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奇耻大辱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奇耻大辱

炼丹制药是杨开的老本行,所以若是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以有限的财力来赚取足够多的必需品,那么炼丹制药就是最好的选择。 霜雪城中,那几个浑身是伤的蛮族战士停下步伐,为首的一人扭头看了看四周,然后俯瞰着杨开,一脸煞气道:“你……在跟我们说话?” 杨开笑容可掬,作人畜无害状:“正是!” 那蛮族战士皱了皱眉,虽说刚才这家伙说的什么什么,自己听的懵懵懂懂,但最后一句话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这家伙有东西送给自己! 白送的东西虽然没道理错过,可一瞧这人的神态,蛮族战士就有点不信任的感觉,摇了摇头,转身便要离去。 杨开忙道:“这位壮士且慢。” “到底有什么事?”这蛮族颇有些不耐烦了。 杨开道:“壮士受伤不轻,本巫这里恰好有一些疗伤药,愿赠与壮士疗伤所用!”说话间,把手一指。 那蛮族眼珠子一瞪,瞧了一眼面前那几个石罐,皱眉道:“你管这些……叫做药?” “如假包换!” 那蛮族嗤笑一声,一脸不屑。 旁边那位邻居摊主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收拾自己的摊位准备离开这里,免得再看下去污了自己的眼睛。 “试一试又不吃亏,反正不要钱,若有效果自然最好,若无效果……你们可以砸了我的摊子嘛。”杨开笑眯眯地说道。 “这真是药?”那蛮族战士见杨开说的认真,不似随口胡扯,倒有些好奇了。 “上好的疗伤药!” “若无效果,我可真砸你的摊子!” 尽管对方自称是个巫,可这蛮族战士也没放在心上,这里是霜雪城,他们是霜雪部的族人,外来的巫若不守规矩,惹到他们头上,他们也不会手软。 “那还犹豫什么,赶紧来试!”杨开卖力吆喝着。 那蛮族战士点点头,在杨开面前蹲下身子来,顿时一股恶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免踌躇起来,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来试试这可疑的东西。 杨开谆谆善诱道:“良药苦口,咱的药虽然闻起来味道差点,但效果却是没话说。” “但愿如你所说。”那蛮族战士说话间,一脸决绝的表情,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伸手在一个石罐中扣了点浆糊出来,然后在杨开的指示下,仔细均匀地涂抹在自己腹部的伤口处。 那伤口长达一尺有余,血肉翻卷,这样的伤势对一个蛮族来说并不算多么严重,可若是放任不管的话也是个麻烦事。 那恶臭的浆糊涂抹上,这蛮族战士顿时眉头一挑,露出极为意外的神色。 他那几个同伴也是好奇地望着他,想知道这药到底有没有效果。 清凉的感觉从腹部清楚地蔓延过来,减缓了疼痛,下一刻,这蛮族战士又惊咦一声,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忙低下头去看,眼珠子瞬间瞪圆。 只见自己的腹部伤口处,血肉竟蠕动了起来,而伴随着一阵阵的蠕动,伤口处竟生出了许多肉芽,那血肉翻卷的地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结疤…… 他那几个同伴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齐齐惊呼,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伤口的变化。 原先收摊准备离去的邻居摊主,此刻也是傻在了原地,瞪大眼睛望着,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扣下来,贴到对方肚子上看清楚的模样。 几人的异常表现,很快吸引了走过路过的蛮族,待弄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纷纷好奇地观望着那伤口的变化。 半个时辰后,那试药的蛮族战士伸手在自己肚子上一抹,药渣和血咖脱落,一道长达一尺有余的伤痕呈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虽说还没有完全好透,但这样的神奇效果已足够让人叹为观止了。 要知道半个时辰前,他的伤口还一片狰狞啊。 “真的有用!”那试药的战士再抬头时,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一脸感激和崇敬的神色。 杨开笑而不语。 他炼制出来的药剂自然是有用的,不过也仅限于这些体魄强壮,血气充盈的蛮族了,若是换做后世的武者,效果绝对没这么好。 