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零一章 箭无虚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零一章 箭无虚发

顿了一下,阿花面上一片冰寒,森声道:“若是证明不了,自己从这墙上跳下去吧!” 话落之时,一箭射出,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飞扑而来的巨兽轰杀在半空中,那冰冷嫌弃的眸子依然直视杨开的面庞,从头到尾没有转移。 “废物么……”杨开呢喃一声,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体型,再看看篱笆墙上其他村民的体型…… 恩,这种体型,在这个时代确实是废物。 倒是那身形佝偻的老者,居然是这个村落的村长,让杨开有些诧异。 他虽然不知道村长使了什么巫术让那诸多巨兽对他视而不见,但绝对不是他人品爆发的缘故,至于巫徒……听名字应该是最底层的存在了吧? 看样子在这上古时代,巫的数量还真是稀少啊。 篱笆墙上,杨开与阿花合作无间,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之后,杨开也静下了心,没有最初的无所适从。 不管怎样,先将眼前这关度过再说,或许这是此地秘境的一个考验。 一根根箭失被杨开递给阿花,脚下成困的箭堆以极快的速度减少着,不过很快便有一个蛮族少年抱着备用的箭失补充。 这少年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明显未成年,不能上阵与巨兽厮杀,只能做一些后勤工作,不过就算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也比杨开所接触到的大多数人要魁梧雄壮,那一块块坟起的肌肉简直不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能有的。 村落中。还有不少如这个少年一样的未成年蛮族正在忙碌。 时间缓缓流逝。有村长施加了嗜血之术,兽潮的攻击被压制了许多,村民们在付出极小的代价的前提下,将那些巨兽杀的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每个村民都兴奋至极,仿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阿花手上的弓箭更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拉开。传出一阵阵破空的声响。 杨开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不同这些懵懂的村民们的乐观,杨开觉得形势对这个村子很不利。 巨兽们明面上看起来是被压制了,也死伤不少,但实际上,村民们消耗太大,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让每个村民都难以为继了。 看阿花就知道。 最开始的时候她出箭如风,一箭接一箭几乎毫不停歇,每一箭都能击杀一只巨兽。 但是现在。弓弦她都无法拉满了,持弓的双手更是微微颤抖,好几次都是要两箭才能击杀一只巨兽,而且射箭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 阿花如此,其他的射手也是如此。 而村外的村民们情况更是令人担忧。 被村长加持了嗜血之术的他们,透支了本身的先天精血。一旦等到嗜血之术失去效果。后遗症爆发,那在村外奋战的上百村民将瞬间成为巨兽们的裹覆之物,不可能有一点反抗之力。 反观兽潮,虽然攻势依旧凶猛,但杨开分明察觉到这兽潮在拖延时间,好像有一个高明的存在,正在指挥着那无数猛兽,静静蛰伏,只等着找到机会一举反败为胜。 是时候该出手了! 杨开一开始没有贸然出手,是因为不太明白己身的处境。也不知道贸然出手会引起什么样的变故,可是观望了这么久,杨开已被这些蛮族村民们的热血所感染。 莫名拥有的阿牛的身份,似乎也变得真实了一些,对这个陌生的村落,竟隐隐有了一丝归属感。 这些蛮族,都是可敬可佩的,是他们在上古时期顽强生存,抵抗天灾人祸,让人族繁衍至今,成为世界的主流,是他们将力量一代代传承下来,让人族得以在这片天地立足。 守护这片大地,守护这个村落! 我叫阿牛! 体内的热血一瞬间沸腾起来。 杨开弯腰捡起旁边的一张巨弓。 这张巨弓原本是属于另外一个村民的,不过却被一只扑上来的巨豹咬掉了头颅。 伸手勾了下弓弦,铮地一声,似有战鼓在心中锤响,让人不由地想发起冲锋的欲望。 “箭!”阿花伸手,赤红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却没有得到杨开的支援。 霍地扭头,阿花正要开口怒骂,到嘴的话却是堵在了喉咙处,瞠目结舌地望着杨开和他手上拿着的巨弓,愕然道:“你做什么?” 