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踢到铁板上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踢到铁板上了

要知道如今枫林城与灵湖城这两大城池之中可是卧虎藏龙,随便拉个人出来可能背后牵扯都极大,搞不好就踢到石板上了。? 如卞雨晴这样的人,就算找来帮手,实力也不会太高,杨开的年纪又摆在那,想让人不轻视都难。 “两位师弟,杀了这小子,再来帮师兄,今日抢得令符,他日晋升帝尊不在话下!”中年男子伸手一指杨开,冲那另外两人吩咐道。 那两个道源三层境微微颔,眼中凶光闪烁,身形晃动间便一左一右朝杨开包抄了过来。 “杨开你小心!”卞雨晴叮嘱一声。 这话让那中年男子听在耳中,忍不住嗤笑道:“还有心担心你的小情郞,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话落,剑光一闪,便合身朝卞雨晴扑了过来,手上长剑作势欲挥,带起一道璀璨剑芒。 便在这时,两声惨叫忽然同时传出。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扭头朝声音来源的方位望去,眼珠子霍地瞪圆。 只见他那两个本朝杨开扑过去的师弟的胸口处竟是破开了一个大窟窿,透过那窟窿,居然能看到身体对面的景色,体内还在蠕动的五脏六腑也清晰可辨。 “怎么事!”中年男子脑袋忽然有些懵,前一刻自己这两个师弟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那恐怖的伤口正在心口要害处,连整个心脏都消失不见了。换句话说,自己这两个师弟绝无生还的可能,绝对死定了。 他们可是道源三层境啊,实力比起自己就算不如也相差不远,怎么会一下被人灭杀。 谁干的? 中年男子第一个反应就是有高人隐藏在附近,这个念头一起,他扑向卞雨晴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长剑上的璀璨剑光也蓬地湮灭。? 卞雨晴同样怔住,她本打算今日就算拼着陨落在这里也要杀了这个中年男子为寇武报仇雪恨。只要杨开能拖延住那两人一段时间,她绝对有这个信心。 虽说一直无法晋升帝尊,但在道源三层境上浸淫了这么年,在这个层次上她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而如今。那两个本应该被杨开牵制的对手居然遭到重创,眼看着就活不成了。 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每个人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 一股耸人听闻的气息忽然从杨开体内弥漫而出,他伸手虚握,只是用力一攥。那两个师弟便轰然爆为血雾,尸骨无存。 叮当,两枚空间戒掉落在地上,声音虽轻,却如晨钟暮鼓震撼人的耳膜,让人从震惊之中过神来。 “帝尊境!”中年男子脸色大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个忽然出现的帮手,居然是个帝尊境! 而且绝非一般的帝尊境,就算是帝尊一层境的存在,也不可能在一瞬间灭杀他那两个师弟。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绝对是帝尊两层境,甚至三层境的恐怖存在! 一念至此,中年男子心神惶恐,骇然欲绝。 真的踢到铁板上了 他不禁有些欲哭无泪,因为他之前可是仔细打探过卞雨晴的底细的,出身一个叫碧羽宗的宗门,宗主失踪之后,宗门人心涣散,没多久便解散了。而且这个卞雨晴似乎也根本没有认识的帝尊境。怎么会忽然杀出这么一个恐怖的帮手。 心生怯意,他哪还敢再冲卞雨晴下手,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才能保全性命。那青年能随手斩杀自己的两位师弟,杀自己估计也就是吹口气的事。﹝?〔 “杨开你”卞雨晴彻底傻眼。 她怎么也没想到。短短几年不见,杨开居然成长到了帝尊境的程度。帝尊境啊,可是她追寻多年却一直无法捉摸的境界,杨开却是轻轻松松就达到了。这还是那个当年初入碧羽宗,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子么?从下位面星域来的武者,难道就这么恐怖? 一时间。卞雨晴现杨开竟是如此的陌生。 “卞护法你不是要替寇武报仇雪恨么?”杨开肃然地望着卞雨晴,低喝道:“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一语惊醒梦中人,卞雨晴神色一凝,源力催动,一直抓在手上的手镯忽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陡然变大了一圈,足有一人腰肢粗细。她手掐法决,信手一抛,那变大的玉镯便呼啦啦地朝中年男子砸了过去。 