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救人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救人

顷刻间,三位大巫师便打的不可开交,战场迅攀升,直到云层之上,不见踪影。 轰隆隆 怒焰部和狂风部的三百人也齐齐杀到,铁蹄所至,将石堡的防御冲击的一塌糊涂,身形灵巧的神射手们纷纷翻身上了石墙,弯弓拉箭,箭失破空之音嗖嗖不绝,将一个又一个食骨部战士射翻在地。 一次里应外合的突袭,打了食骨部一个措手不及,这些才刚从饱食和睡眠中惊醒的食骨部族人,连平日里一般的战斗力也没能错愕出来,瞬间便死伤数十人之多。 不过在经历了短暂的错愕之后,嗜血凶残的食骨部终于过神来,将近二十个分散在族群中的巫们纷纷咏唱咒言,为自己的族人加持着各种各样的增益巫术。 两批蛮族,皆以数百为团,彼此互冲,一方在自家射手的掩护下悍不畏死,另一方也被鲜血的味道刺激了本能,狂吼狂叫间便碰撞在一块。 大地都在悲鸣。 战场瞬间犹如一台巨大的绞肉机,鲜血飞溅,血肉分离,一个又一个蛮族倒了下去。 杨开的目光从云层之上收,瞧了一眼前方那混乱而又野蛮的战斗,眉头微微一皱,身形晃动的同时便已出现在食骨部族人聚集的上空。 百万剑嗡鸣作响,一道剑芒自剑尖处劈射而出。 没有任何动静,无声无息间,只见那光芒闪过之时,聚集在一块的食骨部族人中间立刻出现一条长长的空白地带,原本处在这一条位置上的食骨部,统统化作齑粉消失不见。 喧闹的战场陡然静谧了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抬头仰望。 食骨部的族人们眼中充斥着恐惧,而怒焰部和狂风部的则是惊喜。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家伙一出手竟有如此神威。 咻地一声,一道血光从下方****而来。化作一条血蛇,张口便朝杨开咬下。 这是食骨部的巫术,诡秘难防,蛇口张开时。一股腥臭的气息几欲令人作呕,显然蕴藏了剧毒,真要是被咬中的话,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杨开却是瞧都没瞧,在怒焰部和狂风部众多族人惊骇的目光中。信手一抬,虚空一握,便将那血蛇握在手中,使劲一攥,血蛇哗啦一声,化作一摊浓血,从半空中洋洋洒洒而下。 与此同时,食骨部人群中一个巫师闷哼一声,七窍流出了丝丝鲜血。 那血蛇是他的杀手锏,是他以本命精血培育出来的底牌。被杨开破去之时,己身已受了不小的反噬。 他的战斗经验无疑很丰富,眼看血蛇被杨开轻松破去,便知自己绝非此人对手,所以身形晃动间,便想藏身人群。 杨开却反手投出了百万剑,百万剑化作一道流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径直地从这个食骨部巫师的胸膛穿入,背后穿出。打了个转又到杨开手上。 哗啦啦一阵,十几个食骨部倒下。 而那被针对的巫师也同样难逃厄运,巫师级别的巫术之盾在百万剑面前根本犹如纸糊的一般,根本起不到任何防御作用。 食骨部众多族人这下是真的惊了。眼中全都溢满了骇然,纷纷往后退出几步。 连自家的巫师都被他给瞬间杀掉,此时此地又有谁能挡住这人的步伐?也只有尤大人才有这个可能啊,可是尤大人却被敌人牵制到了云层之上,根本分身乏术。 “吼!” 怒焰部的战士们狂吼,趁着食骨部族人们胆怯退去之时。勇猛地起了冲锋,接触之时,虽然人多却已然胆寒的食骨部竟是节节败退。 杨开冲人群中的牙点点头,脚步一错,离开了战场。 虽然自己两剑之威给怒焰部和狂风部制造了巨大的优势,压制了食骨部的勇气和信心,但己方人数毕竟少了一倍,持续战斗下去未必能保持优势。 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所以他很快便来到了之前查探过的石堡内,敌袭让食骨部的人全体出动,他冲进石堡之时根本无人阻拦,不过换句话说,就算有人阻拦,也根本不可能拦住他的步伐。 神念扫了一圈后,杨开很快在石堡的某个位置找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入口,打开石门,杨开一路往下。 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萦绕在鼻尖,地下深处隐约传来一点火光。 