因为这药剂的功效,很大一部分是刺激伤口处血气的涌动,令自愈的速度加快罢了,也只有上古蛮族,才能用这疗伤药达到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 “您是一位药剂师?”那蛮族问道。 “姑且算是。” 围观的人听了,顿时都收起了轻视的表情,不管杨开这体型看起来如何弱小,既是一位药剂师,那便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杨开抬头,望着四周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微笑道:“诸位勇士常有争斗发生,若在野外遇到敌人受了伤,定会影响自身的战斗力,不过若随身带着本巫的疗伤圣药那就可无后顾之忧了,本巫的疗伤药,药到伤除,瞬间可让诸位龙精虎猛,这一次本巫初来霜雪城,便与诸位结个善缘,便宜卖于诸位。” 若是在那蛮族战士试药之前,杨开这话肯定无人问津,但亲眼见证了那奇迹一般的场景之后,再无人怀疑这疗伤药的功效。 这位药剂师说的不错,蛮族战士们在野外受了伤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虽说大家都多少知道一点疗伤的知识,但又怎比得过人家的疗伤药?若能随身带上一点,随时随地都可以疗伤啊,而且疗伤的效果出奇的好。 “怎么卖?”当即有人问道。 “一份十枚青币!”杨开早有预案,立刻报出价钱。 十枚青币,这价格不高不低,任何一个成年的蛮族战士都能承受的起,同样也能让杨开自身的利益最大化。 果然,话音落下之后,便立刻有无数人吆喝起来:“我来一份!” 望着前方那一颗颗人头,杨开咧嘴笑了起来,这可都是钱啊。 几大罐药剂,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卖了个干净,买到的人自然欢天喜地,没抢到的捶胸顿足,懊恼不已。 杨开收摊,笑眯眯地道:“今日药剂售罄,若有要买药的朋友,明日请早!” 转身离去,那邻居摊主一脸羡慕地望着他的背影,只感觉这身影看起来竟是这么的高深莫测…… 一次卖药,让杨开手上的资产翻了十倍不止。如前几日一样,他带着自己的全部青币,在霜雪城的摊位上疯狂扫货,然后返回树洞中炼制药剂。 待到第二日杨开赶来摆摊之时,只见那摊位前早就汇聚了数不尽的顾客。 有些是昨日想买却没能买到的,也有些是道听途说,莫名而来的。 霜雪城出现了一个神奇的药剂师,所配置的药剂能让外伤很快痊愈,这个消息已在一夜之间传遍了霜雪城,而且也得到了多位霜雪部蛮族战士的应证。 这个时代的人还是比较单纯的,没有太多的尔虞我诈,疯传的消息自然不可能有假。 所以杨开今日虽然带来了比昨天还要多十倍的药剂,也只花了不到半日便卖个精光,他的资产,也正如之前所料的那样,彻底滚起了雪球,而且越来越有壮大的趋势。 接连五天时间都是如此,那疯狂的劲头根本没有回落的架势。 这局面让杨开喜闻乐见,他默默地盘算着自己手上的财富,觉得估摸着再有半个月便可以收工了,到那时候他就有足够的青币去购买足够的内丹,只要将自身下品巫士的境界提升到巫师之境,那么前期的坎坷将不复存在,日后的修炼也必会一路坦荡。 这一日,杨开刚刚卖完药,行走在霜雪城的大街上准备去采购些原料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伸手在自己腰间一抹,顿时脸色一黑。 自己用来装青币的兽皮袋,居然不见了。 那兽皮袋里面装的可是今日卖药的青币,足有上千枚之多,更多的青币都被杨开存放在树洞之中,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有小偷?******这个年代居然有小偷? 若不是手上空荡荡的触感让杨开明白这并非错觉,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自进入这个秘境到现在,所接触的蛮族不管是善是恶,是好是坏,都是心思单纯淳朴,直来直往之辈,所以杨开压根就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偷自己的钱袋。 一时不察之下,居然阴沟里翻了船。 奇耻大辱啊!堂堂一个帝尊境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钱袋给摸了,这份耻辱简直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洗刷不清了。 杨开神色一凛,目光在人群中游荡起来,很快便锁定了一个膀大腰圆,在人群中穿插疾走的蛮族,蛮族人的穿着都比较简陋,无论男女皆是如此,这个蛮族倒是将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这么大的破绽杨开自然不可能看不到。 轻哼一声,杨开也没打算惊动别人,身形晃动间便悄悄地跟随在这人身后。 这家伙倒也警觉,在人群中左拐右绕,完全不走寻常路,足足绕了半个时辰,才忽然拐进一处人迹罕至的偏僻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