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灵湖宫与枫林城的变化杨开并不知晓,此刻的他正好奇地打量着前方的两座遥相呼应的双子城,目光颇有些惊奇,因为他现无论哪一座城池内都是人流如潮,摩肩接踵。┢╞╪┞╪╪.?〔。o?m 即便还远在上千里之外,杨开也依然能感受到这两座城池的繁华。 看样子,枫林城是真的不一样了啊,不知道秦家如今过的怎样。当年的秦家在枫林城中也算是一个大家族,族内更有一位道源境,但如今这情况,道源境明显不算什么了。 他的百万剑,可是秦家之物,他也早与秦朝阳有过约定,待到秦钰晋升帝尊,便将百万剑归还。 传授给冰心谷弟子们的玄武七截阵也是秦家的不传之秘。 可以说,他这一路走来虽然没有得到秦家多少直接的帮助,却承了秦家不少人情。这一趟回枫林城,秦家自然是要去瞧一瞧的。 对了,还有若惜的家族,也是要去看看的。而且既然回了南域,青阳神殿也得去拜访一下,怎么说自己也算是青阳神殿的记名弟子,还拥有神殿的核心弟子令牌。 他还记挂着天衍前辈的事,如今已经找到了生身果,再寻几味辅助的药材,便可以炼制生身丹了,到时候便能将天衍从那神游镜中弄出来,让他塑造肉身。 天衍可是大帝级别的存在,一旦塑造出肉身,得以在这星界中行走,那凌霄宫日后的靠山可就大了。 就在杨开心中盘算着此次行程的时候,前方忽然一道流光激射而来,度极快。 而紧随在这道流光之后,还有一团光芒,内里隐约可见几人的身影。 瞧这架势,似乎是追逃的节奏,不过前方的流光只是孤身一人,后方却是人多势众,都散着道源境的气息。倒也不放在杨开眼中。 星界之中,这种事屡见不鲜,或因见财起意,或因恩怨情仇。每日被杀的人不计其数。便是杨开本人,在这成长的过程中,都不知道被人追杀过多少次,每次都是险死还生。┞╪┝。 那一道逃遁的流光似乎有些慌不择路,直直地朝杨开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 杨开眉头微皱。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现了自己,想要祸水东引,不过这种事他也懒得去掺和,亦没有改变方向,径直地朝那流光迎了上去。 几个道源境,他还无需退避。 眨眼功夫,杨开便与前方那一道流光相距百丈。 仔细地瞧了一眼,杨开赫然现这流光之中隐藏的身形竟是凹凸有致,明显是个女子,再打量一下面容。顿时惊咦了一声,猛地顿住身形。 前方那女子显然也现了杨开,一双美眸先是愕然,紧接着是惊喜:“杨开!” 杨开微微一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卞护法,别来无恙啊。” 这女子居然是他一个老熟人,那碧羽宗的护法卞雨晴。 当年他与刘纤云初来星界,便被碧羽宗的寇武给捉了去,后来投靠在卞雨晴门下。在碧羽宗内逗留了一段时间,直到噬天大帝的后人乌蒙川脱困,大开杀戒,才仓皇逃出。 而卞雨晴则因为外出办事。逃过乌蒙川的毒手,后来投身在乌蒙川手下卖命。 再后来,两人在那四季之地中见过一面。 这么推想的话,乌蒙川之所以能够进入碎星海,应该是卞雨晴在四季之地中得到了星印的缘故。她那次带寇武去四季之地,应该也是奉了乌蒙川的命令去寻觅星印。 只可惜。乌蒙川在碎星海中作恶不成,反被杨开击杀,让小小得以修炼完整的噬天战法,实力大涨。 种种因果,似乎从杨开第一天进入碧羽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这诸多念头在杨开脑海中一闪而逝,卞雨晴已经冲到了杨开身边,咬牙道:“怎么是你!” 杨开咧嘴一笑:“卞护法见到我好像很失望啊。┟╡┟┠╡┟.〈。” 卞雨晴道:“我本想祸水东引,可是你……此地不是谈话之地,先走要紧。” 她居然爽快地承认自己朝这边飞来的目的,倒让杨开有些愕然。说话间,便与杨开擦身而过。 可飞出一截,却不见杨开有什么动作,忙又顿住身形,焦急道:“跑啊,你干什么?” 杨开不动如山,凝视着卞雨晴腹部处的一道剑伤,皱眉道:“你与那几人有什么恩怨?他们竟要追杀你。” “你脑袋被驴踢了啊,现在还有心思问我这些。”卞雨晴大急,她本就处于劣势,如今杨开居然站在原地不动,在她看来简直是找死。 她知道杨开是来自下位面星域的武者,天资出众,修炼度不慢,但这才几年啊,她觉得杨开不可能修炼到比她还厉害的程度,自己都不是那几人的对手,杨开又岂能战胜? 