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碾压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碾压

虽说尤确实是个中品大巫师,比起自己和竹只高了一个小品阶,但这家伙的实力竟比自己预估的要高上不少,自己两人联手在他面前都讨不得半点好处。 他的巫器是个葫芦,从中能倾倒出一片血海,那血海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自己与竹两人陷落在血海之中,一身实力竟只能发挥出八成。 若非如此,刚才的局面也不会那么艰辛。 尤明显是打算分头击破,以血海的力量困扰束缚住竹,然后对自己痛下杀手,这才仅仅交战没一会,自己就被他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刚才若非尤主动退开,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为何会退开?赤不明原因,也不知这是不是尤的战术,所以只能退到竹的身边,警惕观望。 而下一刻,他便明白尤退开的原因了。 因为一股耸人听闻,极为锐利的气息忽然自血海下方刺穿而来,就算这股气息没有针对自己,也让赤感到神魂动摇,心神不宁。 而正面这股气息的尤恐怕也绝不好过。 事实确实如此,一直表现的举重若轻的尤此刻仿佛遭遇了什么天敌一样,神色紧张的不得了,口中咒言不断,那血海翻滚成浪,汇聚一点,化作一个漩涡涌动,血色的漩涡之中传递出崩山裂海的恐怖威能。 赤倒吸一口凉气,眼中满是惊骇的神色。 不是因为尤的强大实力,他也只是大巫师,中品大巫师就算比自己高一个品阶,又能强到哪去?尤的强大,建立在那个巫器血葫芦之上。 这绝对不是大巫师能够轻易得到的巫器! 这应该是巫王或者巫圣赐予他的巫器,想到这里。赤心头一沉。 容不得他多思,那锐利的气息已与血海碰撞在一块,霎时间传出一阵嗤嗤的声响。一道道剑气凭空出现,游走在血海之中。剑气所过之处,一片片血雾蒸腾,竟是被毁了不少。 赤眼前一亮,虽不知道哪里来的强援,竟能做到这一步,但也知这是自己反击的绝好时机,他冲竹望了一眼,两人四目对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各自咏唱咒言,手上巫器的光芒绽放,劈头盖脸地朝尤打去。 血海翻滚,海浪汇聚成墙,挡在尤的面前,让两位大巫师的攻击无功而返,不但如此,两人的巫器被那血海玷污,平白损失了不少灵性,让两人大呼心疼。 可他们这一番出手。多少也牵制了一点尤的精力,导致他用来对抗那锐利气息的力量有些持续不稳。 血色的漩涡骤然紊乱,旋即哗啦崩散。而从那漩涡之中,一道剑光破空而出,人剑合一,朝尤斩去。 “吼!”尤处变不惊,低吼一声的同时双手一抬,一道道血箭凭空出现,化作箭雨朝剑光飞去。 嗤嗤嗤嗤…… 铺天盖地的箭雨将阻扰着剑光的前进,一道道污秽的血光沾染,剑光陡然暗淡。从中露出一人的身影。 冷哼一声,杨开落在血海之中。有些惊奇地打量四周的环境。 “是你!”赤震惊地望着杨开,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位忽然出现的强援竟是那个南蛮部的巫师。 这他妈还是巫师么?怎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就连竹也是眸子颤抖。显然还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一幕。 “巫师?”尤皱了下眉头,本以为来人是最起码也是个上品大巫师,可真的看清楚了,才知道对方竟只是巫师,不过很快,尤便露出恍然之色,目光在百万剑上逗留了一瞬。 他看出来了,这个巫师之所以能发挥出远超本身的力量,最根本的原因是那柄剑,那绝对是一件能让巫王乃至巫圣都无法忽视的巫器。 想清此节之后,尤忍不住嗤笑一声,自己这血海,最厉害的便是腐蚀巫器,不管多么厉害的巫器只要沾染上一点血水,都会灵性大失。 借助巫器的强大与自己争斗,这是最不明智的。 只要将那剑的灵性腐蚀掉,在这血海之中,他便可以为所欲为,不管敌人是两个还是三个,他都不在乎。 可是下一刻,尤便浑身一震,骇然地望着前方。 因为杨开只是微微一抖,百万剑上的血水便点滴不存,重新露出光亮宽大的剑身,根本没有半点腐蚀的痕迹。 这怎么可能? 而在他失神的瞬间,杨开已化作一道雷霆,重新朝他扑了过去。 “小心!”赤大惊,虽说刚才杨开的惊艳一击让他感到震惊,但这家伙毕竟还只是个巫师啊,这般贸然地朝敌人冲过去,哪有什么好下场? 尤哈哈大笑起来,望着杨开目光犹如望着一个死人,一抬手,血海分离,海啸一般的血水朝杨开当头罩下,瞬间就让他消失了踪影。 赤嘴巴张大,一脸懊恼的神色,暗骂那个南蛮部的巫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尤的血海本就难缠,如今将他腐蚀,得他的力量补充,只怕会更加强大,自己与竹连半点胜算也没了。 