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二十七章 巧遇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二十七章 巧遇

如此可怖凶残的部落,让蛮族各大部落都对其敬而远之,甚至有人觉得食骨部根本就不是蛮族,而是一群未开化的洪水猛兽,最好将这个部落抹杀。 可惜的是,食骨部中有一位实力强大的巫圣坐镇,除非集合整个蛮族的力量,否则没人愿意与食骨部轻启战端。而且食骨部的人睚眦必报,轻易不好招惹。 苍南村被这样的敌人攻击,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死了好多人,阿牛哥,你快救救村长他们!”那最大的蛮童哭泣着,一脸期望地望着杨开,似乎对他来说,杨开是无所不能的。 “事情发生多久了?”杨开沉声问道。 “三天了。” 三天,也不知是否来得及,杨开没有迟疑,转身冲蝶嘱咐道:“照顾好他们。” 蝶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低呼道:“你做什么?别去找死啊!” 杨开狞笑:“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蝶摇头道:“事情都过去三天了,你现在去追也未必追的上,被食骨部的人擒获,下场只有一个----被当成食物,说不定你村子中的人如今都已经……” “那他们也要付出代价。”杨开甩开她的手,脚步一错,凌空飞去。 蝶望着他的背影,叹息一声缓缓摇头。 几个蛮童却都张大了嘴巴,惊奇地望着天空,那最大的蛮童一脸崇拜道:“阿牛哥会飞了……” …… 苍南村有将近三百村民,无论男女老幼,全民皆兵,想要俘获这样庞大的数目,食骨部出动的人手绝对不少,所以他们撤退之时留下的痕迹也很明显。 杨开一路沿着痕迹追踪过去,并不是什么难事。 大地积雪消融,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许是食骨部冬天的储粮快要消耗完毕,所以才会出来寻找食物,然后无意中发现了偏僻的苍南村,将之当成了攻击的目标。 而据杨开所知,食骨部的人虽然百无禁忌,连自己的族人都会吃,但他们毕竟还是人,所以更喜欢吃新鲜的。换言之,他们并不会一次性将所有俘虏全部杀死,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将猎物宰杀。 这就给了杨开救人的缓冲时间。 只要在事态发展到无可挽回之前拦截住他们或者找到他们的老巢,将人救出来就没事了。 天色入黑时,杨开来到了一处石堡前。 那石堡依山而建,背后一片悬崖峭壁,光滑如镜,占地颇广,石堡内,一个个体型魁梧,扮相狰狞的蛮族提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来回行走,青面獠牙,看起来就如厉鬼一般无二。 而在石堡的石墙四周,似乎还挂着一些东西,杨开运足目力看去,顿时睚眦欲裂。 那倒挂的东西,赫然都是一具具尸体,粗略一数,最起码也有上百具之多。整个苍南村才只有三百人啊,这里就已经挂了一百具尸体了,杨开心中一冷,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浓如实质。 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轻轻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杨开从藏身处站起,准备趁着夜色摸进石堡中伺机行事,他如今虽已晋升巫师,等闲的大巫师都不可能是他对手,而且这石堡内按道理来说不可能有巫王坐镇,但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 便在这时,杨开忽是有所察觉,又将身子伏了下来,屏气凝神,朝另外一个方向望去。 那边窸窸窣窣,似乎有些动静,尽管微弱,杨开却听的一清二楚。 悄悄地放出神念,往那边一扫,杨开露出惊讶的神情。 沉吟片刻后,杨开如泥鳅一般朝那边摸了过去。 少顷,黑夜中响起一声惊呼:“谁!” 话才出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巴,杨开将手竖在嘴边,嘘了一声,安慰那被他制服的蛮族战士道:“别紧张,我不是敌人!” 那蛮族战士惊骇欲绝,对方虽然只用了一只手,但任他如何拼命,竟都无法摆脱钳制,几次挣扎之下,只感觉浑身冰凉,手脚发冷,绝望笼罩。 月光洒落,那蛮族战士忽然安静下来,瞪大眼睛瞅着杨开,一脸惊愕,含糊道:“牛大人?” “嗯?”杨开怔了一下:“你认得我?” 说话间,将手松开,待看清这人面上的纹身之后,恍然道:“怒焰部的?” 