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七十五章 一日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七十五章 一日

“好好好。”鲁老面色一喜,如果事情真如杨开所说,那他也没必要急着要两套内丹了,先弄一套修炼再说,剩下的再徐徐图之嘛。 “东西可以换,不过老朽希望杨长老能补我一千万上品源晶,毕竟这些东西与老夫的开价相差太多了。” 老家伙看着挺憨厚的,心眼这么黑,杨开腹诽一句,想都没想道:“五百万。” 鲁老沉默了一会儿,似在斟酌,最终还是点头道:“成交。” 杨开当即再送上五百万上品源晶,从鲁老那里换回了天音宝盒,塞进了空间戒中。 “师弟啊,你才刚成为神殿长老,便为神殿如此破费,师姐可要代诸多弟子好好谢谢你了,他日弟子们修炼有成,定也会记住你的恩德。”高雪婷的声音忽然钻进杨开耳中。 杨开脸色一黑,扭头望去,却见高雪婷目不斜视地望着台上,仿佛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一样。 “这个……高师姐,这宝盒是我……” 高雪婷歪过头,眼神一凌:“恩?” 杨开立刻改口道:“神殿弟子要用,当然是没问题的。” 高雪婷这才颔首道:“师弟有心了。” 杨开呵呵干笑,嘴中的苦赛过吃了黄连,心中盘算着该怎样才能两全其美呢…… 接下来的交流会依然有不少珍品登场,诸多帝尊境一一上台,将珍藏多年的宝物呈现出来,每每引起哄抢。不过在青阳神殿的地盘上,众人还是挺守规矩的,交易不成仁义在,没人敢寻衅滋事。 杨开也出手了几次,换取了一些珍稀的材料,甚至还有一个古丹方。 直到第二天拂晓时分,这交流会才算结束,众人齐齐起身。作为东道主,以裘染为首的青阳神殿高层自然是客气地挽留了一下,但也没谁真的留下来,纷纷提出告辞。 不多时,一百多个帝尊境与那些带来的后人弟子们便走了个干净。 “杨师弟,稍后来老夫的灵玉峰一趟,该为你选择住处了。”裘染忽然开口说道。 杨开点点头道:“好,裘师兄稍等一下,我还有点事。” 说话间,直接窜出了大殿,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裘染皱了皱眉,叹息一声道:“年轻人啊,风风火火的。” 他也不知道杨开这个时候跑出去要干什么,只是连选择灵峰这样重要的事都要押后,看样子是要去处理什么紧急的事情。 片刻后,距离青阳神殿三百里外,杨开忽然现身,环视一圈,视线便定格在某个方向,抱拳道:“张门主,久等了。” 那边虚空一荡,泛起一抹涟漪,涟漪中心,一个相貌无奇的中年男子忽然现身,从那虚空中一步步走来,面上浮现出一丝讶色:“杨长老好眼力。” 他藏身在那,也是有一些警惕之心的,却不想被杨开一眼就看破了,能被青阳神殿册封为长老,果然是有些本事。关键是年纪够轻,与他比较起来,张大山平白生出一种迟暮老矣的感觉。 “不知杨长老适才传音于我,让张某在此等候,有何要事?” 之前交流会散场的时候,他正要走,便听到了杨开的传音,所以才会特意在这里等候,要不然他早就回自己的宗门去了。 换做旁人给他这么传音,他大可不必理会,可杨开挂着个青阳神殿长老的身份,他也不得不慎重对待,只能在这里等着了。 杨开微笑道:“张门主恕罪,我想让张门主转让一样东西给我。” 张大山眉头一皱,一下就明白过来:“那太一神水?” 之前太一神水的主人取出这东西交换的时候,杨开也开出了筹码,只可惜没能成功,最终太一神水落到了他手上,张大山与杨开之前从无交集,如果说杨开找他有什么事的话,那唯一的可能便是太一神水了。 “不错。”杨开点点头。 张大山立刻露出警惕之色,神念扫向四周,一副身旁随时可能杀出各种埋伏的样子。 杨开失笑道:“张门主不必如此,杨某孤身而来,也是诚心想与张门主换这太一神水。” 张大山皱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不好意思,这太一神水对张某来说也是有大用的,所以要让杨长老失望了” 杨开抬手道:“张门主不忙拒绝,容我猜猜你要这太一神水做什么。” 张大山眉头皱的更厉害了,颇有些因为杨开的纠缠而不耐,自己都已经拒绝了,你还要说什么? 