立刻撤退!才可能有一线生机,否则等尤反应过来之后,自己与竹一个都别想跑,至于自己的族人,能跑多少就跑多少吧,如今这局面,他也顾不上别人了。 心念转动,赤却没有行动,因为他看到尤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按道理来说,尤刚除强敌,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见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喜悦,反而有些惊愕。 难道还有什么变化? 念头还没转完,一道人影便从那血海之中破空而出,一身兽皮衣衫都被腐蚀干净,露出对蛮族来说弱小的身躯,但那看似弱小的身躯竟是毫发无伤,行动如风,一瞬间就扑到了尤的面前,那柄极为宽大的利剑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一剑之下,尤魂飞魄散,因为他发现这一剑看似简单,但自己却无论如何都躲避不开,好似被锁死了一样。 仓促之间,他一口精血喷出,强行扭转了下身子。 嗤…… 一声轻响,尤的左边胳膊应声而断,跌落血海之中,眨眼间化为脓水,让血海的翻腾愈发猛烈。 “你……”尤倒退几步,惊骇地望着杨开,手捂在断臂处,脑袋有些发懵。 他完全不懂对方是如何在自己的血海笼罩下幸存的,又如何能够斩掉自己一臂。 话落之时,眼前却忽然出现一张森冷的面孔,几乎与他面贴着面。 尤一瞬间魂飞魄散,匆忙就让后退,心念微动之时,脚下出现一个血色漩涡,直接往下跌落,似要隐藏身形。 就在这时,对方的右眼忽然化作一片金光,一个威严而让人心悸的竖瞳突兀地出现,那瞳仁中竟散发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似乎能牵扯自己的神魂,让自己心神不宁。 一瞬间的迟疑,让尤的逃遁慢了一分。 杨开手中百万剑再次劈下,尤的右边胳膊应声飞出。 剧烈的疼痛让尤回过神来,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再也不敢迟疑,直接隐没在血海之中,不见了踪影。 杨开晃了晃脑袋,神色似乎有些懊恼。 受这上古时代的法则和此处秘境的压制,他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全部,动用一次灭世魔眼竟都有些吃力,不过双臂齐断,尤已身受重伤,恐怕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轻易现身了。 虚空之中,大片血海翻滚,赤和竹傻在原地,一瞬不移地望着杨开,脑袋中一片混乱。 刚才所见……是真的么?两人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视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一个巫师,两次挥剑,竟斩去了尤的两只胳膊?反观尤,似乎也没有要躲闪的意思,就这么傻乎乎地被伤到了。 身为大巫师,两人都有些看不懂这场战斗了。 不过局势还是不容乐观,尤虽重伤,却也成功遁入血海之中,而在这血海内,他才是真的如鱼得水,谁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跳出来突然发起攻击。 正这么想的时候,杨开忽然扭头朝两人望去,那森冷的眸子竟让赤和竹都心头一寒。 而下一刻,让人惊骇欲绝的一幕出现了,那个巫牛抬手,一道漆黑如月刃般的攻击诡异出现,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朝自己两人迎面斩来。 两人毫不怀疑,真要是吃了这样的一击,必定要命丧当场。 “你干什么?”竹大怒,还以为这个巫牛被血海污了神智,竟冲自己人下手了。 说话间,与赤联手施展出一道巫术之盾,挡在面前。 可那漆黑的月刃竟是势如破竹,直接将巫术之盾破去,当面袭来。 两位大巫师只觉得浑身冰凉,一股死亡的气息将自己笼罩,生死关头脑袋中竟是一片空白。 下一刻,背后忽然传来一声惨呼。 是尤的声音! 赤与竹大惊失色,顾不得考虑自己为何没有死也没有受伤,匆忙扭头,只见尤一脸的怨毒和惊恐,右腿不知为何被斩掉,身子正朝血海之中遁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他的目标是你们。”杨开的声音传来,“你们小心点!” 赤与竹闻言,都面露羞愧之色。 刚才尤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他们竟毫无察觉,若非杨开先发制人,此刻他们中的一个必定惨遭毒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