很快便进入了一个类似地牢一样的地方,脚步声惊动了看守囚笼的食骨部族人,前方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上面生什么事了?” 杨开不答,径直前进。 “我问你上面生什么事了!”那人似乎脾气似乎有些不太好,忍不住吼了一声。 答他的是黑暗中的一点寒光。 杨开与他擦身而过,头颅飞起,魁梧的身躯晃了几晃,仰面倒下,颈脖处的鲜血嗤嗤喷出,将地面染的血红。 这一番变故,让看守地牢的其他几个食骨部大惊失色,可惜还不等他们有什么动作,百万剑便已飞出,割稻草一般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收百万剑,杨开目光左右扫了一圈,只见在这地下的囚牢里,分出了十几个牢房,每一个牢房里都塞的满满当当,一双双眸子惊愕而又期盼地望着杨开。 “阿牛?” 一个熟悉的呼喊传来。 杨开扭头朝那边望去,正看到阿虎的脸庞。 “阿牛哥?” “阿牛哥来了!” “阿牛来救我们了!” 牢房之中,其他苍南村的村民们纷纷叫喊起来,声音亢奋,喜悦无比。 杨开走上前去,伸手在那牢门之上,巫力涌动,猛地一震,坚固的牢门瞬间破碎。 苍南村的村民们蜂拥而出。无需多说,各自散开,去解救其他牢房的俘虏们。 杨开瞧着他们,现他们除了虚弱一些,并没有其他的问题,不过很快他就眉头一皱,问道:“村长呢?” 他竟没在这里看到那位慈祥的老者的身影。 此言一出,围聚在杨开身边的苍南村村民们都表情一黯。 杨开看向阿虎,目光锐利。 阿虎低着头道:“那些混蛋带我们来的时候,村长不堪折磨死在半路上了。” 杨开一言不,身上的气息却变得冰寒刺骨。 阿虎抬头,双目血红道:“阿牛,我要报仇!” “给村长报仇!” 苍南村的村民们咬牙低喝。 杨开抬头,从诸多村民的目光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轻轻颔。 就在这时,其他牢房中的俘虏也都被解救了出来,怒焰部和狂风部的人中各自走出一人,看样子是他们的头领,不过还不等他们说话,杨开便转头道:“赤大人和竹大人带人过来了,如今你们两部的族人正在上面与食骨部死战,他们需要你们的力量。” “赤大人来了?” “竹大人也来了?” 两部族人闻言,都是大喜过望,这两人都是大巫师级别的存在,有他们在,两部族人信心大增。 “阿虎,带大家跟他们一起战斗,别放过任何一个食骨部的人!”杨开转头叮嘱。 “好!今日就杀食骨部一个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众人高呼,同仇敌忾之下,几百人似乎连为一体,汇聚而起的气势直欲冲天而起。 杨开口中响起咒言,一道又一道精妙的巫术在他手上呈现出来,化作诡秘的力量,提升着三部族人的实力。 几百人震惊无比。 尤其是阿虎等人,一个个都觉得匪夷所思,虽说阿牛是个巫,但这样给几百人加持多种巫术的实力也是前所未见的,而且他们感觉阿牛施展出来的巫术,比起村长当初给自己加持的那些,要高明有效的多。 最起码那嗜血术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本来虚弱的身子此刻竟是力量滚滚,源源不断,便有一头虎豹在前,怕都能徒手撕裂。 阿牛如今什么实力了? 大战在即,来不及多问什么,杨开已挥手道:“都去吧。” 阿虎冲杨开点点头,与其他两部的领袖带着几百族人朝外面冲去。 杨开站在原地没动,轻轻阖上双眼,潮水般的神念澎湃扩张,瞬间就锁定了正在云层上以一敌二的巫尤。 下一刻,他抬剑指天,身形一晃,化作一个陀螺,剑尖所过之处,头顶上的大地崩裂,露出一条深幽的通道。 哗啦一声,杨开破土而出,身子裹在剑光之中,直冲云霄。 与此同时,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甚至隐隐占据了一些优势的巫尤却是心中警兆大生,只感觉一股死亡的气息将自己笼罩,让人浑身冰凉。 见他失神,被针对的赤连忙跳开,在自己身上套了几层巫术之盾却还是冷汗淋淋。 刚才那一瞬可是惊险至极,他本以为自己与竹联手,就算杀不掉这个巫尤,最起码也能拖住他,只要让那个巫牛将被俘虏的族人放出来,己方战场上人数的劣势就能搬,到时候便可从容撤退。 这一次主要的目的是救人,并非要与食骨部打死打活的。 可真的交手之后,赤才现自己的判断有误。(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