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礼尚往来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礼尚往来

“来人,看座!”温紫衫大手一挥,心头也是一松,无论如何,能稳住薛正茂就好。n∈, “不忙!”一直沉默的杨开忽然开口。 温紫衫愕然地朝他望去。 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杨开道:“敢问殿主,这祭天之兽可还有备用?” 温紫衫苦笑地摇了摇头。 十二阶妖兽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要不然十二阶内丹也不会那么昂贵,尤其是现在时间紧迫,哪里去找另外一只?之前出现的金背通天猿,还是温紫衫亲自出手,从千万里之外的荒山之中擒来。 可惜还没等杨开出手就被薛正茂给杀掉了,搞的现在这册封大典有些无法收尾,尴尬的很。 杨开低眉道:“既无备用,那就只能得罪了。” 温紫衫心中一突,下意识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便忽见杨开身形一动,骤然在原地消失不见。温紫衫脸色大变,隐隐猜到了杨开的意图,转头就朝薛正茂那边望去,果然见到杨开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薛正茂面前,一剑朝他劈了过来,那剑锋之上,长达三十丈的恐怖剑芒,似要将这虚空破碎。 薛正茂也是大吃一惊,抬手拍出一掌,雄浑帝元涌动之时,风起云动,剑芒崩碎,薛正茂身形一晃。 “竖子竟敢偷袭老夫!”薛正茂大喝,鼻子都气歪了,他可是帝尊三层镜,更是星神宫长老,这青年居然一言不发地就偷袭自己? 也幸亏他反应够快,否则恐怕真要吃点亏。不过无论如何,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偷袭。也让薛正茂脸面有些挂不住,怒火蹭蹭地往上窜。 “礼尚往来而已!”杨开嗤笑一声,弃剑不用,双手迅速结印,岁月之力悠然弥漫,时间法则跌宕而起。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时间停止了流逝,连那思维都出现一瞬间的停顿。 一击岁月如梭印打出的同时,右眼处金光大放,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一闪而逝。 暴怒之中的薛正茂浑身一僵,脑海中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眼前一朵巨大的莲花竟叙叙绽放开来。心中大骇,哪里还不知一不小心就着了杨开的道? 只是这神魂秘术的威力似乎大的出奇,这还是一个帝尊一层境能施展出来的神魂秘术么? 一咬舌尖。刺痛的感觉让他清醒一瞬,全力催动神魂力量,抵挡生莲秘术的影响,眼前重新恢复了清明,那巨大的叙叙绽放的莲花也就此消失不见。 抬眼间,出了满身冷汗,这么一刹那的耽搁,杨开那掌印竟要拍到他的胸口处了。 虽不知道这一掌有什么玄妙。但却给他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有心抵抗,却发现自己的思维变得缓慢无比。连带着自身的动作都不那么连贯。 爆喝之时,帝尊三层镜强者的气势全面爆发开来,不等他再有什么动作,那一掌已经印在了胸膛处。 刚刚恢复过来的身体和思维,再一次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与此同时,薛正茂反抗的一击也轰在了杨开的胸口。肉眼可见地,杨开的胸口凹陷下一大块,清楚地传来骨头断裂的声响,让他脸色骤然苍白。 他却强忍着不吭声,一把抓住浮空的百万剑。横剑朝薛正茂胸膛处切去。 嗤…… 剑光闪落,杨开身形晃动之时重新回到了原本所在的位置,身躯微微晃动,脸色苍白如纸。 咕咚一声……强行将在胸口翻滚的气血咽了下去,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润。 这一番动作兔起鹘落,让人看的目不暇接,而且还有时间法则的干扰,所以直到杨开匆匆退回来,众人才回过神,个个一脸惊骇莫名的神色,望着杨开的表情就如见了鬼一样。 就连温紫衫也是一脸震惊之色,萧宇阳已霍然起身,满眼的不可思议。 “吾以敌血祭青天!”杨开低喝之时,百万剑一荡,一蓬血雾忽然在百万剑之上爆开,充斥了偌大一片虚空,“礼成!” “嗤……” 与此同时,薛正茂的胸膛处竟也喷出了鲜血,众人扭头望去,蓦然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薛正茂的胸膛上竟多出了一道长达一尺左右的伤口,血肉翻卷,鲜血直流…… 薛正茂似也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帝尊一层境给伤到了?