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三十二章 一个月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三十二章 一个月

石堡外,经过一夜修整的三部族人整装待发,虽然基本上人人有伤,严重者更是缺胳膊少腿,只能被人抬着,但每个人都神色喜悦。 能在食骨部手上救回自己的族人,本就是了不起的成就。 不远处,赤,竹和杨开一边走一边低声聊着什么。 “巫牛,你要小心食骨部的报复!”竹认真地叮嘱,“食骨部是个睚眦必报的部落,这一次咱们血洗了他们一个小部落,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赤颔首道:“你最好找时间去面见下你们部落的巫王大人,由他出面处理这事比较好,这次的事毕竟是食骨部有错在先,有巫王出面斡旋的话,此事或许可以不了了之。” “没那么简单。”杨开摇了摇头,开口道:“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尤的巫器并非他一个大巫师能够轻易拥有的。” 此言一出,竹和赤的表情都是微微一变,显然也都想过这一层。 杨开继续道:“能拥有这样的巫器,说明尤的来头有些不小,说不定是食骨部那些巫王或者巫圣的后人,要么就是深得那些巫王巫圣的器重,咱们杀了他,惹的麻烦也不小,巫王出面斡旋也不一定能解决。” 竹道:“不管怎样,有巫王出面的话,总有一线转机,单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无法与巫王对抗的。” 杨开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现在是巫师之境,或许确实还不是巫王的对手,但如今他神念已开,一身空间法则的神通也可以动用,就算真对上一位巫王他也不惧。 更何况,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的实力还会暴涨。 倒是竹和赤,一旦真被食骨部的巫王找上门,绝无还手之力。他们想求自家部落的巫王庇护,也在情理之中。 三人一路走一路聊,虽说赤竹二人的境界比杨开要高出许多,但在经历昨日的一场血战之后。两人再也不敢对他有丝毫小觑。 能逼的一个中品大巫师自爆,这份本事他们是没有的。 所以两人主动将身份放低,与杨开平等交流。 半日后,三部分道扬镳,杨开领着两百村民朝苍南村赶去。 苍南村的村民本有三百多人。只不过经此一战,人数骤减了三分之一,而作为村子中仅存的一位巫,杨开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村子的领袖。 三日之后,杨开领着两百多人赶回了苍南村,望着一片断垣残壁的村庄,不少村民都有些黯然伤神。 村口处,忽然闪出蝶的身影,打量了杨开一下,冲他微微颔首。 在蝶的身后。七八个孩童纷纷涌了出来,找到各自的父母,拥抱成一团,痛哭流涕。 忽然出现蝶这个陌生人,村民们都感到好奇,好在村民们与外界接触不多,对浮游部比较陌生,所以也仅仅只是好奇而已,倒是蝶的体型与杨开有些相似,不比一般蛮族的强壮。反而让村民们感到亲切。 杨开简单地给村民们介绍了蝶,告诉她是自己的朋友,立刻便得到了族人们的热情招待。 村子被毁,自然是要重建。好在村民们个个膀大腰圆,干这种事也不在话下。 重建工作只花了不到五天时间,破落的村子便重现了往日的模样。 五日之后,一切走入正轨,木屋之中,杨开盘膝而坐。从空间戒中摸索了好一会,才寻到一颗九阶妖兽的内丹。 九阶妖兽的内丹,换做以前的杨开压根就瞧不上眼,当日在那蛮荒古地的兽墓之中,捡取内丹时,杨开也只捡了九阶以上的内丹,九阶以下他根本没有去拿,否则百万内丹的数量还要更恐怖一些。 但是如今,这九阶内丹对他来说,可能还有些太高级了一些。 之前杨开修炼所用的妖兽内丹,都上不得什么台面,最高级的一个,约莫也只相当于六阶内丹的水准,如今忽然有了个九阶的,就好比清汤白菜惯了面对一桌山珍海味,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 不过事已至此,杨开已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的肉身本就不俗,就算九阶内丹中的能量对如今的他有些负荷,也不至于会因此受伤。 张口将那内丹吞入腹中,杨开立刻运转起一套巫法的法决。 这巫法并非村长传授的那一套,而是从青的知识中获得的,乃是一套极为高明的巫法,与村长传授的那个完全没有可比性。 巫法运转之时,杨开立刻感觉到不同。 