那蛮族战士惊喜道:“对啊牛大人,我们上次在峡谷中见过。” 他一提峡谷,杨开立刻明白了,眼前一亮道:“牙在这里?” “就在前面,我带你过去。” “好。”杨开点头。 他之前虽然察觉到这边有不少汇聚,也明白是友非敌,却没想到居然是老熟人,也多亏这个怒焰部的蛮族认得他,否则解释起来还挺麻烦的。 跟在那怒焰部的蛮族身后,一路摸索向前,四周不断地传来狐疑的打量目光,似乎不明白怎么忽然多出来一个人。 少顷,那蛮族便来到了最前方,低声吆喝道:“牙大人,牛大人来了。” 前方传来牙的声音:“牛大人?哪个牛大人?” 他话音才落下,眼前便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庞,杨开挤出一丝微笑道:“牙大人,又见面了。” 牙惊愕不已,瞪眼道:“巫牛,你怎么会在这里?”上次在峡谷中单挑,这个巫牛给牙的印象很深,才不过一个冬天,他自然不会忘记。 杨开沉声道:“应该跟你一样的原因!” 牙怔了一下,露出恍然之色:“看样子你的村子也被攻击了。” “你们怎么也被攻击了?” 牙沉着脸道:“我带了一些族人在外寻找食物,回来的时候村民们都被掳走了,顺着痕迹追踪到了这里。” “那咱们目标一致!”杨开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獠牙,在月光的印照下阴森至极,让牙看的心中一惊,转移话题道:“你一个人?” “村子只剩我一个有战力的了。” 牙露出钦佩的神情。易身处之,若他的村子只剩下自己一个,牙未必有勇气一路追踪到这里来,对手可是代表着凶残血腥的食骨部啊,来了未必就走的掉。 “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几位大人!”牙说话间,冲杨开招手,然后猫着腰在前方带路。 杨开心中狐疑,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见谁,但也只能跟上。 不大片刻,前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牙,你过来做什么?” 牙恭敬回道:“赤大人,有个南蛮部的朋友过来了,他的村民也被尤的部落掳去了。” “哦?”那被唤作赤的人显得有些意外,开口道:“过来吧。” 牙应了一声,然后冲杨开示意一下,带他走上前去。 茂密的草丛之中,一男一女盘膝坐在那里,气息雄浑却又不外泄,仿佛与周边自然融为一体。 两个大巫师!杨开眉头一挑,露出意外的神色。 那男子应该就是赤了,因为他脸上有怒焰部的纹身,一身气息也显得有些燥热,明显修炼了火系的巫法和巫术,至于另外一个女子,虽然膀大腰圆,体型魁梧,却给人一种飘逸灵动的感觉,这种气质和体型结合在一块,显得极为矛盾滑稽。 杨开过来的时候,两人那锐利的目光立刻投了过来,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给人感觉极为不适。 “苍南村巫牛,见过两位大人!”杨开伸手扶胸。 赤微微颔首,赞许道:“巫师,倒也不错。” “什么巫师?”牙怔了一下,心想这位巫牛不是上品巫徒么?赤大人难道看走眼了? 他却不知,只是一个冬天而已,这位巫牛已从上品巫徒之境,抵达了巫师的境界。若是知道的话,只怕会大呼天道不公。 “怎么会有这般瘦小的族人?你不会是浮游部的吧?”那女子皱了皱眉,眼中毫不掩饰对杨开的厌恶。 杨开还没开口说话,牙便道:“巫牛不是浮游部的,他是南蛮部的人,他慷慨大度,又怎是浮游部那些盗贼能比?” 他还记着杨开上次分给他一百只野兽的恩情。 “这样最好!”女子微微颔首,显然没有怀疑牙的话。 “这位大人怎么称呼?”杨开望着那女子问道。 赤道:“她是狂风部的竹大人。” 牙低声道:“食骨部这一次出动,总共掳掠了三个村子,一个是你的村子,一个是我的,另外一个是狂风部的。赤大人是我找来的,正好碰到了竹大人,所以大家便在一起了。” “人多力量大。”杨开点点头,开口道:“冒昧问一句,两位大人要准备如何行动?” 赤道:“等黎明时分。” 杨开沉吟道:“黎明之时,是人最松懈的时候,确实是行动的最好时机,不过两位大人都是大巫师,难道没把握将那石堡正面攻下么?” 竹瞧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对这石堡知道多少?” 杨开老实道:“一无所知。” 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这里有一个食骨部的部落。 竹道:“这石堡是食骨部的一个小部落,人数大约在七百到八百人左右,共有巫二十多人,其中最强的一个叫做尤!有中品大巫师的境界。” 杨开注意到,竹在提到尤的时候,赤的表情明显变得有些忌惮,显然自觉不是那食骨部大巫师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