中年男子还有些慌乱,卞雨晴这突然出手,他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等他催动源力竖起长剑仓促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变大的手镯已经轰然而至。 咣地一声巨响。 手镯似乎有万钧之力,砸在长剑之上竟将那道源级的长剑砸的弯曲下去,余劲透过长剑轰在了他的胸口处,直接将他的护体源力轰的粉碎。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似是没想到卞雨晴一出手便如此雷霆之势,他之前伙同自己的两位师弟也曾与卞雨晴交手过一番,不过那个时候以多欺少,他并不觉得卞雨晴有什么,如今单打独斗才体会到这美妇的恐怖之处。 更何况他旁边还有一个帝尊境虎视眈眈,心神不宁之下他根本挥不出全部的实力。 不是对手! 这个念头还没转过来,那砸中他的手镯便忽然弹了去,蓄积了一下力量,又一次呼啸而来。 中年男子先前才吃过这秘宝的亏,此刻见了,怎能不怕,连忙荡开长剑,一套剑诀使出,竟将自己周身守护的密不透风。 不过一步慢,步步慢,卞雨晴先前出手的时候他反应慢了一拍,此刻已经有些跟不上她狂攻的节奏了,一次次与那秘宝撞击下来,竟撞的他虎口麻,一柄长剑好几次差点脱手而出。 一套不俗的剑诀,更是破绽百出。 卞雨晴瞅准机会,合身扑上,一双掌心上风云汇聚,蕴藏着极为恐怖的破坏力,狠狠一掌朝中年男子拍下。 中年男子猝不及防,一面要担心杨开出手,一面要提防那手镯的猛攻,此刻竟是分身乏术,勉强荡起一道剑光朝卞雨晴斩来,却也威力不足,被卞雨晴随手化解。 掌心印在中年男子的胸膛处,直接将他打的口喷鲜血。 也是在关键时刻中年男子身体硬是偏移了一下,避开了要害位置,否则单是这一击便足以让他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绕是如此,此刻他也不太好过,往后翻飞之时,那手镯秘宝如影相随,一次次朝他砸下,稍有不慎便会落败身亡。 心神大骇之下,他忙喊道:“这位大人,是小人有眼无珠,还请大人慈悲,绕我一命,断岳门上下必有重礼奉上!” 他倒是聪明,知道自己死活全在杨开一念之间,虽说他与卞雨晴的战斗杨开并没有插手,但如果他能说服杨开留自己一命的话,相信卞雨晴绝对杀不了自己。 而且刻意点出自己的出身,也是想要杨开有所忌惮,好歹断岳门中也有一位帝尊境强者。 他哪里知道,杨开压根就不知道断岳门是什么玩意。 南域广袤,宗门无数,杨开怎能将整个南域的宗门都了解清楚?不过就算杨开知道断岳门,恐怕也不会放在眼中,他如今所接触的,都是各大域的顶尖宗门,连那些宗门门主在他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连厉蛟和弥天都被他坑了二十五亿上品源晶,区区一个断岳门又算得了什么? 杨开咧嘴一笑:“要杀你的人又非本座,与本座求情有何用处?” 那中年男子听了,面色绝望,知道杨开这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只能转头冲卞雨晴道:“这位大姐,你死了一个弟子,我两位师弟也死了,不如大家就此罢手如何?在下会跟你赔礼道歉的。” “做梦!”卞雨晴咬牙,美眸赤红,仿若了疯一样,体内源力潮水一般的倾泻,一副势要赶尽杀绝的架势。 中年男子大怒:“我跟你拼了!” 说话间,勉力催动一层护体源力,长剑竖在自己鼻前,并指在剑身上一抹,张口之际,一大口精血不要命地喷了出来。 剑身陡然嗡鸣,似乎随时都会冲天而起一样,弥漫出极为凌厉的剑意。 “卞护法可要小心了。”杨开眼帘微缩,淡淡地提醒一句,不过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对付这个中年男子杨开随便就可以击杀,但报仇这种事,还是需要自己亲自动手。 其实无需杨开去提醒,卞雨晴也知道这中年男子要拼命了,神色一肃,双手一合一拍,口中低喝道:“分!” 话落,那手镯秘宝竟忽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眨眼功夫,漫天都是变大的手镯,四面八方,齐齐朝中年男子轰杀而去,每一个都逼真至极,仿若真的一样,弥漫了极强的气息。 不过在杨开看来,却知道这些手镯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他的全是虚影。 这秘宝倒是不俗,当然也仅仅只是在道源级的层次中了。 中年男子乍一见这变化,眼神一乱,颇有些不知所措之感,不过很快他便守住心神,狰狞道:“便是死,你也别想好过!” 剑光一闪,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穿过那重重镯赢,朝卞雨晴袭杀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