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三章 高下立判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三章 高下立判

看着看着,嵇英微微一怔,因为他骇然发现,杨开凝练出来的药液在精纯度上,好像不弱于自己…… 而更让他震惊的是,杨开在投入灵药的时机和顺序上,竟也与自己一模一样。 一种灵丹,并非只有一个丹方。 各个炼丹师对炼丹之道的感悟不一样,个人喜好和能力不一样,这也导致了炼丹师们在炼制灵丹的过程中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比如说灵药投放的顺序和时机。 有的炼丹师觉得先投入这种灵药比较好,也有的炼丹师觉得先投入那种灵药比较好,这也造就了一种灵丹有多种丹方的情景,或许连所需要用到的药材都不尽相同。 丹方,并非只包含了炼丹需要的材料,一份完整的丹方,不但包括药材,还包括了炼制的过程,可以说一份丹方就相当于一份完整的炼丹说明书。 这才是丹方的珍贵之处,也是炼丹师们心血的结晶。 而现在,嵇英却惊讶地发现杨开在炼制这帝元丹的手法和过程上,与自己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 换句话说,杨开所掌握的帝元丹丹方,与他知道的是一样的。 这怎么可能? 帝元丹是帝尊境用来恢复帝元所用的灵丹,也是最普遍的一种帝级灵丹,这种灵丹的丹方,据嵇英所知,没有十份也有八份,虽然大同小异,可也有些差别。 而最好的帝元丹丹方,自然就是自己所掌握的,因为这份丹方是妙丹大帝在多年之前亲自改良的,可以说这世上再没有别这份丹方更好的存在的。 这份丹方,妙丹大帝也只传授给了他几个弟子,并没有外人学过。 如今在杨开手上看到了这份丹方的痕迹,嵇英自然感到惊奇。 不但嵇英感到惊奇,其他围观的诸人也都表情古怪。 因为他们发现杨开与嵇英在炼丹的过程中。几乎是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杨开动作稍微快一些,嵇英慢上一线。这并非是因为嵇英炼丹技艺不如杨开,而是起步慢的缘故。 尽管明白这一点,可看在眼中就感觉不对了,就好似嵇英在模仿杨开炼丹一样,杨开取什么药材他便取什么药材。杨开什么时候将药材放进丹炉内,他也什么时候将药材放进丹炉…… 嵇英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本以为这个情况只是巧合,可直到炼至中途,他才肯定下来,两人所掌握的丹方真的是一样的。 “你这丹方是从何处得来?”嵇英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可是师尊传下来的丹方,怎会流落到外人手上。 “嵇大师,你分心了。”杨开神色不变,“若再如此,这一场比试你可就要败了。” 嵇英浑身一震。惊出一身的冷汗。刚才他只顾着疑惑杨开这丹方,竟有些走神,导致在凝练药液的过程中没能尽全力,如今一看,自己的药液似乎要比杨开差那么一些。 凝练药液是炼丹的第一步,也是最紧要最基础的一步,这一步若是没有做好的话,势必会影响到灵丹的品质。 炼丹就如下棋,一步错步步错,任何一个细节没有做好都是败笔。 不能输!这是一场关乎到药丹谷。关乎到师尊名誉的比试,绝对不能输。 神色一震,嵇英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气质。心神一下子沉浸到炼丹之中,眼中再无他物。 杨开的表情也是严肃至极,他虽然是帝丹师,但也是头一次与别的帝丹师比拼炼丹师,而且这人还是妙丹大帝的亲传弟子。 若不能全力以赴的话,绝对是赢不了的。 他所拥有的依仗。并非是嵇英看到的神识之火,这不过是他的一个小优势,他真正的依仗,是那大道丹音! 当年在恒罗商会主星水月星上,一次炼丹引发大道丹音,得冥冥天道授炼丹之术,从此杨开便在炼丹之道上一飞冲天。 若非有那此的机缘,杨开又怎可能在炼丹之道上进阶的如此之快?他这些年根本没有在炼丹术上花费多少时间,一般情况下来说,这个时候他能成为一个道源级炼丹师已是侥幸,万万不可能成为帝丹师。 可那大道丹音赐予他的底蕴,让他轻轻松松攀升到了帝丹师的程度。 绕是如此,他在经验上也无法与嵇英这样的老牌帝丹师相比,他只能全力以赴。 心神一下子变得空灵,整个人仿佛融入到了这天地一般,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心头升起。 杨开手上的动作一变,忽然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嗤……”这模样让厉蛟与弥奇差点笑破肚皮,不过在三大妖王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也只能忍着。 再看嵇英,动作行云流水,一丝不苟,单是看着就是一种享受,与杨开起乩般的表现简直一个天一个地,高下立判。 就这还想赢过嵇大师?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啊。 