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赢定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赢定了

震惊! 嵇英心中瞬间如暴风雨一样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世上怎会有如此逆天的存在?竟能如师尊一般琢磨出丹道的精髓。 不,就算是师尊,在他这个年纪也不可能有此成就。 嵇英彻底呆滞了,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眼前这与他比拼炼丹术的仿佛并非那个叫杨开的青年,而是他一直苦苦追寻却又无法捕捉的大道。 这如何能赢? 心中顿时有些凌乱,三足双龙鼎内忽然发出嗤嗤的声响。 “嵇大师你……”厉蛟与弥奇齐声惊呼。 他们虽然不懂炼丹术,也看不出多大的名堂,但嵇英此刻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从他的脸色变换上哪还看不出他心境上出了一些问题。 这还得了?若是嵇英在这次比拼中输了的话,他倒没多大的损失,可自己两人却是压上了各自宗门五十年的收益啊。这要是输了,在往后五十年内,两大宗门的弟子只怕是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嵇英一惊,猛地醒悟过来,自己还在比试之中,顿时心中懊恼和羞愧。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分神了,势必会对整个炼丹造成一些影响,不过他毕竟功力深厚,连忙压制炉火以做挽救。 强迫自己静心下来,抛去一切杂念,在莫大的压力之下,嵇英的动作忽然变得更加流畅许多。 他竟隐隐有些感悟。 那大弟子依然瞪大眼珠子凝视杨开的动作,双眸之中的血丝愈发密集,浑身颤抖,看似好像遭遇了巨大的折磨一样,可那神色却是极为的振奋。 时间流逝,一缕缕丹香溢出,这并非是单纯的灵药的香气,而是灵丹的香气。 这个香气传出,就意味着炼制已到了最后的阶段,只要不出错的话。灵丹就可以练成了。 越是最后关头,弥奇与厉蛟就越是紧张不安,他们不知道嵇英到底能不能胜过杨开,原本他们对嵇英的信心是十足十。可嵇英刚才心境的不稳却让他们有些忐忑,不知道刚才那番变故会不会影响到最后灵丹的品质。 又过了一个时辰,大殿内药香气已浓郁如实质,杨开变换的双手忽然停了下来,神情肃穆。摇摇一抬紫虚鼎,口中爆喝:“起!” “收丹了!” 众人脸色一凝,知道杨开这一炉灵丹已经到了真正的最后阶段。 这个过程也是炼丹极为重要的一步,好的收丹法决能让炼丹师炼制出来的灵丹数量更多,品质更高。 另一边,嵇英也是虚拍自己的炼丹炉,炉盖飞出,他同样也进入了收丹的阶段。 弥奇与厉蛟望着这一幕,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他们知道,到了这一步。杨开肯定是胜不过嵇英的,因为嵇英所掌握的收丹法决乃是大帝亲传,杨开就算是有些机缘,成为了帝丹师,也不可能拥有比嵇英更好的收丹法决。 两人倒也不敢不懂装懂,连忙朝那大弟子望去,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些端倪。 一望之下,两颗心直往下坠。 只因此刻那大弟子居然还在观望着杨开的动作,那两只满是血丝的眼珠子里竟迸发出极为惊喜的光芒,反倒是对自己师尊那边视若无睹。 不会吧?难道在收丹手法上这杨开也更厉害一些?要不然这大弟子为何不趁这个机会学习自己师尊的手法。反倒去关注杨开? 定是这大弟子学艺不精,眼光不到的缘故。 弥奇与厉蛟心中自我安慰着,就算嵇英在比拼炼丹的过程中两次分神,他们也依然对嵇英报以莫大的期望。 九天玄丹决使出。一道道印决拍向紫虚鼎内,让这炼丹的最后一步尽善尽美。 这正是杨开从那大道丹音之中领悟出来的收丹手法,即便比起大帝亲创的手法,也稍胜一筹。 叮铃铃…… 丹炉内忽然响起极为悦耳动听的声音。 丹成! 杨开闪身一拍紫虚鼎,一串圆滚滚的灵丹便应声飞出,弥奇与厉蛟瞪大眼珠子观望。想看看杨开到底成丹几枚,品质如何,可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杨开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玉瓶之中。 这不禁让两人恨得牙痒痒。 而另一边,嵇英也开始收丹,打完最后一道法决,数枚帝元丹从丹炉之中飞起,被他信手一抓,就投进了左手的玉瓶之中。 “炼完收功!”杨开双手虚摁,气沉丹田,轻吁一口气。 嵇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而他那大弟子,更是在杨开炼制完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如雕塑一般半跪在那里,似乎神游方外。 