说话间,那后面的一团光芒已经接近三里之内,一人的厉喝从中传出:“贱人修走,将令符交出,绕你不死!” “令符,什么令符?你抢人家东西了?”杨开皱了皱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卞雨晴可就是自寻麻烦了。 “谁抢他们东西了,是他们要抢我的。”卞雨晴迅说了一句,“你走不走,不走我不管你了,他们肯定会杀你灭口的。” 语气虽然严厉,但多少也是在为杨开着想,倒让杨开对她的印象有些改观。 说起来,他与卞雨晴之间无冤无仇,在碧羽宗的时候,曾经惹了一桩祸事,还是卞雨晴替他说了情,最后被罚到那冰崖闭关悔过。 “你要走便走。”杨开微微一笑。 “我不管你了!”卞雨晴一扭头,迅朝前方飞去。 不过飞出一截,又忽然转身,重新落到杨开身边。 “不走了?”杨开好奇地望着她。 卞雨晴沉着脸,恼火道:“这下被你害死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杨开奇道:“卞护法你这是要与我共生死啊,也好,黄泉之下做个同命鸳鸯!” “滚!”卞雨晴瞪了他一眼,神色骤冷,道:“等一会你帮我牵制一下,我要杀了那为之人。” “什么仇什么怨?”杨开眉头一挑。 “寇武死在他手上!”卞雨晴的声音冰寒刺骨,拳头紧握着。 “寇武死了?”杨开一惊,脸色也一下沉了下来,虽说当年他与刘纤云就是被寇武给捉到碧羽宗去的,可后来寇武作为师兄对他们还是颇为照顾的。 四季之地那此见面,寇武也跟在卞雨晴身边,如今居然就死了。让杨开不禁有些唏嘘感伤,武道之路,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他帮我拖延了一点时间。”卞雨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若还记挂着一点同门之情,就帮我这一次。” “好!”杨开点点头。 卞雨晴又道:“那几人都是道源三层境,你不可力敌,若情况不对……就先行离去吧,不用管我。” 杨开瞧着她,头一次真正地认识到她。 卞雨晴微微一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碧羽宗没了,我与寇武两人相依为命,他死了,我也该为他报仇雪恨。” “你会得偿所愿的。”杨开轻轻颔。 “但愿吧。”卞雨晴轻呼一口气,美眸阖上,再睁开之时,寒光肆意,一个手镯模样的秘宝出现在手心上。 两人说话间,那一团流光已飞至近前,光芒敛去,露出三人的身影。 三人都是道源三层境的修为,看那身上穿戴的衣饰,似乎是出自同一个宗门,不过杨开却认不出这到底是哪个宗门的武者。 为一人,面白无须,年约四十,手持一柄利剑,剑上还染着鲜血。 卞雨晴一看那鲜血,眼珠子瞬间红了。 她知道,那绝对是寇武的血。 “贱人,你再跑啊!”那中年男子把剑一指,口中厉喝,眼中凶光毕露。 卞雨晴咬着牙,一言不。 中年男子道:“把令符交出来,绕你不死!” “我那弟子是你杀的?”卞雨晴低喝道。 中年男子道:“不错,就是我杀的,一剑穿心,死的很痛快,他对你到时忠诚的很,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让你逃跑。” 卞雨晴脸色阴寒,压抑着心头的愤怒,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身躯轻颤道:“等会我也会给你一个痛快!” 此言一出,那三人都仰天大笑。 中年男子斜眼望着杨开,不屑道:“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帮手,居然也敢这般大言不惭。小子,我若是你,有多远就多远,美人虽好,却也有命享用才行。” 他明显以为杨开是被美色给诱惑了,说起来卞雨晴的长相也是及为不俗,尤其是那成熟的风韵,更是一些青涩的少女无法比拟的。 很多如杨开这年纪的人,就好这一口。 “恕难从命。”杨开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冷哼道:“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就怨不得我们师兄弟了。” 卞雨晴的来历和身份,他们早就打探的清楚,不过是无门无派之人而已,背后也没什么靠山,若非如此,他们几人也不敢去打卞雨晴的主意,抢夺什么令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