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四十六章 天上的东西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四十六章 天上的东西

哎呀忘记了,今天愚人节,我就说怎么今天这么多美女跟我表白,空欢喜一场,操! ……………… 王城之上,除去鹰王之外的七十五只巨鹰展翅翱翔,每一只巨鹰的背上都坐着一位射手,这些射手们死死地抓着鹰背上的羽毛,个个都脸色发白,更有人在空中大吐特吐,却依然坚持不缀。 他们并不是巫,从未领略过高空的精彩,贸然骑乘巨鹰飞上天空,自然都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他们都是蛮族,天生一副强大的韧性和适应能力,只要再给他们几日功夫,应该就能好转。 这便是杨开手下的空骑兵,出身苍南村的阿花便是这支空骑兵的队长。 任命阿花为空骑队长,并非杨开任人唯亲,而是诸多射手们比拼出来的。蛮族的射手个个都是神射手,不但目力极佳,更能在百丈开外射中一只蚊子的翅膀,有这样一身不俗的本事,自然没人愿意居于人下。 空骑兵成立之时,每个射手都对那队长之位虎视眈眈,杨开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们自己去比拼箭术,谁最厉害谁便是这一支空骑兵的队长。 结果精挑细选出来的射手拉出去溜了一趟,等回来的时候,阿花一脸自豪的表情,其他人也都服服帖帖的。 不过此刻即便是身为队长的阿花,也有些吃不消这样的空骑训练,每一次从天上下来的时候,都直接瘫软在地上,好半天回过不神。 杨开驻地之中,有一个新搭建起来的木屋,建造的极为简陋,不过好歹也能遮风挡雨。 此时此刻,杨开与蝶便在其中打坐修炼。 慢慢地收回神念,杨开颔首道:“阿花他们的进步很快,再有两天应该就可以上阵了。” 蝶睁眼瞧了瞧他,道:“也不知道魔民是什么样子,空骑兵虽然机动灵活,但目标也太明显,若是魔民中有远程攻击的手段,这一支空骑兵怕是发挥不出什么大作用。” 杨开微微一笑:“能侦查敌情就是最大的作用!” 便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了那个老巫徒的声音:“巫牛大人……” 没等他说完,杨开便沉脸喝道:“让他们滚蛋,一个都不见!” 自从两日前杨开将七十多只巨鹰带回来之后,其他的大巫师们便接二连三地来登门造访,个个热情洋溢,好似与杨开认识了许多年一样,到来之时,甚至还备了点小礼物,客客气气地送上。 正常情况下,大巫师准备的礼物自然不是凡品,不过对于家大业大的杨开来说,这些土鳖们送来的东西他还真瞧不上眼。 扯来扯去,这些大巫师慢慢地暴露出了自己的目的。 希望杨开能分润几只巨鹰给他们。 谁都瞧出这些巨鹰用来侦查敌情的妙处,所以个个都想从杨开这里弄几只回去。 对于这种无礼无耻乃至无理取闹的要求,杨开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七十五只巨鹰都是杨开一一收服的,组成一支规模不大不小的空骑兵差不多正好够数,若是被别人瓜分走,那他还辛辛苦苦去抓来做什么? 被拒之后,那些大巫师们自然没有轻易放弃,要么是晓之以理,要么是动之以情,更有甚者挟制以武…… 无一例外,还被杨开给丢出了木屋,那几个意图跟他动手的大巫师更是被揍的鼻青脸肿。 搞的现在杨开在整个南蛮部的风评极差,所有的大巫师都知道这家伙自私自利,脾气还不好,完全不听人讲话。 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少大巫师厚着脸皮来登门,期望能有什么奇迹发生,让杨开回心转意。 所以一听外面的老巫徒汇报,杨开便以为又是哪个傻帽想从自己这分巨鹰,心情顿时恶劣起来。 有跟他们磨嘴皮子的功夫,还不如老老实实修炼。 门外忽然响起了另外一人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巫牛大人,是巫王大人有事召见!” “嗯?”杨开愕然了一下,旋即起身推开门,见到一个憨厚熟悉的脸庞,不禁咧嘴一笑:“是你啊!” 这家伙赫然是之前在苍南村见到过的那个巫师信使,杨开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记得这憨厚的面孔。 那巫师嘿嘿笑道:“正是属下。” 杨开神色一肃,道:“巫王大人召见我?” 信使颔首道:“是!” 杨开道:“那便走吧。” 路上,杨开问了一下那信使巫王召见自己有什么事,信使也是含糊不清,也不清楚是知道没说还是确实不知情。不过杨开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一路闲聊,倒让这个信使有些受宠若惊。 