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一十八章 蝶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一十八章 蝶

那身形高大的蛮族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从怀里摸出一个兽皮袋,打开袋口往内一瞧,顿时嘿嘿低笑了一声。 上千枚青币,这财富可不少,足够他一年的花销了。 “收获不错嘛。” 突兀地,一人的声音在背后传来,让这蛮族吓了一跳,忙转过身来,警惕地瞪着说话之人,不过双目接触的瞬间,这蛮族人又是一阵心虚。 无他,他认出这人就是那钱袋的主人了。 在这霜雪城中,像他这般瘦弱的蛮族可不多见,几乎可以说仅此一例。 不过认出归认出,蛮族也没打算承认,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道:“什么事?” 杨开顿时乐了:“偷了我的钱袋居然还能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不得不说,你的存在颠覆了我对蛮族的认知啊。” “什么你的钱袋!” “就是你正往怀里塞的那个。”杨开冷眼瞧着他的动作。 “听不懂你在这说什么。”那蛮族人一边若无其事地将钱袋收好,一边不耐道:“没事的话我走了,不要跟着我。” 杨开震惊不已,怒骂道:“可耻的盗贼,居然如此嚣张,你信不信我将霜雪部的护卫队叫过来收拾你?” 蛮族壮汉不屑地望着杨开,冷笑道:“你叫啊!” 他居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让杨开顿时有些傻眼。叫霜雪部的护卫队来明显是不可能的,自己虽然认定这家伙是个盗贼,偷了自己的钱袋,但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把护卫队叫过来也是浪费时间。 而且这种事杨开也不想麻烦别人。 啧啧了两声,杨开道:“小子,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啊。” 蛮族壮汉依然冷笑:“少说废话,再敢啰嗦我打死你!”说话间,还冲杨开扬了扬那砂锅大的拳头,一副很有威慑力的样子。 话音刚落。这蛮族壮汉忽然变了脸色,因为他看到杨开居然脚步一错,合身朝自己撞了过来,一个拳头在眼前急速放大。 “找死!”蛮族壮汉大怒。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族人居然会主动出手。 惊怒交加之下,同样一拳轰出。 两拳相碰的瞬间,杨开忽然轻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前方并没有想象中的狂暴力量袭来,对方那极具威慑力的体型和拳头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 在那蛮族壮汉惊愕和恐惧的神色中。那硕大的身躯仰面飞出。 身在半空之中,壮硕的身躯忽然一阵扭曲变化,化作一个娇小玲珑,身材凹凸有致的身影。 啪……地一声,仿佛死鱼一般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天空中一枚青叶飘落而下。 杨开险些瞪爆了自己的眼珠子,站在原地傻了许久也没回过神。 一拳将一个壮汉打成一个少女,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 而就在杨开迟疑间,那落在地上的少女艰辛地爬了起来,再望向杨开的神色已充满了忌惮。 这个时候再看。杨开才发现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而且身上还有巫的气息,具体是什么等级的巫,杨开就感受不出来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所接触到的巫也没几个,所以对巫的力量划分还没有那么精准的判断。 少女体型大改之后,那套在她身上的衣服也变得宽松起来,却依然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可见这家伙是多么的有料。 忽然现出原形。少女的神色也极为慌乱,目光四顾之下,连忙上前几步,将刚才飘落到地上的一枚青叶捡了起来。往头顶上一放,只见那娇小的身躯再一次扭曲变化,重新变回了之前魁梧的身形。 “你是浮游部的人!”杨开脑海中灵光一闪,一口叫破了少女的出身。 “瞎…瞎说什么!”少女化身的壮汉目光躲闪,嘴硬反驳。 “是嘛!”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对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瞎说?” “什么浮游部,我是云溪部的。” “嘿嘿……”杨开低笑了几声,忽然手圈喇叭,放在嘴边高呼道:“大家快来看看啊,这里有个浮游部的窃贼啊,大家……” “闭嘴!”少女神色大变,一伸手,入怀将钱袋取出,直接抛给杨开道:“钱袋还你,你不要喊了。” 