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九十九章 阿牛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九十九章 阿牛

常人想要寻觅一处秘境难如登天,许多武者一辈子都碰不到进入秘境中历练寻宝的机会,可是在星神宫这边,竟有无数秘境等着开发。 大帝宗门,就有这般恐怖的底蕴? 蓝熏微微一笑,道:“金甲天书杨师兄记得吧!” 杨开失笑道:“我还没老呢。” 这东西才被蓝熏拿走没多少日子,杨开怎会忘记?也是因为蓝熏拿走了金甲天书,杨开才有机会进这五色宝塔中历练一月的,才发生不久的事,杨开自然记忆犹新。 不过她这个时候提起金甲天书,显然不是随口一说,而是…… 杨开神色一动,问道:“难道金甲天书与五色宝塔有关?” 蓝熏颔首道:“不错。那金甲天书正是谭师叔……谭君昊从五色宝塔第五层的秘境中带出来的,而且它不但是一件威力不俗的帝宝,还是开启那一处秘境的钥匙!” 杨开一惊:“也就是说,那秘境本在五色宝塔的第五层中,可因为谭君昊带出了金甲天书,所以星神宫的弟子无需通过五色宝塔,便可进入那秘境中历练了?” “正是如此!”蓝熏点头,“那秘境本存在于五色宝塔第五层中,一般情况下想要进入其中,非得通过第四层,还要有运气在身才可以,但自从谭君昊带出了金甲天书之中,弟子们便可随意进出其中了。” “谭君昊的气运倒是不小!”杨开啧啧称奇。 蓝熏微微一笑:“据父亲大人推测,第五层的秘境之中应该有许多都如那秘境一样,有自己的钥匙!只要能找到那钥匙,便可随时随地地开启秘境入口,让弟子们进入其中历练。” 杨开一振,惊声道:“竟有这种事!” 萧晨忽然变了脸色,悄悄地在蓝熏身边道:“公主殿下,说的太多了。” 此事乃星神宫机密,虽不算什么绝密,但也不是能随随便便透露给别人知道的。不过蓝熏身份不同,说这话倒也无人可以指责她。 蓝熏摇头道:“没关系的,反正那钥匙也不是能随便找到的,我神宫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可找来找去,也只找到一处秘境的钥匙而已。” 杨开认真地思索了一番,这才抱拳道:“受教了。” 蓝熏抿嘴笑道:“说了这么多,时间耽误了不少,杨师兄,还是先进第五层吧。” 杨开点头道:“也好,蓝师妹请!” 蓝熏神色一肃,叮嘱道:“有一点好教杨师兄知道,在第五层的那诸多秘境之中,什么事情都可能会碰到,师兄定要谨守本心,不为外物所动!” “我记住了。”杨开点点头。 说话间,三人已来到那长廊尽头,放眼望去,长廊尽头处是一团旋转的星云,显得神秘莫测,一股诡异的气息自那星云之中传来,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杨师兄,小妹先走一步了,多保重,咱们外面再见。”蓝熏冲杨开说了一声之后,便身形一跃,跳进了那星云之中,消失不见。 萧晨站在原地叹息一声,似乎有些郁闷,这一次历练他好不容易才在第四层找到蓝熏,本想陪她一直到历练结束,谁知道蓝熏非要来第五层,搞的现在又要分别了。 悠悠地瞥了杨开一眼,萧晨也没有与之说话的兴致,同样跃进了星云中。 原地很快只剩下杨开一人。 时间紧迫,杨开自然也没什么迟疑的,反正蓝熏和萧晨都进去了,他自然也得跟着进去。 跨入星云的瞬间,杨开便立刻催动空间法则,想尝试看是不是能跟第四层一样,停留在一个缓冲地带中。 真若如此,那他可以控制的余地就很大了,完全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秘境来历练。 可这一次却让他有些失望,催动空间法则之下,根本没有什么反应。等到视野恢复之时,杨开的耳畔边立刻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阿牛,醒醒,醒醒啊,兽潮来袭,赶快醒醒,你发什么楞?” 声音传来的同时,似乎还有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使劲地摇晃着。 杨开大惊,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脸色一沉的同时,便伸手朝对方的大手抓去。 哪知对方的反应奇快无比,杨开才刚有动作,便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难以想象的狂暴之力从对方的手中传来,杨开一身蛮力竟瞬间被压制在体内,根本动弹不得。 杨开脸色再变,心中震惊对方力道之强的同时,帝元立刻催动,然后…… 完全没有反应! 体内居然空荡荡的,一丝帝元不存! 一瞬间,杨开被惊得脸色苍白,险些神魂出窍。 进入第五层的秘境之前,杨开还是颇有些自信,毕竟他如今的实力非同小可,死在他手上的帝尊三层镜都不止一个了,连蓝熏萧晨和雷霆都敢进第五层秘境历练,他没道理惧怕。 他觉得就算碰到什么危险,自己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空间法则在身,打不过还跑不掉么? 