整个人彻底怔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自己胸口处喷溅地鲜血。 片刻后,浑身一振,伸手朝胸口处点去,止住了鲜血的流逝,双眸赤红地怒视杨开,咬牙喝道:“小辈找死!” 奇耻大辱,居然被一个帝尊一层境一通连招给打伤了,简直是奇耻大辱,固然有轻敌的一面,但不可否认,这个叫杨开的小子确实有些了得。否则换做旁的帝尊一层境,就算他再怎么轻敌,也不可能会受伤。 只是此刻当着南域这么多帝尊境的面,薛正茂一张老脸哪能挂得住? 杀念如潮,杀机莹然,薛正茂已然动了真怒。 温紫衫适时地拦在了薛正茂面前。 他虽然也震惊杨开居然能在瞬间伤到薛正茂,但也知道杨开付出的代价不少,薛正茂反击的那一掌,绝对已伤及杨开内府,而且杨开之前似乎动用了好几种威力巨大的秘术,打了一个出其不意才做到这一点,真要是让杨开与薛正茂单打独斗,温紫衫并不觉得杨开有胜利的希望。 “滚开!”薛正茂爆喝一声,彻底疯狂。 温紫衫道:“薛长老,是你偷袭在先,杨长老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薛长老身为前辈,不会这么小气吧?” 薛正茂脸色一黑,立刻想起了杨开之前所说的“礼尚往来”的那句话。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来到之时,一言不发地就偷袭杨开,难道还不许旁人偷袭他了? 不过这事绝对不能这么完了,一口气憋在胸口咽不下去啊。 转过头,凝视着旁边,薛正茂凝声道:“萧长老!” 萧宇阳叹息一声,踏出几步,瞬间就来到了薛正茂身旁。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不是他想袖手旁观就能袖手旁观的了,这不止关乎到薛正茂自己的颜面,也关乎到星神宫的颜面,所以他必须得跟薛正茂站在一处。 “缠住温紫衫,老夫要那小子死!”薛正茂传音道。 萧宇阳回道:“缠住温紫衫没问题,不过……你杀不了那小子的。” “你小看老夫?”薛正茂胸腔一股怒意,就如酝酿的火山一样,随时都可以爆发,“适才不过是老夫大意。” “并非小看,那小子精通空间神通,没有万全的布置,谁也拿不下他!” “空间……神通!”薛正茂眼帘一缩,内心深处不禁涌上一种无力感。 身为星神宫长老,对空间神通这四个字是一点都不陌生的,当年一个叫李无衣的家伙得罪了花影大帝,被花影大帝追杀,最终还是逃出生天,所依仗的正是空间神通! 后来由兽武大帝出面说情,这才让花影大帝善罢甘休,直到如今,这李无衣也活的好好的,在灵兽岛上逍遥自在。 若杨开真的精通空间神通,薛正茂自付还真的拿他没什么办法。 薛正茂眉头紧皱,有些骑虎难下。 两大星神宫长老并肩而立,众人脸色都是一变,温紫衫的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肃,青阳神殿诸多帝尊境更是将杨开围了个水泄不通,一脸的提防之色。 一场册封大典闹成这样,谁也没想到。 “薛长老,萧长老,你们执意如此?”温紫衫声音低沉,“我神殿虽然不如星神宫,但也不是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萧宇阳一言不发,薛正茂也是没说话,只是目光愤怒地瞪着杨开。 其他前来观礼的宾客们皆都提心吊胆,生怕双方真的就这样打起来。一旦星神宫与青阳神殿撕破脸皮,那整个南域只怕要动荡一阵,到时候对谁都没好处。 压抑紧张的气氛蔓延全场,那些帝尊境们带来的后辈子弟甚至个个都汗流浃背,脸色苍白。 “住手!” 遥遥地,一声轻喝传来,声音清脆悦耳,似带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人紧绷的神经莫名一松。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盯着杨开不放的萧晨霍然惊醒,旋即双眸明亮地朝一旁望去。 只见那边一条彩带凭空而来,一个眉目如画,国色天香般的女子立于彩带之上,眉心一点殷虹的朱砂,一头黑发被梳理成双月发髻,几缕长发垂于胸前,身穿一件鹅黄色的长裙,愈发显得清丽脱俗,玉足一点,便轻飘飘地落在万圣峰之上。 “公主!”萧晨惊喜叫道。 听到萧晨呼喊,众人哪还不知来人身份?震惊之余也都齐齐起身,抱拳道:“见过蓝熏公主!” 老一辈的帝尊境们还好,心性修为摆在那里,纵然蓝熏姿色绝美,也只是惊鸿一瞥而已,倒是那些随着长辈们前来观礼的年轻人,无论男女,皆是痴痴地望着蓝熏,尤其是那些男子,个个都流露出爱慕之色,眼中再无他物,唯剩蓝熏一人光彩夺目,摄人心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