杨开置若罔闻,自顾地说道:“太一神水的作用无非就是催生灵药,对炼丹师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张门主要这太一神水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吧?” “不错。”张大山颔首承认。这并不难猜,所以也显不出什么高明。 杨开又笑道:“只是我看张门主双手精致,并无烟火之气,亦无灵药痕迹,所以张门主应该并不精通炼丹之道。” 张大山摇头道:“武道漫漫而修远,张某没这个闲心也没这个能力去琢磨丹道。” 杨开神色笃定,微笑道:“这么说来,张门主这太一神水就是送人的咯?而且是送一位炼丹大师的,能让张门主送上这份大礼,看样子张门主对对方也是有所求的啊,应该是求丹吧?”顿了一下,杨开道:“紫源商会的皇甫大师?” 张大山终于露出一丝意外:“杨长老连这个都能猜得到?” 杨开嗤笑一声:“南域出名的炼丹师不多,能让张门主不惜送出太一神水这般宝物的,恐怕也只有那几位帝丹师了,别的帝丹师不提也罢,都有各自的归属,见上一面都极为困难,更不要说求丹了,倒是紫源商会大开大门做生意,皇甫大师也常年为人炼丹,一般来说,求丹只会求到他头上。” 话说到这份上,张大山也没有隐瞒什么,颔首道:“不错,这太一神水确实是准备送给皇甫大师的。” 杨开道:“张门主是想借此宝物,让皇甫大师优先炼制你的灵丹?” “有何不可?” “自无不可,只是皇甫大师名扬在外,求他炼丹之人不计其数,谁不会送点重礼啊,张门主这太一神水固然珍贵,却不一定能独占鳌头,说不定就算皇甫大师收了礼物,你也要等上一段时日。” 张大山皱眉道:“这一点张某自然知道,不过只要皇甫大师收了礼,三月之内应该就会有结果,总好过那些要苦等几年的人。” “三个月……”杨开嗤笑一声,竖起一根手指道:“我能让张门主在一日之内拿到你想要的灵丹。” “什么?”张大山浑身一震,“一日?这不可能!” “可能不可能,就看张门主愿不愿意相信我了。” 张大山的表情顿时犹豫起来,如果在昨日之前杨开跟他说这种话,他只会嗤之以鼻,可是今日不同,如今的杨开是青阳神殿长老,有青阳神殿这金字招牌在,杨开说什么都有几分可信度。 迟疑了好一会,张大山才道:“杨长老认得哪位帝丹师?” “不知张门主有没有听说过嵇英这个名字?”杨开反问道。 “嵇英……”张大山呢喃了一声,陷入沉思之中,很快,神色一振,眸露精光:“嵇英大师?妙丹大帝座下那位?” “除了他还能有谁?” “不会吧?”张大山惊讶非常,“那位大师可是在北域的,杨长老你之前说一日之内……” 杨开打断他道:“嵇英如今便在青阳神殿,我与他有些交情,让他开炉炼一次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张大山顿时傻了。 让一位帝丹师开炉炼丹,而且是妙丹大帝座下的弟子,这岂是一点交情可以做到的?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嵇英大师如今居然在青阳神殿之中? 就在张大山胡思乱想,心绪不宁的时候,杨开的声音再次响起:“张门主是要送上重礼,苦等三个月甚至更久才能得到灵丹,还是愿意试一试一日之内拿到灵丹?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张门主真的能请动皇甫大师在三个月之内替你炼丹,那天价的手续费怕也一文不能少。可若是由我出面的话,手续费什么的皆可免了。” “费用可免?”张大山眼前一亮。 请一位帝丹师炼丹,不但材料要自备,而且还要交付相当高昂的手续费,要不然怎么说那些天杀的炼丹师一个个都富的流油。 “仅此一次!”杨开正色道。 张大山立刻从这句话中嗅出别样的信息,神色激动道:“那下次张某还可以……” “下次自然是要收费的啦。”杨开呵呵一笑。 张大山简直欣喜若狂。如果这一次能够搭上嵇英大师这条线,那日后再想求丹的话,也不必再看人脸色,苦苦等候了,手续费嘛,本就是应该的事。 察言观色,杨开趁热打铁道:“不瞒张门主,我要这太一神水,也是想送给嵇英大师的,张门主开个价,我可以买过来。” “不用了。”张大山也是果断之人,心中既有决定,自不会再婆婆妈妈,稍稍整理了一下,直接将一枚空间戒抛给了杨开:“太一神水和炼丹所需的材料皆在其中,此事还要麻烦杨长老了。” 杨开伸手接过,神念一扫,微笑道:“张门主且在此地等候一日,我明日再过来找你。” “有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