可这一上来的突变让他简直无所适从。 帝元怎么没了?没了帝元,那还是帝尊境么?连一个刚入门的武者都不是啊。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震骇之间,蓝熏之前的话回荡在耳边:“在第五层的那诸多秘境之中,什么事情都可能会碰到,师兄定要谨守本心,不为外物所动!” 杨开心神一振,面色一瞬间镇定下来。 不慌不慌,先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或许这一处秘境有压制自身实力的法则存在,所以自己才感受不到任何一丝帝元。 而那抓住自己手腕的主人虽然力大无穷,可并没有敌意和恶意,应该对自己没有威胁。 抬头望去,只见一双赤红的眼珠子近在咫尺,满是血丝,视野扩散,一张络腮胡子满布的脸庞印入眼帘。 这是一个青年,看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只不过那相貌极为粗狂,身形魁梧的不似人类,而且……跟杨开平日里见到的人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有别的血统。穿着也极为简单,只是兽皮裹身,遮住了要害部位,其他的位置皆裸露在外,一身肌肉如铁,高高坟起,一看就知道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感。 再瞧瞧自己,细胳膊细腿,与这青年比较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啊! 话说回来,杨开的体型虽然不算魁梧,但还算健硕,只是对方生的太结实了。 可是……为什么会有活人出现?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秘境的幻术? 不可能是梦境,可若是幻术的话,那也太逼真了,杨开从眼前这络腮胡子青年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虚假的成分,仿佛他就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而此地的环境也很是简单,似乎只是一件破旧的木屋,木屋内并没有什么摆设,一个树根做成的简易板凳,几块木板搭成的桌子,旁边还有锅碗瓢盆,墙壁上挂着几块不知名的兽肉,被烟熏的发黑,那木篮之中还有一些野菜,一个石碗中还有些残羹冷炙…… 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杨开心思百转之时,那络腮胡子青年冲杨开大吼道:“你傻了?我跟你说兽潮来了,你听见没有?” 声音中满是焦急,震耳欲聋。 杨开木然地点点头:“听到了!” “听到了就赶紧去帮忙!村子人手不够,防御快要被突破了。”络腮胡子青年说话间,便将杨开抓了出去,一路疾驰,健步如飞。 杨开趁机道:“还未请教……” 络腮胡子脚步一顿,回头望着杨开,那一双满是兽性的赤红双眸看的人心中发毛,好一会,青年才叹息道:“你又犯傻了?我是阿虎啊!” 杨开嘴角一抽,询问道:“你说我叫阿牛?” 阿牛……啊你妈的牛啊!自己居然叫阿牛,这什么狗屁秘境?对方居然叫阿虎,这名字也够简单的。 “没功夫跟你说这些,赶紧去帮忙,兽潮完了我再跟你聊!”阿虎急匆匆地扯着杨开飞奔。 出了木屋不远,耳畔便立刻传来一阵阵吆喝呐喊之声,不远处还有一阵阵兽吼,响彻云霄,连那大地似乎都在震动咆哮。 杨开左右观望,顿时一惊。 只见这四周奔走的人,男子皆如阿虎这般,体型魁梧,身如铁塔,个个看起来都力大无穷,就连那些女子也都膀大腰圆,强壮的不可思议。 一个健妇,抗着一个直径两丈的巨大石头,奔走如飞,轻若无物,杨开没从她身上感受到任何力量波动,换句话说,她是单凭着肉身之力便将这石头抗起来了。 还有一些明显未成年的孩童,十几岁的样子,可一样都拿起了武器,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同仇敌忾和视死如归的神情。 杨开简直要瞪爆自己的眼珠子。 所有人都行色匆匆,朝某个方向汇聚过去。每个人身上都裹着几块兽皮,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最简易的衣衫。 杨开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竟然也是如此!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如雪,与阿虎的黝黑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算了算了,这只是小节…… 杨开心中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