他好歹也是帝尊境强者,功法优劣一试便知,这一套得自青的巫法确实了得,修炼起来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上十倍不止。 最关键的是,他才刚服下一枚九阶内丹。 腹部处立刻传来一阵滚烫的感觉,好似火焰在其中燃烧,澎湃的能量收缩再膨胀时,让杨开的肚子瞬间变得滚圆,若非他肉身足够强悍,单这一下就足以让他爆体而亡。 脸色通红,额头处青筋暴起,大补之下,杨开鼻孔中已溢出了鲜血,他不动如山,谨守心神,催动巫法炼化。 吞吐之时,气浪如海,木屋竟是摇摇欲坠,周边灵气翻涌,让村民们惊诧不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倒是在一旁教导孩童们修行之法的蝶眸路异光,看出了些许端倪,制止了阿虎等人冲进木屋的举动。 蝶在村子中融入的很快,五天的重建她帮了不少忙,对淳朴的苍南村村民们而言,她已然是村子中的一员,而且大家也知道,她与阿牛一样,都是强大的巫。 对她的话,众人自然不敢不听。 这般异象持续了足足一日功夫,杨开木屋内传出来的动静才逐渐平息下来。 而在木屋之中,杨开那滚圆的肚子也重新变得平坦,一枚九阶内丹被他以巫法炼化,融入肉身之中,化作自身强大的资本。 巫师之境,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 没有迟疑,杨开再一次取出一枚九阶内丹,张口吞下。 让村民们感到惊诧的动静和气浪的翻卷,再一次从木屋中传出。 …… 时间一晃便是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来,苍南村的村民们几乎都已经习惯了阿牛木屋内传来的种种异常动静,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的处变不惊,这种异常已经经历了好多好多次。 最开始的时候,这种动静一天也就一次而已,慢慢地平息下去,可越是到后面,这动静的频率就越大,平息的也越来越快。 蝶说这是阿牛在修炼。 村民们不懂巫法和巫术,但总觉得这修炼跟村长以前有些不一样,村长以前也修炼过,可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但既然蝶说是,那便是了。 整整一个月时间,阿牛再没有露过面,村民们甚至都有些担心他会饿死在屋子里,阿妮等人几次送食都被蝶拦了下来,搞的现在阿妮望着蝶的目光都有些哀怨。 严格来说,阿牛这样是很不负责的,以前村长领导大家的时候,事无巨细都会指导大家该如何做,可自从阿牛成为了村子的新领袖后,除了在重建村子的五天里忙碌之外,往后竟是不见踪影。 阿虎等人也只能便宜行事,实在不行就去问蝶,蝶虽然涉世不深,但对一个小村子的事还是能掌控的,倒是帮了村民们不少忙。 如今蝶在村子中的威望,虽不如杨开,却也只在杨开之下。 这一日,平静的村子忽然被一声尖锐的呼啸所惊动。 村民们纷纷从各自的木屋中冲出,阿虎等青壮年已是面色肃然,一副随时准备大战一场的架势,因为那呼啸声是从篱笆墙上传来的,是警示的声音。 这个声音代表着有外人来了村子。 “什么事!”阿虎一个健步窜上了篱笆墙,望着站在墙上巡逻的射手问道。 “有大巫过来了!”那射手往前方一指,阿虎顺眼望去,果然见到一个人从空中朝这边飞来。 巫!而且是很强大的巫! 只有巫师等级的巫,才能摆脱大地的牵引,如鸟儿一般在空中飞翔。 阿虎的目光一下子沉了下来。 “他受伤了!”身边忽然传来蝶的声音,阿虎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不过这一个月多的接触,阿虎等人也明白,蝶也是一位实力不得了的大巫。 她既然这么说,那绝对是没错的。 “受伤了?”阿虎眉头一皱,再看去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一点端倪,从那边飞过来的大巫,身形不稳,摇摇晃晃,随着对方的靠近,隐约还可以看到一抹血红。 对方果然是受伤了。 “是怒焰部的人呢。”蝶又开口道。 “赤大人!”阿虎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貌,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是怒焰部的赤大人啊。一个多月前在食骨部石堡那边见过的,据他所知,赤大人可是一位大巫师,什么人竟能将他打伤?而且看他此刻的样子,情况显然有些不容乐观,右臂竟是已经丢失,鲜血喷涌,将半边身子都染红。 而从那伤口来看,似乎并非为利器所伤,反而像是……被人徒手撕裂的。 一念至此,阿虎浑身冰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