这可急坏了弥奇与厉蛟,他们此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一次比拼的结果如何,虽然他们觉得嵇英会输的可能性不大,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紧张的。 那毕竟关系到各自宗门五十年的收益,足足五十亿上品源晶啊。 嵇英不动,杨开也不好打扰他,知道他正在考虑这次炼丹的得失,这对一个炼丹师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时刻,左右观望,冲正朝自己瞩目过来的祝晴挤了挤眼睛。 祝晴的脸冷的如冰坨一样,又怎会理他,让他自讨了个没趣。 良久,嵇英才轻呼了口气,转过身冲杨开抱拳道:“杨兄高艺,嵇某拜服。” 与杨开比拼一番之后,嵇英立刻明白自己之前是真的小瞧了他,他不但是一位帝丹师,而且还是一位技艺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帝丹师。 那奇妙的炼丹过程他只是惊鸿一瞥,却也惊为天人,若非这一次的比拼关系太大,他甚至都要忍不住中断炼制,好好观摩一番。 “这一次无论胜负,嵇某都要感谢杨兄。”嵇英面色诚恳地说道,瞥了一眼自己那大弟子。 知道杨开是位不逊于自己的帝丹师之后,嵇英对他的称呼都变了。而且自己这大弟子一看就收获不小,自然应该感谢人家。 之前一直喊杨宫主,如今却变得更加亲近一些。 “好说好说,嵇兄客气了。”杨开微微一笑。 厉蛟与弥奇在一旁看的傻眼,心想不对啊,这一趟嵇英过来不是应该找杨开麻烦的么,怎么现在忽然就称兄道弟了? 就算是自己两人,与嵇英认识多年,也不敢更没资格这样称呼他。 心中不禁有些懊恼,早知如此,就不跟着一起过来了。 “嵇大师,咱们还是先看看比拼的结果吧。”弥奇岔开话题,免得杨开与嵇英两人继续拉拢感情。只要嵇英这一次比拼赢了,那他们这一趟过来就绝对值得。 宗门五十年的收益啊,想想就觉得振奋。 两人对杨开那戒指里的东西还是很好奇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居然得到嵇英那么高的评价和看重。 嵇英征询地望着杨开,杨开微微一笑,伸手道:“来者是客,嵇兄请!” 嵇英颔首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将手上的玉瓶揭开,从中将帝元丹倒出。 大殿内诸人,一时都伸长了脖子,朝他手心处张望。 “九枚!”弥奇一眼扫去,顿时振奋地低呼一声。 这一次炼制,嵇英成丹九枚,已是一炉灵丹的极致数量了,此一点,便基本赢了一半!剩下的就要看这灵丹的品质如何了,不过嵇英出手,炼制出来的灵丹品质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单从这些灵丹个个圆润饱满,色泽剔透就可以瞧出这一点。 “看看看……”厉蛟却是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手指着其中一枚帝元丹,呼吸急促道:“丹纹,是丹纹啊!” 那九枚灵丹中的其中一枚,表面上布满了纹路,乍一看上去就好像人体的脉络一样,正是传说中的丹纹! 一枚灵丹,若是在炼制的过程生出丹纹,那药效便会直接翻倍,价值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可是丹纹这东西并非人人都能炼制出来的,即便是那些技艺最精湛的炼丹师,也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可是如今,嵇英炼制的灵丹中就出现了一枚生有丹纹的灵丹。 而且还是帝级档次的灵丹! 这愈发显得难能可贵和惊世骇俗。 “哈哈哈!”弥奇也大笑起来,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如果说嵇英成丹九枚只赢了一半的话,那这一枚生有丹纹的灵丹,便让这胜利盖棺定论,杨开绝无翻盘的机会。 甚至都不需要看他炼制的灵丹品质如何。 弥奇并不相信杨开也能炼制出生有丹纹的灵丹。 丹纹若是真的这么容易炼制出来,那也不叫丹纹了。 与厉蛟对视一眼,两人都眸溢喜色,畅快至极。 五十亿上品源晶,五十年的宗门收益啊,马上就要拿到手了,两人岂能不快意。 暗暗决定,待杨开履行了赌约之后,便从嵇英手上将那生有丹纹的帝元丹买过来,这可是致胜的关键,值得好好保存,有此灵丹一日,凌霄宫与杨开就别想在他们面前抬起头。 当然,也可以顺便给嵇英卖个好。 要不要顺便羞辱杨开一顿呢?看看一直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的三大妖王,两人想想还是算了,免得人家恼羞成怒,自己两人还真不是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