杨开抛了下钱袋,戏谑地望着少女道:“你既不是浮游部的,这么紧张做什么?” 少女强撑着道:“我哪里紧张了。” 在村长教导的知识中,整个上古蛮族基本上都是以强壮的体魄为美的,不过却有一个部族不同,那便是浮游部!这个部族的人居无定所,漂泊流离,而且族人很少,常人难得一见。他们并不注重修炼肉身,所以族人的体魄与其他部落的比较起来大相径庭。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浮游部的人手脚不干净,每一个浮游部的人都是天生的盗贼,所以这个部落的名声在上古蛮族之中很不好。 杨开行走之时,之所以处处受到鄙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体魄看起来太弱小,不得人的尊重,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人将他误认成了浮游部的人。 杨开的遭遇,便是浮游部的族人在外的缩影。 杨开啧啧两声,绕着少女转了几圈,饶有兴致道:“早就听闻过浮游部的特殊,今天才第一次见到,真是有意思啊……来来来,再让我看看你的真身。” 那不怀好意的模样让少女肌肤一紧,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杨开耸肩道:“就是看看而已,不想干什么。” “你休想!” 杨开手圈喇叭,放在嘴边,运气之时,少女道:“够了!” 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杨开笑吟吟地反望。 最终还是少女败下阵来,伸手在头顶上一抹,抓下一枚青叶,与此同时,那魁梧的体型立刻缩水,重新变回少女的模样。 “你会因此而后悔的!”少女咬着红唇,仿佛与杨开有杀父之仇一般,目中喷着仇恨的怒火。 “这样才好嘛,好好的一个女孩子,非要扮成男人做什么。”杨开嘿嘿低笑。 见多了蛮族人的野性之美,还是少女这正常的样子看着让人亲切舒服啊。 “看够了吧?”少女不耐地说了一声,便将手上那青叶往头顶放去,下一刻,又变成了魁梧壮汉的样子。 杨开摇头叹息,颇有些不满足的感觉,不过还是好奇道:“这是幻术?为什么我没感觉到你施展巫术的灵力波动?” 那神奇的青叶似乎具备了不可思议的功效,青叶在身,少女模样大改,青叶一丢便露出了本体,杨开本以为那青叶是少女施展幻术的道具,可仔细一想又有些不对。 那青叶看起来,跟青币差不多啊,明显都是长青神树的叶子,而且他也没听说施展什么巫术需要这样的道具。 “你管得着么。钱袋已经还你了,你还要怎样。”少女不耐至极,被杨开看到了真身,这简直是她最大的失策,可以说这个把柄被捏着,少女以后都要身不由己了。 不过好在杨开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卑劣,只是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叫什么?” 少女默然地片刻,回道:“蝶!” “我叫阿牛!”杨开微笑回应。 “巫牛……我记住了,没有别的事我要走了!”蝶说了一声,见杨开没有异议,立刻转身离去。 杨开望着她的背影消失,低笑一声,继续采购药材去。 第二日,当杨开炼制好足够多的疗伤药走出树洞的时候,并没有立刻飞落下去,而是控制着方向,飘到了距离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树洞,伸手在树干上敲了敲。 那树洞里很快探出一个脑袋,惊奇地望着杨开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这位邻居,赫然便是昨日遇到的蝶。 再一次看到杨开,而且直接找到自己家门口,蝶的目光充满了惊慌。 “昨天无意中看到你回到这的。” “你到底要怎样!”蝶痛不欲生,就算昨日偷钱袋被杨开抓个现行,她也没什么好惧怕的,可是被杨开知道自己浮游部的身份,却让她无所适从。 她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还是头一次被人看破真身。 “别紧张。”杨开微微笑着,“我只是有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蝶皱起眉头。 “你应该知道我这几天在卖药吧?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盯着我下手的对不对?” 蝶皱了皱眉,以沉默代表回答。 “既然知道就好办了。”杨开说话间将手上的罐子递了过去。 蝶没有接,只是狐疑地望着他:“做什么?” “帮我卖药,价钱你应该知道,所得利益,分你一成!” 蝶闻言,眼前一亮,惊呼道:“真的?” “东西都给你了,还有假的不成!” 蝶连忙将那些罐子接过,欣喜不已。要知道眼前这个巫牛,一天卖疗伤药就能赚上千枚青币啊,一成的话也就是上百,虽然数量不多,却比她盗窃的行为要光明正大。 “为什么?”蝶有些不明白,按道理来说,自己昨天偷了这人的钱袋,他大度不找自己麻烦,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分润自己这样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