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牙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牙

就算是巫,也不应该这么柔弱,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就跟没成年一样,细胳膊细腿,长的歪瓜裂枣,自己一根手指怕都能把他弹死。 “阿牛的强大岂是你能体会的!”阿虎冷笑不迭。 众多村民也都讥讽地望着这个蛮族勇士。 以前他们一样觉得阿牛弱不禁风,甚至比起那些十三四岁的孩童都不如,但前几日的兽潮入侵却让他们改变了对阿牛的看法。 那是让他们难望项背的恐怖战力和所向披靡的勇猛。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在这样的身躯下怎会隐藏着那等力量。 怒焰部的蛮族勇士嗤笑一声,不置可否,显然不觉得阿虎的话有什么威慑力,只是转身道:“牙大人在里面等你,随我来吧。” 说话间,便在前方领路去了。 杨开迈步跟上,上百村民也都紧随其后。 进入峡谷内,阿虎等人四下观望,只见怒焰部的射手们依然在两侧峭壁上,如影随形,手上的弓箭始终不曾放下,显然是在警告众人,但有轻举妄动便会迎来强烈的打击。 不多时,一群人走进了峡谷最深处,火光印照中,怒焰部上百族人都显得分外狰狞可怖。 那个领路的蛮族勇士来到一堆篝火前方,冲一个盘坐在地上的魁梧蛮族低声说了一句,那蛮族才微微抬起眼帘,瞧了一下杨开和他身后的村民们。 这就是对方的巫了! 杨开之前在鹰眼术中见过他,此刻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牙静静地打量着杨开。眼中闪过隐藏不住的惊异神色。显然与之前那位蛮族人一样,都觉得杨开看起来弱小的有些过分,虽说巫在蛮族之中并不特别注重肉身力量的修炼,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冥想中度过,肉身素质肯定要差其他族人一截。 但像杨开这样细皮嫩肉的,牙还是头一次见到。 “怎么称呼?”牙认真地瞧了一会,开口问道。 “阿牛!”杨开微微一笑。神色不卑不亢。 “那么巫牛……请问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 杨开回道:“来取回我的战利品!” 牙眉头一皱:“你的战利品?” 杨开把手一指:“你们架在篝火上烤熟的这些,还有摆放在那边的,就是我的战利品!” 诸多正一脸嘲笑地望着杨开的怒焰部族人一听,顿时炸毛,纷纷站了起来,冲杨开怒目而视,大有要将他揍死在这里的意图。 牙眉头一皱,旋即笑了起来:“你说这些死掉的野兽都是你的战利品?有什么证据?” 杨开耸肩道:“大概没什么特别的证据!”顿了一下道:“只是前几天我们村子遭遇了兽潮的袭击。村民们好不容易击退兽潮,我追击到这个山谷,然后将它们杀个精光,只可惜孤身一人带不走这些食物,只能回去求援,没想到你们居然先来了一步。” 牙的表情忽然变得很精彩。愕然地望着杨开道:“你刚才说……你孤身一人追杀到这里。然后将这些猛兽都杀个精光?” “对!”杨开点点头,补充道:“恩,当时还有一只蛮兽。” “还有一只蛮兽?”牙的表情更精彩了。 “哈哈哈哈!”四周怒焰部的族人们忽然放声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而牙也是忍俊不禁,摇头不断。 如果说杨开伙同其他村民,战胜了这峡谷内的野兽,倒还说得过去,可他竟说自己孤身一人杀死了超过三百只野兽外加一只蛮兽! 这种话,只怕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先前那领着杨开等人进来的蛮族勇士忽然讥讽地望着阿虎道:“你们的巫是傻子么?”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阿虎顿时怒了。 巫乃是村子中的领袖,是首领,任何一个巫对村子都是至高的象征,侮辱一个巫,就等于侮辱这个巫所在的村子,所在的部落! 阿虎等人如何能忍? “阿虎!”杨开喊了一声,冲他摇了摇头。 阿虎这才咬着牙,将怒火吞下腹中。 “好了,我大概知道你来这里的意图了。”牙微微一笑,显得从容不迫,显然遇到过很多如杨开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这样吧,看在你们同为族人,又远道而来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们……”转头冲那位怒焰部的蛮族勇士道:“分他们十只,让他们走!” 那蛮族勇士听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既然是巫开口了,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遵命行事。 “十只……牙大人很慷慨啊。”杨开微微一笑,并不领情。 “年轻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牙的表情忽然凝肃起来,“我怒焰部的名头你们应该不会陌生,换做我年轻那会儿,你现在应该是躺在地上的,所以……见好就收吧。” 杨开颔首道:“牙大人的教诲,阿牛铭记于心。不过……我坚持认为牙大人应该将我的战利品全数归还,这些东西不属于你们!” 话落之时,目光灼灼地朝牙望去。 牙长身而起,高大的身影投下一片阴影,将杨开笼罩,俯瞰道:“你这是在自寻烦恼!” 两位巫忽然刀光剑影,村民们自然也都有了反应。 铮铮的响动传出,各自的射手纷纷拉开了弓弦,利箭对准了对方最强壮的勇士,阿虎等人也都取下了腰间的石斧石矛,鼻孔之中喷出热气,战意高昂。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你们会死!”牙森声道。 “你们也不会好过。”杨开微微一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最后谁死谁活。 “你执意开战?” “我说这些都是我的战利品,你不信,只愿意分给我十只,但真实的情况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们来到此地的时候,这些野兽都已经死去好几天了,所以它们不属于你们!” 牙怒道:“无主之物,谁捡到就是谁的!” “主人已经来了啊!” “证据!” 杨开道:“拿不出来,我也无法证明。” 牙嗤笑一声,还不待他开口说话,杨开再次道:“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在蛮神的见证下,以巫的方式解决这次纷争。” 牙眼帘一缩,不敢置信地望着杨开:“你在挑战我?” 杨开笑道:“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难道你愿意看到我们双方的族人拼的两败俱伤?严冬将至,族人若是受伤,这个冬天怕是不好过啊。” 牙认真地想了一会,颔首道:“确实如你所说,不过……”咧嘴狞笑,“你觉得你有胜算?” “没打过,谁知道呢?”杨开呵呵笑道。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巫牙便以蛮神之名,答应你的挑战!” 话落,他挥喝道:“都退开!” 众多怒焰部的蛮族人闻言,纷纷收了武器,朝后退去。 杨开回头道:“你们也退下!” 阿虎等人担忧地望着杨开,刚才他们虽然与对方对峙,但杨开的话他们却听的清清楚楚,巫的决斗他们虽然没见过,但也不陌生。 那是在蛮神的见证下的神圣的战斗,赌上自身的性命和名誉,战胜方可摘走所有胜利果实,而战败方的下场一般都很惨。 “阿牛……”阿虎嘴唇开阖,本想劝杨开几句,可也知道现在再劝已经没有用了,巫牙既然答应了杨开的挑战,那么这一场战斗就无法避免,一旦退缩,那就是对蛮神的亵渎,任何人都无法容忍这样的行径。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小心!” 杨开点点头,给他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 阿虎等人却是愁容满面,怎能不担心? 就在几天前,杨开还是个废物阿牛,虽然在兽潮入侵时表现的极为惊人,随后也成为了一个高贵的巫,但毕竟时日尚短,反观对方的巫,虽没有村长那么年长,但正是身强体壮的时候,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比村长要强大多了。 阿牛能有胜算么? 不同于苍南村村民们的担忧,怒焰部的族人们都神色轻松,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神态,三五成群汇聚在一起冲杨开指指点点,面上全是讥讽的微笑,似在嘲笑杨开不自量力。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个巫牛不可能是牙大人的对手,他的下场绝对会很惨的。 很快,场地清理出来,偌大的峡谷深处,只有杨开与牙面对面站立,相距十丈远,这个距离,也是巫之间对决常用的距离。 凛冽的寒风被峡谷两侧所阻,却带起号角一般的响声,四周篝火传出一阵阵噼啪的动静。 牙微笑,开口道:“巫牛,我是一位中品巫士,看你身上的气息并不浓郁,应该只是个巫徒吧?” 杨开回道:“牙大人眼光不错,村长说我如今是个上品巫徒!” 牙点点头:“你的勇气可嘉,而且还很年轻,若努力修炼的话,未必没有更好的未来,可惜你太过自大了!” 杨开道:“牙大人,若想说教,等会有时间,你不出手的话,我可要出手了!” 牙嗤笑一声,显然不愿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摆明地是叫杨开先动手。 既如此,杨开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双脚一错,旋风一般朝牙冲了过去。 牙讥讽嘲弄的表情当即怔在脸上。 搞什么东西!怎么冲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