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八十二章 债主上门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八十二章 债主上门

果然,再过片刻之后,一座不大不小的海岛印入眼帘,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忽然出现一座这样青山绿水的海岛,可谓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海岛面积不算大,约莫几十亩的样子,海滩之上,浪潮阵阵,飞鸟驻足。 杨开与南门大军两人飘然落下。 “咦?”杨开忽然眉头一皱,奇怪地望着南门大军道:“那位大师不是无门无派之人么?怎么这海岛上有这么多人?” 他方才神念扫过之时,分明发现这海岛之上有人活动的踪影,最起码也有二十多人,甚至还有五六位帝尊境在其中。 若不是有这么多帝尊境的话,杨开还要以为此地是哪个小宗门的驻扎地了。 只是也没有哪个小宗门能有这么多帝尊境的。 听到杨开问话,南门大军正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前方一道流光忽然冲了过来,显然是察觉到杨开和南门大军的气息,过来查探一番。 “宫主待会你别说话,我来应付!”南门大军急急地传音一句,似乎在忌惮些什么。 杨开皱了皱眉,总感觉这一趟出行有些怪怪的。 那流光散去,露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赫然散发着帝尊两层境的修为。 来人扫了一眼杨开两人,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两个帝尊一层境,他也不是太放在心上,所以并没有太过戒备,问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倨傲。 南门大军立刻咬牙回道:“要债的!” 要债的?杨开扭头瞧了南门大军一眼,发现他一脸正色,神情愤懑,俨然一副债主上门的架势。 这是闹哪样?杨开一肚子疑惑,又不好问个明白。 却不想听到这话之后,对面那中年男子居然微微颔首:“原来是同道中人,那家伙欠你多少?” 南门大军想都不想:“五百万上品源晶,你呢?”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两千万!若是让本座找到,定将这混蛋抽筋剥皮。” “简直太可恶了。”南门大军附和地点头:“抽筋剥皮岂不是太便宜了,若是落到我手上,定要那家伙尝遍人间酷刑。” “呵呵。”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颔首道:“甚好。” 南门大军问道:“这里的人都是来要债的?” “不错。”中年男子点头道,“我等也都达成了协议,若能找到那个混蛋,第一时间缠住,然后示警,其余人马上赶过去,定让那家伙插翅难飞。你们二位既然也是来要债的,那便算你们一份吧。不过要提醒你们一句,这海岛之上似乎有极为高明的阵法,任何可疑之处都不要轻易放过。” “多谢了。”南门大军抱拳道。 “无妨,都是受害之人,理当互相帮助。”中年男子客气地回应一声,又叮嘱南门大军几句,这才一转身朝远处飞去。 南门大军目送此人离开,然后冲杨开打了个眼色,悄悄地朝海岛另一边摸去。 “那位炼器大师到底怎么回事?”杨开传音问道:“这么多人来要债,得欠多少钱啊。” “谁知道。”南门大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杨开啧啧有声道:“看你应付的这么娴熟,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了?” 南门大军苦着脸道:“这便是那家伙的可恶之处了,这种事可不是第一次发生。” 杨开奇道:“他不是炼器大师么?随便炼几件帝宝便足够还债了吧?” 南门大军叹道:“炼再多的帝宝,也禁不住一个赌字啊。” “这位大师居然赌博?”杨开震惊道。 “何止,简直是嗜赌成性,这也就罢了,偏偏逢赌必输。”南门大军一脸的唾弃,“所以我才说这家伙有些麻烦。” 杨开忽然一惊,道:“那飞舟帝宝,该不会是你从这位大师手上赌赢来的吧?” 南门大军脸一红,道:“我也是被逼的啊,非我所愿。” 三言两语,杨开对这素未谋面的帝器师便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啧啧,这人也够奇葩的,居然拿一件价值上亿的飞行帝宝与人赌博,而且还赌输了。 怪不得被这么多债主堵在家门口,虽然是一位帝器师,这日子过的也太凄惨了一些。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一个山壁处,南门大军鬼鬼祟祟地放出神念查探一番,确定附近没人注意,这才忽然取出一块令牌,伸手一晃。 