褶的衣衫。杨开斜觑着他,道:“想学啊?” 南门大军不迭地点头,犹如小鸡啄米,两眼中闪烁着求知若渴的光芒。 “我可以教你啊。”杨开微微一笑。 南门大军当即神色一肃,整了整衣袍,一揖到地:“请杨师受我一拜!” “可是你能给我什么?”杨开反问道。 南门大军苦笑道:“你想要啥?我手上有不少源晶……” “源晶我多的是。”杨开不屑道。 “那……我用其他的阵法与你交换,我有一些流传自上古的阵法,威力无穷,变幻莫测……” “没兴趣!” 南门大军哭丧着脸,道:“那你要什么东西。” 杨开摸着下巴,自语道:“我凌霄宫创建伊始,正好缺一个首席阵法师……” 南门大军闻言,脸色一变,不迭地摇头道:“这不行这不行,我向来孤云野鹤惯了,真要是入了宗门怕是会给杨大师和贵宗添麻烦的……” “那算了。”不等他把话说完,杨开转身就走。 “杨大师,杨大师,有话好好说啊。”南门大军又要来抓杨开的衣服。 “自己考虑考虑吧,诸事自然,我不会强求的。”杨开身形晃动,很快就跑远了,两人虽然都是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但南门大军主修阵法之道,岂是他的对手。 凝视着杨开远去的背影,南门大军忍不住跺了跺脚,一脸懊恼。 冰心谷内,处处莺莺燕燕,腊梅飘香,上次冰心谷虽遭一大难,但浴火重生之后,更添一份凝聚心,所过之处,众多女弟子们大多都在修炼切磋,奋力提升实力。 见到杨开之后,皆都恭敬行礼,口呼见过杨大人。 她们似乎全都认得杨开。毕竟上次可是杨开力挽狂澜,拯救冰心谷于水深火热之中,不少弟子都见过杨开的真面目,纵然没有亲眼得见的,也都见过他的影像。 此刻瞧他果然年纪轻轻,丰神俊朗,身形英伟,自是瞧的目不转睛。 更有胆大者,明媚秋波不断,让杨开大感吃不消。 冰心谷纵然不错,但毕竟都是女子,阴盛阳衰了一些,许多女弟子自小就在谷内生活,从未离开过冰心谷,连男人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待以后凌霄宫壮大起来了,或许可以跟冰心谷联姻一下,冰心谷这许多莺莺燕燕的,没个男人疼爱。也挺可怜的。 这个主意不错。想来冰云前辈也不会拒绝,毕竟冰心谷本身并不禁嫁娶。只是嫁出去的,便不再是冰心谷弟子。 行至中堂走廊,前方人影一闪,暗香袭来,一个面容清冷的女子忽然出现在杨开面前,冲他轻轻点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听说你找我有事?”杨开望着姬瑶问道。 “师尊找你。”姬瑶说了一声,目光撇向杨开身后的跟屁虫,疑惑道:“这位是……” 她见祝晴身形小巧,却是身材饱满,面容更是绝色,心中忍不住有了一番比较之心。 杨开出去才几个月,居然就带回来一个绝色女子,而且看样子,两人似乎还很亲密。否则怎会带她来冰心谷? 莫名地心中有些恼火。 “不用管她!”杨开也懒得与她介绍祝晴,龙女这身份实在太惊世骇俗。 姬瑶瞧了杨开一眼,没了之前的亲近之意,忽然变得些许冷淡,随口道:“随我来吧。” 居然连介绍都懒得为自己介绍,几月不见就变得如此生分了?又或者是因为有了新欢的缘故。 转身带路去了。 杨开快步追上。道:“近来可好?” 姬瑶淡淡回道:“有劳挂念。一切安好。” 感受到那股冷意,杨开莫名其妙,挠了挠头,索性也不吭声了,免得自找没趣。 待到一栋宫殿前,杨开顿下步伐,回头望着祝晴道:“你等着,我与冰云前辈有些事情要谈。” 祝晴不信任地望着他:“你不会趁机跑了吧?” 杨开嗤笑一声:“我没做亏心事,我跑什么?” 祝晴这才微微颔首,安静地站在那里。 姬瑶望了两人一眼。嘴角忽然一撇。 入了大殿,果然见到冰云,几位弟子服侍在旁,似乎是在商议什么事。 杨开上前见礼。 冰云微笑道:“都不是外人,不必客气了,坐!” 杨开落座在旁,问了一下刘纤云的情况,得知她最近一直在闭关修炼,为冲击道源三层境做准备,心中甚安。 刘纤云虽然是来自大荒星域的,但毕竟与他同患难,共生死过,有着一番交情,她能拜入冰心谷也多亏了杨开的引荐,自然是要多关心一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纤云本身就是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武者,资质天赋出众,只要修炼资源能够跟的上,晋升帝尊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冰心谷无论是看在杨开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刘纤云本身的优良资质上,都会不遗余力地培养她。 “你最近回了南域?”冰云问道,她记得上次杨开来辞行的时候说是要回南域的。 “嗯,回了一趟。” 姬瑶端着茶水走过来,放在杨开面前,淡淡道:“还带回来一个女子,师兄不用叫她进来给师尊引荐一番么?以后说不定还要常常来往。” 冰云愕然地望着姬瑶,几位师姐妹也是表情奇怪,总感觉姬瑶今天浑身上下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敌意。 诸多神念往外一扫,果然察觉到殿外站着一个女子。 冰云道:“来者是客,杨开你怎么让她一个人留在外面。” “前辈不用管她,那人很麻烦的。”杨开也解释不清。 姬瑶道:“定是师兄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所以才会这么怕她。” “我怕她?”杨开宛若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炸毛,“真是笑话。” 姬瑶逼视着杨开道:“那就是说,师兄真的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哪有,休得胡说。”杨开脸一红,连忙端起杯子,喝水掩饰窘态。 安若云等人在一旁察言观色,互相瞧了瞧,都微微颔首,似乎是看出什么来了。 姬瑶冷笑道:“果真如此。”又正色道:“师兄,你若是对哪个女子始乱终弃的话,我以后必定不会理你。” 杨开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叫屈道:“没有的事啊,瑶儿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未完待续。) ps:饭前一小时吃一种药,饭前半小时吃一种药,饭后又要吃一种药……也就是说,吃一顿饭要吃三种药,睡觉前还要再吃药。啊啊啊,日子没法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