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零五章 阿妮今天十五岁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零五章 阿妮今天十五岁

民以食为天,亘古不变的至理。 而在上古时期,能吃东西吃到撑,绝对是最为奢侈的享受。 蛮族的烹饪方式极为简单,那就是烤! 大块大块的兽肉被串在木枝上,村子各处都生起了篝火,村民们将这些兽肉架在火烧烘烤着,金黄的色彩和劈啪作响的油脂,让人食指大动。 尽管昨天就得到这些兽肉了,但整个村子包括村长,都没有人吃上一口,因为大家都在等待英雄的归来! 如今阿牛回来了,自然是到了庆祝的时刻。 村子中很快飘荡起烤肉的香味,没有太复杂的佐料,直接抓在手上大口撕咬,吞入腹中,有些兽肉甚至还带着血丝,并没有完全烤熟,但村民们却是甘之如饴,吃的津津有味。 杨开面前,摆放着野兽身躯上最肥美的部位,这个待遇便是连最德高望重的村长都没有享受到,因为他才是这一次击退兽潮,斩杀蛮兽的最大功臣,自然得到了最好的优待。 杨开本打算只是随便应付一下,毕竟修为到了他这个程度,便是不吃东西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可是当那烤肉的香味飘入鼻尖的时候,肚子里竟传来了咕噜噜的声响。 杨开当时就惊呆了。 自己居然……感觉到了饿!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他是帝尊境,早已过了吃东西的时候,平日里吞吐天地灵气便能补充身体所需。 可在这诡异的地方,他居然真的感觉到了饿。 还有一丝疲惫。 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真实! 他没去深思,受到村民们的感染,也伸手抓起那些烤熟的兽肉,大口吃了起来。 村妇们将珍藏的果干拿了出来,村长也命人取来了封藏的果酒,整个村落,洋溢在极为热闹欢庆的气氛之中,即便如此,防卫也没有落下,依然有村民在村外警戒,以防村中烤肉的香味引来野兽的觊觎。 整整一日的庆祝。 杨开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东西,喝了多少果酒,到最后竟是隐隐有了些醉意,步履蹒跚地返回自己居住的木屋,倒头就睡。 朦胧中,感觉有人进了自己的木屋。 虽然疲惫,虽然醉意笼罩,可杨开帝尊境的底蕴依然在那,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低喝一声:“谁!” 话落之时,只感觉有一个火热滚烫的身躯钻进了自己的兽皮制作的被子中,伸手搂住了自己的腰,有一个脑袋埋进了自己的胸口。 鼻尖瞬间萦绕着一股幽香,脸颊更是被散乱的长发撩的发痒。 没有任何敌意,倒是怀中人的呼吸显得急促紧张,微微发抖。 杨开陡然清醒,脑袋往后仰去,借助窗口外透来的朦胧月光,看清了怀中之人的模样。 “怎么是你!”杨开愕然地望着少女。 居然是白日给自己敬酒的那个高挑少女,温香满玉在怀,杨开愈发能感受到少女身体各处传来的惊人弹性。 “阿牛哥……”少女呢喃,抬头直视杨开,羞涩中带着一丝大胆的示意,红唇蠕动,诱人至极。 杨开不禁有些发懵,下意识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犯傻了,人家都示意的这么明显,还能干什么? 果然,少女轻声道:“阿牛哥,阿妮今天满十五岁了。” 没有太多的解释,可杨开也隐约猜到了满十五岁对蛮族少女来说意味着什么,那应该是意味着成年,意味着成为了一个女人! 十五岁的诞辰,应该有一份不错的礼物,而将自己献给村子中最出色的勇士,便是少女的决定。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杨开顿时感觉不好了。 如果说这是真实的世界倒也罢了,蛮族对这种事应该是很开放的,并没有如今凡间女子的死板保守,顶多不过一场露水情缘而已,谁也不觉得吃亏。 可关键这是一处秘境啊! 杨开到现在也无法分辨这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掉进了幻境之中。如果是后者,那这一切有什么意义,顶多不过一场春梦! 就在杨开心思百转之时,少女又往他怀里拱了拱,火热的身躯紧贴着他,似要将他融化,嘴中轻声呢喃道:“阿牛哥,你喜欢阿妮么。” 杨开硬着头皮道:“喜欢,喜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不要说这样充满上古风情的纯净美少女。 