这几日巫牛的名头传遍了整个王城,任谁都知道这个身形瘦弱的大巫师不是个好惹的家伙,来到王城没几天,已经痛揍了超过两位数实力高过他的大巫师,更组建了一支以巨鹰为载体的空骑兵,那七八十只巨鹰时不时地便在王城上空盘旋,偶尔在人头顶上拉下一坨粪便,让王城的住民们对这个巫牛可谓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冲出去把他爆锤一顿,打的他亲娘都不认得。 信使来之前也有些提心吊胆,谁知道见了杨开之后才发现这人并非传言中那般凶神恶煞,反而极为和蔼可亲,这让他不禁觉得传言有误。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很快便进了王城,在那宫殿之中见到了第六巫王荡! “巫牛见过大人!”杨开在下方伸手扶胸,行礼问候,“不知大人召见,有何要事!” 巫荡身边不远处,那个卫队队长锐利的光芒盯着杨开,仿佛两柄利刃要刺进他的心神,窥探他内心中的秘密。 杨开皱了皱眉,反瞧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有病啊,自己每次过来他都这样审视自己,搞的好像自己随时会对巫荡不利一样。 巫荡转过身,笑吟吟地道:“坐下说话!” 杨开这才收回目光,也没客气,开口道:“谢大人!” 话落之时便已坐下。 巫荡一脸和蔼地道:“这次叫你过来也没什么要事,只是我最近几日听说了一些趣事而已。” “哦?”杨开讶然地望着他。 巫荡微笑以对,本以为杨开会问问什么趣事,哪知他哦了一声之后竟一言不发,搞的巫荡空摆了一会表情,略有些尴尬,只能轻咳一声道:“听说你耗费巨资,从城中买了许多武器给手下的战士们配备?” 杨开顿时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巫王大人明鉴啊,为了这次战事,属下可谓是倾尽家产,大公无私,积累了一辈子的财富已经一散而空,属下对我大蛮族忠心耿耿,其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可恨那些无良奸商竟然还在这个时候抬我的价,生生地把价钱提升了两三成,实在是我蛮族的毒瘤,耻辱!” 说到最后已是唾沫横飞,一副嫉恶如仇的神色。 巫荡嘴角微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杨开几眼,颇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口的感觉。 身为一个巫王,大风大浪也算见多了,杨开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自己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对方居然口若悬河,倒起了苦水,一个个听着极为新颖的词从他嘴中冒出来,竟……有些意思。 面色一正,杨开压低了声音道:“巫王大人此番叫我前来,莫不是想惩戒那些无良奸商?蛮族大难在即,这些家伙不说提供方便也就罢了,居然还坐地起价,确实需要狠狠惩戒一番,若巫王大人有此意的话,属下愿意出面指证,保证让他们一个都逃不掉,让他们所有人都受到惩罚,以肃我南蛮部商界之风气。” 这下连一直安静地站在那边的卫队队长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 巫王荡无奈摆手道:“本王并无此意,买卖之事,你情我愿,强求不得,那些商人也没什么大错。” “哦……”杨开顿时流露出失望的意思,不过很快又眼前一亮,道:“难道巫王大人是准备给我报销一部分费用?” “什么?”巫荡一怔。 “报销啊!”杨开认真地看着他,“属下已经散尽家财,如今身无分文,若再想买些什么的话只怕有些无力啊,王城家大业大的,若是能……” “放肆!”那卫队队长终于听不下去了,怒喝一声道:“巫王大人面前也敢胡言乱语。” 杨开瞥了他一眼,眼珠子一翻,露出一个大白眼,瞧的那卫队队长火冒三丈。 巫荡无奈一笑,意识到再跟这个巫牛聊家常,拉感情是有些不现实了,只能准备开门见山:“巫牛,其实这次本王见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与你说的。” 杨开正襟危坐:“只要不说天上的东西,其他的说什么都可以!” 巫荡道:“正是要跟你聊聊天上的东西。” 杨开一脸憋屈道:“不是吧,王城也要打我空骑的主意?巫王大人你们有没有搞错。” 来之前他就有点不妙的感觉,毕竟几日前才见过巫荡,若真有什么战事的话,他也不会单独召见自己。而自己能让巫王看上的东西,除了那些巨鹰,恐怕也没别的了。 此行怕是凶多吉少啊……