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二十五章 前辈别闹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二十五章 前辈别闹

巫車话落之时,四周雷霆之力化作挤压之势,朝杨开包裹而来,直接将他镇压当场。 車抬头,傲然问道:“如何?你是否需要再考虑考虑?” 雷之界域之中,他已掌控一切,眼前这个巫牛再也休想翻出半点浪花。 杨开挣扎了几下,身形却被牢牢锁死,纹丝不动,不由赞道:“不俗!” 車眉头微皱,露出古怪的神情。对面这巫牛淡淡的表扬听在耳中,让他感觉极为滑稽,好似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刚晋升的巫师,而是一个巫王巫圣,站在让自己仰望的位置上点评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手段。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错觉,对方不过是个巫师啊。 然下一刻,杨开便深深地吸了口气,胸脯高高鼓起,手上的百万剑轻轻晃动,剑尖之上忽然跌宕出一股奇妙至极的波动,荡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诡异涟漪。 那涟漪所过之处,雷之界域竟猛地松动,有要崩溃的征兆。 車大惊失色,不敢再有所藏私,身形一震的同时,加大了对雷之界域的掌控。 刚才他施展出雷之界域的时候并没有用全力,毕竟对方的修为要差他一个大境界,可谁想到这个巫牛居然有动摇自己界域的本事? 居然还是徒劳,从那巫器之剑上荡漾出来的涟漪,仿佛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无论他如何加大掌控,也依然无法阻止界域的崩溃。 冷汗一下子从車的额头处冒了出来,看鬼一样看着杨开,眼中溢满了骇然。 百万剑轻轻舞动,空间法则之力萦绕,杨开迈出步伐,破开雷之界域,一步步地朝車行去。 在后世的武道世界中,返虚境武者必须掌握势场,虚王境掌握域场,而到了道源境,便能沟通天地法则,至于帝尊境,则是掌控天地法则。 車的这个雷之界域,严格来说比虚王境掌握的域场要高明一些,也沟通了一丝天地法则。 但杨开所掌握的力量,却比他要更加高明。 如果車没有班门弄斧,试图以这雷之界域来束缚杨开,而是与他真刀实枪地斗上一场,杨开或许还要费一些手脚,毕竟杨开如今受修为限制,发挥出来的力量有限。可他偏偏不明就里,想以绝对的境界优势来碾压杨开,这就给了杨开轻松破局的机会。 空间法则之力本就诡秘无比,如今一下子充斥在这雷之界域之中,瞬间就让雷之界域摇摇欲坠,杨开身形所过之处,漫天雷光化作一片空白,所有的域场皆被抹平。 彼此境界的高下,一目了然。 对方的步伐落下,車甚至能听到自己界域崩溃的声音。 两人的距离在迅速拉近。 杨开的嘴角满是戏谑的笑容,而車的神色再也不复之前的云淡风轻和高高在上。 当杨开最后一步踩下的时候,那一脚仿佛踩的不是虚空,而是車的心脏。 强大的大巫师,霜雪部的几大统领之一的巫車,身形一颤,张口便是一团血雾喷出,雷之界域瞬间崩溃,身形踉跄后退,手捂着胸口,本来明亮的眸子也陡然暗淡下去。 界域被破,等于根基被损,他已受伤不轻。之前这巫牛说自己不可能拦下他,还以为他信口开河,大话连篇,如今看来……人家说的大实话啊。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巫师。 杨开却没有破局后的喜悦,而是扭头扫了一圈,啧了一声,郁闷道:“真是麻烦。” 说话间,取出一片青叶,以心神沟通,青光闪过之时,身形已消失不见。 宫殿深处,一股恐怖的气息仿佛沉睡的巨龙苏醒,这气息的出现,仿佛引起了什么不得了的连锁反应,很快,王宫各处便传来一股股丝毫不逊色的气息。 那是霜雪部的几大巫王被惊动了。 整个王宫之中,所有霜雪部的族人都面色苍白,战战兢兢,垂首而立。 几道强大的神念扫过,車强忍着伤势的发作,伸手扶胸,弯腰冲虚空一礼:“见过几位大人。” “发生何事!”最先出现的那气息忽然开口,声音飘忽不定,也不知来自何处。 車沉吟了下,将之前发生的事简单叙述一次,重点阐述了杨开的种种不可思议和配置药剂的本事。 几位巫王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有没有交流什么,之前开口的那位巫王道:“既对部落有用,便再去请他过来吧,不过,青大人似乎在庇佑着他,你们不要太无礼了。” “青大人……”車面色一变。 