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一十二章 蛮族一家亲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一十二章 蛮族一家亲

c_t; 话声一出,几个蛮族战士陡然转身,提着石矛石斧,警惕地盯着杨开,脊梁骨一阵发寒。[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他们刚才虽然心系同伴的安危,但身为战士的本能依然存在,可竟是没有一人察觉到背后有人接近,这简直不可思议。若是这靠近之人有什么恶意的话,那他们恐怕都要交代在这。 毕竟那是一个巫士啊! 那问为巫的女子也是身躯抖了一下,不过反应并没有如几个蛮族战士那么激烈,转过身后压了下压手,示意同伴们不必如此紧张。 旋即她开口道:“我知道他中毒了,我也施展了拔毒术。” “效果不理想啊。”杨开歪头瞧着,想了想道:“要不要我帮忙?” “你?”女子皱了下眉,眼中有些不信任的神色。一来眼前这个巫士毕竟是个陌生人,谁知道他是善是恶,不同的部落之间的巫和蛮族,在外面发生冲动是很正常的事,二来杨开毕竟只是个下品巫士,而她身为一个上品巫士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杨开又有什么能力解决。 杨开耸肩道:“我就是随口一说。” “你是哪一部的?”女子问道。 杨开道:“南蛮部!”顿了一下道:“你们是霜雪部的吧?” 多亏了村长在他临行之前的突击教导,杨开才能认出这些蛮族的出身,在这上古的世界中,有些部落的蛮族有很明显的特质,比如上次在峡谷处碰到的怒焰部的人。脸上都涂抹着火焰花一般的图腾标志,那是怒焰部的青莲圣火。 霜雪部的人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图腾标记,但刚才女子施展巫术时流露出来的灵力属性,却让杨开心中有了猜测。 不过并非每一个蛮族部落都有很明显的特征,比如苍南村所在的南蛮部就没有,所以女子才无法认出他的来历。 被杨开点破,女子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点头道:“不错,我们是霜雪部的!你有办法为他解毒?” “可以试试看。($>>>棉、花‘糖’小‘說’)” 女子皱了皱眉。虽然不觉得杨开真有这个本事,但如今她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自己这个中毒的族人虽然被自己施展巫术压制住了伤口,也施展拔毒术拔出了一点毒素,可并没有完全驱除。蚀骨狼的蚀骨之毒及其凶猛,任何一点残存都足以让最强壮的蛮族战士化为一摊浓水。放任不管的话,顶多三天时间,族人必死! 可三天时间,已经不够让他们返回部落了。 “那你试试!”女子让开了位置。 杨开迈步上前。 却有一个霜雪部的战士低喝道:“大人……” 女子抬手,制止了那人说话的意图。 不过几个蛮族战士望着杨开的目光,明显充斥着不信任的神色。 杨开也没在意。径直地走到那受伤的霜雪部族人身旁蹲下,仔细地看了下伤口。心中也是有些佩服。 也多亏蛮族战士身强体壮,气血旺盛,否则这样的伤势足以让他死上十回,可如今他一臂缺失,身中剧毒,却是一声不吭,神智似乎都极为清醒。因为疼痛,脸色苍白而扭曲。 瞧了一会儿。杨开忽然抬手,在这蛮族战士的身上猛拍了几下,力道不轻不重,一身灵力激荡,几掌之后,这蛮族战士苍白的脸色忽然涨红,一张口,一团黑血便喷了出来。 杨开早有准备,闪身躲开,毫不犹豫地震碎他断臂上冰封的部位,双手掐在他的肩膀上,灵气涌动之时,已灌入他的体内。 几个霜雪部族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那受伤的族人身躯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紧接着一声吼叫传出,犹如受伤的猛兽,让人心中一惊。下一刻,那断臂处忽然飚射出大量的鲜血,鲜血落地之时,竟传来一阵阵刺啦啦的声响,将地面都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窟窿,可见毒性之剧烈。 鲜血的喷涌足足持续了十息功夫,而这整个过程中,若非那女性巫士的阻拦,其他霜雪部的蛮族战士只怕早已上来阻止杨开了。 十息之后,杨开收手,转头冲女子道:“封住他的伤口。” 女子闻言,一抬手,一股寒气便朝那断臂处涌去,眨眼功夫,那伤口便被冰封。 而受伤的蛮族战士因为失血过多,此刻脸色苍白如纸,一身气息陡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仿佛死了一样。 待杨开起身退后几步,那几个蛮族战士立刻涌了上来,查探他的情况。 不一会,其中一个族人抬头道:“好像好了很多,就是失血太多。” 瞥了杨开一眼,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女性巫士这才点点头,冲杨开道:“我叫羽,你叫什么?” “阿牛!”