那山壁的一块壁石上立刻荡起一层涟漪,露出一条可供一人进出的通道。 南门大军连忙闪进去,同时招呼一声杨开。 待杨开进入之后,他这才将那入口关闭。 似乎是看出了杨开的狐疑,南门大军主动解释道:“此地阵法是我帮她布置出来的,若没有这幻阵,她早就没有藏身之地了。” “你们关系不错嘛……”杨开呵呵笑了一声。 “宫主你休要将我与她相提并论。”南门大军一脸唾弃的表情,“若是叫旁人知道我与她认识,只怕要大祸临头。” “没这么严重吧?”杨开一脸黑线。 南门大军倒苦水道:“宫主你是没领教过她的无耻啊,当年我可是替她还了不少债的,那些债主一个个找上门来,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说着话,他竟打了个冷战。 杨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样子这位帝器师给南门大军留下了不少心理阴影。 一路往内深入,足足走了几柱香的时间,前方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在视野之中,那溶洞之中,空无一物,倒是四面八方都有不少岔道,也不知道通往何方。 “宫主你稍等片刻。”南门大军说了一声之后,便转头打量起那些岔道来,少顷,目光锁定其中一个岔道,轻咳一声道:“小侯,出来吧。” 没人回应,只有南门大军的声音在溶洞之中回荡。 “还不滚出来,你以为我看不到你么?”南门大军脸色一沉,低喝起来。 “别过来,敢过来我死给你们看!”蓦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只不过这声音显得极为虚弱,仿佛遭遇过重创一样,那言语之间满是自暴自弃的味道。 “女人?”杨开愕然。 之前听南门大军介绍这位帝器师的时候一脸的唾弃和嫌弃,言语之间更是这家伙这混蛋的,杨开还以为是个男子,却不想居然是个女人! 这倒是让他感到意外,转念又释然,女性炼器师他不是没遇到过,阳炎便是一位顶尖的炼器师兼阵法大师。 南门大军脸一黑,怒道:“蠢货,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 那岔道中隐藏的女子沉默了片刻,不过杨开却分明感觉到有一双目光正在观察此地,片刻后,一道身影裹着一股微风扑来,站在了不远处。 “大军,是你啊!”女子惊喜地叫道。 杨开定眼望去,发现这女子长相虽然不算倾城倾国,但也极为不俗,身穿一件碎花长裙,俏皮之中带着点可爱,不过那身形却是尽显丰腴成熟,不过却不知为何神情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 老友久别重逢,女子很是高兴,顿了一下之后直朝南门大军扑了过去。 “干什么!”南门大军明显早有防备,伸出一手就摁在了她的头上,一身帝元涌动,将她牢牢地定在原地。 女子一脸谄媚的笑容,娇嗲嗲地道:“大军……” 杨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整个人感觉顿时不好了。 “妖孽胆敢放肆!”南门大军怒喝一声,掌心上帝元一动,便要将她推开。 女子却是顶着压力上前几步,一错身便闯进南门大军的怀抱中,打了个转又轻飘飘地飞落不远处的一块平滑石头上,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的戒指!”南门大军脸色漆黑,摸了一下空荡荡的中指,目光一抬,便看到那戒指已经被女子捏在了手上,炫耀似的冲南门大军扬了扬。 杨开目光一闪,露出惊奇的神色。 刚才那一瞬间变故发生的太快,他虽然没看的太仔细,但也隐约捕捉到了一丝痕迹。 这位帝器师真是好快的身手,南门大军纵然有所防备,居然也在一瞬间被她夺走了空间戒,这还是炼器师么? “还给我!”南门大军冷着脸,冲女子伸手。 女子噘了噘红润的嘴唇,随手就抹去了南门大军戒指上的神魂烙印,一番搜索,哈哈一笑,从戒指中取出几坛美酒来,欣喜道:“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话间,整个人斜躺了下去,撕开封口,将酒液往嘴巴中倒去。 倒是那空间戒,被她无声无息地弹了回来。南门大军沉着脸接过,一言不发。 溶洞之中只有咕咚咕咚的声响传出。 杨开揉了揉额头,忽然感觉有些头疼。 之前得知这位帝器师嗜赌成性,他还没什么太大的感触,但此刻眼见她一副资深酒鬼的架势,杨开连走人的心都有了。 可恶!又是一个喝酒的女人! 前几日高雪婷喝酒之后的所作所为给杨开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现在已看到喝酒的女人就不由想起了那一日的悲惨遭遇。 心中直打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