能被巫王大人称为青大人的,放眼整个蛮族也只有一位,庇护着整个霜雪城的长青神树! 居然得到了青大人的庇佑? 迟疑间,車又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怪不得之前那位巫牛忽然消失不见,原来是青大人的手段和本事,他刚才还在想,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想来,对方在消失之前,似乎取出过一片青叶啊…… 几位巫王的气息来的快,消失的也快,眨眼间便如潮水般退去,車眉头紧皱着,面上一片难色。 巫王大人要自己再去把那巫牛请过来,可那巫牛却得到了青大人的庇护,对方若是不愿意的话,自己又有什么本事能请他过来?若在此之前,他还有信心直接以武力手段镇压,但与巫牛做过一场之后,車觉得自己根本没这个能力。 那个巫牛,根本不能当做寻常巫师来看待。他的实力最起码也是大巫师等级的,甚至可以说是大巫师巅峰之境。 …… 另一边,以青叶沟通长青神树,返回自己的树洞之后,杨开便敲了敲树干,毫不客气地呼唤道:“青前辈!” 树洞中人影一闪,耄耋老者悠然现身,笑眯眯地望着他。 杨开也不废话,直言道:“多谢前辈这些日子的照顾,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 霜雪部打他的主意,虽然不是要取他性命,只是想留他在霜雪部效力,但杨开却不想因此而失去自由,所以还是先走为妙。 他现在的实力,对阵上車那样的大巫师,赢面不小,但如果对上整个霜雪部,还是没什么胜算的,之前把巫王都惊动,再不走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而且他来霜雪城的目的已经达成,如今晋升了巫师之境,最好还是返回苍南村那样偏僻的地方,有戒指中那百万内丹辅助,只要给他时间,他便能迅速晋升,等他实力足够强大了,霜雪部纵然想留他也没那个本事。 说话间杨开探头朝树洞外看了看,外面一片风平浪静,树下人来人往,一片祥和,显然王宫里发生的事还没有传到这边来。 想来也是,他是以青叶瞬移回此地的,霜雪部的反应再快也多少要点缓冲的时间。 有这个缓冲的时间,足够他离开霜雪部的地盘,远走高飞了,到时候天高海阔,霜雪部又能拿他怎样。 “先不忙走!”青抬手道。 “前辈还有何赐教?”杨开好奇问道。 青伸手抚须,微笑道:“我看你这些日子修炼所用的功法似乎极为低劣,想不想换一套?” 杨开一怔,大喜道:“想啊想啊。” 之前他也想过,从霜雪部那边换一套修炼功法,毕竟他的功法还是村长传授的,能有什么好货色。可仔细一想,霜雪部的人修炼的功法大多以冰寒为主,不一定适合自己,而且他也不想与霜雪部纠缠太深,所以便没有提什么要求了。反正他现在修炼与常人不一样,功法低劣点就低劣点了,以后未必找不到机会更换。 如今青这么一说,倒让有些喜出望外。这可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顿了一下,杨开又道:“前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虽然接触不多,但杨开也看出眼前这位长老,并非喜欢无端赐予别人好处的人,他做事极为分明,想住树洞,先得浇灌妖兽血,自己替他挠痒,他便赏了自己一枚青叶,或许是跟他身为庇佑之树有些关系。 他庇佑着整个霜雪部,若人人有所求他都要赐予的话,那他早就油尽灯枯了。 所以虽然感到欣喜,可杨开还是警惕地问了一句。 青微笑道:“确实有个小忙需要你帮一下。” “说来听听!”杨开肃然以待。 青道:“我若是告诉你,我大限将至,你会怎么想?” 杨开一惊,暗想这话题转移的略快啊,自己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上下扫了他一眼,嘴角一抽道:“前辈别闹了!” 青哈哈大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道:“你是个很奇特的人,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一个你这样的。所以我有些东西想要托付给你。” “什么?” 青没再说话,而是伸手朝杨开点去。 杨开一惊,不过知道青并没有恶意,所以便没有多加防御什么,待那手指点在额头上时,杨开只觉得仿佛被一座大山正面撞上,一瞬间头晕目眩,脑海中竟浮现出一段段极为玄妙的文字。 可他现在这状态,根本无法看清那些文字到底是什么,眼前一黑的同时,直接晕倒在地。 昏迷前夕,耳畔边隐约传来青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