杨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你休息一下,你太累了。” 阿花伸出来的那只手在不停地颤抖,手指上全都是割裂的伤口,鲜血淋淋,看起来触目惊心。 四目相对,阿花瞬间爆发:“休息?哪有时间休息,你知不知道没有我们这些射手的支援,底下的兄弟姐妹会是什么结局?” “我知道啊!”杨开依然微笑,伸手拿起一根箭失,搭在了弓弦上,歪头看着阿花道:“所以这里交给我了。” “你……”阿花还要再说些什么,可眼珠子瞬间瞪圆,一脸震惊的表情。 天啊,自己看到了什么?被称为村中废物一般存在的阿牛,居然拉开了弓弦?而且……居然是满弦? 那细胳膊细腿的,哪来这么大的力气?阿花本能地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因为她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训练的时候,阿牛连拿起着巨弓和弓箭都极为吃力,更不要说开弓搭箭了。 可是现在,眼前发生的一幕彻底颠覆了她对阿牛的认知。 眼前的阿牛似乎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因为阿花根本没从他的肌肉上感受到爆发的力量,仿佛只是随便一拉而已,可是那让自己都稍感吃力的弓弦居然被他彻底拉开。 弦满,箭出,杨开的表情肃穆。 阿花不由自主地顺着箭失飞行的轨迹望去。 箭头前方,空气爆破的气流清晰可辨,显然阿牛的这一箭蕴藏了巨大的威力,比起自己全力的一击也毫不逊色,这样的一击,足以贯穿任何巨兽的身躯。 莫名地,阿花对眼前这个废物有了一丝信心,觉得在这一箭之下,必能击杀一只巨兽。 嗖…… 箭失擦着一只巨兽的身体飞过,眨眼不见了踪影。 倒是与那只巨兽拼死搏斗的村民吓了一跳,因为刚才一瞬间,那箭失若是稍微偏差上几分,便能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阿虎扭头,看着篱笆墙上站着的人,嘶吼道:“阿花,看着点!” “我……”阿花张嘴,一脸的委屈。 这么蹩脚的箭失岂是她射出去的?她就算闭着眼睛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啊,明显是阿牛干的好不好? 委屈之后便是愤怒,回头瞪着杨开,自己居然对这废物有了信心,简直是瞎了眼睛。 “有点感觉了。”杨开说话间,伸手又拿起一根箭失,搭在弓弦上。 “这里不是你玩闹的地方,你若是不想支援我就赶紧滚下去!”阿花怒喝,虽说这废物能拉开满弦让阿花吃了一惊,但没有准头又有何用?还不如直接下去与那些巨兽正面搏杀,好歹能发挥点作用。 出色的射手,可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训练和无数次生死搏杀才练就的,阿牛显然没有这些经历。 “相信我!”杨开认真地看着阿花,拉开弓弦的双手稳如磐石。 阿花满脸的怒意微微一滞,叹了口气道:“朝没人的地方射!” 相比较这废物以前的表现来说,这一次他能拿起弓箭,替村子分担一点压力的做法还是让人认同的。 杨开微笑:“这一次不会再出现刚才那情况了。” 目标依然是那只与阿虎拼杀的巨兽,箭出之时,阿花几乎不敢去看,生怕看到杨开误伤阿虎的一幕。 可事实上,当那箭失飞至的时候,巨兽正好凌空跃起,张口咆哮,一丈长的箭失从巨兽的口中灌入,从尾部射出,恐怖的力量将巨兽的五脏六腑搅的一团糟,扑倒在地上,呜咽一声,血流如泉。 “真的做到了?”阿花震在原地,有些傻眼。 若她没记错的话,阿牛以前连弓弦都拉不开,更不要说射箭,换句话说,这应该是他头一次真正地射箭,第一箭固然有些偏差,让人虚惊一场,但这第二箭却是奇准无比。 这废物到底怎么回事? 在她失神到时候,杨开已经再次拿起一根箭失,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拉弦,箭出。 远方一头巨兽顷刻间毙命。 虽然在这秘境之中,杨开感受不到任何一丝帝元,但身为帝尊境的底子还在那里,这巨弓和箭失固然难以掌控,但对一个帝尊境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第一箭只是试验而已,心中有了标准,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箭无虚发。 一捆十根箭失,被杨开不到三个呼吸便射了出去,除去第一箭没能建功,其他九箭,箭箭毙命。 “阿牛哥,你这么厉害啊?”那负责后勤的蛮族少年抱着几捆箭失跑上来,正好看到杨开大发神威的一幕,顿时崇拜的不得了。 大人们不是都在唾弃阿牛哥嘛,说他是村子中的废物,没有半点贡献还浪费粮食,许多大人都主张将阿牛放逐出村子,让他自生自灭。 若不是村长仁慈,阿虎也一直拿自己的粮食给阿牛吃,只怕阿牛早就饿死了。 被称为废物的阿牛,居然这么厉害,比起村子中箭术最强的阿花姐似乎都毫不逊色啊,少年一肚子的迷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