杨开微微一笑。 “原来是巫牛,感谢蛮神,让你我在此相遇!”一直清冷的羽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杨开道:“你这位同伴毒性虽除,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还是挺麻烦的,最好带他回去救治reads;。” “我明白,那么巫牛,请你稍等片刻。” 羽说话间,便走到那几个蛮族战士身旁,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随后便有一个蛮族战士抗起那受伤的同伴出了山洞,看样子是带他返回村落救治去了。 回过身后,羽又让另外一个蛮族战士取出一些肉干和清水,亲手送到杨开面前:“感谢你救了我的族人。” “蛮族一家亲,羽大人不用客气。”杨开咧嘴一笑,也没拒绝,将那肉干和清水拿过来大吃大喝起来,毫无顾忌。 这豪爽的做派引的羽大生好感,先前因为看到杨开那瘦弱的体型生出的些许排斥和不屑也荡然无存。 蛮族一家亲!这倒是个有意思的说法。 “先前我也施展过拔毒术,可为何比起你的效果要差很多?”羽虚心请教,在来这个山洞之前,她便为自己的族人简单处理过伤势了,正是因为剩下的毒素无法拔出,所以她才只能将伤口冰封,让族人服下草药,期望那些草药化解毒性。 尽管她也知道希望不大。 “你是想说,你的品阶比我还高,为何施展拔毒术的效果却不如我?”杨开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微笑道:“有时候,细微的掌控比起强大的力量更为重要。” 羽闻言陷入沉思,好一会才颔首道:“多谢!” 杨开将手上的肉干吃完,喝了口水道:“这天寒地冻的,你们在外面做什么?” 虽说霜雪部的人不畏严寒,但正常情况下也不会随便外出的,寒冷的冬天,无论是野兽还是蛮兽因为要寻找食物都异常活跃,在外面的风险比起平时要极大的增加。 “牛大人呢?”羽并没有回答杨开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修炼!”杨开咧嘴一笑。 羽怔了一下,露出佩服的神色,开口道:“我们是出来采集草药的,春天的祭祀上需要用到。” “祭祀……”杨开眉头扬了下,苍南村是个小村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祭祀这回事,不过他却知道在上古时期,祭祀是很频繁的事,即便是修炼有成的大巫们,时常也会祭祀一二,而祭祀的对象,要么是苍天,要么是自家部落的图腾,后者居多。 微微一笑,道:“看样子你们的进程并不顺利。” 羽黯然道:“那些草药有几只蚀骨狼守护,我们被埋伏了。” “几只?”杨开挑眉,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具体有几只?” 羽道:“六只。若非如此,凭我的力量,也不会让它们伤到族人。” 杨开的目光顿时闪动起来,片刻后,正襟危坐,沉声问道:“羽大人,你们再去采集草药的时候,需要一位强大的帮手么?” 羽愕然地望着杨开,眼眸也明亮了起来。 她刚才还在想,能否请这位巫牛帮忙,不过两人毕竟不熟,又不是一个部落,拿不出好处,羽实在不好开口,却不想对方居然主动提议要帮忙。 虽说那个自诩的强大帮手说法有些让人无语,但这些细节也就无所谓了,两位巫的话,足够确保其他族人的安全。 “巫牛,你的条件是什么?”羽虽然欣喜,却也没有失去判断的能力,萍水相逢的南蛮部巫士,莫名其妙地主动帮忙,肯定是有所求的。 “那几只蛮兽归我。”杨开微笑回道。 正常情况下,这个条件羽是不可能答应的,虽说那些草药珍贵,但蛮兽的价值也不菲。他们有好几个人,更有一位上品巫士,而对方只是一个下品巫士,分他两只是能够接受的条件。 不过有杨开之前救助族人在先,羽只是略一沉吟便爽快同意道:“好,蛮兽归你,草药归我们!” 她做出了决定,其他族人自然没什么意见。 杨开起身道:“那么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 羽皱眉道:“可是我的族人才大战一场,需要休息一天……” 蛮族的身体素质都极为强大,但之前的一场大战羽可是为他们加持过嗜血术的,尽管只维持很短一段时间,可失去的先天精血也让他们有些虚弱,不复巅峰时的勇猛。 “不用这么麻烦,跟我来就行了。”杨开率先走出山洞,冲羽等人招手。 几个蛮族战士都迟疑地望着羽,羽也是头疼至极,心想这位巫牛怎么行事风风火火的,听风就是雨啊。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带队跟上。(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feizw 手机请访问:mfeiz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