花青丝也发现了这一点,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焦急的神色,完全不知道杨开这是在做什么,之前他的表现都是好好的,怎么忽然像是换了个人。 “嗯?” 在场诸人,唯有一个,忽然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杨开,面上浮现出极为震惊的神色,眼神一瞬不移。 这人便是嵇英的大弟子。 这位大弟子本对杨开也没什么好印象,倒不是因为李轩对杨开的污蔑,而是因为杨开的缘故,李轩被师尊给逐出师门了,虽说他也不齿李轩之前的种种作为,但毕竟师兄弟多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他本来还想着等师傅气头过去了,再劝他将李轩收回门下,师弟毕竟年纪还小,哪能不犯错,做错事知道悔改就好,可恨这杨开竟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杨开与嵇英的比试,他心中甚为不屑,并不觉得杨开能取得胜利,也一直以一种仇视的目光注视着他,想看看他等会被师尊打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哪知这一看,便看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在别人看来,杨开发疯似的抽搐,双手随意乱挥,毫无美感可言,可在他看来,却有着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冥冥之中,他隐约把握住了一点什么,可想要抓去的时候却又抓不到,这让不禁急的额头冒汗,瞪大眼珠子仔细观察着杨开,不肯放过一丝一毫。 大殿内,药香味更加浓郁了,所有的灵药都被两人投入了丹炉之中,凝练为精纯的药液,炉盖合封,已到了养丹的阶段。 一道道力量宣泄,众人无法看到的炼丹炉内部,一个个灵阵乍起乍灭,多种药液在其中混合,发生神奇的变化。 “噗通!”嵇英那大弟子忽然半跪在地上。 这一异动让除了杨开与嵇英之外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花青丝定眼望去,只见这位大弟子竟是浑身汗出如浆,仿佛刚遭遇了一场生死搏杀,脸色苍白,双眼之中充满了血丝,却依然死死地盯着杨开。 “怎么了!”花青丝连忙走到他身边,欲要将他扶起来。 这人可是嵇英的大弟子,若是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对嵇英也不好交代。 “别动我!”大弟子一声低喝,额头青筋迭起,看起来极为骇人。 花青丝伸出去的手僵硬在原地,心中恼火不已,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 “哦?”杨开忙里偷闲,瞥了一眼这位大弟子,冲他咧嘴一笑道:“居然看出点名堂了?好好看,能悟出什么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一旁,弥奇与厉蛟闻言眼珠子一瞪,不屑撇嘴,心想这家伙真敢说大话啊,人家是嵇英的大弟子,就算要学什么也不会找你,你操什么心啊。更何况就你这两把刷子,怕是连人家大弟子都不如,居然还敢这般大言不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这个念头才刚转完,便见到那弟子紧咬着牙关,把眼珠瞪的更大了,铿声道:“多谢杨大师!” “什么?”厉蛟与弥奇惊了个呆,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位大弟子到底什么情况,居然在跟杨开道谢,而且还称他为杨大师…… 这不可能吧?他师尊可就在面前啊,他就不怕自己师尊生气? 这到底是怎么了! 嵇英虽然全神贯注,但也为自己弟子惊动了一下,听他如此尊敬杨开,眉头忍不住一皱,心想小兔崽子这个时候居然胳膊肘往外拐,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好奇之下,又朝杨开那边撇了一眼。 一目扫过,嵇英手上的动作一顿,眼珠子徐徐瞪圆,连温养在丹炉里的灵丹都忘记了。 他在炼丹术的造诣上比起自己的弟子要高明无数倍,弟子都能看出些名堂,作为师尊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 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并非杨开那稀奇古怪的动作,抽风一般舞动的双手,而是一条大道,一条通往丹术巅峰的大道!杨开的动作浑然天成,与丹道暗合,冥冥之中似乎包涵了一种让他捉摸不透的至理。 这种情况,他从来只在自己的师尊妙丹大帝身上看到过,不曾想,今日居然有幸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发现相通的痕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