阿妮灿烂一笑,翻身就坐在他身上,伸手一拉,上身那简陋的兽皮衣衫便应声脱落,月光之下,少女姣好完美的曲线一览无遗。 杨开顿时有喷鼻血的冲动。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跟女子这般肌肤相亲过了,自离开故乡星域之后,似乎就一直形影相吊,乍一看到这般刺激的场景,绕是杨开心性修为不俗,也大感吃不消。 “等等等等……”杨开连忙出声。 “怎么了?”阿妮好奇地望着他。 杨开心思急转,吞着口水道:“我受伤了,很严重的伤!” 阿妮捂住了嘴巴,似乎被吓到了,担忧地问道:“要不要紧?” 杨开尴尬道:“没什么大碍。” “那就没关系了。”阿妮伸手便要去解杨开的衣服。 杨开死死地抓住,内心深处天人交战,口上道:“阿妮,不要冲动啊!” 阿妮动作一顿,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道:“阿牛哥,你讨厌我?” “没有啊!”杨开连忙否认。 “那为什么……”阿妮轻抿着红唇,仿佛被一只巨兽正面冲撞,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我只是觉得,这种事咱们应该慎重一些!”杨开一本正经地说道。 阿妮认真地看着杨开,好一会才一转身抓起了丢在一旁的衣服,翻身从杨开身上跳了下来,眼眶中噙着泪水,夺门而出。 “阿妮……”杨开喊了一声,可哪有什么回应? 杨开忽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被少女这么一搞,杨开睡意全无。索性爬了起来,盘膝坐在床上,脑袋一团糟,好一会才平复心情,考虑着在这个秘境中该何去何从。 这古怪的地方一来就将自己的帝元彻底镇压封印,所能凭借的只有肉身之力。 之前在追杀蛮兽的时候,杨开也尝试过调动神魂力量,却发现神魂力量与帝元一样,都被封印住了,感受不到一丝一毫。 距离一月之期只有五天时间,而自己在这个村子中已经待了两天,换句话说,只剩下最后三日便要从五色宝塔中离开,在三日时间,自己又能从这秘境中得到什么? 可无论怎么看,一个破旧古老的小村落又能给予自己什么? 全盛时期的自己,一个喷嚏怕都能将这种村落灭掉几十上百。 下意识地默运功法,下一刻杨开忽然怔住。 他居然感受到经脉中有一丝力量在流转,虽然很微弱,甚至可以说虚无缥缈,但那绝对是帝元无疑。 怎么帝元忽然又出来了? 杨开皱了皱眉,蓦然想起,今日当自己斩杀妖兽归来时,阿妮给自己敬酒,自己喝下那碗蛮神酒后,隐约感受到经脉内有一丝异常。 当时本想检查一下,却被村民们的热情所打断。 是那碗水酒的功劳? 今日庆祝的宴会上,虽然也喝酒了,但与之前阿妮敬的那一碗不太一样,阿妮端来的那一碗,绝对是村长特意交给她的。 这个发现让杨开有些喜出望外。 一碗浑浊的酒水能让自己经脉内生出些许帝元,若是有更多的那种酒水呢,是不是可以让自己恢复部分实力?乃至恢复巅峰? 他迫不及待地想去找村长多要些酒水来印证自己的想法。 虽说自进入这个秘境到现在,暂时还没碰到什么危险,但杨开不得不防患于未然。 这个上古时代,可是有巫的存在,强大的巫,可不像村长那么蹩脚,那是丝毫不逊于当今武者的强者。 扭头望了望窗外,月华倾泻,杨开叹了口气,一切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 不知何时又再次睡去。 等到第二天天亮时分,杨开第一时间醒来,走出了自己的木屋。 许多村民都已早起,在村中忙忙碌碌,见到杨开之后都露出敬意,微微颔首,不过一转身又低笑不已,甚至有几个家伙凑到一块,冲杨开所在的方向指指点点。 一个两个倒也罢了,关键是碰到的村民皆是如此,搞的杨开想问下村长家在哪里都无从下手。 搞什么东西?杨开一肚子迷茫。 “听说阿妮昨晚去你家,然后很快就出来了?” 阿虎神出鬼没地现身,凑到杨开身边贼笑地问了一句。 杨开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阿虎嘿嘿笑个不停,把手一指道:“大家都知道啊。” 杨开顿时一脸黑线,怪不得这些村民们的表现如此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 “大家都是怎么知道的?”杨开一脸尴尬,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连累了阿妮的名声,村子毕竟不大,这种消息一旦传出去,肯定闹的人尽皆知。 阿虎道:“有人值夜看到了啊。” 旋即又神神秘秘地凑过来,低声道:“你是不是……不行啊?” “你才不行呢!”杨开怒了。 阿虎大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